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2章

等沈琦夫婦過去的時候,那老大夫已經把完了脈,正在問道,“夫人這幾日可用了什麽東西?”

趙嬤嬤把這幾日沈錦吃的都說了一遍,然後說道,“這幾日夫人的胃口一直不好,今日早上才進了一碗米粥和兩個素餡包子。”

一碗米粥和兩個包子還不多嗎?沈琦的腳步都頓了一下,若不是滿屋子伺候的人都是一臉認真,永寧伯眼中也有些擔憂,沈琦差點以為沈錦在開玩笑,就連永樂候世子臉上都漏出了詫異,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沈琦,沈琦和沈錦可是姐妹,關係瞧著還不錯,可是沈梓每日早上最多用大半碗粥和幾塊點心,而沈錦胃口不好還吃了一碗粥和兩個包子,那胃口好的時候要多少?

楚修明站了起來,點了下頭算是打過招呼,然後看向大夫,等著大夫說話。

老大夫倒是沒有沈琦他們那般驚奇,畢竟胃口大的婦人也不是沒見過,“那以往每日早上用多少?”

趙嬤嬤開口道,“平日裏夫人都要用一碗粥,三四個包子,幾塊點心……”

怎麽會這麽多?若不是趙嬤嬤一樣說出來,沈錦從來沒有意識到這點。

沈錦一臉震驚地看著趙嬤嬤,又看向了沈琦,見沈琦的表情,她難得有些羞澀的紅了臉,趕緊說道,“那些包子、花卷、牛奶饅頭都是很小的。”

趙嬤嬤點頭說道,“是的,老奴會看著不讓夫人用太多,免得壓了食,用完早飯過一兩個時辰,夫人還會再用一盤點心和幾塊蜜餞幹果一類的,可是現在……”

沈琦已經恢複了平靜走了過來坐在沈錦的身邊,身邊弱弱地解釋道,“我平日動的多了,才會吃的多了一些。”

楚修明伸手摸了摸小娘子的後頸說道,“不多。”

沈錦聞言臉上就露出了笑容,也說道,“恩!”反正吃的再多,夫君也養得起!

趙嬤嬤已經和老大夫交流完了,老大夫沉思了一下說道,“沒什麽大礙,倒是不用用藥,而且夫人身子骨很康健,既然夫人想休息,就讓她休息,想吃什麽就讓她吃什麽,吃多少都讓她自己決定,倒是不會勸著她,可以都用一些水果,過段時間就好了。”

“好的,謝謝大夫。”趙嬤嬤心中有些失望,說道,“我送大夫。”

老大夫點點頭就告辭了,趙嬤嬤不僅備了診金,還送了紅封,“以後府上若有事,到時候還要麻煩大夫。”

“應該的。”老大夫讓藥童把東西收下說道,“有些事情急不得,貴府夫人底子好,這是遲早的事情。”

“大夫說的是。”趙嬤嬤笑著說道,“不過是夫人這幾日容易疲倦,我們這些人心中擔憂。”

“其實……”老大夫見永寧伯府人態度極好,猶豫了一下說道,“也可能是如今時日尚淺,所以脈上沒有征兆。”

趙嬤嬤也想到了這點,問道,“那大夫覺得什麽時候再來把脈合適?”

“十五日後。”大夫思索了一下說道。

趙嬤嬤笑著應了下來,親自把人送到了門口。

和趙嬤嬤的失望相比,楚修明倒是鬆了一口氣,沈錦年紀尚小,孩子的事情他是不急,更何況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要孩子,不過若真是有了,他自然是高興欣喜的,還會全力護著沈錦母子安全,若是沒有……不過是孩子的緣分未到。

沈錦聽了大夫的話,倒是有些得意了,等趙嬤嬤送了人回來,就笑看著趙嬤嬤,“嬤嬤,那中午還吃酒糟肉丸,還要蝦丸雞皮湯。”沒等趙嬤嬤說話,就接著說話,“大夫說了,讓我想吃什麽就吃什麽的。”

雖然是這麽說,可是這樣當成理由真的好嗎?趙嬤嬤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卻點了下一頭,自己娘子開心就好。

“是。”趙嬤嬤應了下來,就下去準備了。

沈琦見此,就笑道,“嫁人以後怎麽越發的淘氣了?”

