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46章

因為沈梓辦了蠢事,雖然被瑞王妃找借口圓了回來,眾人心中到底都知道是怎麽回事,所以並沒有在瑞王府用晚飯,隻是陪著瑞王說了一會話就各自回家了,而沈梓也被瑞王妃派人叫了回來,她已經重新梳妝打扮了一番,豔紅色的紗裙上麵繡著大朵的牡丹,更襯得她容貌出色,也不知是真擔心沈梓這個姐姐還是有著別的心思,沈靜和沈蓉也出來相送了。

沈梓心知自己中午時候的行為讓鄭嘉瞿丟了麵子,此時格外小意體貼,她本就生的美貌,與鄭嘉瞿也剛成親不到一年,這樣一弄鄭嘉瞿倒是心中怒意稍微消減了一些,臉色也沒那麽難看了。

倒是瑞王看見這三個女兒,心中還有怒氣,神色中就帶出了一些,瑞王妃還是一如既往的和善溫柔,隻是叮囑了幾句後,又讓人把備好的東西分送給三個女兒女婿,隻是說道,“今日是錦丫頭出嫁後第一次歸家,我就偏心多了一些,你們可不許眼氣。”

沈梓還在討好鄭嘉瞿,心中雖然不滿卻不敢說什麽,倒是沈琦笑道,“母親哪裏的話,再多與三妹妹些也是應當的。”

沈錦卻站在楚修明身邊一笑說道,“大姐姐可不要嫉妒才好。”

“壞丫頭。”沈琦笑得爽朗,眼底再沒有來時那些清愁,沈錦比自己艱難的多卻過得如此好,她這個當姐姐的總不能比不過妹妹,隻是笑道,“明日記得帶著妹夫來我府上。”

永樂候世子在大事上倒不糊塗,聞言說道,“我在家中備了好酒,等著妹夫來一醉方休。”

楚修明唇角微勾,淡去了一些眉眼間的清冷,更顯得君子如玉端方獨立,“好。”他的聲音更是好聽,微微低沉帶著一種勾人的感覺,沈梓隻覺得有把小鉤子把她的心都提了起來,不禁偷偷看去,咬了咬唇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失落。

沈靜更是顧不得羞澀,手指攪動著繡帕,眼神閃了閃,沒想到永寧伯不僅長得好,就連聲音也這般的勾人,而且還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為國鎮守邊疆,這麽一想心中越發的觸動,和永寧伯比起來,就連永樂候世子都少了幾分氣勢,而鄭家大公子更是少了幾分風姿。

沈熙也說道,“大姐夫,我也去。”

“好。”永樂候世子當即應允,然後看向了沈軒問道,“世子也一並前去可好?”

沈軒也應了下來,永樂候世子雖然有些看不上沈梓,倒是知道鄭家在清流中的地位,看向了鄭嘉瞿問道,“二妹夫呢?”

鄭嘉瞿此時臉色也好了許多,“姐夫相邀,怎敢拒絕?”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瑞王見此心中才舒服一些,雖然今日三個女兒辦了錯事,到底沒影響什麽,笑道,“你們幾個小的自當多親近親近,王妃把我那壇杏花酒拿來,送與玉鴻,讓他們明日飲用。”

“父王真大方,那女兒的呢?”沈琦看向瑞王,撒嬌道,“不能光給三個女婿。”

瑞王此時一看,還是覺得王妃養出來的大女兒端莊大氣,而三女兒也嬌俏懂事,而許側妃養的到底小家子氣,聞言說道,“自然也有,把那蜜酒給琦兒帶去。”

“謝謝父王。”沈琦笑著說道。

瑞王妃笑著讓人去把瑞王說的那兩壇酒拿來給了沈琦,“行了,讓孩子們走吧,等下天色晚了也不方便。”

“王妃說的是。”瑞王笑道。

沈靜柔聲說道,“父王,母妃,女兒去送幾位姐姐、姐夫。”

瑞王見沈靜如此,以為她心中悔恨中午的失禮,如今來彌補就點了下頭,“去吧。”

