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68章

等沈錦哭夠了,楚修明就讓人去端水來伺候她梳洗了,而他自己也吩咐人去準備水,他也需要梳洗一番,沈錦洗了臉,又擦了脂膏後,就鼓著腮幫子抓著楚修明的手往內室走去,進去後才鬆開了楚修明打開了衣櫃,從裏麵拿出來了一個包袱放到桌子上,打開後就見裏麵是一整套衣服,嘟囔道,“你再回來晚些就穿不上了。”

這一身冬衣是沈錦親手做的,並沒有繡多少花紋,可是針腳密實,一看就知道花了心思的,就連鞋襪都有,楚修明的手摸了一下衣服,看向沈錦忽然露出笑容說道,“萬幸趕上了。”

沈錦惡聲惡氣地說道,“快點換。”可惜眼睛紅紅的,還吸了吸鼻子,一點氣勢都沒有。

楚修明卻沒有馬上換上,隻是說道,“我去沐浴。”

沈錦應了一聲,又挨了過去,把自己的手沈錦楚修明的手裏,“我的烤紅薯都糊了呢。”

“讓安平再給你烤個好的。”楚修明一手握著沈錦,一手輕輕環著她的肚子。

沈錦應了一聲,兩個人一時間竟然沒有再說話,等熱水備好了,沈錦就像是小尾巴一樣又跟著楚修明去沐浴了,竟連一會都不想分開。

楚修明看著自家小娘子的樣子,越發的心疼了,眼神也柔和了許多,他沐浴的時候是不讓丫環伺候的,本身是交給小廝的,沈錦等人加好熱水後,就把小廝給打發出去了,挽了袖子親手給楚修明洗頭擦背,確定了楚修明身上沒有任何多出來的傷疤,這才徹底放下了心,小聲說道,“他們都說你失蹤了。”

“恩。”楚修明的聲音柔和,徹底散去了身上的寒氣和殺意,此時的楚修明根本不像是那個戰無不勝的將軍,反而更像一個溫潤的貴公子,“我答應過你會平安回來的。”沈錦從來沒伺候過人梳洗,難免有些笨手笨腳的,可是楚修明隻覺得渾身舒暢。

沈錦臉上露出笑容,把手伸到楚修明的麵前說道,“酸了。”

楚修明好笑的給她揉了揉,沈錦這才滿意的繼續給楚修明擦後背,“茹陽公主和駙馬去邊城了,我讓趙管事給弟弟送信,讓他把人給養起來。”

“娘子真聰明。”楚修明閉著眼睛開口道。

沈錦聞言笑道,“小不點又胖了。”

楚修明整個人都漸漸平靜了下來,眉眼間越發的柔和了起來,聽著沈錦嘀嘀咕咕說個不停,絲毫不覺得厭煩,沈錦畢竟有孕在身,給楚修明擦了背後,就坐回了椅子上不動了,楚修明自己洗完後就換了衣服,安平和安寧這才進來伺候,趙嬤嬤扶著沈錦的手說道,“夫人,小心滑。”

“恩。”沈錦應了下來,看著楚修明,等楚修明頭發擦到半幹,就走了過來伸手牽著沈錦的手,兩個人回了沈錦的房間。

趙嬤嬤已經備好了飯菜,倒是沒弄那些複雜的,隻下了牛肉湯麵,還有沈錦的烤紅薯,沈錦先從楚修明碗裏挑了幾塊牛肉吃了,這才坐在他身邊吃起了烤紅薯,還時不時喂楚修明一口,趙嬤嬤拿了幹布繼續給楚修明擦頭。

翠喜過來的時候,沈錦正抱著楚修明的碗喝著裏麵的湯,喝了兩口後就還給了楚修明,問道,“可是母妃有事?本想等夫君稍稍用些東西,就去與父王和母妃問安的。”

“回郡主的話,王妃就是讓奴婢來與永寧伯和郡主說下,讓你們今日不用過去了,說是永寧伯剛回來,還是好好休息為好。”翠喜笑著說道。

沈錦笑的眼睛眯了起來說道,“還是母妃心疼我。”

