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75章

蘭妃說道,“妹妹要那高位也沒用,隻希望姐姐最後成事後,能讓妹妹仍享榮華。”

常妃心中一喜,麵上倒是分毫不露,對視一眼,心中已有了成算,“妹妹怕是還沒見過我那小兒子吧,以後不如常來我這宮中坐坐。”

蘭妃應了下來。

皇後尚且不知自己的一個昏招就使得常妃和蘭妃借機聯手了,若是知道了怕是要悔恨交加了,此時她是真的有些不適,幾乎一夜未眠,早上就有些起不來身了,不過如今卻不適合叫太醫來,讓玉竹拿了安神的藥丸子來,吃了以後繼續躺著休息了。

宮中這些事情都與永寧伯府沒什麽關係,今日上朝的時候,誠帝終於說了蜀中的事情,為顯得沒那麽心虛還質問道,“朕昨夜才得了消息,怎麽昨日早朝的時候,永寧伯就問了蜀中的消息?可是永寧伯先得了信?”

楚修明恭聲說道,“回陛下的話,臣也不知為何會如此巧合。”

巧合兩個字用的極好,朝上大多數的臣子都知道內情,心中也覺得好笑,難不成誠帝真以為瞞得住?若是京官真的隻知京城事,那這個官位怕是也坐不住了,更何況承恩公府又囂張起來的姿態,讓人不知道其中有詭都難,果然當初對承恩公一家留手了是正確的。

誠帝畢竟心虛,所以說道,“愛卿無需誤會,朕不過是感歎一句。”

“不敢。”楚修明態度恭敬,語氣淡然,到時看不出真實的情緒。

誠帝也不再說,楚修明就退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站著,在一群大臣中間還真有些鶴立雞群的感覺。

誠帝開口道,“那些叛民不知感恩,不思報國,竟然做出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哪位愛卿願意為朕去平亂?”

一時間朝堂上鴉雀無聲,當初楚修明去閩中的情況他們還記得,他們可沒有永寧伯的本事和楚家在軍士中的威望,讓他們去的話恐怕就有去無回了。

誠帝眼神掃向自己提拔的幾個臣子,卻見他們都低著頭,根本看不到自己的眼神,一時覺得氣悶,都是無用之才,“叛民不足千人,朕卻有百萬大軍,此時平亂者封將軍職,領五萬大軍……”

這下子不少人眼睛都亮了,若是如此的話,這還真不是什麽苦差,簡直是送功勞的,有幾個人的眼神不禁偷偷看向了楚修明,就見楚修明麵上沒有絲毫波動,等誠帝話落,就有人上去請命了,看著眾多跪在下麵請戰的臣子,誠帝眼神掃了楚修明一下,就算沒有楚家,朕也能坐穩這江山。

誠帝很快就選定了人選,更是存了培養武將的心思,又選了不少青年才俊塞進隊伍裏麵,其中就有永樂候世子,永樂候心中倒是高興,想著不過是混個軍功,對世子也算是件好事。

“永寧伯身子不適,這段時日就好好養著吧。”誠帝有些得意地說道。

“是。”楚修明恭聲應了下來。

楚修明回府的時候麵色如常,就連貼身侍衛都沒看出什麽,倒是正在外麵被丫環扶著趁著日頭好散步的沈錦,看著換了常服出來的楚修明,腳步頓了頓,想了想說道,“夫君,抱抱。”

“今日走了多久?”楚修明問道。

沈錦看向了趙嬤嬤,趙嬤嬤恭聲說道,“夫人今日已經走夠了,可以回房休息了。”

“夫君!”沈錦再一次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這才小心翼翼把沈錦抱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胳膊上,另一手環著,沈錦動了動腳說道,“我們去看小不點吧。”

“好。”楚修明應了下來。

沈錦有些不好意思地問道,“夫君,我重嗎?”

“不重。”楚修明感覺著懷裏的小娘子,這不僅是她的娘子,還有他的孩子,緩緩歎了口氣。

沈錦還是第一次聽見楚修明歎氣,卻沒有問什麽,嬌聲說起了今日早上用的東西,小不點聽見了他們的聲音早就出來了,搖著尾巴跑了過來,楚修明這才把沈錦放下,“小不點,你想我了嗎?”

