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9章

趙嬤嬤的房間離沈錦並不遠,很快就被安寧叫過來了,她甚至沒換衣服,直接在外麵批了一件外衣就過來,看著臉色蒼白的沈錦,急忙問道,“夫人可是身體不適?”

安寧趕緊拿了外衣披在沈錦身上,沈錦抓著趙嬤嬤的手,趙嬤嬤隻覺得她手很涼,心中更是擔憂,沈錦唇抖了抖才說道,“嬤嬤,夫君是不是有危險?”

“夫人可是夢魘了?”趙嬤嬤一邊握著沈錦的手,一邊讓聽見動靜的安平去廚房拎些熱水來。

沈錦咬了下唇說道,“嬤嬤,夫君怕是有危險。”

趙嬤嬤臉色變了變,問道,“夫人何出此言?”

陳側妃也披著外衣過來了,見到屋中的情況,也是滿臉擔憂問道,“可需要叫大夫?”

沈錦搖頭,說道,“嬤嬤,怕是……怕是他們要對夫君下手,你派人回永寧伯府,把太醫的事情與母親所言中許側妃的事情都告訴趙管事。”

趙嬤嬤見沈錦的樣子,說道,“老奴這就去。”

沈錦點頭,陳側妃臉色也是變了變,心中格外擔憂,若是永寧伯真有個什麽不好,怕是女兒這邊也難做了,見趙嬤嬤快步出去安排,陳側妃這才走了過來,坐在床邊把女兒摟到懷裏說道,“你肚中還有胎兒,永寧伯也不是糊塗之人,想來早有準備的。”

“恩。”沈錦靠在母親懷裏,漸漸平靜了下來說道,“也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

陳側妃摸了摸女兒的頭,安慰道,“我讓人給你煮些紅棗湯,用過後就睡吧,等明日醒來,去給王妃問個安。”

沈錦拉著陳側妃的手,小聲說道,“母親陪我睡吧。”

“好。”陳側妃沒有拒絕,等丫環把紅棗湯端來,讓沈錦喝下後,就脫衣躺在了**,伸手輕輕拍著女兒的後背。

安平和安寧見此微微鬆了口氣,可心中也擔心將軍的安危,對視一眼兩個人也不睡了,就熄了燈後守在了外麵。

沈錦卻睡不著了,陳側妃見此也沒強逼著她去睡,隻是問道,“要不要與我說說話?”

“恩。”沈錦應了一聲。

陳側妃問道,“可是夢到了什麽才驚醒的?”

“我一直沒睡著。”沈錦對陳側妃倒是沒什麽隱瞞,把當初誠帝的一些事情與母親說了,“母妃和母親被扣在宮中,逼著我與夫君回京這般手段,我總覺得似曾相識,仔細想來竟和許側妃的有些類似。”

若不是沈錦提起來,陳側妃也不會忘許側妃身上去想,可是此時被沈錦這麽一說,再回想起來,還真是有些說不出的微妙,沈錦開口道,“如此一來,再回想更早時候的那些,也是有些類似的,壓著那些輜重,最後不還得送來,不過是晚些時候為難一下而已,不會讓人傷筋動骨,卻讓人厭惡的可以。”

陳側妃聽的有些哭笑不得,沈錦這般說出來,自然會讓人覺得手段真的相似,可是一般人也不會把兩者聯想起來,許側妃的那些手段不過隻是尋常後宅中所用的,雖然會讓人厭惡卻傷不了人性命,後宅之中真正讓人恐懼的反而是瑞王妃那般的手段。

而誠帝……他那些小手段用出來,害的卻是一條條鮮活的人命,不管是不給邊城救援還是推脫糧草輜重之事,一日拖延就意味著成百上千的人命被添了進去,就算陳側妃沒有親身經曆,可是此時聽來也是滿心的寒意和怒氣,說到底那些將士不管為的是什麽,護著的可是天啟的江山和百姓,而誠帝心中忌諱楚修明,卻隻敢耍這般下作的手段,可是他有沒有想過,若是邊城真的沒有守住,又將有多少無辜百姓死於蠻族大軍馬蹄之下,就連天啟都危險。

還是說誠帝一邊想弄死楚修明,一邊又對他格外有信心?覺得楚修明一定能打勝仗?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做哪些事情,沒得惹了人厭惡,平添了幾分仇恨。

