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78章

趙嬤嬤仔細想了許久才說道,“這老奴倒是真的不知道了。”

沈錦在一旁聽著好奇,把手指伸進了東東的手裏,讓他抓著問道,“那除了我父王外,當時還有與我母親年紀相仿的皇子嗎?”

趙嬤嬤愣了一下想了起來說道,“有,其實瑞王妃年紀比瑞王大一些……老奴想到了一件事,當初劉妃剛產下六皇子就沒了,六皇子就被先太後抱養到了宮中,那時候太子已經娶了太子妃,先太後身子已經不好了,六皇子雖說是養在先太後名下,可都是太子和太子妃照顧的,六皇子也很孺慕太子……真要說起來六皇子的年紀倒是和瑞王妃更合適一些,在出事前太子妃還專門召了瑞王妃進宮……”

沈錦忽然問道,“那六皇子人怎麽樣?”

“極佳。”趙嬤嬤開口道,“六皇子是太子親自教導出來的。”瑞王比六皇子差遠了,不過顧忌到瑞王是沈錦的生父,趙嬤嬤倒是沒有開口說這句話。

沈錦動了動手指,感覺東東的手軟綿綿的,“母妃一定很憋屈。”

楚修明在一旁沒有說話,沈錦又問道,“趙嬤嬤,你說如果太子妃想要把母妃嫁給六皇子,會讓他們提前見麵嗎?”

趙嬤嬤開口道,“會,太子和太子妃並不是那種死板的人,特別是太子妃一定會讓六皇子和瑞王妃先接觸的,畢竟有時候就算雙方再好,緣分這樣的事情也說不清楚,萬一反而牽了怨偶……太子妃很心疼六皇子的。”

怪不得不管瑞王怎麽樣拈花惹草,瑞王妃從來沒有管過,因為她本身就不在乎。

而且瑞王妃會恨誠帝是理所當然的,按照趙嬤嬤的說法,六皇子和太子的關係格外親密,那麽誠帝怎麽會留下這麽個人。

東東不舒服的哼唧聲引起了沈錦的注意,沈錦趕緊去看了看,才發現東東尿了,沈錦剛想動手,就看見楚修明已經接手了,說道,“我來吧。”

“好。”沈錦也沒說什麽,因為隻有隔天才能見東東一次,楚修明其實也是想東東的。

等換好了尿布,東東也不鬧了,沈錦也不再去想這些事情,楚修明也不再提,問道,“東東晚上鬧人嗎?”

“還好啊。”沈錦笑著說道,“東東很乖的。”

楚修明看著沈錦眼底淡淡的青色,也沒有說什麽,隻是應了一聲,碰了碰東東的臉,“這幾日太後就該有動作了。”

“恩。”沈錦點頭,“我們快能走了嗎?”

楚修明點頭說道,“很快。”

沈錦聞言就笑了起來,親了親東東的小臉說道,“東東,我們快回家了。”

楚修明坐在沈錦的身邊,沈錦伸手推了推他,小聲說道,“我好久沒洗澡了。”說完還瞪了楚修明一眼,本來她都問過母親了,不用這麽久的,東東很乖她生的很順利的。

“委屈娘子了。”楚修明溫言安撫道。

沈錦點頭,她也覺得很委屈啊。

楚修明握著沈錦的手,沈錦隻覺得有什麽東西被套在了手上,低頭去看,卻見自己的手被楚修明遮的嚴嚴實實的,感覺了一下,沈錦說道,“鐲子?”

“恩。”楚修明把手鐲給沈錦戴上後才鬆開了手,沈錦就看見是個木質的手鐲,隻有一指粗是圓形的,上麵並沒有什麽雕花,隻有木頭本身的花紋,不過被細細打磨過了,沒有一點粗糙的地方。

沈錦舉著手看了半天說道,“我喜歡!”

