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49章

可是這世間最沒有的就是早知道了。

如果能有早知道的話,沈梓一定不哭不鬧,高高興興的嫁給永寧伯,免得不僅嫁的匆忙還被削減了嫁妝,就連兩個妹妹那邊都多有埋怨,若不是許側妃和沈梓保證到時候會給她們補償,三姐妹造就生了嫌隙。

還沒等永樂侯夫人相處怎麽回話,就聽見有丫環通傳,永樂侯世子過來了,他一進來就見母親滿臉難色,站在母親身邊的芸娘眼中含淚滿臉委屈的樣子,而妻子沈琦一臉無奈,而妻妹正準備拿盤中的糕點品嚐。

“這是怎麽了?”永樂侯世子看了一圈,笑著問道。

“表哥。”芸娘再也忍不住落淚叫道,聲音裏滿是委屈。

這聲音讓永樂侯世子心中一軟,說道,“表妹這是怎麽了?可是出了什麽事情了?”說著就忍不住走了過去。

沈錦也覺得很疑惑,所以問道,“是啊,你為什麽哭?”

這話一出,永樂候世子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妻子,腳步頓了頓到底沒有去安慰芸娘,畢竟沈錦也在,回瑞王府若是說了什麽,怕是不妥。

“明明是你自己說錯了話。”沈錦皺著眉,說道,“你有錯不認錯,卻這般作態……”

趙嬤嬤開口道,“夫人,我們還是回去吧,怕是永樂侯府並不歡迎您。”

沈錦一向聽趙嬤嬤的話,聞言點頭說道,“夫人、大姐夫、大姐我先告辭了。”說著就起身要離開。

而且永樂侯夫人看出來,沈錦不是作個姿態,她是真的準備一走了之,這要是傳出去了,他們永樂侯府還要不要做人了?永樂侯府為了一個世子的小妾,趕走了永寧伯夫人,簡直變成了京城的笑話。

“伯夫人……”永樂侯夫人也不倚老賣老了,趕緊起身叫道,“琦兒快去攔著你妹妹。”

沈琦果然起身,卻不是去攔著沈錦的,而是哭道,“妹妹帶著姐姐一起走吧,姐姐請了妹妹來,卻讓妹妹受辱……”說著就要和沈錦一起離開。

沈錦哪裏見過沈琦這般模樣,趕緊拉著沈琦的手說道,“姐姐莫要這樣說,你對妹妹的好,妹妹都記得呢。”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永樂候世子滿頭霧水,看向了母親和妻子,雖然芸娘也在落淚還哭得極其漂亮,可是永樂候世子的注意力都被沈琦吸引了,畢竟沈梓很少哭的,而芸娘多愁善感,雖不到落花流淚的地步,卻也差不了多少了,若不是哭的極美,怕是早就惹人厭煩了。

永樂侯夫人也上前拉著沈琦的胳膊,畢竟沈琦是她兒媳婦,而沈錦可是永寧伯夫人,永寧伯又是個殺星,“我一定會給永寧伯夫人一個交代的。”

這種情況沈錦也不好再走,沈琦也說道,“好妹妹,就當給姐姐幾分薄麵,再留一留,若是……姐姐絕不再勸。”

沈錦看向了趙嬤嬤,趙嬤嬤微微點頭,沈錦這才說道,“好的。”

永樂候夫人趕緊讓丫環端了水,看了永樂候世子一眼,永樂候世子親手弄了帕子給沈琦淨臉,然後說道,“有什麽委屈夫人盡管和我說。”

芸娘已經哭得臉色慘白,可是並不會讓人覺得狼狽,反而帶著一種楚楚可憐的味道,若不是丫環扶著,像是都要軟到在地了一般,她走到沈錦的麵前,這才鬆開了丫環的手,一手扶著肚子一手扶著腰,格外柔弱的跪了下來,說道,“伯夫人,都是小女不自量力,得罪了伯夫人,若是伯夫人要怪罪,就怪罪小女一人吧,和永樂侯府沒有任何關係。”然後看向了沈琦,“夫人,都是我的錯,我身份卑微……”