陳側妃都覺得無法理解誠帝的想法,更是猜不出是怎麽讓沈錦把兩者給聯係起來的。

卻不知也是湊巧,不過因為許側妃是沈錦出嫁前最厭惡之人,而誠帝是沈錦嫁到邊城後最厭惡之人,既然都是心中所厭惡的,沈錦自然把兩者聯想了一下,然後漸漸發現這兩者還真有一些共同之處,比如那些無法讓人理解的想法和作為。

“母親說許側妃心中得意不能言語的時候,就會做一些自以為高明實則莫名其妙的事情。”沈錦小聲說道,“根據那些事情也可以發現一些線索。”

“恩。”最了解對方的永遠是敵人,許側妃從來沒把陳側妃母女看在眼中,卻不知因為當初許側妃差點害了女兒的事情,使得很早的時候陳側妃就恨透了許側妃,所以真論起來,陳側妃倒是格外了解許側妃,這才抓住了機會,一舉報仇。

沈錦很多事情都看得透,但是從來沒有說出來過,她這般性子其實也是受了陳側妃的影響,陳側妃不過是在王府中受了苦難生生磨練出來的,她卻不希望女兒也經曆那些,所以慢慢教導和影響著女兒,不過是不想女兒因為王府的不公而左了性子或者抑鬱。

誰知道也是沈錦的機緣,陳側妃和沈錦抓住了機會,瑞王妃把沈錦養在身邊。

陳側妃看地清楚,瑞王府中真正當家做主的並非瑞王,而是瞧著和善的瑞王妃,甚至陳側妃一直猜測,許側妃的得寵也有瑞王妃的推波助瀾,因為瑞王寵一個許側妃那般的人,對瑞王妃來說沒有絲毫的威脅,甚至在王府的子嗣上,怕是都有瑞王妃的手段在裏麵。

所以陳側妃從沒想過去和許側妃爭瑞王的寵,而是不動聲色的入了瑞王妃的眼,這才在生了女兒後被提成了側妃,如此一來為了女兒,陳側妃麵對瑞王的時候更加的木訥,對瑞王妃更是尊重聽從,隻希望以後瑞王妃能看在自己識相的份上,給女兒選一門好的親事,讓女兒以後快活。

陳側妃的努力不是沒有結果的,若不是誠帝橫插一手,瑞王妃也會給沈錦仔細選個夫婿,雖不會超過沈琦,卻也不會像是沈梓那般,嫁進了個外甜內苦的人家。

和陳側妃正好相反,許側妃有瑞王的寵愛,蹦躂的越發厲害,卻不知早就著了瑞王妃的道,宮中嬤嬤的事情就是其一,瑞王妃給沈琦和沈錦安排的嬤嬤並不拘著她們兩個人的性情,隻是用心教導一些規矩禮節,甚至時常說一些道理與她們聽,而給沈梓、沈靜和沈蓉三人的……她們三人養成那般看著精明實則糊塗,又喜虛張聲勢的樣子,也有那些嬤嬤的手段在裏麵。

甚至在沈琦出嫁後,瑞王妃就帶了沈錦在身邊,也算用心教導,不管是為了分瑞王對沈梓她們的注意也好,有別的打算也罷,到底讓瑞王對沈錦也上了心,使得沈錦母女在府中的日子也好過了許多。

瑞王妃可謂是女中豪傑,也並非瞧不得別人好,她見沈錦樣貌雖不如幾個姐妹,卻乖巧嬌俏,別有一番嬌憨的氣質,也不拘著把她變得規矩端莊,反而讓嬤嬤引著沈錦往這邊培養,就連服飾和打扮上也越發突顯優點。

不過嬌憨並不等於愚蠢,瑞王妃沒打算把人給養廢了,所以把沈錦打磨的越發通透,就像是一塊未經打磨的璞玉,陳側妃打磨出了最早的形態,陳側妃細細雕琢了一番,成就了出嫁前的沈錦。

而嫁到邊城後,那些經曆不斷的滋養著沈錦,使得她越發的通透油潤,正是這樣的沈錦才讓人放在心尖上。

和沈錦不同的是,許側妃的三個女兒,她也是一心想要養好女兒,卻不如瑞王妃手段高,沈錦的嬌憨是自內向外的,而許側妃養出的沈蓉雖然也表現的嬌憨可愛,單獨看的時候還可以,可是真和沈錦站在一旁,就會讓人覺得有些刻意了,反而落了下乘。