瑞王妃眼神閃了閃笑得更加溫和了。

幾個人給瑞王和瑞王妃行禮後就結伴往馬車那走去,沈靜和沈蓉走在眾人身後,沈錦正在和沈琦說話,毫不客氣地說著明日要吃的菜色,沈琦一一應了下來,楚修明不著痕跡地摸了下沈錦的手,停了下腳步看向安寧,說道,“披風。”

“是。”一直在後麵伺候的安寧趕緊拿了披風雙手捧著遞給了楚修明,楚修明接過親手給沈錦披上,眉眼間滿是溫柔和寵溺。

沈錦嗬嗬一笑,杏眼彎彎臉上的小酒窩也露了出來,“我不覺得冷。”

楚修明卻沒有說什麽,白皙修長的手指靈巧的把披風係上,這才看向了也停下來等他們的人像是什麽也沒發生過一樣說道,“我那還有邊城帶來的烈酒,明日到去讓大姐夫和二姐夫也嚐嚐。”

“自然好。”永樂候世子沒想到楚修明會這麽疼妻子,不過他也沒說什麽,畢竟是別人家的事情。

鄭嘉瞿倒是感歎道,“三妹夫和三妹妹真是夫妻情深。”不過那般純潔可愛的女子也是值得被人捧在手心上的。

沈梓手緊緊捏著帕子,眼中閃過一絲狠毒和記恨,低著頭滿心的恨意,楚修明越是優秀對沈錦越好,沈梓就越是心有不甘,這些明明該是他的,都是沈錦用計搶了去,說不得她就是被沈錦給算計了,還有瑞王妃……那樣的流言,微微抬眸看了楚修明一眼,那般荒謬的流言……

沈靜倒是眼睛一亮,握著沈蓉的手不禁用力,使得沈蓉輕呼一聲滿臉詫異地看過去,就見沈靜正偷偷盯著楚修明的背影,心中念頭一閃而過,可是又覺得荒唐,可是……她有些無措地看向了沈靜,輕聲喚道,“四姐姐?”

這一聲倒是把沈靜給喚醒了,隻見她臉頰緋紅,眼睛水潤多了幾分小女兒的羞澀,說道,“大姐姐,不知明日我與五妹妹能不能去你府中打擾一下?”

沈琦看向沈靜,臉上一笑說道,“自然可以。”

沈軒眼睛眯了一下才說道,“那明日就一並前去。”

“謝謝大姐姐。”沈靜聲音嬌柔地說道。

沈琦不再看沈靜和沈蓉,隻是看向了沈錦,才對著楚修明說道,“三妹夫,以後莫讓妹妹再用外麵的吃食。”

沈錦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了沈琦,沒想到大姐姐會這般直接與楚修明說,其實沈琦也是剛剛看見楚修明給沈錦穿披風才下的主意,她自然發現了楚修明對沈錦的在乎,想到母親說的要與永寧伯交好,就另辟蹊徑從沈錦身上入手,沈錦急的臉頰紅撲撲的跺了跺腳說道,“大姐姐,不許說了。”

明顯是想做出憤怒的表情,卻隻讓覺得和嬌嗔一樣,一點威脅都沒有,沈琦伸出手指輕點了一下她額頭,卻也沒再說什麽,有時候適可而止就好,有些話等回去了,楚修明自然會去問沈錦,至於問得出來不?沈琦不覺得沈錦能鬥得過楚修明。

“好。”楚修明看了沈錦一眼,笑著應了下來。

沈琦笑了一下也沒再說什麽,幾個人再次話別以後,就各自上了馬車,倒是沈靜拉著沈蓉的手看向了楚修明,有些羞澀有些緊張地說道,“三姐夫,不知道妹妹有沒有榮幸去永寧伯府做客?”

沈軒眉頭一皺看向了沈靜,沈蓉已經羞得快太要抬不起頭了,楚修明正扶著沈錦上馬車聞言說道,“家中的事情都是夫人做主。”

沈琦也聽見了沈靜的話,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沈靜低著頭,露出一截光潔的脖頸,那脖頸上都染上了幾許羞紅,小聲說道,“三姐姐,我還沒去過永寧伯府,改日能去做客嗎?”