“怎麽不叫姐姐了?”芸娘說的時候沈錦正在喝茶,等放下了茶杯就問道。

芸娘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心口悶得慌,她看向沈錦,並沒有她以為的得意或者別的神色,就像是發現了一個問題然後問了出來一樣,很理所當然的樣子。

永樂候世子本正因為芸娘心疼,誰知道就被沈錦的一句話給打斷了,就好像醞釀出的感情一下子消散了,就算再醞釀也沒了最開始的那種。

沈錦皺眉看著芸娘的肚子說道,“你怎麽就這麽不愛惜肚子裏的孩子呢?”像是責備又像是關心一樣。

永樂候世子臉色緩和了一些,起碼沈錦對他的孩子還是很溫和的,和妻子的態度是相似的,所以說道,“是啊芸娘,趕緊站起來,別傷了孩子。”說著就把芸娘給扶了起來。

沈錦聽見永樂候世子說話,想起了她最開始的問題,指責道,“姐夫,她既然是你表妹,那都有孕在身了,為什麽丈夫不陪在身邊?”

永樂候世子一臉詫異看著義正言辭的沈錦。

趙嬤嬤低聲在沈錦耳邊說了一句話,沈錦才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這就是你的小妾啊。”

永樂侯夫人有些尷尬地說道,“伯夫人,芸娘正是我兒的妾室。”

“那為什麽她還管你叫姨母?”沈錦看向永樂侯夫人,又看向永樂候世子,“管姐夫叫表哥?”最後的目光落在了沈琦身上,“管我家大姐姐叫姐姐?然後管我叫妹妹?”

說到最後一句,沈錦又想起來剛剛趙嬤嬤生氣要帶她走的事情,問道,“我永寧伯府,何時多了這麽一個姐姐?”

永樂候世子臉色大變,看向了芸娘,又看向了母親,就見母親微微點頭,他才相信竟然是真的,平時他沒覺得芸娘這般叫法有什麽不對,可是她竟然管永寧伯夫人叫妹妹?真論起來,永寧伯的地位可比他這個世子高,而且永寧伯手握兵權,就是永樂候見了都要退讓幾分。

而現在,他的妾室竟然喊永寧伯夫人為姐姐?也怪不得剛剛那般樣子,若不是永寧伯夫人性子好,又有沈琦的麵子,怕是這事情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甚至很難善了,他的世子位下麵還有幾個弟弟覬覦著,那些好弟弟一定不會介意把他踹下去,自己來當這個世子的。

永樂侯夫人厲聲斥責道,“芸娘,以後莫要亂叫,你既然當了妾室,就盡一個妾室的本份。”

“伯母也別生氣了。”沈錦反而柔聲勸道,“想來是規矩不好,當初我們出嫁前,母妃專門請了宮中嬤嬤來教導規矩的。”說著就看向了沈琦。

沈琦眼睛還有些微紅,聞言歎了口氣,“這樣吧,我明日就回府,請兩個宮中的嬤嬤來好好教教芸娘。”還沒等永樂侯夫人拒絕,接著說道,“今日多虧來得是我妹妹,若是換了個人呢?”

這話一出,永樂侯夫人不說話了,永樂候世子倒是覺得妻子思量的不錯,然後看向了沈錦說道,“三妹妹,這次是姐夫這邊不好,改日專門設宴請三妹夫和你來吃酒賠罪。”

“算了。”沈錦見沈琦有了解決的辦法,又見趙嬤嬤沒有動靜就說道,“隻是姐夫,既然是你的妾室,以後就不要讓她做丫環的活計了,就算是她的喜好,等生了孩子以後再做也好。”

永樂候世子滿頭霧水,沈錦也沒有興趣再多說什麽,芸娘心裏明白,若是真讓沈琦請了什麽宮中的嬤嬤來,怕是她就危險了,所以微微仰頭看著沈琦懇求道,“夫人,奴……奴婢再也不敢了。”說到奴婢的時候像是強忍著屈辱和痛苦,倒是喚起了永樂候世子不少憐惜,微微垂眸摸著已經顯懷的肚子,“奴婢月份已經大了,不若等孩子生下來,到時候奴婢一定跟著嬤嬤學規矩。”

沈琦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麽,抿了抿唇有些為難地看向了永樂侯夫人。

倒是沈錦問道,“你生了孩子就學規矩,那孩子怎麽辦?誰照顧?”她最喜歡小孩子了,雖然這個孩子的生母有點不討人喜歡,可是孩子到底是無辜的。

永樂候世子看向了沈琦,沈琦隻當沒看見他的眼神,沈錦想到昨日永樂候世子說的話,看了過去問道,“你莫非打著讓我姐姐給你養孩子的主意?”