沈梓的親事是許側妃和沈梓親自選的,自以為選了個絕好的人家,卻不知已經落了瑞王妃的圈套,這就是其二,甚至瑞王妃不過是看透了她們二人的野心稍加利用罷了。

許側妃和沈梓有野心,卻沒有和野心相媲美的實力和本事。

本身瑞王妃留著許側妃他們,不過是覺得無傷大雅,隻當圖個樂子,可是當瑞王妃感覺到京城風雲將變的時候,就直接出手解決了許側妃她們,因為瑞王妃從來都是謹慎的,不願因為一時的大意惹了亂子。

沈梓已經出嫁,就算禍害也是禍害的鄭家,牽扯不到瑞王府,更不會威脅到瑞王妃和她的孩子,而沈蓉有小聰明,最重要的是她知道害怕敲打後就有自知之明,這樣的人留著也無礙,而許側妃和沈靜兩個人,有些小聰明卻又認不清自己,聰明人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些明明蠢笨卻自以為聰明的人,誰也無法預測她們會出什麽昏招,瑞王妃沒精神搭理她們,自然就把她們給處理了。

瑞王妃和翠喜說還是小瞧了沈錦,卻不知沈錦不過是在邊城時候的危機和生死之間的險情逼得再一次成長了起來。

因為沈錦提起了許側妃,陳側妃又想起了許多往事,沈錦因為心中有事一時也沒有開口,過了許久才說道,“母親,我很不安。”

陳側妃沒有說什麽,她知道女兒現在是需要一個傾聽的人,有些話女兒也隻能對自己說,沈錦小聲說道,“我總覺得……不是個聰明人。”覺得是誰沈錦沒說,陳側妃也沒有問,不過她們心裏都知道。

沈錦其實猜到,楚修明會去平寇並非因為誠帝的命令,而是他要去或者說有必須去的理由,而誠帝卻不會這麽想,隻會覺得是他的計謀成功了,可是閩中到底出了什麽事情,使得楚修明就算冒險也要去一趟呢?

想來是因為海寇,卻又和誠帝知道的海寇之事有些不同。

其實沈錦一直在想為什麽誠帝會派了婦科聖手王太醫來,還說是給瑞王爺看傷的,就有些太過怪異了,如果誠帝直接說是給府中女眷的,恐怕還不會讓人想這麽許多。

沈錦從不願意把人往惡處去想,可是聯想誠帝以往的所作所為,還真的沒辦法往好上麵想,若是換了個人,沈錦也不會想這麽許多。

其實誠帝大大方方的,反而會讓人讚一句明君或者體貼臣子,如今……沈錦越想越覺得不安,又想到母親所說的許側妃之事,就算覺得誠帝有些行為和許側妃相似,可誠帝到底是一國之君,總不會這般無聊,隻是想要告訴沈錦,我已經知道你有了楚修明的孩子,你給我小心點吧。

可是想到母親上一句話,沈錦隻覺得心中一驚,既然誠帝千方百計想讓楚修明去閩中,閩中又都是誠帝的親信,莫非在路上或者閩中做了手腳,從而想讓楚修明身死,還把責任推給海寇,正因為事情快成功了,所以他心中得意,除掉了心腹大患卻又不能讓眾人知道,這才弄了昏招,派了太醫過來……

若不是府中有個許側妃,從許側妃的性子推斷,任誰也沒辦法想到這些,畢竟誠帝是一國之君……可就算如此,沈錦也覺得有些無法相信,誠帝若真的如此到底是怎麽坐上皇位的?

不知不覺沈錦就睡著了,陳側妃卻沒了睡意,她明白女兒未說完的話,其實和瑞王妃處置了許側妃和沈靜是一個道理,可是誠帝是皇帝,所以女兒隻能擔心。

因為心中有事,沈錦一早就起來了,陳側妃卻起得更早,見到女兒的樣子也沒說什麽,隻是讓人伺候了女兒梳洗,又看著她用了早飯,這才讓安平和安寧陪著沈錦去正院,而趙嬤嬤並沒有一並去,不過送了沈錦出院子,“夫人放心,老奴已經安排好了,趙管事怕是已經得了消息。”

“恩。”沈錦應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麽。

到了正院的時候,就見瑞王妃和沈琦正陪著瑞王說話,見到沈錦,沈琦就笑道,“想來妹妹掛心父王,若非如此定要睡到日上三竿才願意起來。”

瑞王聽了女兒的話,隻覺得心中喜悅,說道,“錦丫頭有孕在身,怎麽不多睡一會?”

