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50章

沈梓看著理所當然的沈錦,竟然不知道怎麽反駁好,沈琦也是一笑,不過心中倒是也有些嫉妒,沈錦能理直氣壯的說出這般話,自然是因為丈夫有擔當對她也是極好的,可是自己呢?

“你不知道羞恥。”沈梓咬牙罵道,“永寧伯鎮守邊疆已經夠累的,你卻不能做他的賢內助,還要事事依賴,不覺得丟人嗎?”

沈錦看著沈梓,她都不知道二姐姐還有這樣義正言辭抱打不平的時候,“哦。”

沈梓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她怎麽也料不到沈錦竟然這樣平靜,她那樣的指責若是換成了別人,怕是早就覺得委屈或者憤怒了,“你就哦一聲?”

“二姐姐,你真奇怪。”沈錦皺了皺眉頭,“你還想我說什麽?”

沈梓一時被問住了,她還想沈錦說什麽?她自己也不知道,若不是當初她被賤人蒙蔽,現在這般幸福的人應該是她,“三妹妹莫不是攀了高枝,就瞧不上我們這些姐妹了?”

“二妹妹。”沈琦沉聲說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嗎?三妹妹以郡主之身下嫁,真要論起來攀高枝的也不是三妹妹。”

沈梓冷笑一聲,“三妹妹知道我說的什麽,本以為陳側妃和三妹妹是老實的,卻不想原來是個藏奸的,端著一張無辜的臉竟做哪些下三濫的事情。”

沈琦直接站了起來,一巴掌扇在了沈梓的臉上,“再讓我聽見你胡言亂語,小心我告訴母親。”

沈梓整個人都跳了起來,一手捂著臉一手指著沈琦說道,“大姐姐,你竟然打我,我有說錯什麽嗎?若不是三妹妹搶了我的親事……”

“閉嘴。”當初在瑞王府中,沈梓雖然喜歡爭強好勝事事壓人一頭,可也不像是現在這般,沈琦麵色一沉說道,“二妹妹,有些玩笑是不能開的。”

沈梓滿眼仇恨地看著沈錦。

沈錦臉上雖沒有了笑容,可是神色卻很平靜,有時候無視比敵對還讓一個人憋屈,其實沈錦雖然覺得沈梓的話很氣人,可真說生氣卻算不上,因為她不在意沈梓這個人,這是沈錦從小養成的習慣,若非如此還沒等她嫁給楚修明,早已在瑞王府活活氣死了,“二姐姐若是有什麽問題,不如回府去問父王。”沈錦看著氣急敗壞的沈梓,說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誰並不是我能決定的,我連自己的親事都做不了主,更不可能替二姐姐做主,二姐姐若覺得嫁到鄭家委屈了,就回去與父王說好了。”

沈梓麵色一白。

沈錦接著說道,“而且二姐姐關心我府上的事情,不如多關心關心二姐夫的傷勢。”

這話是回應沈梓最開始的話,比直接說沈梓多管閑事還要讓人難堪。

沈梓的指甲狠狠按進了手心,修的漂亮的指甲生生被折斷,疼痛讓她保持了冷靜,想到昨日瑞王府上四妹妹的下場,勉強一笑說道,“三妹妹莫要生氣,姐姐隻是一時擔心你才會如此的,畢竟你自己在邊城,那邊又沒有家裏的人,若是出了事情,也沒個可以撐腰的。”

“哦?”沈琦冷笑道,“莫非二妹妹是找了父王撐腰,今日才出了門?”

“瞧姐姐說的。”沈梓想到昨日回府後婆婆的話,又覺得嫁到鄭家沒什麽不好,起碼整個鄭家都要捧著她,就算她打了鄭嘉瞿,也沒人責怪她,甚至婆婆還把鄭嘉瞿趕到了佛堂,三天隻能吃一些粗茶淡飯當做賠罪,“我婆婆心善。”說著眼神掃了掃沈琦的肚子,她還不知道永樂侯世子的那個小妾被趕走的事情,用帕子擦了擦嘴角,帶著幾許炫耀說道,“她把管家的事情交給我了,我都說不想管家了,可是婆婆……婆婆說鄭家畢竟是我們夫妻兩個的,交到我手上隻是早晚的事情。”

沈琦眼神閃了閃,沈錦也滿是詫異,她雖不知道鄭老夫人為何如此,可是哪裏有母親不疼自家兒子,而偏心兒媳的?怎麽看都是不合理的,莫非問題出在管家這件事上?鄭老夫人隻是找個借口,讓沈梓心甘情願管家不說,還不會起疑?