楚修明聞言點頭說道,“那我就不客套了,與嶽母說明日我帶著夫人去給嶽父嶽母請安。”

翠喜應了下來,沈錦笑道,“你先別急著走,跟安寧到旁邊屋中喝完湯,路上也冷,可別受了寒。”

“謝郡主。”翠喜知道瑞王妃對永寧伯和沈錦的態度,所以並不顯得客套。

安寧笑著引了翠喜下去。

知道不用去正院後,沈錦就打了個哈欠,說道,“有些困了。”大哭了一場難免有些疲憊,又有楚修明在身邊,整個人都變得懶懶的。

楚修明也用完了飯,頭發用發帶綁了起來,說道,“那就去睡。”

沈錦卻不說話,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開口道,“一起。”

“恩。”沈錦這才應了下來。

趙嬤嬤也沒說什麽,不管是楚修明還是沈錦這段時間怕是都累了,索性直接伺候著他們梳洗了,楚修明說道,“把東西規整下。”

“是。”趙嬤嬤明白楚修明的意思,他既然已經回來了,再住在墨韻院就有些不合適了,把東西規整了等明日與瑞王妃打了招呼,就搬回原來的那個院子裏,按理說楚修明倒是該搬回永寧伯府,可是馬上要過年了,永寧伯府太過清冷了一些,楚修明也想讓自家娘子快活些。

見楚修明沒有別的吩咐了,趙嬤嬤就退下了,還仔細把房門給關好,沈錦正坐在**看著楚修明,楚修明走了過去揉了揉她的頭,這才脫了衣服上了床,沈錦舒服的鑽進被窩靠在楚修明的懷裏,小聲說道,“孩子都會動了。”

楚修明的手輕輕放在沈錦的肚子上,說道,“累嗎?”

“不累的。”沈錦閉上了眼睛,又打了個哈欠說道,“孩子很乖,你說會是女兒還是兒子呢?”

“不管是哪個,我都喜歡。”楚修明說的是真話。

“可是我一直在給孩子念兵書,如果是女兒的話,會不會不太好?”沈錦小聲問道。

楚修明低頭親了親沈錦的發,說道,“不會的。”

沈錦安心了,伸手抓著楚修明的手,與他十指相扣,開口道,“夫君,你回來了真好。”

“恩。”楚修明的聲音有些低啞,“安心的睡吧。”

沈錦這才應了一聲閉眼休息了,楚修明雖然覺得疲憊,可是卻有些不想睡,他懷裏是他的妻和子,聽著沈錦哭訴了這麽多委屈,可是話裏卻沒有任何的抱怨,沒有責怪自己在她有孕脆弱的時候離開,說到底不過是撒嬌而已,正是因為這樣,楚修明更是心疼,有些事沈錦不會說,可是不代表楚修明不會去問,“睡吧,我在。”他的聲音低沉悅耳,睡得迷迷糊糊的沈錦在楚修明的懷裏蹭了蹭,

這一覺沈錦睡得格外舒服,卻不知道外麵已經翻了天,誰曾想一直瞧著沒事的沈錦,竟然在楚修明回來後病倒了,還是半夜的時候楚修明發現的,雖然沈錦因為有孕,身上的溫度比平日高些,可也不是這般呼出的氣都是燙人的,楚修明趕緊起身叫了趙嬤嬤他們來,又傳了大夫。

值得慶幸的沈錦並不是受寒了,是虛火,想來是前段時日……楚修明傳來了失蹤的消息,就算沈錦一直相信著他會回來,可是難免還會擔驚受怕,卻又不能表現出來,因為能護著她的人不在身邊,外麵還有許多不懷好意的人,沈錦雖然沒有表現出來,卻一直是安心不下來的。

楚修明坐在床邊,伸手握著沈錦的,就算沈錦沒有清醒過來,可是一感覺到楚修明不在身邊,就會小聲哭泣,那種和受傷的小動物一般的嗚咽聲,聽著人格外心疼。

瑞王妃和沈琦都親自過來了,看著哭紅了眼的陳側妃,瑞王妃歎了口氣說道,“平日瞧著這孩子跟個沒事人似得,誰想到竟然都埋在心裏。”

陳側妃開口道,“大郡主,你如今也有孕在身,可別過了病氣。”

“無礙的。”沈琦也是知道沈錦並非風寒,“妹妹一直沒醒嗎?”