沈錦心情很好,她決定以後身體不適就找這個老大夫,不會像別的大夫那樣老讓她喝藥,說道,“嬤嬤的手藝極好,可是輕易不下廚的,今日因為姐姐來,嬤嬤才答應親自動手的。”

沈琦聞言隻覺得心中暖暖的,笑道,“你不是說養了一隻狗嗎?我們一起去瞧瞧?”

永樂候世子也是個喜歡狗的,還專門院子專門養獵犬,聞言說道,“前幾日夫人與我說了,我心中也好奇得很,三妹夫帶我一並去看看吧。”

楚修明點頭說道,“我讓人把狗放出來,我們到外麵的院子裏等著就好。”

沈錦已經和沈琦挽著手往外走去了,“小不點可乖了,跑起來的時候就像是個毛團。”

沈琦問道,“是什麽顏色的?”

“白色的,毛又多又軟。”沈錦帶著幾分炫耀地說道。

沈琦點了下頭,心中倒是有些期待了,小不點……那一定是小小的一團,渾身毛絨絨的,想到抱在懷裏的感覺,也笑了起來,“那一會讓我抱抱。”

“好啊。”沈錦一口答應下來,“抱著特別舒服。”

永樂候世子心中倒是有些失望,他是喜歡大狗的,而不是那種小狗,不過剛剛話已經說了,不好現在就叫楚修明帶他回去。

安平跟在沈錦身後,心中倒是期待著眾人見到小不點以後的樣子。

楚修明如何看不出永樂候世子的情緒,隻是說道,“隻希望大姐夫可別見獵心喜才是。”

“不會的。”永樂候世子發現楚修明對自家的狗很有信心的樣子,笑道,“三妹妹喜歡狗的話,我那有人剛送了一窩小獅子犬,本想著訓好給夫人玩的,到時候也送來幾隻給三妹妹。”

楚修明聞言並沒有回答,隻是說道,“來了。”

“什麽來了?”永樂候世子愣了一下,明顯沒有反應過來,他的話剛落就看見一個白色的毛絨絨的雪狼朝著這邊奔跑。

沈琦也看見了,臉色一變差點驚呼出聲,卻聽見沈錦歡快的聲音,“小不點!”

小不點?!

沈琦和永樂候世子對視了一眼,眼中都閃過難以置信的表情。

沈錦已經跑了幾步蹲下來伸開雙臂,小不點在離沈錦還有一丈遠的時候就不再奔跑,可是因為太大太重並沒有一下子就停下來,還往前滑了一段,最後正好停在了沈錦的身前,然後站了起來,兩隻大爪子搭在沈錦的肩膀上,大腦袋在沈錦臉上蹭了蹭,因為被楚修明教訓過,這次倒是沒有敢舔沈錦一臉口水。

小不點還沒長大,它現在的耳朵一隻耷拉著一隻豎起來,“嗷嗚。”

沈錦放開了小不點,然後站起來拍了拍大狗頭說道,“這是我姐姐和姐夫。”

小不點蹲坐在地上,黑溜溜的眼睛看了看兩個陌生人,就不再搭理而是看向了楚修明,“嗷嗚。”

沈錦看向了沈琦,滿臉喜悅說道,“姐姐,你看小不點。”

“小不點……”沈琦對這個名字不知道說什麽好了,說好的能抱在懷裏像是小毛團一樣可愛的小狗呢?

沈錦笑道,“姐姐,你不是要抱它嗎?它可乖了,不會咬人的。”

小不點張著嘴吐著舌頭呼哧呼哧的。

沈琦也不是個膽子小的,再說有沈錦在旁邊,也不用怕狗會傷人就走了過來說道,“我能摸摸嗎?”

“可以。”沈錦去拉著沈琦的手,然後放在大狗頭上,小不點還在沈琦的手上蹭了蹭。

沈琦眼中露出驚喜,剛剛還有些擔心,如今全然消失了,“真乖啊。”

“恩。”沈錦小聲說道,“小不點可老實了,一會我把它帶回房間,我們兩個光腳踩在它身上,特別特別的舒服。”

“可以嗎?”沈琦看向沈錦。

沈錦使勁點頭,有些得意地說道,“我就知道姐姐會喜歡,小不點還會給爪子。”說著就對著小不點伸手,“握爪。”

小不點很幹脆的抬起了大狗爪按在了沈錦的手上,沈錦握著上下搖動了一下才鬆開。

“我也來!”沈琦也伸出了手說道,“握爪。”