可是鄭家也算是世家,能有什麽事情呢?

“聽說鄭府的三姑娘已經定親了?”沈琦也滿心的奇怪,問道。

鄭家三姑娘正是鄭嘉瞿同胞的妹妹,訂的是個讀書人,同樣是書香門第出身,不過並不是京城人士,隻等殿試過後,鄭家三姑娘就要嫁過去了。

沈梓聞言說道,“是啊,那人過段時間就要上京了,暫住鄭家,好準備殿試。”

“那嫁妝準備的如何?”沈琦問道。

沈梓開口道,“婆婆準備的,我不好過問。”

沈琦點了下頭沒再說什麽,沈錦覺得事情蹊蹺,可是她性子雖然好也做不到剛被欺負了就去提醒沈梓這種事情,想了一下倒是什麽也沒說。

沈蓉是被府中的丫環領過來的,她的臉色有些憔悴,看見沈錦的時候神色也有些怯怯的,給沈琦她們行禮後,才坐在了沈梓的下方位置,低著頭不說話。

沈梓皺了下眉頭問道,“四妹妹呢?”

沈蓉看了沈錦一眼,並沒有說話,昨日沈錦他們離開後,沈軒就臉色難看的讓婆子直接把她們送到了正院,瑞王和瑞王妃正在說話,都是滿臉笑意在說什麽,見到他們過來,瑞王還笑著招呼了一聲,瑞王妃倒是眼神閃了閃直接問了怎麽回事,等沈軒和沈熙把事情說了一遍以後,就見瑞王臉漲紅了,然後瑞王妃臉色也沉了下來,這是瑞王妃第一次變了臉色,直接叫人把沈靜單獨關到了一個院子裏麵,除了幾個嬤嬤以外,誰都不能探望,隻說沈靜什麽時候想明白了什麽時候學懂事才能放出來。

瑞王妃一樣端莊溫和,就是在以前許側妃剛進府沒多久,當著瑞王妃的麵炫耀瑞王的寵愛,她也隻是笑笑就過去了。

沈蓉當時差點嚇破了膽,平日對她們多有偏愛的瑞王都一句話也沒說,甚至在後來瑞王妃直接讓人把她和弟弟挪出海棠院,叫嬤嬤用戒尺打了許側妃二十下手心閉門思過的時候,也沒攔上一攔,那時候沈蓉就發現,其實以往隻是瑞王妃不願意搭理他們,若是真的計較起來,就算是瑞王,都是攔不住的。

沈梓也看到了沈蓉的眼神,心中暗恨,然後看向了沈錦說道,“三妹妹,都是自家……”

“叫我永寧伯夫人。”沈錦麵無表情地說道。

隻不過長相得原因,就算不笑的時候也格外的討喜,特別是她現在想要表現的嚴肅一些,卻不知更顯得她眼睛水潤柔和,抿著的唇也是粉嫩嫩的,因為剛喝了茶水更有幾分晶瑩感,絲毫不會讓人覺得害怕。

沈梓眼角抽了抽,強忍著抓花沈錦的衝動接著說道,“都是自家姐妹,昨日四妹妹也沒別的意思,怕是三妹妹……”

“叫我永寧伯夫人。”沈錦再一次打斷了沈梓的話說道。

沈梓咬牙,手中的帕子都快撕扯爛了,沈琦看了一眼隻覺得好笑,更是直接讓丫環拿了新帕子給沈梓說道,“二妹妹,還是換個帕子吧。”說著就用手帕捂著嘴笑了起來。

“不用。”沈梓生硬的拒絕道,然後直接把手帕扔到身後的丫環臉上罵道,“是不是沒長眼,不想伺候給我滾。”