“大夫說讓她睡著。”陳側妃低聲解釋道。

因為沈錦一直抓著楚修明的手,所以楚修明隻能坐在床邊,見到瑞王妃她們進來也沒能起身,瑞王妃倒是不在意,說道,“坐著吧,別擾了錦丫頭。”

楚修明點了下頭,沒有說話,拿過丫環手中的帕子,輕輕給沈錦擦了擦額頭,沈錦睡得小臉紅撲撲的,額間還冒了汗,若不是那過熱的體溫,任誰都不會覺得她是病了,瑞王妃不過是來探望一下,說道,“好好照顧錦丫頭,我讓王爺在朝上給你請了假。”

“謝謝嶽母。”楚修明開口道。

瑞王妃也沒再多說什麽,就帶著沈琦走了,因為沈琦大著肚子所以她們就坐著小轎來的,出了墨韻院沈琦忽然說道,“母親,不知為何我瞧著妹夫的樣子,竟然覺得有些害怕。”

“這是自然的。”瑞王妃看了一眼外麵的雪說道,“軒兒還在讀書的時候,怕是他就上戰場了,楚修明是見過血的野獸。”也就是誠帝那般天真的,把楚修明當成馴養出來的家畜,還想隨意拿捏。

沈琦開口道,“妹妹還是早些好吧。”

瑞王妃應了一聲,如今的楚修明還能保持著理智,若是沈錦真有個萬一……瑞王妃緩緩吐出口氣,說道,“你也注意點身子,回去吧。”

“是。”沈琦這才上了轎子。

屋中陳側妃見楚修明的樣子,也不好勸什麽,她也插不上手,索性就去了院中的小佛堂,隻求女兒能一生平安喜樂。

趙嬤嬤開口道,“將軍,稍微用些飯吧?”

“端來吧。”楚修明把帕子交給了丫環,然後給沈錦整理了一下發,說道。

趙嬤嬤應了下來,安寧趕緊去搬了小桌擺放在了楚修明的麵前,趙嬤嬤端了飯菜來,因為沈錦一直握著楚修明的手,所以楚修明隻能單手用飯,趙嬤嬤盛了湯擺在楚修明的手邊。

聞著飯菜的香味,躺在**的沈錦動了動,手指在楚修明的手上摳了摳,楚修明正在夾菜的手頓了下,放下了筷子扭頭看向了**,就見沈錦閉著眼睛打了個哈欠,然後動了動唇,這才睜開眼睛,她明明覺得這一覺睡得很舒服,可是偏偏身上又酸又累的,一時間還有些迷糊,呆呆傻傻地看著楚修明,然後又打了個哈欠,鬆開了楚修明的手,然後雙手從被子裏麵伸了出來,用手背蹭了蹭眼睛,才說道,“我也餓了……”

因為剛醒來,聲音還有些啞啞的,軟軟糯糯的,沒有忍住又打了個哈欠,眨了眨眼睛才清醒了一些。

趙嬤嬤心中一喜,趕緊去倒了溫水來,楚修明一手抱著沈錦讓她坐起來,一手拿著杯子抵在她的唇邊,沈錦就低頭小口小口喝了起來,身子軟軟地靠在楚修明的身上,自己懶得一點力氣都不想出。

沈錦看了看離自己不遠的那些飯菜,雙手摟著楚修明的脖子,撒嬌道,“好累啊,可是肚子裏的寶寶說好餓,怎麽辦?”