自從懷孕後,沈錦就很少再戴首飾了,等東東出生後,就連耳釘和玉鐲一類的都不再上身,楚修明本是想給沈錦雕支簪子的,不過沈錦如今也用不到,所以才弄了個手鐲來。

“漂亮!”沈錦晃了晃手,這個鐲子本就是楚修明照著沈錦的手腕弄出來的,她戴上很合適。

楚修明伸手捏了下沈錦的耳垂並沒有說什麽。

東東正在啃著自己的小拳頭,楚修明拿了布巾給東東擦了擦口水,東東睜著眼睛看著楚修明,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什麽,楚修明看了一眼還在稀罕手鐲的沈錦,有看向了兒子,捏了捏他的小拳頭。

等沈錦坐足了四十天的月子,好不容易能洗澡的時候,誠帝才得了消息,看著承恩公說道,“此話當真?”

“老臣絕不敢拿這般事情欺騙陛下。”承恩公也是臉色蒼白說道,“千真萬確,若不是……隻憑著那些反民怎麽能成如今氣候。”

英王後人四個人讓誠帝亂了心神,而且竟然還有蠻夷,誠帝沒有絲毫的懷疑,畢竟當初英王就做過這樣的事情,他的後人再與蠻夷聯手也說得過去,想到當初的事情,誠帝心中不是不怕的。

“你先下去。”誠帝沉聲說道。

承恩公說道,“是。”

誠帝想到那個失蹤的英王世子,當初在英王後人和太子後人之間,他選擇了全力清剿太子那一脈,畢竟太子才是真正的名正言順,而英王那一脈,可謂是遺臭萬年,可是如今誠帝卻有些後悔了,英王一脈為了這個皇位可是毫無顧忌的。

想了許久,誠帝隻覺得一團亂,說道,“去見太後。”

李福低頭應了下來。

太後宮中,聽到宮人的通傳,太後沒有絲毫的驚訝,隻是歎了口氣,抬起了手,甄嬤嬤彎腰扶著太後站了起來,然後往外走去,誠帝見到太後,鬆了口氣說道,“母後,蜀中……”

“甄嬤嬤,帶人下去,這裏不用人伺候了。”太後打斷了誠帝的話,說道。

“是。”甄嬤嬤帶著人給太後和誠帝行禮後,就先退下了。

李福看了眼誠帝,等誠帝揮手了,也帶著人退下了,還把門給關上了。

太後這才坐下看著誠帝說道,“蜀中可是出了什麽事情?”

誠帝說道,“母後,蜀中之事是英王世子推動的,還有他們竟然又聯係了蠻夷。”

太後身子一震,像是剛知道這個消息,皺著眉頭說道,“這消息可準確?”

“是承恩公剛打聽出來的。”誠帝沉聲說道,“想來不會錯。”

“承恩公……也怪不得了。”太後感歎道,“二皇子那邊如何了?”

誠帝其實還是看重這個正宮嫡子的,“朕讓人交涉著,倒是性命無礙。”

太後思索了一下說道,“茹陽那邊呢?”

誠帝搖頭說道,“茹陽和駙馬去邊城時日尚短,雖然進展還可以,可到底……”

太後開口道,“皇帝,現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讓蠻夷攻破邊疆。”

誠帝臉色變了變說道,“母後,就這樣讓楚修明回去?”

太後看出了誠帝的不甘心,心中歎了口氣說道,“我隻問你,如今哪件事更重要?或者……和英王後人哪個對你的威脅更大?”

“英王後人。”誠帝沉聲說道,而且太子一脈,早被誠帝清洗了無數次,怕是真沒留下什麽人。

太後開口道,“若英王世子真的勾結了蠻夷,茹陽他們可能抵擋住?”

誠帝不再說話,也明白如果真是如此,茹陽和駙馬絕對沒有楚修明可靠。

太後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皇帝,英王世子準備了二十多年了,蜀中這件事,不過是借機行事,他別的底牌我們誰也不知道,不得不防,而楚家……我一直是不讚同你對付楚家的。”

“可是楚修明……”誠帝沉聲說道。

太後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麽,“你自己想想吧。”

誠帝心裏到底覺得英王世子那邊的威脅更大,若是真的聯手了蠻夷兵臨城下,誠帝想到那時候的情況,他雖然不覺得自己比……差,可是想到那時候的場景,誠帝還是覺得是心有餘悸的。

“那就讓楚修明回去。”誠帝想了許久還是決定道,“把沈錦和孩子接到宮中,陪伴母後。”

太後看著誠帝,說道,“皇帝,你覺得有用嗎?”