“這是世子的第一個孩子,自然要養在夫人身邊。”芸娘倒是還有點智商,並沒說什麽長子,可是話裏的意思卻很明白。

沈錦皺眉,看向了永樂侯夫人,說道,“伯母應該不會讚同吧?”

沈琦用帕子擦了擦眼角,遮去了臉上的冷笑,開口道,“婆婆又不是那種不知禮數的人,自然不會同意,怕是夫君也是一時糊塗,才會在我母親麵前說了那樣的話,不過昨日回來夫君還沒來得及與芸娘說就是了。”

永樂侯夫人看了兒子一眼,又看向滿眼乞求的芸娘,心中思量了一番,還是覺得兒媳的身份太高,總歸想辦法壓上一壓,否則以後這永樂侯府中怕是沒她說話的位置了,所以開口道,“琦兒最是孝順,我想著她當初一時沒注意落了胎,難免會覺得空虛又思念孩子,才想著等芸娘的孩子生下抱到琦兒身邊去養。”

沒注意?沈琦心中暗恨,為了肚中的孩子,她每日在注意不過了,很多以往愛吃的都不再吃,隻用一些對孩子好的。

“有姐夫陪著姐姐呢。”沈錦開口道,“若是姐姐真的覺得寂寞,我那還養了一窩雪兔,寫信讓人送來幾隻,特別可愛。”

永樂侯夫人隻覺得沈錦太不知羞恥,她兒子可是要做大事的人,怎麽能時常陪著沈琦,“芸娘也是良妾,和一般妾室不同。”

“不都是妾嗎?”沈錦反問道,“我記得隻有公以上的爵位身邊才能立側室。”說完也有些不確定了看向了趙嬤嬤,“嬤嬤我說的對嗎?還是京城裏麵改了規矩我不知道?”

什麽良妾,說到底和妾室沒什麽兩樣,隻不過說著好聽自欺欺人罷了,趙嬤嬤沉聲說道,“夫人所言沒錯。”

沈錦看向了永樂侯夫人,像是在問,都是妾啊怎麽在你口中就不一樣了呢?

這讓永樂侯夫人怎麽回答?難不成說因為那是她家親戚?

芸娘微微垂眸,輕輕按了丫環的手一下,丫環眼珠子轉轉,開口說道,“我家姑娘可是貴妾,自然和一般妾室不同。”

沈錦愣住了,詫異地看向了芸娘身邊得丫環,沈琦怒斥道,“說什麽胡話!”

“夫人莫要生氣,這可是世子爺親口說的。”丫環絲毫不怕沈琦,反駁道。

“掌嘴。”沈琦厲聲說道。

在所有人沒反應過來前,沈琦身後的丫環就過去一把把那丫環拽了過來,然後另一個丫環狠狠扇打了起來,芸娘驚呼一聲,永樂候世子本還在想他什麽時候說過,見到這樣的情形,趕緊說道,“夫人,母親麵前這樣……”

永樂侯夫人也明白過來了,打斷了兒子的話,指著那丫環說道,“給我狠狠的打,不,給我拖出去打死。”

“母親……”永樂候世子叫道。

芸娘已經軟到在永樂候世子身上,“姨母,那是從小跟在我身邊……我母親親自給我選的丫環啊……求求姨母饒了她這一命。”然後又對著沈琦跪下哀求,“都是這丫環胡言亂語惹怒了夫人,什麽貴妾……我這樣的卑微的身份,哪裏擔當的起,我隻要能留在表哥身邊就好,就是當個丫環都行,求夫人了……”

“夫人。”永樂候世子也叫道。

沈錦滿臉驚恐,伸手去拉沈琦說道,“姐姐,這……你還是與我快快回父王那裏吧。”

永樂候世子怒瞪著沈錦,沈錦可絲毫不怕他,不客氣地說道,“世子你這個妾室莫非是前朝餘孽!”