楚修明低頭親了親沈錦的額頭還是很燙,沈錦有些害羞的把臉往楚修明的懷裏躲了躲,“嬤嬤還在呢。”

“老奴可什麽都沒看見。”趙嬤嬤見沈錦醒了,心中高興說道,“老奴這就讓人備水,夫人梳洗一下就可以用飯了。”

“好。”沈錦覺得自己渾身無力,小聲說道,“怎麽不叫我起來啊。”

楚修明讓安平和安寧先把飯菜都給撤了,坐在**隔著被子把沈錦抱在懷裏說道,“睡醒了嗎?”

“恩。”沈錦動了動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抓著楚修明的手說道,“還想睡呢,可是聞到了飯香就醒了。”

楚修明想到自己和趙嬤嬤怎麽也叫不醒沈錦,若不是大夫說讓沈錦多睡會無礙的,他們怕是早就用涼水來把沈錦弄醒了,可是誰曾想竟然隻是飯香就勾著沈錦自己醒了,還真有些哭笑不得,不過……醒了就好,就算是被敵軍圍困,蠻夷兵臨城下的時候,他都沒有像昨晚那般無措和焦急。

“你生病了。”楚修明見沈錦到現在還沒意識到,用下頜蹭了蹭沈錦的發,開口道。

“啊?”沈錦反應有些遲鈍,愣了愣才說道,“怪不得,我覺得好累啊,還以為睡得太多了呢。”

楚修明沒忍住歎了口氣說道,“傻丫頭。”

“我可聰明了!”沈錦怒道,“別以為我生病就可以欺負我。”

楚修明被逗笑了,“傻丫頭快點好起來吧。”

沈錦抓著楚修明的手,張嘴咬了兩口才說道,“我可聰明呢!”

楚修明應了一聲,忽然說道,“給我生個女兒吧。”生一個和自家娘子一般乖乖傻傻的女兒。

“下次吧。”沈錦想了一會,才說道,“我都念了這麽久兵書了。”

楚修明本就長得好如畫中的人一樣,此時滿眼寵溺和愛意的樣子,更是讓人心醉,“好。”

安寧端了熱水過來,也不用沈錦下床直接把東西都擺在了床邊,然後伺候著沈錦洗漱,沈錦覺得自己生病了,可以稍微嬌氣一些,所以就心安理得地靠在楚修明的懷裏被人伺候著,就像是偷吃了葡萄的小狐狸一般,有些小小的得意與喜悅。

在沈錦醒來後,安平就去告訴陳側妃,陳側妃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就見女兒正坐在**,而楚修明單膝跪在地上,一手握著沈錦的腳,一手拿著鞋子給她穿上,沈錦看見母親腳趾頭動了動,笑道,“母親。”

陳側妃知道永寧伯一直很寵女兒,可是竟不知道寵到了這般地步,而自己那個傻女兒竟然很還理所當然把另一隻腳放到了楚修明的手上,還動了動催著楚修明給她穿鞋。

楚修明也看見了陳側妃,叫道了一聲,“嶽母。”

陳側妃深吸了一口氣,見趙嬤嬤和安平她們神色如常,也沒多說什麽,畢竟人家兩個願意就好,“難受嗎?”

“不難受的。”沈錦等楚修明給她穿好鞋子,這才一手按著楚修明的肩膀,一手扶著後腰站了起來。

趙嬤嬤扶著沈錦,楚修明這才到一旁淨手了,沈錦走了兩步就覺得有些虛軟,皺了皺眉頭,陳側妃說道,“快坐下。”

“恩。”沈錦應了一聲,趙嬤嬤扶著沈錦坐在椅子上,安寧拿了軟墊放在後麵,讓沈錦靠著,“母親你吃飯了嗎?一起吃吧?”

陳側妃眼睛眯了下說道,“早些時候還叫不醒你,怎麽忽然就醒了呢?”

沈錦皺了皺鼻子說道,“不要告訴你。”

陳側妃點了點女兒的額頭,“不說我也知道。”

沈錦摸著肚子問道,“母親,一起用飯吧?”