誠帝開口道,“朕瞧著他倒是挺在乎妻兒的。”

太後反問道,“皇帝,你覺得永寧伯會缺妻與子嗎?”

誠帝問道,“母後的意思……”

太後說道,“皇帝,你現在要做的是拉攏永寧伯,而不是讓人覺得被猜疑,永寧伯是絕對不會投靠英王世子的。”

“朕知道了。”誠帝緩緩吐出一口氣,“朕下旨封永寧伯為永寧侯。”

太後點點頭,聲音輕緩說道,“我這一生就你與瑞王兩個兒子,總歸是想讓你們都好的,為母者都是有私心的……”

“母後,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弟弟的。”誠帝保證道。

太後笑了下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誠帝心中有了主意,也沒再說什麽就離開了,甄嬤嬤進來後看著正在撚佛珠的太後說道,“太後,要不要用些東西?”

“不用了。”太後微微垂眸說道,心中卻再思索著,想辦法讓瑞王一家離京的事情,誠帝是她的兒子,她最了解不過了,在沒事的時候,誠帝自然會照顧瑞王,可是若是有事……就像是因為一個猜測,就把瑞王的女兒嫁給了永寧伯,不願意下罪己詔,就把責難都推到了瑞王身上。

當誠帝封楚修明為永寧侯的聖旨被送到楚修明手中的時候,不管京中眾人心中是怎麽想的,都送上了賀禮,而楚修明接了旨後,神色倒是沒有絲毫的變化,隻是上了謝恩的折子。

莊子上也得了消息,沈錦正拿著金鈴鐺逗著東東聞言說道,“還有別的嗎?”

趙嬤嬤開口道,“倒是沒有別的了。”

沈錦說道,“那我們快要回邊城了吧?”

趙嬤嬤恭聲說道,“是。”

沈錦想了想點頭,“那嬤嬤先把行李收拾一下吧。”

趙嬤嬤看著沈錦的神色說道,“夫人好像並不高興?”

“因為沒什麽用啊。”沈錦開口道,“夫君雖然升了爵位,可是我們回邊城了,這個爵位的用處不大。”

沈錦把金鈴鐺放到一邊,伸手把兒子抱起來親了親他的小臉說道,“還不如給些賞賜實在呢,不過想來以後俸祿會多一些,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楚修明又不像京中的那些人一般,他最大的依仗並非爵位,趙嬤嬤聞言笑道,“夫人說的是。”

瑞王府中,瑞王妃正在打點沈熙的行李,既然爵位下來了,那麽楚修明也差不多時候該回邊城了,“翠喜,把熙兒叫來。”

“是。”翠喜恭聲應下後,就親自去請了沈熙過來。

邊城並不比京城,在那邊說的不好聽點,沈熙就是寄人籬下了,雖然瑞王妃知道,不管是楚修明還是沈錦都不會虧待了兒子,可是瑞王妃到底有些不舍,沈熙很快就過來了,見到瑞王妃就笑道,“母親。”

“來。”瑞王妃看著兒子,眼神柔和了許多,招手讓沈熙過來後,問道,“看看喜歡嗎?”

沈熙這才看向一旁丫環捧著的東西,瑞王妃說道,“換上給我看看。”

“好。”沈熙應了下來。

瑞王妃給沈熙準備的是一套騎馬服,正適合現在穿,沈熙換好出來後,就笑道,“母親,我很喜歡。”

“恩。”瑞王妃親手幫著兒子整理了一下,說道,“合身就好。”

沈熙笑道,“很合身,謝謝母親。”

瑞王妃輕輕拍了拍兒子的頭說道,“好了,換下來吧,我有幾句話要與你說。”

“是。”沈熙下去重新把衣服換了下來,翠喜已經端了沈熙平日裏喜歡的糕點水果來,然後帶著屋中其他伺候的人下去了。

瑞王妃讓沈熙坐在自己身邊,沈熙問道,“衣服是母親給我做的嗎?”