沈錦聞言笑道,“昨日都沒能陪著父王說兩句話。”聲音帶著幾分委屈和依賴,聽的瑞王心中一軟,越發覺得從前虧待了女兒。

瑞王說道,“給錦丫頭搬個椅子,你有孕在身以後多休養才是。”

“我知道了父王。”沈錦笑了起來,看起來既乖巧又懂事,“母妃也是這般說的,弄得我越發懶惰了。”

瑞王妃一笑,隻是說道,“你本就是好吃懶做的,可莫要怪在我身上。”

沈琦拉著沈錦與自己坐在一起,兩姐妹親親熱熱地靠著,這才說道,“父王,你可要快點好起來。”

瑞王點頭,覺得此時賢妻乖女都在身邊,格外的滿足。

不過瑞王到底有傷在身,一直捂著也不好,幾個人說了一會話,瑞王妃就帶著兩個女兒離開了,丫環婆子伺候著瑞王脫了衣服,重新上藥。

沈錦這才說道,“母妃,女兒有事想要請教。”

瑞王妃看了一眼,點頭說道,“好,琦兒你先回去吧。”

沈琦動了動唇想說什麽,可是看到瑞王妃的眼神,到底說不出來,點了下頭說道,“那女兒去看看弟弟。”

“恩。”瑞王妃應了下來。

沈琦這才帶著霜巧離開,瑞王妃扶著翠喜的手帶著沈錦往園中的涼亭走去,沈錦身邊也跟著安寧,到了亭中早有丫環布置妥當了,等瑞王妃和沈錦坐定後,就立在一旁,瑞王妃說道,“你們下去吧。”

“是。”除了翠喜和安寧,其她的丫環都退了下去。

翠喜給瑞王妃和沈錦倒了紅棗茶,就退到了亭外站著,而安寧看了沈錦一眼,見她點頭也到了外麵。

沈錦開口道,“母妃,陛下賜下太醫之事,我心中不安。”她倒是沒有隱瞞或者迂回的意思,和瑞王妃玩心思才是真正的蠢,更何況她現在是討教。

瑞王妃其實已經猜到了沈錦來的意思,說道,“你是怎麽想的?”

沈錦咬了下唇,臉上多了幾分憂愁說道,“我擔心夫君。”

瑞王妃聞言點頭說道,“陛下心思深不可測,不是我等能猜透的。”

不知道為何,沈錦覺得瑞王妃說的深不可測這四個字,帶著幾許諷刺。

沈錦看著瑞王妃沒有說話,瑞王妃見沈錦這般沉得住氣,心中也越發看重她幾分,說道,“你雖是永寧伯夫人,卻也是我瑞王府的郡主,王爺與我總是能護著你幾分的。”

瑞王妃接著說道,“永寧伯是做大事的人,想來心中自有成算,更何況結果如何,並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既然有太醫在,也莫要辜負了陛下一片好心,你如今有孕在身,思慮過重對你不宜。”

更多的話瑞王妃卻不再說了,沈錦看著瑞王妃的神色,也不再問,隻是陪著瑞王妃喝了紅棗茶,中午的時候又一並用了飯,因為瑞王中午也起身了,所以此次不僅瑞王妃和沈錦姐妹,就是沈軒、沈熙和沈皓也都過來了,沈蓉身子不適,瑞王妃也就沒派人去喊,倒是借著瑞王的名義賞了幾道菜下去。

用了飯幾個人又陪著瑞王說了會話,沈錦這才回了院子。

趙嬤嬤已在院中等候多時了,沈錦見了她點了下頭,陳側妃問道,“可明白了?”

“不太明白。”沈錦說道。

陳側妃點了下頭,也沒再說什麽,沈錦坐下以後才看向趙嬤嬤,陳側妃打發了屋中伺候的人出去,又讓人開了窗門,正準備出去就聽沈錦說道,“母親也留下來吧。”

想了一下陳側妃才問道,“不礙事嗎?”