小不點歪著大腦袋看了看她卻沒有動,沈錦拍了拍大狗頭,“和姐姐握爪。”

“嗷嗚。”小不點叫了一聲,才伸出爪子拍在了沈琦的手上,沈琦也握著搖動了一下。

沈琦也是喜歡動物的,不過當初在瑞王府瑞王妃根本不讓她們養,怕這些動物不知道分寸抓傷了她們,而永樂候世子養的都是獵犬,一個個凶悍地很,他還格外寶貝,沈琦也不願意去碰,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了。

和沈琦不一樣,永樂候世子可看出了這個小不點訓練的極好,就像是剛剛如果不是沈錦的命令,它根本不會聽沈琦的話,此時說道,“三妹夫,這隻狗真是俊!”

楚修明開口道,“這狗有狼的血統,是在互市上買的。”

“我聽說那邊的狗和狼都很凶悍。”永樂候世子盯著小不點,恨不得上去直接把狗給抱走,怪不得剛剛他說要送小獅子犬,楚修明沒有說話,有這樣的狗誰還看得上小獅子犬!

楚修明應了一聲,“大姐夫若是喜歡,等互市再開了,我讓人去找找,遇到好的話就買條送……”

“太好了。”楚修明話還沒說完,永樂候世子就激動地說道,“你家小不點要是生崽了話,送我一隻更好!”

“小不點還小。”楚修明被打斷了話也沒生氣,隻是說道,“不過不一定能找到,我在邊城這麽久,也就小不點適合家養一些,那邊的犬都凶狠愛鬥,而且……小不點這個樣子的,也不一定能找到。”

“我明白!”永樂候世子是真的喜歡狗,特別是這種大狗,“妹夫幫忙找就好,這也是要靠著緣分的。”

永樂候世子覺得楚修明簡直是他的知音,看著被沈琦和沈錦使勁□□都不動的小不點,永樂候世子也想上去好好摸摸,“妹夫,這隻狗是誰訓的?而且還沒長成吧?”

“恩。”楚修明並不準備告訴永樂候世子小不點是他親手訓出來給自家娘子的,給自家娘子訓狗是享受,他可不想幫著永樂候世子訓狗。

永樂候世子說道,“妹夫,讓我好好看看小不點吧。”

楚修明知道永樂候世子說的好好看是什麽意思,說道,“好。”

小不點已經躺在地上肚皮朝上,讓沈錦和沈琦摸著它熱乎乎的肚子了,見到楚修明和永樂候世子過來,它動都沒動,永樂候世子說道,“好夫人,妹妹,讓我也看看小不點吧。”

沈琦可知道永樂候世子的喜好,聞言挑眉看了過去,永樂候世子說道,“就當為夫求求夫人了。”

“哈哈哈,姐夫你……”沈錦笑了起來。

沈琦也被逗笑了,說道,“德性。”雖這麽說,還是和沈錦一並站了起來讓開了。

在她們離開後,小不點就翻身站了起來,搖了搖身子,黑漆漆的眼睛盯著永樂候世子。

“好狗。”永樂候世子忍不住讚歎道。

楚修明說道,“坐下。”

小不點就重新蹲坐在了地上,永樂候世子並沒有直接上去摸狗,楚修明先走了過去摸了摸小不點的頭,永樂候世子這才蹲在小不點身邊,根本不顧自己一身錦袍,“可以了嗎?”

“恩。”楚修明的手沒有離開小不點的頭。

永樂候世子這才伸手看向小不點,楚修明輕輕拍了下小不點,小不點伸出爪子放在永樂候世子的手上,和沈琦不同,永樂候世子並不是和小不點握爪,而是仔細摸了一下小不點爪子和腿的粗度,驚歎道,“這狗長成了,站起來能頂人高!”