“恩。”瑞王妃給兒子拿了塊點心說道,“這幾日你回去收拾下,想來過不了多久,你三姐夫他們就要回變成了,到時候你與他們一並走。”

沈熙眼睛亮亮的,臉上滿是喜悅,瑞王妃看著兒子的樣子,笑了一下,沈熙臉一紅叫道,“母親,我會給你寫信的。”

“好。”瑞王妃柔聲應了下來,“我今日與你說幾句話,你要記在心裏知道嗎?”

見到瑞王妃的神色,沈熙也收起了笑容,一臉嚴肅地點點頭說道,“母親放心。”

瑞王妃看著兒子得樣子,說道,“到了邊城後,不管看見什麽,都不要送信回京城,知道嗎?”

“為什麽?”沈熙一臉疑惑問道。

瑞王妃說道,“等到了那邊,你可以問你三姐夫或者三姐。”

沈熙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那我能寫沿途的景色和趣事給母親嗎?”

“可以,不過寫完後,要去問問你三姐夫或三姐。”瑞王妃叮囑道。

沈熙皺著眉頭,說道,“我記住了。”

瑞王妃開口道,“到了邊城後,不要與茹陽他們親近。”

“兒子不用去拜見一下堂姐他們嗎?”沈熙一臉疑惑。

瑞王妃看著兒子的樣子說道,“到了去問你三姐夫或者三姐。”

沈熙開口道,“母親的意思是不管我要做什麽,都要先問過三姐夫或者三姐嗎?”

瑞王妃點頭,“有任何疑惑都可以問他們,但是剩下的人,就不要問知道嗎,你要聽他們的話。”

沈熙第一次覺得離開家好像並不是什麽好事,瑞王妃說道,“熙兒,你大哥去閩中之前,我曾與他說過,若是楚修明無事,那麽除非我寫信與他,否則就不要回來,這句話我今天也與你說,除非我寫信叫你回來,否則你就在邊城,所有的事情都聽你三姐夫和你三姐的。”

“我知道了,母親。”沈熙猶豫了一下問道。

瑞王妃拍了拍兒子的頭,“要記在心裏,你以後就會明白了。”

“恩。”沈熙說道,“母親放心,我知道母親是為了我和哥哥好,一定會聽話的。”

瑞王妃露出笑容,“母親這輩子最高興的就是有你們三個,母親和你姐姐以後會如何,就靠著你們兄弟兩個了。”

沈熙鄭重地點頭,“好,我一定會努力得。”

瑞王妃幫兒子整理了一下衣領,這才說道,“好了,回去收拾東西吧,不要帶太多,剩下的我會幫你準備。”

“母親,那我要帶誰走?”沈熙問道。

瑞王妃開口道,“誰也不帶,你三姐會派人照顧你的。”

沈熙聞言點點頭,心中思量著都帶什麽東西走。

第二日誠帝就召了楚修明進宮,在書房中開口道,“愛卿,這幾日愛卿就收拾下東西去邊城吧。”

楚修明恭聲領命,並沒有多問什麽。

誠帝猶豫了一下說道,“愛卿可知蜀中之事。”

“臣略有所聞。”楚修明開口道。

誠帝歎了口氣,倒是沒有隱瞞英王世子的事情,畢竟這世上怕是最恨英王的就是楚修明了,當初英王出賣了布防圖,為了驅逐這些蠻夷,楚家可是死了不少人,就是楚修明的兄長都是因為這事情戰死的。

果然誠帝見楚修明臉色變了,“怪不得臣一直覺得這段時日那些蠻夷竟然沒有任何舉動。”

開始誠帝也沒想到這點,此時聽見楚修明的話,也反應過來了,往年這些時候,邊疆總是摩擦不斷,而如今竟然這般安生,“愛卿覺得如何?”