趙嬤嬤開口道,“沒什麽事情要瞞著的。”

陳側妃這才重新坐下,安平和安寧兩姐妹一個守在門口,一個守在窗戶邊,沈錦把瑞王妃說的那兩句話與趙嬤嬤她們說了,趙嬤嬤聽完以後才說道,“管事也讓我問夫人幾個問題。”

“恩?”沈錦一臉疑惑看著趙嬤嬤,明明是她滿心疑惑讓人去問趙管事,怎麽成了趙管事問她了?夫君走前也說讓她有疑問或者事情盡管去找趙管事的啊。

趙嬤嬤說道,“第一,若是將軍出事,那位會如何對夫人。”

沈錦身子一顫,臉色已經蒼白了。

趙嬤嬤雖然心疼,卻還是問道,“第二,若是將軍出事,府中會如何對夫人。”

這次不僅沈錦,就是陳側妃也身子一軟,滿身的冷汗。

趙嬤嬤眼睛眯了一下,問道,“第三,若是將軍出事,夫人又要如何。”

三個問題問完了,趙嬤嬤就不再說話,而是倒了溫水給沈錦和陳側妃。

若是夫君出事,誠帝定不會留下她,更不會留下她腹中的孩子,因為她是楚修明的妻子,肚中是楚家的骨肉,憑著楚家在軍中的地位,楚修明在軍中的威信,誠帝是不會讓楚修明的孩子成長起來,更不願看著楚家的人再掌兵權。

可是邊城還有楚修遠,不過為何……

“我也有一個問題。”沈錦看著趙嬤嬤,問道,“楚修遠莫非不是楚家嫡係?”

趙嬤嬤眼中帶著讚賞看向了沈錦說道,“是的,這並非什麽秘密,二少爺並非將軍親弟,而是將軍的表弟。”

為何一個表弟卻姓了楚,沈錦沒有問,想來是因為其中有些不好說的事情,沈錦點點頭,也明白了為何誠帝並不把楚修遠看在眼中,說到底不過是因為誠帝覺得楚修遠名不正言不順罷了,卻不知楚修遠的才能,怕是楚修明故意保護所致。

而第二個問題,也怪不得瑞王妃說府中能護著她幾分,到底護著幾分,想來是要看夫君情況如何,若是夫君沒事,府中自然是會全力護著他,若是……瑞王和瑞王妃絕不會為了她一個出嫁的女兒把整個瑞王府賠進去。

就算今天換成了沈琦,恐怕結果也不會變的,因為瑞王還要保全更多的兒女,而且瑞王並沒實權……能做的實在有限,保全她更多的也是要利用誠帝對夫君的忌憚罷了。

沈錦雖然明白,到也談不上怨恨,可到底有些心冷。

就像是瑞王妃說的,結果如何不是他們能決定的,猛一聽像是在說結果要看誠帝的,可是仔細想來也是要看楚修明,這也是楚修明會留下沈錦的原因,隻要他無事,沈錦就不會有事。

若是楚修明出事了,自己又要怎麽辦?沈錦眼中有些迷茫,雙手下意識放在了小腹上,如果沒有這個孩子,楚修明出事了,她就陪著他好了,可是如今……沈錦卻不願,因為她不能讓他們兩個的孩子還沒有長大就沒了長大的機會。

陳側妃也是想到若是楚修明出事,誠帝難道還會留下沈錦這個永寧伯夫人還有她肚中的孩子嗎?到那時候,不管是瑞王還是瑞王妃都不會為了沈錦一人……陳側妃不知怎麽就想到了楚修明的那些傳聞,說他因為不滿未婚妻的長相就殺了人,說他……那當初三個未婚妻,還沒嫁過去就已經身死的,真的都是意外死的嗎?陳側妃越想越覺得心寒,誠帝說沒有適齡的女兒,讓瑞王選了女兒嫁給永寧伯,可是明明是有兩個與沈錦年齡相仿的女兒。

若真是不適齡,沈錦也可以說不適齡的,不過因為誠帝是皇帝,而瑞王不會為了這麽一個庶女違背了皇帝的話而已,就連瑞王妃……瑞王妃那時候也沒見過楚修明,心中可能知道一些事情,可說到底不過是犧牲了沈錦罷了。

能遇到楚修明這樣的,也是沈錦的運道好,可是如果楚修明真的如傳言那般呢?就算沒有傳言那般恐怖,有其中一二分,沈錦的日子也是難熬的。瑞王府會幫著沈錦出頭嗎?