“不太方便啊。”沈錦有些為難,誠實地說道,“府中的下人都被我趕走了,很多院子都封了,你們去了也沒地方玩耍。”

沈靜臉色一變,再抬頭的時候已經泫然欲滴,“我知道三姐姐出嫁前,與我母親有些不和,我隻是想與三姐姐親近一下,三姐姐……說到底我們都是父王的女兒,父王也想見我們相親相愛啊。”

沈錦一臉迷茫,隻覺得滿頭霧水莫名其妙的,動了動唇也覺得滿心委屈說道,“我與許側妃不熟啊,哪裏有什麽不和?”

楚修明輕輕牽著沈錦的手,扶著她下來,免得一會不注意踩了空,“好好說,無需著急的。”

“恩。”沈錦見楚修明在,自覺有了靠山,看著沈靜鼓了鼓腮幫子說道,“我小時養在母親身邊,大些時候養在母妃身邊,許側妃體弱又不來母妃院中,我都沒怎麽見過她啊,四妹妹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麽?”

鄭嘉瞿聞言看著沈錦的樣子,又低頭看了一眼沈梓,最後目光落在沈靜身上,隻覺得沈靜說話過於輕狂,不過許側妃就是如此,竟然不每日去與正室問安還體弱,本就聽說許側妃仗著瑞王的寵愛囂張跋扈,看來並非空穴來風了。

沈琦也推開車窗說道,“四妹妹,你三姐姐可說了什麽重話?使得你這般難過?”

眾人一聽,也確實如此,永寧伯府那一處他們都是知道的,雖然那時候覺得沈錦做的太過,性子估計驕縱任性了一些,可是如今見到卻覺得其中定有什麽誤會,沈靜長得不錯,雖比不過沈琦也是美豔漂亮的,而且隨了沈家的一雙鳳眼平日裏的時候倒是很得瑞王喜歡,此時還真沒有沈錦的杏眼占便宜,沈錦那雙杏仁水潤靈動,笑起來的時候格外討喜,不笑的時候也讓人覺得可愛至極,此時帶著點委屈的樣子,更顯得楚楚可憐。

沈錦抿了抿粉嫩的唇,像是有些難過說道,“我剛回京,府中還沒有收拾,等收拾好了再請姐妹們過府一敘吧。”說著就低頭站在楚修明的身邊。

鄭嘉瞿本就是最憐惜弱小之人,而沈錦的五官在邊境中也長開了許多,雖不如沈梓的豔麗,卻格外嬌俏,就像是開在玉盆中的白蓮,柔弱卻高潔,此時說道,“四妹妹何至於如此咄咄逼人?”

永樂候世子心中恒算了一下並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沈琦,沈琦微微垂眸開口道,“怕是四妹妹還沒酒醒。”

沈梓臉色一變,這話若是傳出去了對沈靜可不是什麽好名聲,隻是說道,“四妹妹年紀小,隻是許久未見三妹妹,想與她多親近親近,三妹妹是姐姐,三妹妹你說呢?”

這難題交給了沈錦,若是沈錦還要怪罪,就難免顯得與妹妹計較,性子小氣記仇,若是說不計較,又得罪了剛剛幫著說話的人,沒等沈錦開口,楚修明就說道,“今日四妹能說出這樣的話,想來是與夫人多有嫌隙,夫人身為人姐,自當讓著妹妹才是。”

這話一出,沈靜心中一喜,看向楚修明的眼神多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誼,她與沈錦雖都是瑞王的女兒,可是在瑞王麵前自幼得寵,是沈錦比不過的,若不是有瑞王妃護著,沈錦不知道被瑞王遺忘到哪裏去了,其中可沒有少她們母女的功勞。

沈琦眼神一閃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麵色不變,沈錦倒是很信任夫君說道,“好的。”一點勉強都沒有。

鄭嘉瞿隻覺得心中微動,這般純真善良的姑娘,想要開口卻發現手被沈梓狠狠掐了一下,心中一惱,就來永樂候世子都覺得瑞王府竟然養出了沈錦這樣天真的性子,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不過看著沈錦全然依賴楚修明的樣子,又覺得有些羨慕。