“好。”陳側妃因為沈錦生病,也一直沒有胃口吃飯,此時見沈錦醒了雖然還病著,可是瞧著倒是精神,也就放鬆了不少。

等陳側妃應了下來,趙嬤嬤就到外麵去讓人擺飯了,楚修明走到了沈錦的身邊,又給她倒了杯水,沈錦皺了皺鼻子這才端著杯子慢慢把水給喝了。

等外麵的飯菜擺好了,安平就進來說道,“側妃、將軍、夫人可以用飯了。”

陳側妃點頭,本想讓丫環去扶著女兒,就看見沈錦坐在椅子上對著楚修明伸出了手,楚修明直接彎腰把她抱了起來,沈錦雙手摟著楚修明的脖子,看向了陳側妃說道,“母親走吧。”

想說的話已經說不出口了,陳側妃開口道,“派人與王爺和王妃說了嗎?”

“已經說了。”沈錦開口道。

陳側妃這才點頭,先出了門,楚修明抱著沈錦跟在陳側妃的身後去了外麵的小廳,等陳側妃坐下後,楚修明就把沈錦放到了椅子上,然後自己坐在了旁邊,安平給陳側妃和楚修明都盛了一碗羊肉蘿卜湯,給沈錦盛的是冰糖銀耳湯。

羊肉火氣大,雖然冬天吃了對身體好,可是卻不適合沈錦。

沈錦畢竟在發熱,胃口並不算好,有些用了兩口後,就很自然地把剩下得放到楚修明的碗中,楚修明也不嫌棄,還時不時夾點菜放到沈錦碗中,都是大夫說讓沈錦多吃的。

陳側妃看著女兒的樣子,總覺得現在的女兒好像更加鮮活快樂了,不像是楚修明不在的時候,每日雖然還是快快樂樂的,卻懂事的讓人心疼,等用完了飯,陳側妃忽然說道,“你們回邊城吧。”

“母親?”沈錦疑惑地看著陳側妃。

陳側妃卻是一笑說道,“回去吧。”

楚修明看出了陳側妃的意思說道,“等夫人做完月子,我就帶她回去。”

陳側妃點頭說道,“以後……不管誰給你們寫信,不要回來了。”

沈錦咬著唇看向了陳側妃叫道,“母親……”

陳側妃隻是笑了笑,“好了,我也去休息了,讓女婿照顧你吧。”

沈錦點頭,楚修明說道,“嶽母,我送你出去。”

陳側妃搖了搖頭,“就兩步路。”說完就帶著丫環離開了。

沈錦皺眉撓了撓楚修明的手心說道,“母親是怎麽了?”

楚修明伸手摸了摸沈錦的脖頸,沈錦縮了縮脖子說道,“不要鬧。”

“嶽母不過是希望你快樂。”楚修明這次沒再抱著沈錦,而是摟著她腰,陪著她慢慢在屋中走動說道。

沈錦想了想問道,“我們什麽時候回永寧伯府?”

楚修明低頭看向沈錦說道,“怎麽不想留在瑞王府?”

沈錦開口道,“雖然有母親在,可我還是想回永寧伯府。”

楚修明本身留在瑞王府就是為了讓沈錦開心,如今聽了沈錦的話,也沒什麽不同意的,更何況在永寧伯府對楚修明來說更加方便一些。

“好。”楚修明開口道,“等你病好了。”

沈錦點頭,說到底還是在自己的地方更加自在一些,瑞王府當家做主的是瑞王妃,沈錦倒是習慣了無所謂,可是沈錦舍不得楚修明委屈,楚修明如何不會明白,不過是見沈錦沒有絲毫的不舍和勉強這才同意下來了。

“再睡會吧?”楚修明等沈錦坐下後,才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問道。

沈錦想了一下說道,“該給孩子讀兵書了。”說著的時候眼神是盯著楚修明的。

楚修明聞言開口道,“你躺著,我來讀。”

沈錦這才滿意,讓安平幫著她脫了衣服,等沈錦躺好以後,楚修明就讓人都下去,自己拖鞋上了床,也不用拿兵書,想了一下就開始講了起來,和沈錦看著書讀不一樣,楚修明講的是帶著解釋,就像是說著小故事,使得沈錦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