前朝餘孽四個字也把永樂候世子給嚇醒了,又看向永樂侯夫人,這才明白為什麽她竟然要把說話的丫環給打死,天啟朝可沒有什麽貴妾之說,而良妾倒是有,指的是那些沒有賣身契的妾室,正正經經抬進來的,而不是丫環升上來的。

天啟朝開國皇帝小時候可吃過貴妾的虧,前朝是有貴妾的說法的,隻比正室地位低一些,甚至可以在正室死後,升為繼室,貴妾所出的子嗣在正室沒有嫡子的情況下,是可以繼承家產的。

而其她的妾室卻一輩子隻能是妾室,根本不可能當繼室的。

當初天啟朝開國皇帝的生母就是被他父親納的貴妾弄死了,甚至連皇帝也差點被害死,最終皇帝為了躲避殘害入伍當兵了,那時候的兵士地位極低,後來前朝大亂,皇帝揭竿而起,帶著一幫人成功造反了。

在天啟朝開國後,皇帝就下令廢除了貴妾這一條例,所有妾室都不能扶正,妾室所出之子不可承爵,除非有正室和正室父親的同意書。

“什麽前朝餘孽!”芸娘可知道這罪名的嚴重,再也顧不得什麽,直言說道,“永寧伯夫人,你上下嘴皮子動動就要冤枉我嗎!我知道你是為了給夫人出氣,你們是姐妹,可也……”

“閉嘴。”永樂候世子一巴掌扇了過去,罵道,“蠢貨。”

永樂侯夫人整個身子都軟了,被身後的丫環扶著,“我這是造的什麽孽啊,什麽貴妾,你這個丫環竟造謠,拖出去打死!”

沈琦也是滿臉惶恐拉著沈錦的手懇求道,“妹妹,也不知這個小丫環從哪裏聽來的,我們府裏絕對沒有什麽貴妾……你相信姐姐,你姐夫也不是這樣糊塗的人,就當姐姐求你了好不好。”

沈錦第一次見沈琦這樣,簡直嚇壞了,說道,“姐姐,我不說了,我隻當沒聽見,你別……什麽求不求的,你別這樣啊。”

沈琦有些虛弱地靠在沈錦身上,說道,“這件事當姐姐謝謝你了。”

永樂侯夫人沉聲說道,“永寧伯夫人仁義,我卻不能當做理所當然。”

這話說的大氣凜然,可是在當初就能把沈琦的退讓當成理所當然呢?

“來人,送薛氏去莊子裏待產。”永樂侯夫人開口道。

此時永樂侯夫人連芸娘都不叫了,直接稱呼其為薛氏。

沈琦微微眯眼,柔聲勸道,“婆婆,到底是您的親戚,那孩子又是夫君的骨肉,不如等薛氏生產以後,就把孩子抱回來,放在您身邊撫養,再給薛氏一筆錢讓她回家鄉嫁人算了。”

永樂侯夫人看向了沈琦,她聽出了沈琦的意思,這並不是商量,瑞王府的郡主在出嫁後第一次亮出了爪子,“我知道婆婆為難,這事就交給瑞王府的人去辦好了。”

趙嬤嬤抬眸看了沈琦一眼,這到底是怕為難還是怕等孩子生下來再把人接回來就難說了,而且貴妾這事一個小丫環從哪裏知道的,永樂候世子真說了?他也沒那麽傻,想來大郡主可不像是在夫人麵前說的那麽無能為力,有些事情早就安排了,此時不過是借了夫人這把刀罷了。

“姐姐多給點嫁妝吧。”沈錦感歎道,都是女子就不要相互為難,“到底……”後麵的話沒有說出口。

永樂候世子此時腦中倒是一片空白,雖然有些不舍,看著芸娘的樣子,更是猶豫,唇動了動想要開口,沈琦說道,“夫君身邊也不好沒了人伺候。”