不會,陳側妃也是後來才知道,在邊城被圍的時候,沈錦曾寫過求救的信給瑞王,可是結果呢?如石沉大海一般,就連她也是不知道的。怕是瑞王妃知道的,不過心底卻是放棄了沈錦的。

隻不過後來楚修明回來,又擊退了蠻族,沈錦不管是為了她這個沒用的母親,還是為了別的,又給瑞王府寫了信,要了許多吃食一類的,算是主動緩和了和王府的關係。

說到底,瑞王妃在不危害到自己和親生孩子的時候,願意對沈錦幫把手,也算是交好了楚修明,可是在……往往被舍棄的就是沈錦。

陳側妃隻覺得心如刀割,想來女兒早已經想通了這些,而她到如今才看明白這麽許多,若是早知道如此,那時候她就當在女兒出嫁後,吊死在瑞王府門口,讓他們想要瞞下消息都不能。

沈錦摸著肚子說道,“夫君可留了話給趙管事?”

趙嬤嬤開口道,“留了。”

沈錦看向趙嬤嬤,趙嬤嬤說道,“將軍讓所有人都聽夫人的。”

“哦。”沈錦想了想沒再說什麽,“若是能送我與母親離開京城或者藏匿起來,有幾分把握?”

想來誠帝也會派人去告訴楚修明,他知道自己有孕的消息了,用來警告楚修明或者亂了楚修明的心神,不管誠帝什麽目的,隻要沈錦不在誠帝的手中就好。

“五分。”趙嬤嬤開口道。

陳側妃說道,“既然這般,錦丫頭你還是回了永寧伯府吧。”

沈錦搖頭說道,“想來在永寧伯府,更不好離開。”

陳側妃疑惑問道,“為何?”

“我不知道啊。”沈錦理所當然地說道。

陳側妃看著沈錦,沈錦解釋道,“是夫君讓我來王府住的,想來是覺得王府更安全或者更好逃走?”她不過是信任楚修明罷了。

趙嬤嬤開口道,“正是如此,因為永寧伯府的人過少。”

陳側妃這才明白過來,也是永寧伯府加起來也不過二十來人,沈錦想趁亂走的機會都沒有,而瑞王府中加起來足有百人以上,弄出個亂子走了反而機會更大,“若是隻送錦丫頭走呢?”

“六分。”趙嬤嬤說道。

陳側妃已經有了決斷,“那就送錦丫頭走。”

沈錦卻是看著趙嬤嬤問道,“若是隻送個孩子呢?”

“八分。”趙嬤嬤明白沈錦心中已有決斷,她更是知道這個夫人,若是將軍在或者沒有危險的時候,就會乖巧無害的很,可是若真的遇到事了,卻也不會退縮。

陳側妃如今也明白了,看著沈錦一把把她摟在懷裏,說道,“若是你沒生在這個王府,就不用受這麽許多的苦。”

沈錦像是小時候一樣,用臉輕輕蹭了蹭陳側妃,趙嬤嬤見此,心中歎了口氣退了出去,還細心的關上了門。

其實在真正認識楚修明前,沈錦也想過若是不生在王府就好了,不需要錦衣玉食,隻要與母親能好好的就可以,可是現在……她心中卻是慶幸的,若她不是瑞王的女兒,怕也沒機會嫁給楚修明。

這話沈錦卻不能對陳側妃說的,“母親無礙的,夫君答應過我會平安回來的。”

“我隻覺得這府中竟是薄情之人。”陳側妃咬牙說道。

沈錦這才明白母親怕是對王府起了心結,想了想才說道,“其實母親,若說我心中不心寒是假的,不過說到底……就拿母妃來說,她當初同你一並進宮給太後侍疾,心裏也不知道,夫君與我會不會回來,若是我們真的不回來,怕是她與你都要不好了,可是她還是去了,隻因心中最重要的也不是自己,想來那時候母妃也做好了希望她與你保全更多的打算。”