“謝謝姐夫。”沈靜嬌滴滴地說道。

楚修明接著說道,“以後在外,有四妹在的地方,請恕我與夫人不會涉足,就是在嶽父府中……”說著就看向了沈軒,帶著幾分歉意,“也請四妹回避,或者我與夫人回避,絕不同處一室。”

這話一出,沈靜臉色煞白,就連沈琦都詫異地看向了楚修明,這簡直是在打沈靜得臉,明白白的告訴所有人,這是厭惡了府中的沈靜,一個掌握兵權的永寧伯夫婦,一個是沒有出閣側妃所生的姑娘,撐死了不過是個郡主,孰輕孰重眾人皆知,如此一來怕是沒有人家再趕邀請沈靜上門了。

不僅如此,就算是那些不看重楚修明的人,也絕不會再請沈靜,因為沈錦名聲太好……被永寧伯當眾說出這樣的話的沈靜又能有什麽好名聲?

沈錦一無所覺,隻是繼續點頭說道,“我知道了,我聽夫君的,四妹妹以後去哪家了,還請大哥和二弟送個消息與我。”然後看向沈靜,歎了口氣一臉惋惜,“我們本是姐妹,我也想不到你厭我至此,我是姐姐總是要讓著你的。”說完有些失落又有些難過,“夫君,我們回家吧。”

“恩。”楚修明扶著沈錦的手讓她上了車,再也沒看沈錦她們一眼,安寧和安平麵上雖沒什麽表情,隻是眼底也多了幾分不善,隻覺得沈靜格外的討厭,還有那個未成謀麵的許側妃,想到原來夫人在府中竟然過著這樣的日子,又格外的心疼。

鄭嘉瞿搖了搖頭,看了沈靜一眼,隻覺得她太過霸道,雖然不同母,可到底也是其姐,隻因一點點小事就當著眾人麵給其難看,私下還不知道怎麽對待,再也不顧忌沈梓,開口勸道,“四妹妹,姑娘家還是貞靜賢惠些好,莫要注重口舌之快。”若不是看在沈靜與沈梓一母所出,就連這話都不會與她說,自覺盡到了姐夫的職責,就不再多說,率先上了馬車。

沈梓隻覺得頭暈腦脹,眼前夫君催促隻得先行離開,倒是沈琦說道,“既然如此,明日我府上就不歡迎四妹妹,還要勞煩兩位弟弟與父王母親解釋一番。”

“姐姐放心。”沈軒和沈熙應道,看也沒看幾乎暈倒了沈靜。

永樂候世子到底用了酒也不曾騎馬打了招呼後就上了馬車,歎息道,“沒曾想許側妃母女竟然如此囂張。”

沈琦見永樂候世子也沒看出此次有苦吃不出的是許氏母女,心中倒是有些明悟,聞言歎了口氣,“她們一貫如此,就是我母親也……”說著搖了搖頭。

永樂候世子眼睛眯了一下問道,“我怎麽瞧著二妹對三妹妹也多有記恨呢?”他可是注意到了沈梓的眼神。

沈琦聞言愣了一下故作不解說道,“不該啊,府中不管什麽她都是要壓三妹妹一頭的,就是四妹妹和五妹妹也……夫君怎麽會如此覺得?”

永樂候世子皺了皺眉,沈琦心知當初許側妃不願讓女兒嫁給永寧伯,最後推了沈梓出來這事瞞不了知情的人,畢竟訂親的日子都在那擺著呢,像是思索了一下才說道,“也可能是……可是不對,明明是二妹妹不願意。”

“恩?”永樂候世子看向妻子。

沈琦猶豫了一下說道,“當初皇伯父想要給永寧伯指婚,讓父王擇一女下嫁,其實按照年歲倒是該二妹妹的,隻不過二妹妹因為……多有不願,最後二妹妹訂了鄭家,三妹妹嫁去了邊城,所以我才覺得夫君說的奇怪,真要論起來該是三妹妹心中有怨才是。”