楚修明搖了搖頭,說道,“臣足有一年多沒有回邊城了。”

誠帝開口道,“邊疆的安穩,就靠愛卿了。”

“臣領命。”楚修明沉聲說道。

誠帝問道,“若是有什麽需求,愛卿盡管說。”

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說道,“臣請陛下召茹陽公主與駙馬回京。”

誠帝如何願意功虧一簣,聞言說道,“忠毅候也有幾分本事,朕會下旨讓忠毅候聽愛卿的,放心吧。”

楚修明皺了下眉頭,倒是沒再說什麽,“那糧草輜重戰馬之事。”

誠帝聞言,雖然有些不情願,還是說道,“這些愛卿放心。”

楚修明領旨謝恩了。

誠帝有事要讓楚修明做,那麽楚修明自然可以提出要求,可是如果楚修明一上來就提糧草之類的,恐怕誠帝會推脫,所以先提一個誠帝不願意同意的,讓他拒絕然後再提糧草一類的,那麽誠帝就不好再拒絕了。

其實楚修明會這般做,也是想到自家娘子平日的所作所為,她如果想要幹什麽知道趙嬤嬤會拒絕的話,就先撒嬌找趙嬤嬤,提一個趙嬤嬤絕對不會同意的,然後等被拒絕後,再一臉委屈的樣子提出真正的目的,那麽趙嬤嬤一般都會同意下來。

比如沈錦其實想吃酸奶的話,一般都會要求吃冰碗,等到趙嬤嬤拒絕後,才像是退而求其次的說那吃酸奶,趙嬤嬤就會去給沈錦準備了。

雖然趙嬤嬤也知道沈錦的小計謀,可是就是吃這一套,也算是沈錦和趙嬤嬤之間的小默契,而楚修明看得多了,今日就直接用來……沒想到效果還不錯,不過誠帝可不是趙嬤嬤,根本沒想到楚修明的真實目的就是糧草,就算誠帝主動要求楚修明放茹陽公主他們回去,楚修明都不會同意的。

楚修明回去後,就親自帶人去接了沈錦和東東回府,然後開始準備離京的事情,本來是準備偷偷離京的,所以需要輕車簡行,如今要大大方方離開,那就不需要這些,沈錦還派人去采買了不少東西,特別是藥材一類的。

在誠帝當朝說了楚修明離京的事情後,瑞王就下帖子請了楚修明一家過府,因為沈琦就快生氣,所以這次倒是沒有出來見客,沈錦抱著東東來的,瑞王妃去了手上的戒指一類的,把東東抱在懷裏稀罕了一會,就交給陳側妃看著,沈錦坐在一旁笑嗬嗬的樣子,因為月子裏養得好,倒是胖了一些,臉色白裏透紅的,“母妃,我把東東放在這裏,去瞧瞧姐姐。”

“我與你一並去吧。”瑞王妃聞言笑道。

陳側妃因為養了孩子在身邊,身上本就沒有帶什麽東西,正看著東東和瑞王的小兒子一並在**玩,這麽小的孩子其實也玩不了什麽,不過兩個白白嫩嫩的孩子躺在一起,看著格外讓人喜歡。

沈錦應了下來,瑞王妃看向陳側妃說道,“陳妹妹,這兩個孩子就交給你看著了。”

陳側妃笑著應了下來,說道,“我一個人怕是看不住,不如讓安寧留下來幫把手。”她是見過安寧的身手的,所以留了安寧在,不管是陳側妃自己還是沈錦都會更放心一些。

“好。”沈錦笑著說道。

安寧恭聲應下來,就站在床邊。

瑞王妃見事情安排妥當了,就點點頭,與沈錦一並往沈琦住的院子走去,產房一類的也早已被齊了,瑞王妃開口道,“錦丫頭,我就把熙兒托付給你了。”

“母妃放心。”沈錦是知道瑞王妃讓沈熙與他們一起走的事情,“我會照顧好弟弟的,不過母妃……真的要讓弟弟上戰場嗎?”

畢竟刀劍無眼的,就算楚修明安排的再好,若是真出了意外,沈錦怕瑞王和瑞王妃反而怪了他們,而且沈錦覺得這件事,恐怕瑞王妃都沒告訴瑞王。

瑞王妃何嚐不知道沈錦話裏的意思,隻是說道,“雛鷹總是要學飛的,就算真出了什麽事情,也怪不在你們身上,這是熙兒自己的選擇。”

沈錦其實還是有些猶豫,畢竟瑞王妃雖這麽說,到時候怎麽想就不好說了。

瑞王妃自然明白,笑了一下說道,“錦丫頭,富貴險中求,熙兒雖然還小,可也是男孩,男人自當頂天立地,否則以後如何成為家中的支柱,如何庇護妻兒?”