這丫環是沈梓陪嫁的丫環,當初在許側妃院中伺候,不算機靈長相也是一般,被沈梓看中後就一直沈梓身邊伺候,此時也不敢多說什麽,取下自己的帕子給了沈梓,“夫人先用著,我這就去把帕子取來。”

沈梓有些嫌棄地看了看,隻是應了一聲,並沒有再說什麽。

那丫環趕緊行禮後退了出去。

沈梓把心中的憋屈發泄了出來,此時接著說道,“怕是三妹妹……”

“永寧伯夫人。”沈錦再一次說道。

沈梓咬牙,隻覺得心中燒著一團火,當初若是嫁給永寧伯的人是她……不對,當初本就該她嫁給永寧伯,“永寧伯夫人……”這五個字帶著濃濃的恨意和屈辱。

“恩,以後記住了。”沈錦也不想這麽不顧姐妹情麵的,不過別人沒有把她當姐妹,更何況就像是她說的,現在的沈錦是有任性的權利的。

沈梓微微垂眸說道,“怕是你誤會了,四妹妹隻不過是一時好奇又關心你罷了。”

趙嬤嬤眼中露出幾分冷意,看了眼安平,安平忽然說道,“夫人,老爺吩咐了不讓您多用點心了。”

“啊?”沈錦收回了伸向糕點的手,看向安平說道,“夫君明明說我可以吃一些的。”

“您已經吃了一些了。”趙嬤嬤開口道,“若用的多了,您中午又該沒胃口了,老爺會擔心的。”

“哦。”沈錦雖然喜歡吃,可也是最懂事不過,知道是為自己好就不再動了。

沈琦在一旁笑道,“妹夫真是關心妹妹。”

沈錦對著沈琦一笑,她的眉眼彎彎的,帶著幾許幸福的感覺,並沒有否認。

沈蓉見沈梓臉色難看,眼中滿是怒火和恨意,神色都要扭曲了,嚇得咬了咬唇,小心翼翼碰了碰沈梓的胳膊,小聲說道,“姐姐,喝點茶吧。”

“喝喝喝,喝什麽喝,難不成家裏沒有茶給你喝嗎?”沈梓怒斥道。

沈蓉嚇得一哆嗦,她算是許側妃四個孩子中脾氣最好的,因為她出生沒多久,弟弟沈皓就出生了,許側妃一心都撲在了兒子身上,其次就是花費了最多心血的沈梓,而沈靜因為隔了幾歲,也被嬌寵了不少時間,不過就算這樣,沈蓉的好也是有限的,昨天被瑞王妃嚇了,今天被沈梓一吼也怒道,“不喝就不喝,你罵我做什麽,再眼氣也不是你的,幹什麽都拿我出氣?”

沈梓臉色更加難看,惱羞成怒,直接一巴掌扇在了沈蓉臉上,沈琦當初扇沈梓是有分寸的,並沒有留下任何痕跡,而沈梓這一下,因為她剛剛指甲折斷了,又沒有個輕重,指甲狠狠劃在了沈蓉臉上,沈蓉痛呼一聲。

沈琦和沈錦看過去的時候,就見一道紅痕出現在沈蓉細嫩的臉頰上,滲出血來,別說沈蓉就是沈琦臉色都變了,“快去拿牌子請了太醫來,再來個人去請錢大夫。”

女子的臉和手格外的重要,特別是沒出嫁的女子,若是留了疤怕是在說親上都有問題。

沈錦也是說道,“安寧快去府中拿了那盒禦賜的雪蓮膏拿來。”

沈梓已經嚇壞了,她的指甲上還沾著血掛著一些皮肉,後退了幾步尖叫道,“我不會故意的……”

沈蓉眼睛紅了,看著沈梓滿眼的不敢相信,那是她的親姐姐啊,沈錦已經過來了,趕緊說道,“不許哭,眼淚落上了說不得就要留疤了。”