永樂候世子冷笑一聲,心中已經明白,當初永樂候的名聲太差,想來是沈梓不願意嫁去,而許側妃又在瑞王身邊得寵,所以就留在了京城嫁給了鄭家大公子,而沈錦就嫁了過去,誰曾想今日見了才知不是這回事,沈梓心中難免後悔又有些不快,“還真是……”想到那到底是沈琦的妹妹,就沒說什麽,又想到沈錦小小年紀那般艱難,不由心生憐惜說道,“三妹妹也是可憐。”

“我與三妹妹自□□好。”沈琦柔聲說道,“她也算是陰差陽錯吧,此次得了好夫君苦盡甘來了。”

永樂候世子點點頭,倒是忘記了那時候沈錦擠兌表妹的事情,開口道,“夫人,表妹身世可憐,你最是憐惜幼小,就多照顧照顧吧。”

沈琦心中恨意難消,臉上卻帶著幾分委屈說道,“夫君哪裏的話,府中什麽好東西不都緊著表妹?就是我母親送的那些養身的東西,我大半都分與了表妹。”說著就微微垂眸,眼中含淚,有時候示軟並不是真的軟弱,她今天算是看透了,“算了,夫君願意怎麽想就怎麽想。”說著就背過身子不再看,隻不過那肩膀微微顫抖著,顯得極其可憐。

永樂候世子從沒見過自家夫人這個樣子,心中一軟想到他們莫名失去的孩子,伸手攬著沈琦的肩膀說道,“是我的不是。”

“夫君對表妹好,我自是會吃醋,可是哪裏真的怠慢了她?”沈琦美眸帶淚,多了幾分嬌嗔,“我與夫君那孩子……我現在閉眼仿佛就能看見那小小的身子卻冰冷著,可是夫君還天天在我麵前提表妹肚中的……我就算再難過傷心,可有為難表妹一分一毫?”

“是我的錯。”永樂候世子心中一疼,摟進懷中麵色蒼白的妻子,說道,“是我以往忽略了。”

沈琦眼中露出幾許諷刺,人卻更加柔軟地靠在永樂候世子的懷中,當初她一片真心卻得不到絲毫的憐惜,如今隻是裝模作樣一番卻有了這般結果,沈琦微微垂眸心中已經明了了以後該如何去做,手覆在小腹上,她定要讓那些人為她的孩子血債血償,可惜她當時醒的太晚,什麽線索都沒有了。

鄭家的馬車裏,鄭嘉瞿看著沈梓沉聲說道,“以後少與你母親和兩個妹妹交往。”

“你什麽意思?”沈梓想到永寧伯對沈錦的百般維護,此時聽了鄭嘉瞿的話格外刺耳,“而且你剛剛為何那般說我妹妹?”

“三妹妹就不是你妹妹嗎?”鄭嘉瞿也氣得夠嗆,又想到詩集的事情,隻覺得丟臉難堪,“我說錯什麽了?”

“我母親可是你嶽母,我妹妹也是你妹妹,你卻維護別人?”沈梓咬牙怒道,“鄭嘉瞿你糊塗了?”

“我嶽母隻有一個,就是瑞王妃。”鄭嘉瞿冷聲說道。

“好啊,如今你到是嫌棄我是側妃所出了?”沈梓指著鄭嘉瞿,她染了鳳仙花的手指格外嬌嫩。

鄭嘉瞿臉色青紫說道,“你的規矩呢?”

沈梓冷笑道,“看看人家夫君,再看看你,你還和我談規矩?我以郡主之身嫁到鄭家,你竟然還這般對我?”

“沒人逼著你嫁。”鄭嘉瞿也是一臉怒色,“當初你為何急匆匆嫁過來,自己心裏明白,娶妻娶賢若是早知你這般,我寧願終身不娶。”

沈梓心中又急又氣又羞,她自小到大從沒有比沈錦差過,此時怒急攻心伸手就去打鄭嘉瞿,鄭嘉瞿也沒想到沈梓會動手,一時沒有躲開,臉上就是火辣辣的疼,伸手一摸竟然被沈梓抓住血來,他握緊拳頭咬牙看著沈梓,沈梓倒是不依不饒繼續撲過來抓打,鄭嘉瞿硬生生把她按住,“你既然看不起鄭家,那就和離,我鄭家要不起你這樣狠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