“母妃。”沈錦叫了一聲。

瑞王妃說道,“你知我為何一直沒給軒兒說親事嗎?”

沈錦很誠實地搖了搖頭,試探地問道,“因為沒合適得?”

“因為軒兒還護不住妻兒。”瑞王妃開口道,“不過如今倒是可以了,他也長大了許多。”

不知道為什麽,沈錦聽著瑞王妃的話,心中有些酸澀的。

沈錦應了一聲,瑞王妃卻不再談這些,隻是說道,“除了熙兒,過段時日我娘家的子弟也會陸陸續續到邊城的。”

“母妃……”沈錦不知道說什麽好。

瑞王妃伸手拍了拍沈錦的手,“有時候人的運道……算了與你說這些也沒有意思,你回去告訴楚修明,就說人啊有時候最容易忽略的就是眼前,燈下黑不過如此。”

說完以後,也不管一臉迷茫的沈錦,就進了沈琦的院中,沈琦正靠在軟墊上,她看起來氣色比永樂候世子剛厲害時候好了一些,見到瑞王妃和沈錦,就問道,“東東呢?”

“東東留在屋中。”瑞王妃開口道,“你如今也不方便,就沒有帶來。”

“我還想多瞧瞧東東呢。”沈琦笑著說道,“妹妹,我讓人給你備了些東西,晚些時候直接送到你府上,若是還需要什麽,就直接寫信來知道嗎?可別委屈自己。”

“恩。”沈錦毫不客氣地應了下來說道,“放心吧姐姐。”

沈琦多少有些感歎,說道,“總覺得你剛要回來就走了。”

“姐姐,以後有機會了,記得與姐夫一並來找我玩。”沈錦握著沈琦的手說道,“我給孩子準備了些東西,就先送來與姐姐了。”畢竟孩子的洗三和滿月,沈錦都參加不了了。

沈琦笑著說道,“好。”

沈錦今天的打扮很簡單,手腕上更是隻戴了一個木鐲,沈琦一眼就注意到了,卻沒看出是什麽木料,沈錦也注意到了沈琦的眼神,笑了一下卻沒有說鐲子的事情,畢竟永樂候世子現在在蜀中,有些時候當著沈琦的麵說不好。

沈琦也沒有問什麽,說了一會話,瑞王妃就帶著沈錦走了,讓沈琦繼續休息了。

瑞王書房中,瑞王看著楚修明說道,“我就把兒子交給你了。”

“嶽父放心。”楚修明開口道。

沈熙站在一旁並沒有說話,瑞王有些尷尬地咳嗽了一聲,“對了,熙兒年紀小,戰場那個地方刀槍無眼的就不讓他上去了。”

“父……”沈熙剛想開口,就見瑞王瞪了他一眼。

“我與你姐夫說話。”瑞王沉聲說道,“一邊站著。”

沈熙還有些不服氣,可是到底沒有再說什麽,楚修明聞言卻是一笑,“嶽父放心就是了。”

瑞王滿意地點頭,又說道,“隻是女婿你也知道,軒兒是王府世子,熙兒至今還沒什麽爵位……”

沈熙的臉都紅了,瑞王就差直接說,不讓他上戰場,倒是要有戰功了,楚修明也聽明白,還是說道,“嶽父放心,小婿明白。”

果然瑞王眉開眼笑了,自覺地保護了兒子,又讓兒子混到了戰功,等以後沒事了,他再去母後那邊走走,怎麽也要給二兒子弄個爵位來。

瑞王又交代了幾句,就滿意的讓楚修明和沈熙去聯絡感情了,等出了書房門,沈熙才說道,“三姐夫,你別把我父王的話當真了。”

楚修明聞言說道,“是不是覺得被小瞧了?”