“三姐姐……”沈蓉的聲音裏麵帶著哭腔。

沈琦一把拽開沈梓,然後仔細打量著沈蓉臉上不斷流血的傷口,現在看著格外的嚇人,又見沈蓉唇慘白的樣子安慰道,“不怕,隻是淺淺一道,我已經讓人去請了太醫了。”

趙嬤嬤看了一眼,又掃了一下沈梓的手,她的指甲上是用鳳仙花染的色,而且沈梓那一下一點力氣都沒有留,甚至因為和鄭嘉瞿剛打完架,手指下意識地照著沈蓉得臉上撓去,想要不留疤,怕是難了,隻希望不要太深才好。

其實趙嬤嬤知道這時候該怎麽處理,可是在明知會留疤的時候,倒是沒有上前說什麽,還給安平使了個眼色,安平不著痕跡地當了沈錦一下,沒讓沈錦靠的太近,而沈琦也是同樣的顧慮,碰也沒有碰沈蓉一下,免得到時候許側妃把所有的髒水都潑到她的身上,在永寧侯府受傷這點,沈琦都怕到時候許側妃咬著她不放,眼神一閃直接看向沈梓厲聲說道,“五妹妹可是你嫡親的妹妹,你竟然能下得了如何狠手。”

沈琦說著就一把抓著沈梓的手,誰知道這一看就看見了沈梓的指甲,這次可真是驚住了,任誰看見了那樣的指甲都會覺得沈梓是故意的,“你……”

沈蓉也看見了,腿一軟尖叫道,“姐姐,你竟然……我什麽時候得罪了你?”

“不是,不是……”沈梓使勁搖頭想要把手給抽出來,人也快哭了,“我不是故意的。”

“你指甲專門弄成這般還說不是故意的?”沈琦也覺得沈梓怕不是真的想要去抓花沈蓉的臉,可是此時隻能一口咬定,“五妹妹年紀小,就算平日說話不注意惹了你生氣,你也不能如此狠心,五妹妹可還沒訂親啊。”

府中請了大夫叫了太醫這樣的事情是瞞不住的,永樂候世子得到消息也是嚇了一跳,趕緊帶著兩個妻弟過來了,因為他們離的比大夫還近一些,倒是先過來了,誰知道還沒進門就聽見一個尖銳的女聲大喊道,“我就算要抓也是抓花沈錦那賤人的臉,我怎麽會去抓我親妹妹!”

剛喊出來沈梓就知道壞了,她滿臉驚恐,直接軟倒在椅子上,滿臉蒼白和冷汗時間搖頭說道,“我胡說的,不是真的……”

沈錦也小聲驚呼一聲,往後退了幾步,安平直接擋在了沈錦和沈梓中間,趙嬤嬤更是直接把沈錦按在懷裏,厲聲說道,“鄭家少夫人!你這話我一定會如實告訴永寧伯的。”

永樂候世子咽了下口水,眼神看向了沈軒,這算是瑞王府的私事吧,和他們永樂侯府可沒有關係。

“沈梓你好大的膽子。”沈琦聽沈梓這麽一喊也覺得理所當然了,怕是沈梓對沈錦懷恨在心,本想趁機抓花沈錦的臉,誰知道沈蓉的話惹怒了她,忘記了指甲的事情一巴掌上去了,沈琦都不知道該說沈蓉倒黴好還是沈梓心狠手辣好了。

“不是的……”沈梓伸手捂著耳朵尖叫道,“不是啊啊啊,我沒有……”

沈蓉目光呆滯,她緊緊抓著丫環的手,一直問道,“我不會留疤對嗎?太醫怎麽還不來……我的臉……”

丫環不斷安慰,可是根本不敢碰沈蓉的臉,還抓著她的手。

沈軒大步走了進來,伸手抓住沈梓的手然後一耳光扇了過去,男人的力量比女人?大多了,這一扇不僅讓沈梓噤了聲,嘴角都流了血,沈梓看見沈軒像是看見了救星,抓著沈軒的手,甚至感覺不到臉上的疼痛,“大哥,我沒有,真的不是我,都是沈錦……對都是她的陰謀……”