“而且今天換成了姐姐或者哥哥弟弟,為了讓更多的人有機會活下去,母妃依然會選擇犧牲掉的。”沈錦並不想讓自己變得太過怨恨,不過她也不是為了別人犧牲自己的性子,就算是心裏知道,若是她帶著母親跑了,瑞王府怕就要受到牽連了,可是有機會的話她還是要跑掉的,不過是因為他們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不同罷了。

陳側妃感歎道,“你就是太過善良了。”

沈錦笑的眼睛彎彎的,沒準備告訴母親那些,她喜歡自己在母親心中是哪個乖巧需要被保護的女兒。

陳側妃看著沈錦的肚子,現在隻希望楚修明真的能平安歸來。

沈錦會問如果換成孩子的話有幾分把握,並不是隨便問的,楚修明從京城到閩中路上就要花費不少時間,到了以後也要花費時間,就算誠帝要動手也要等楚修明和海寇真正交手了,而那些海寇剛剛劫掠了一番,短時間內是不會上岸的,而楚修明卻不是莽撞之人,閩中的那些兵他根本沒接觸過,怎麽會帶著貿然去海上呢?

不僅如此,沈錦覺得按照誠帝的性子,就算真的得到了消息楚修明出事,沒有真正確定真假的時候,也是不會對沈錦出手的,來回送傳消息也會花費不少時間,而沈錦如今已有兩個月的身孕,隻要過了七個月,若是情況不好,沈錦就拚命也要讓孩子早點出來,讓趙嬤嬤他們安排把孩子送走的。

這不過是最壞的選擇,而且沈錦覺得楚修明一定不會有事的,“母親,夫君會回來的。”因為他答應過的。

陳側妃沒再說什麽,隻是點頭。

沈錦動作溫柔的摸著小腹,雖然還沒有顯懷,可是這裏麵卻有了他們的孩子。

陳側妃緩緩吐出幾口氣平靜了下來,說道,“我也與你說些事情。”

“恩?”沈錦看向陳側妃。

陳側妃開口道,“是王妃在地動那日的晚上與我和世子說的。”

沈錦看向陳側妃,陳側妃摸著女兒的頭,緩緩說了起來,“永嘉三十七年……”

永嘉正是先帝在位時候的年號,如今是永齊二十五年,誠帝如今已經登基二十五年了。

“那時候先帝的兄弟英王勾結蠻夷叛亂,先帝一時沒有防備,竟然節節敗退,被英王軍隊逼近京城,後太子……”

沈錦滿眼震驚,陳側妃此時說的,竟與她所知完全不同,太子竟然不是被英王所殺,太子妃也不是為太子殉情而死,更不是誠帝力纜狂瀾,使得先帝臨終前傳位給他……

可是其中又有楚家什麽事情?那時候因為英王不僅把天啟的軍事圖偷送給了蠻夷不說,還讓蠻夷隱藏在他的封地,他帶兵攻打京城,而那些蠻夷牽製著楚家的兵力,楚家好不容易驅走了蠻夷,京城的事情也已經大定了,誠帝已經拿著先皇遺詔登記,甚至沒讓楚家人進京。

“楚家當初有一位姑娘是太子側妃。”陳側妃開口道。

沈錦咬唇,怪不得隻聽說太子被英文所殺,太子妃殉情而亡,可是太子府的其他人都沒有任何消息,沈錦當初並不在意這些,所以也沒有特別關注過,此時想來也覺得奇怪。

甚至誠帝的兄弟,除了瑞王以外,竟也不是病死就是被英王所害,想來這些真相不過是誠帝想讓眾人知道的。

陳側妃說道,“王妃就與我說了這些,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沈錦咬了下唇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可心中仍覺得奇怪,太子真的沒有遺孤嗎?楚家又在之後做了什麽?而且其中還有許多很奇怪的,是母妃也不知道還是……可是母妃為何會暗中幫著夫君?莫非是有些沒有說出來?

陳側妃說完了,就摸了摸女兒的臉說道,“我去廚房看看,你昨夜驚了神,又有孕在身,那些安神藥倒是不好多用,給你熬些湯來滋補一下。”

“好。”沈錦應了下來,明白陳側妃是想讓她去問問趙嬤嬤,畢竟涉及楚家的秘密,陳側妃雖然是沈錦的母親,卻也不好聽得太多。

陳側妃出門卻沒看見趙嬤嬤,隻有安平和安寧在,問了才知道趙嬤嬤擔憂沈錦,所以一出來就進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