沈熙沒有說話,楚修明拍了拍沈熙的肩膀說道,“天下沒有不愛子女的父母,嶽父為你做了很多。”

若不是為了兩個兒子,瑞王怎麽願意去冒險,不過這些事情楚修明不能親自告訴沈熙,“其實你可以去與嶽母聊聊。”

沈熙點了點頭,說道,“母親讓我都聽三姐夫和三姐的。”

楚修明應了下來,“我知道了。”

瑞王妃並沒有留他們在府中用晚飯,畢竟他們馬上要離京,還有許多事情要做的,除了給他們準備的東西外,瑞王妃也讓人把給沈熙準備的行李送了過去,不過沈熙還是留在了瑞王府。

在楚修明和沈錦離開的前一日,才讓沈熙過去,這還是沈熙第一次離家,心中有些緊張也有些興奮,可是在真正出京的時候,沈熙扭頭看著城門,心中卻多了幾分惆悵。

楚修明對這個妻弟倒也照顧,說道,“會回來的。”

沈熙點頭說道,“恩。”

瑞王府中,瑞王妃坐在銅鏡前看著銅鏡中的自己,問道,“熙兒他們已經出京了吧。”

“回王妃的話,是。”翠喜開口道。

瑞王妃緩緩吐出一口氣,點了點頭,“讓我自己靜靜。”

“是。”翠喜聞言就帶著人下去了,自己守在了門外。

瑞王妃打開了首飾盒,這裏麵整齊的擺放著一些首飾,都是瑞王妃常用的,她看著裏麵那隻玉蘭簪,這支簪子她雖然放在這裏,卻從來沒有戴過,伸手取了出來,手指輕輕撫過。

那一年,她見到了那個一身錦袍笑容燦爛滿身風華的少年,不識愁滋味。

那一年,她知道等他們再長大一些,她將要嫁給這個少年,情竇初開時。

那一年,她們相約在太子宮的花園,他塞了這支簪子給她,說想要娶她。

滿腹經綸的少年在見到她時,卻紅了臉磕磕巴巴解釋,等到成親的時候,要送她一支親手雕琢的玉簪,而非手上這支,那時候她才得知,少年看見兄長給嫂子準備的首飾,隻說覺得這玉色適合她,就厚著臉皮要了來。

隻是她到底沒有等到,沒有等到她想嫁的少年,甚至至今都不知道,她該到何處去拜祭那個少年。

那些燒焦的屍體,哪一具才是她一直等著的少年。

其實認不出也好,不知道也好,起碼在她記憶裏,少年還是那一身錦袍,而不是那些麵目全非的樣子。

她是真的不在乎瑞王這個丈夫的,因為她在乎的,她想等想嫁的少年,已經不在了。

其實她已經很久沒有想起這些事情了,甚至連少年的麵容都模糊了,不過是看到了沈錦手腕上的那個木鐲,想來那是楚修明親手做的,才會讓沈錦這般珍惜。

瑞王妃看著那隻玉簪,輕笑了一下,這個笑容和平日裏的笑容都不一樣,眼角微微上揚,不夠端莊不夠溫婉,是神采飛揚的。

“等我們成親了,我就與皇兄說,我帶你出京,我們去遊遍天啟朝的每一個地方。”

“那時候我們到西北縱馬、到江南看煙雨朦朧……”

“嫂子說,她希望我能娶個知心的媳婦,我要做個有擔當的人,要一輩子護著妻子護著孩子,不讓他們受絲毫的委屈。”

“我是想娶你的,我喜歡看著你笑,那樣的驕傲,我會好好對你的,讓你一輩子快快樂樂。”

“我哥說了,不會有事的,再說我會護著你的,就算是英王真的來了,我也會護著你,哪怕死也要死在你前麵的。”

瑞王妃把簪子重新放了起來,她這輩子都等不到那個隻屬於她的簪子了。

“騙子。”瑞王妃小聲說道。

明明說好的,卻不想那一次竟然是最後一次見麵,她還記得那個穿著一身銀甲,偷偷翻牆來的少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她把親手做的外套遞給了他,他笑的燦爛,猛地用抱了她。

那唯一的一個擁抱。

“王爺。”翠喜的聲音在外麵傳來,瑞王妃閉了閉眼睛,恢複了平日的模樣,端莊溫婉。

瑞王問道,“王妃呢?”

瑞王妃合上了首飾盒,起身走了出去,說道,“王爺。”

“咦,你眼睛怎麽紅了?”瑞王看著瑞王妃問道。

瑞王妃溫言道,“不過是想到熙兒。”

“我也是。”瑞王感歎道,“孩子們都長大了。”

“是啊。”瑞王妃說道,都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