“嗷嗚!”小不點用大狗臉蹭了蹭沈錦的手。

楚修明說道,“拿梳子來。”

“是。”當即有人不僅拿了梳子,還搬了椅子過來,楚修明坐在矮凳上給小不點梳毛,沈錦坐在椅子上,安平還拿了小毯子給她蓋著腿。

小不點在楚修明的手下很老實,讓抬爪就抬爪,不過那小眼神哀怨地看著沈錦,它比楚修明回來前瘦了不少,廚房再也不給它美味的大骨頭了,沈錦看的笑個不停。

被楚修明一收拾,小不點的毛更加蓬鬆了,最後甩了甩看著格外的漂亮,楚修明也徹底平靜了下來,站嬤嬤這才說道,“將軍、夫人飯菜已經準備好了。”

沈錦聞言笑道,“夫君走吧。”

楚修明點頭拍了拍小不點的頭,沈錦扶著安寧的手站了起來說道,“夫君先回去更衣,我走回去。”

“好。”楚修明這下也明白了,恐怕沈錦每日需要走動的還差一些,“扶好夫人。”

“是。”安寧和安平恭聲應了下來。

楚修明這才離開,等沈錦慢悠悠走回屋中的時候,就見楚修明已經換了一身常服,正在淨手,趙嬤嬤也給沈錦備了水,安寧伺候著沈錦淨手,安平去廚房幫著拎了東西過來,今日廚房備了小砂鍋,裏麵燉著菜和酥肉,最適合配著米飯來用了。

飯剛用完,就有人送了帖子給沈錦,沈錦看完竟是沈琦的,“咦,姐姐有急事找我?”

楚修明開口道,“怕是為了永樂候世子的事情。”

沈錦點點頭,看向了楚修明問道,“夫君要見嗎?”若是見的話,到時候沈錦自然引了永樂候世子與夫君相見,若是不見的話,也有不見的辦法,咬定楚修明不在府中就好了。

楚修明說道,“見吧。”

沈錦就應了下來,回了帖子給沈琦,楚修明把沈錦送回房中,這才叫了趙管事到書房,沈錦覺得楚修明很憤怒,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惹惱了他,不過反正不是她,楚修明其實最記仇了,想了想沈錦能讓楚修明這般的人,恐怕還真是誠帝了,可是……當初就算被誠帝派到了閩中,楚修明也沒有生氣啊。

越想越覺得迷糊,沈錦索性不再為難自己,輕輕摸著肚子。

書房中,楚修明把朝堂上誠帝自以為聰明的安排說了,趙管事臉色一變冷笑道,“這簡直是笑話。”

楚修明沒有說話,最憤怒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想到自家小娘子的眼神,楚修明平和了許多,趙管事氣的在屋中走來走去地,“他安排那麽多人過去,五萬兵士到底聽誰的話!還有那麽多世子權貴甚至還扔了皇子進去……”

越想越氣,趙管事咬牙說道,“沒人反對?”

“五萬和一千。”楚修明沉聲說道,“就算覺得不妥的人,也沒把這千人當一回事。”

趙管事開口道,“其實這事情……對我們有利。”誠帝派去的那五萬將士,都是他手下的人馬,他不過把這件事當成一場練兵,可就算如此,趙管事也覺得心中說不出的憤慨,“他們把這當成什麽!過家家嗎?”

楚修明都不知道自己怎麽忍下來的,除了他之外,還有些經曆過戰事的武將看出來,所以那些人麵露猶豫,並沒有主動請命,反正誠帝也不會用他們,想來五萬對一千,隻要不是傻子,都不會敗的。

“將軍覺得勝負如何?”趙管事看向了楚修明問道。

楚修明備了紙筆,隨手畫了蜀中那邊的大致地形,整個天啟的地圖他都記在心裏,楚家為這圖花費不知幾許,怕是誠帝宮中的地圖都沒有他們的齊全,“地動還不知如何,到時候還要重新派人測量。”

“是。”趙管事看著圖並不覺得驚訝。

楚修明畫的粗糙,可是大致情況卻一目了然,“蜀中的情況,比別的地方都要複雜,不僅是地形,還有……真的隻有千人嗎?誠帝自以為是的隱瞞,卻已經讓他們紮根更牢了,親戚連著親戚,朋友連著朋友,同鄉同鎮……蜀中有多少兵力?這千人早已不是當初的千人了。”

趙管事心中一驚,他剛剛隻是憤怒覺得此戰怕是會慘勝,犧牲不少兵士,可是聽著楚修明的意思,怎麽像是……

楚修明開口道,“就算是我,也沒辦法斷言勝敗,不過七分把握罷了。”

這七分自然是敗了,誠帝至今沒有立太子,好不容易有個立功機會,這些皇子哪裏會放過,自然會格外表現自己,把其他人給踩下去。

楚修明接著說道,“更何況,這其中……說不得還有別的手筆。”

“將軍是擔心,英……”趙管事卻說不下去了。

楚修明沒有再說話,不過拿著畫出來的地圖扔進了炭盆,看著它燒燼,才說道,“誰知道呢。”

趙管事不再說話,如今除了憤慨外,還多了一絲無奈,楚修明閉了閉眼說道,“不過受苦的都是百姓而已。”

“將軍……”趙管事看向楚修明。

楚修明搖搖頭,不再說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