“恩。”楚修明發現永樂候世子是真的挺懂狗的,在小不點鬱悶的眼神中,永樂候世子把小不點全身摸了一遍,甚至連尾巴都沒放過,如果不是有楚修明看著,小不點早就要咬人了。

“真棒啊……”永樂候世子依依不舍地鬆開小不點,說道,“妹夫,這麽好得狗怎麽就叫了那樣得名字。”

“姐夫,我起的。”沈錦開始和沈琦在一起說話,沈琦問她小不點的來曆,然後就說起了互市的情況,正巧聽見永樂候世子的話,就說道。

“怎麽起了這樣的名字啊。”永樂候世子惋惜地說道,“應該起個威武的名字。”

沈錦笑道,“夫君也覺得名字很好呢。”

永樂候世子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很淡然的點頭,在永樂候世子快要崩潰的神色中,說道,“夫人起的名字很好。”

沈琦一下子就笑了起來,“妹妹養的,妹妹覺得好就是了,又不是夫君你養的狗,再說了你養的那幾隻獵犬名字也好不到哪裏啊。”

“叫什麽?”沈錦好奇地問道。

沈琦笑道,“一隻叫威猛大將軍,一隻叫神勇大將軍,一隻叫狂傲大將軍……”

“哈哈哈好俗啊。”沈錦毫不客氣地笑道。

永樂候世子一臉鬱悶說道,“哪裏好笑了,一聽就是威風凜凜的。”本想找小不點說說,誰知道就看見楚修明的手一離開,小不點就跑回了沈錦的腳邊繼續蹲坐著,伸著舌頭呼哧呼哧的,尾巴還左右搖擺,和剛剛在他這邊截然不同的樣子,這下子永樂候世子更加惆悵了。

沈琦見到丈夫的樣子,心中格外舒爽,想到前段時間因為那個表妹受的委屈,眼睛眯了一下,說道,“妹妹,讓他們兩個男人去說話,我們也去說悄悄話吧,我還想試試讓小不點暖腳的感覺呢。”

永樂候世子說道,“其實我覺得,我們可以多留一會,和小不點相處相處。”

小不點就聽楚修明和沈錦的話,沈錦肯定是向著姐姐,而楚修明是個寵妻子的,所以雖然永樂候世子極力挽留,還是隻能眼睜睜看著沈琦和沈錦帶著小不點離開了,然後他也被請到客房換衣服了。

房中沈琦和沈錦已經都重新梳洗換了一身衣服,兩個人坐在軟椅上脫了襪子輕輕踩在小不點的身上,小不點正抱著一根骨頭啃的高興,尾巴搖擺個不停。

沈琦感歎道,“沒想到夫君還有這樣的一麵。”

“姐夫很喜歡狗啊。”沈錦也感歎道。

沈琦微微垂眸看著小不點,隻覺得心中有些諷刺,還真是人不如狗,真不知道該說永樂候世子薄情好還是重情好,“他每隔段時間就要去莊子上住幾日的,那莊子平日裏也不許別人去,都是他心腹在打理,到是帶我去過一趟,我本以為那裏養著……誰知道隻是養了一些狗。”

“小不點很可愛。”沈錦看了沈琦一眼說道。

小不點聽見自己的名字,就叼著骨頭扭頭看向了沈錦,“嗷嗚?”誰知道一叫,骨頭就掉了下來,它趕緊低頭去叼了起來,這才又看向了沈錦。

沈錦說道,“吃吧。”

小不點又趴了回去,兩個爪子按著大腿骨繼續啃了起來。

沈琦點點頭,說道,“是啊,喜歡狗總比喜歡別的好。”

沈錦一臉迷茫看著沈琦,沈琦倒是笑了,說道,“果然是傻人有傻福。”

“我可聰明了!”這句話沈錦聽懂了,反駁道,“真的。”

沈琦都不知道該怎麽說沈錦好了,也就不再討論這件事,“五妹妹的臉怕是真的不好了,回府以後就把自己關在屋中,沈靜不知從哪裏知道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告訴了許側妃,她倒是哭鬧著要出來,最終還是瑞王妃心善放了她出來,讓她去見了沈蓉,看見沈蓉的臉,許側妃哭了起來口口聲聲要王爺給女兒做主,又得知了沈梓小產的消息,整個人都崩潰了,搶了剪刀對著脖子,要死要活的。

瑞王妃和陳側妃都過去了,可是怎麽也勸不下,最終無奈叫了瑞王來。

“可是五妹妹不是二姐姐弄傷的嗎?”沈錦皺了皺鼻子,白嫩的腳丫在小不點身上動了動說道,“這要父王怎麽做主?”