沈琦說話間,已經丫環去捂住了芸娘的嘴,然後態度恭敬手段強硬地請她往莊子上去了。

“我拖了父王手下的人,去江南那邊采買了幾個女子,最是柔美不過。”沈琦端莊賢惠地說道,“等教教規矩,就讓人送來。”這是昨日沈琦偷偷和瑞王妃商量的,人是早就買好的,瑞王妃專門給瑞王準備的,不過還沒送到瑞王麵前,倒是可以挪出來幾個給沈琦來用。

沈錦覺得大姐姐真的很累,還不如出嫁前自在,看著眾人你來我往,又覺得沒趣了,坐在椅子上拿著糕點吃了起來,這糕點放了一會味道倒是沒有剛端來好了,不算難吃,不過用料很精細的感覺。

沈梓來的時候,屋中的氣氛又變的和樂融融了,芸娘就像是沒有出現過一樣,而永樂候世子也離開了,畢竟永寧伯沒來,他一個男人倒是不好留下來,卻也不能出門,還要等著兩個妻弟來。

沈琦和沈錦都沒想到沈梓會出來,就連趙嬤嬤心中都覺得奇怪,沈梓今天穿著一條嫣紅灑金的絲綢長裙,外麵是紗質長衫,腰間金絲繡紋的腰帶,走路的時候頭上的步搖熠熠生輝,一進來就嬌聲說道,“給侯夫人問安了。”

永樂侯夫人也聽說了沈梓的事情,可沒想到沈梓會過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和她說什麽好再加上侄女的事情,隻是笑著點了下頭,然後開口道,“你們姐妹們說說私房話,我就不參與了。”

言下之意就是讓沈琦帶著她兩個妹妹趕緊走,一個總是滿臉無辜說著噎死人的話,一個出了那樣丟人的事情還出來,瑞王府還真是……

沈琦從善如流,笑著說了幾句就帶著沈梓和沈錦離開了,沈梓手腕上帶著紅玉鐲,捏著帕子笑道,“我家夫君今日有事倒是不能來,讓我替他給大姐夫和三妹夫道了個歉。”

沈琦笑道,“不用了,三妹夫也沒來,夫君那裏我會讓丫環去說的。”

“哦?”沈梓眼神落在沈錦身上,想到昨日的事情,心中暗恨說道,“三妹妹怎麽沒帶著妹夫來?”

“夫君被陛下叫去了。”沈錦開口道,“對了二姐夫傷的怎麽樣?夫君那有不少好的傷藥,臉上的傷留疤了可不好。”

趙嬤嬤眼中露出幾許笑意,她知道自家夫人是真心建議的,不過這話聽在別人耳中……

“是啊。”沈琦心情也極好,笑道,“二妹妹莫要客氣才是,聽說你給二妹夫撓的滿臉是血,這樣吧,我拿了府中的牌子去宮中給個太醫給二妹夫瞧瞧,留疤了就太可惜了。”

沈梓哼笑了一聲說道,“大姐姐不用擔心,夫君隻是不小心從車上摔了下來,都是以訛傳訛罷了,我婆婆請過大夫了。”

看著沈梓洋洋得意的樣子,沈琦眼神閃了閃說道,“莫不是二妹妹遇到什麽好事了?怎麽滿臉喜氣?”

沈梓隻是一笑倒是沒說什麽,沈琦也不再問,到了她住的院中後,就拉著沈錦說起了話來,倒是沈梓忍不住問道,“三妹妹,三妹夫平日在邊城最喜什麽?”

最喜什麽?是關於吃的還是穿的還是玩的還是平日所做,沈錦微微垂眸,她幾乎不再外人麵前談論楚修明的事情,“不知道啊。”

“你怎麽會不知道?”沈梓覺得沈錦不想告訴她,眼神一沉問道,“怕是不想說吧。”

“恩。”沈錦沒有否認,“不想說。”

沈梓冷笑道,“沒想到三妹妹去邊城一趟回來,膽子倒是變大了。”

“因為我是伯夫人了啊。”沈錦提醒道。

沈錦很理所當然地說道,“二姐姐,因為我有夫君啊。”

此時得沈錦就像是一隻正在耀武揚威的兔子,一改往日受氣包的形象,人家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勢,而沈錦是靠著豹子然後伸出兔爪子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