又一巴掌扇了過去,沈軒冷聲說道,“你最好閉嘴。”

“大哥……大哥我的臉……”沈蓉聽見了沈軒的聲音,抬頭看了過去叫道。

沈熙也進來了,他雖然和沈蓉關係不好,可是此時也是心疼的,到底是自家的親人,說道,“五妹妹沒事的。”

永樂候世子猶豫了一下才走了進來說道,“讓人把門窗關好,五妹妹先進內室,別見了風。”

“對。”沈琦也反應過來,說道,“趕緊扶著五妹妹進去。”然後看向了沈梓。

沈軒麵色黑沉說道,“我會看著她,派人請母親過府。”

沈琦點點頭,沒再說什麽。

丫環扶著沈蓉往內室走去,沈熙和沈琦都跟了過去,沈錦靠在趙嬤嬤的懷裏低聲說道,“嬤嬤,我沒事的,大哥在了。”

沈軒也說道,“放心,我會給三妹妹一個交代的。”

錢大夫此時也過來了,他雖然是永寧伯府的大夫,畢竟是個外男,住的地方稍微遠一些,永樂候世子見了趕緊說道,“你快進去給人瞧瞧,算了我帶你進去。”

說著永寧侯世子就拽著他的胳膊往裏麵走去,背著沈軒低聲說道,“若是會留疤,你就不要沾手知道嗎?”

“是。”錢大夫也不是傻子,聞言說道。

沈錦猶豫了一下,從趙嬤嬤懷裏出來說道,“我們也去看看?”

趙嬤嬤說道,“也好。”

安寧戒備地看著沈梓,沈梓雙頰紅腫,嘴角還有血格外得狼狽,她滿目仇恨地看著沈錦,含糊不清地說道,“都是你,你個害人精……”

沈軒眉頭一皺,說道,“別逼我把你嘴堵上。”畢竟沈梓已經嫁出去了,若還是瑞王府的姑娘,怕是沈軒早就讓人把她給壓下去了。

沈錦咬了咬唇,被趙嬤嬤護著往裏麵走去,趙嬤嬤眼睛眯了一下,安平走在沈錦的後麵,其實趙嬤嬤猜到,怕是沈梓真的不是故意的,指甲折斷這點應該也是意外,倒不是她多信任沈梓,而是沈梓沒那麽膽子,就像是咬人的狗不叫,而沈梓這種就是叫得歡而已。

不過猜到了又如何?事實就是沈梓抓破了沈蓉的臉,還喊出要抓就是抓沈錦的這句話,不落井下石已經是不錯了。

沈錦進去的時候,正巧聽見錢大夫說道,“在下醫術淺薄,還是等了太醫來再說吧。”

沈蓉身子晃了晃問道,“是不是,我的臉會留疤?”

“在下實在是看不出來。”錢大夫說完就低頭退到了一邊。

沈琦擋住了沈蓉的視線說道,“還是等太醫來吧。”

沈蓉有氣無力地靠在丫環身上,竟然有些絕望的意思。

沈錦並沒有湊過去,而是站在角落裏麵,安平倒是沒有跟進來,不過趙嬤嬤還是站在沈錦的身邊。

瑞王妃倒是比太醫先到,是永樂侯夫人親自去迎的,見到行色匆匆的瑞王妃,她也不知道說什麽好,“我剛剛去瞧過了,怕是要留疤了。”

“給府上添麻煩了。”瑞王妃溫言道。

永樂侯夫人歎了口氣,“哪裏的話,隻要你不怪罪我沒照看好幾個小的就是了,都是親姐妹,何至於此。”

瑞王妃沒有回答,永樂侯夫人也意識到自己說的太過,閉嘴不再說話了,沈梓還坐在廳中被沈軒派了兩個婆子看著,見到瑞王妃的時候,沈梓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母妃……母妃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

“軒兒。”瑞王妃看都沒看沈梓一眼,隻是說道,“讓婆子把人給送回鄭家。”

“不!”沈梓忽然她臉色一白捂著肚子,“好疼……”婆子一個沒看出她竟然摔在了地上,蜷縮著慘叫,“我肚子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