沈琦冷笑了一下說道,“讓霜巧說給你聽。”

霜巧是沈琦的貼身丫環,從小跟在沈琦的身邊,此時聽了沈琦的話,才福了福身說道,“那日正巧夫人讓奴婢給王妃送些東西,所以才得知了這些事情。”

沈錦是認識霜巧的,笑道,“霜巧,原來你送我的那串珠絡,我不小心弄壞了,安平她們怎麽也修不好了。”

“夫人若是喜歡,奴婢再給夫人做了就是。”霜巧聞言一笑,她長得很漂亮,又跟著沈琦一並識字學畫,比一般的小戶人家姑娘還要出彩。

沈琦也是笑道,“我當多大的事呢,霜巧既然妹妹一直記著,你這段時間先停了手上的活計,多給妹妹打一些絡子。”

“是。”霜巧笑著應了下來。

沈錦也毫不客氣說道,“太好了。”

沈琦其實很喜歡和沈錦在一塊的感覺,好像什麽事情在沈錦眼中都算不得大事。

霜巧見沒別的吩咐了,這才學了起來,她記性很好,許側妃的話竟然背的一字不差,不過語氣很平靜,顯得有些怪異。

“王爺,大郡主是您的女兒,難道我的梓兒和蓉兒不是嗎?”

“世子爺好大的威風,如今王爺還在,世子爺就幾巴掌生生把梓兒肚中的孩子打落,莫不是因為大郡主生不出,就不允許別人生了?”

“蓉兒隻是說了幾句,就被大郡主派人打花了臉,若是王爺真的厭倦了我們母子幾人,說了就是,我帶著幾個孩子直接吊死在屋中,也不會礙了人眼。”

“永寧伯權勢蓋天,三郡主如今當了永寧伯夫人,可不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裏,就連世子和大郡主都要巴結著,不就是說了幾句嗎?難不成姐妹之間還不能生個口角?好狠毒的心,我知三郡主一向恨我,我是個卑賤之人,可我的孩子不是,他們也是王爺的子嗣,是三郡主的親人啊……陳側妃,就當我求你了,是我以往得罪了你,讓你女兒有什麽怨有什麽仇都對著我來!”

沈錦聽得目瞪口呆,“她們出事又和我有什麽關係啊?我母親沒事吧?”

霜巧開口道,“夫人無需擔心,陳側妃絲毫無礙。”

沈錦巴巴地看著霜巧,霜巧看著沈錦得樣子,隻覺得心中一軟,和大郡主沈琦比起來,沈錦看起來又乖巧又可愛。

陳側妃麵色大變,直接怒道,“許姐姐,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瘋,胡言亂語起來!”

為母則強,平日裏一向沉默寡言,就算是被欺負了克扣了也從不說什麽,在眾人眼中軟弱可欺的女人第一次立了起來,“錦兒若不是王爺的女兒,怎麽可能嫁給永寧伯,當初這門親事是怎麽落在錦兒身上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錦兒在邊城是個什麽處境,難不成你不知道?不,你知道,隻不過現在錦兒過上了好日子,所以你們眼紅,處處想給錦兒難堪,這些好日子是我女兒用命換來的!”

“在王府中,錦兒處處讓著二丫頭這個姐姐,又要讓著四丫頭、五丫頭這兩個妹妹,就算如今嫁人成了永寧伯夫人,可有對府中的人絲毫不敬?邊城苦寒,錦兒好不容易得了一點皮子,還要送回來分與幾個姐妹,你們難道沒有拿到?拿塊肉喂狗,狗都知道搖搖尾巴,那麽多東西給你們,卻落不到絲毫好話。”陳側妃強忍著淚水怒斥道。

然後看向了一臉震驚地瑞王,直接跪在地上,伸出右手兩指對著天說道,“王爺,我敢在此發誓,若是錦丫頭心中若是對王爺絲毫不敬,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妹妹,你這是說的什麽話。”瑞王妃厲聲說道,趕緊過去去拽陳側妃。

陳側妃直接哭倒在瑞王妃身上,“王妃,你一向對我們母女兩個多有照顧,若是沒有王妃,怕是我與錦兒母女兩人早被人蹉跎死了,錦兒就算嫁到邊城,心心念念的都是瑞王府,都是她的父王和母妃,若是沒有王府,沒有王爺這個父親支持和王妃的照顧,錦兒可如何在邊城立足,如何在永寧伯府立足,如今許側妃這般說錦兒,這是想在王爺心中下根刺啊,若是錦兒真與她父王起了間隙,那她要怎麽辦啊……世子是錦兒的哥哥,大郡主是錦兒的姐姐,錦兒隻有敬著愛著親著,如何會……”

剩下的話像是再也說不出來,她並不像是許側妃那樣大聲哭泣,而是滿身的絕望。

瑞王妃也紅著眼睛,索性坐在地上抱著渾身發抖的陳側妃,扭頭看向瑞王,“王爺,我嫁與王爺二十多年,自問沒有虧待過府中任何一人,因為許側妃給王爺生了三女一子,更是寬待,幾個子女我雖不能說是一視同仁,可是隻要琦兒、軒兒有的,別的孩子一樣都有,她們是同一個老師交出來的,教規矩的嬤嬤也同樣是從宮中請出,可是如今……沈梓抓花了沈蓉的臉,又把自己弄的小產,怎麽到了許側妃口中,就是因為惹了錦丫頭,然後被琦兒派人打花了臉,被軒兒打了流產!”

“王爺,若是許側妃的話被傳了出去,讓琦兒、軒兒、熙兒和錦丫頭還如何做人!”瑞王妃厲聲質問道。

沈錦眼睛發紅,低著頭肉呼呼的腳趾頭動了動,想到母親的樣子,她就格外心疼。

沈琦握著沈錦的手說道,“接著聽下去。”

“恩。”沈錦有些悵然。

霜巧接著說道。

瑞王也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嚴重,臉色一變直接指著許側妃罵道,“你個賤婦,來人把她給我拖出去打死。”

“王爺……”許側妃不敢相信地看著瑞王。

此時許側妃所出的兒子沈皓不知怎麽從外麵哭著跑了進來,“父王,母親……”

許側妃一把扔掉了剪刀抱著沈皓大哭,“皓兒,王府沒了我們娘倆的活路,這是要逼死我們啊……”

沈皓正是天真可愛的年齡,平日裏瑞王也很喜歡,見到沈皓麵色雖然還很難看,但是也沒再說什麽打死許側妃之類的話,隻是質問道,“誰把三少爺放了出來!”

陳側妃咬了下牙,知道這次已經和許側妃撕破臉皮,輕輕按了一下瑞王妃的手,就從瑞王妃懷裏出來,“許側妃,你好狠的算計,王爺,若是大少爺和二少爺被流言毀了,那王爺可不就剩下三少爺了!”

瑞王聽了心中一震,看向了和許側妃母子情深的沈皓,腳步微微後退,怒吼道,“把皓兒給我帶回去!再讓他跑出來,我就打斷你們的腿。”

沈皓身邊伺候的人臉色慘白趕緊上前,根本顧不得許側妃,硬生生把沈皓從許側妃懷裏奪了出來,甚至忘記給瑞王行禮,抱著沈皓就往外跑去,許側妃慘叫著要撲過去,誰知道被瑞王一腳踹在心口,“毒婦,原來你竟然抱著這般心思。”

瑞王妃也是滿臉震驚,整個人卻冷靜了下來,拉著陳側妃站了起來,“許氏,我以往對你多有容忍,就算你不敬我這個王妃,看在你伺候王爺能讓王爺開心的份上,我也沒為難過你,可是你……王爺,我就軒兒和熙兒兩個兒子,我絕不能讓人害了他們!”

“王妃,軒兒他們也是我的兒子。”瑞王心中對著瑞王妃更加愧疚,說道,“這次決不能再留著這個毒婦。”

躲在一旁的沈靜幾乎嚇破了膽,她沒想到會鬧成現在這樣,她隻是恨透了沈錦,正巧聽見了沈蓉的丫環和另外一個婆子說話,這才買通了看守許側妃的婆子,把偷聽的事情告訴了她,明明是沈錦害的二姐姐小產,害的五妹妹毀容,可是現在怎麽成了這樣?

剛剛也是沈靜讓丫環去帶了弟弟來,此時咬了咬牙,直接轉身朝著內室跑去,沈蓉就在裏麵,竟然到現在還不出麵,父王一定是被蒙蔽了,隻要沈蓉說出真相,那麽母親就不會有事了,有事的該是沈錦那個賤人。

沈蓉見到闖進來的沈靜,她下意識地捂著了臉上得傷,她至今不出麵固然有丫環攔著的原因,更因為她的臉,她絲毫不願意見人,“出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