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44章

沈梓端著玫瑰清露喝了一口,用帕子擦了擦嘴角,這才說道,“是啊,雖說都是親戚,可到底要避嫌的,鄭家書香門第,最是清貴不過,在規矩上也格外講究。”

沈琦笑了一笑卻沒再說什麽,倒是沈梓看向了沈錦說道,“三妹妹,你先與姐姐們說說,永寧伯是不是格外嚇人,畢竟是親戚,萬一一會見麵……失態了總是不好,我倒是沒什麽,可是聽聞永樂候脾氣暴躁……”沈梓忽然一臉驚恐看著沈錦,“三妹妹他會不會動手打你啊?”

沈錦看著沈梓,想了想才勸道,“二姐姐還是少聽些傳聞吧。”

沈梓隻以為戳到了沈錦的痛處,笑得更加燦爛,她本就是幾個姐妹中長得最好的一個,這一笑還真有幾分豔若驕陽的感覺,“三妹妹,反正現在也回了京城,自然有父王給你做主……不過既然已經嫁過去了,也別覺得委屈了,好好過日子才是真的。”

沈錦說道,“恩,我會好好過日子的,其實夫君人真得很好。”

沈梓嗤笑了一聲。

沈琦也說道,“若是沒有二妹妹的謙讓,三妹妹也得不來這樣的好姻緣,如此說來三妹妹還要謝謝二妹妹呢。”

“哦。”沈錦看了看沈琦,她以往最聽大姐的話,所以還真的起來行禮道,“謝謝二姐。”

沈梓眼中有些懷疑,看向了沈琦,沈琦拉著沈錦的手讓她坐回身邊,隻是看了沈梓一眼笑道,“隻希望二妹妹以後不要後悔就是了。”

沈錦看看沈梓又看了看沈琦果斷靠在了沈琦的身邊,小聲說道,“二姐姐為什麽會後悔?”

“也不用以後。”沈琦握著沈錦的手,微微一皺眉雖然覺得沈錦手上的感覺沒有當初在京城時候那樣細膩,卻沒有說出來,隻是笑道,“妹妹一會就知道了。”

沈錦應了一聲,果然沒有再問了,沈梓看著她們兩個的樣子,眼睛眯了一下有些煩躁的換了個姿勢,莫非她們知道鄭家的事情?不會!嫁進鄭家是她的選擇,鄭家門第清貴,總比嫁到邊城那樣的地方好,而且永寧伯怎麽可能比鄭嘉瞿強。

“大姐姐,我那剛得了些上好的燕窩,最是滋補不過了,我明日給你送些。”說著眼神往沈琦肚子上看去,“其實大姐還年輕,也無需那麽著急就是了。”

沈琦臉色變都沒變,隻是笑道,“燕窩就算了,府中多的是,我也不喜吃那些玩意,不過二妹妹真有心的話,不如送幾本二妹夫的詩集?我聽聞太子都專門讓人買來。”

“什麽詩集?”沈錦是真的不知道,聽了難免有些好奇,“而且太子讓人買了詩集,為什麽大家會知道呢?”

沈琦輕笑一聲,看著臉色難看的沈梓一眼說道,“那詩集叫什麽《詠花曲》,分了見花、賞花、惜花、憐花、戀花、惋花、歎花幾部分,據說辭藻華美,廣為傳唱。”

“我怎麽沒聽過?”沈錦有些疑惑地說了一句,“不過我剛回京,怕是不知道,那二姐也送我一本吧。”

若不是還有理智在,沈梓差點把桌子上的東西都掀了,沈靜和沈蓉過來的時候,就看見她們同胞所出的二姐正坐在一旁臉色難看,而沈琦正拉著沈錦噓寒問暖,兩人對視了一眼,行禮後才坐在了沈梓的身邊。

沈梓見到兩個妹妹,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來,才算平靜下來,眼神一轉問道,“你們見過了三位姐夫嗎?”

“沒有。”回答的是沈蓉,她小聲說道,“母妃派人把我和四姐姐叫來這邊,陪三位姐姐說話呢。”

沈梓咽不下去這口氣,可是她知道鄭家在權勢上是比不過永樂侯府和永寧伯府的,能用來安慰自己的不過是永寧伯那些傳聞罷了,所以故意說道,“等一會見了你三位姐夫,可莫要大驚小怪才是,丟了王府的臉麵。”

沈蓉心中一凜,可是麵上帶著幾分迷惑說道,“二姐姐不用擔心,大姐夫和二姐夫我們早就見過了,三姐夫……”說著就看向沈錦,話半說半藏的。

可惜沈錦沒注意到沈蓉的眼神,更是沒有絲毫默契的存在,她正小聲和沈琦說著邊城喬老頭家的燒餅,氣的沈琦一直在教訓她,“我都給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吃外麵的東西,萬一不幹淨呢?真想吃的話,就讓府中下人去學了來,或者把人請到府裏來做,你竟然還讓人在餅裏刷甜辣醬?”

剛剛沈琦問她在邊城用的怎麽樣,沈錦一時說漏嘴了,此時快被沈琦訓哭了,“姐姐,我不敢了,我都沒多吃……”

沈蓉一口氣憋在心口,看向了沈梓,就見沈梓臉色更加難看了,倒是沈靜忽然說道,“三姐姐,近日又多了不少三姐夫的傳言,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若有什麽為難事就與姐妹們說說,再怎麽說我們都是一家人,這裏也總歸是三姐姐的娘家。”

沈琦聞言倒是暫時不訓沈錦了,看向了沈蓉,沈錦也看了過去,然後扭頭看向了沈琦問道,“大姐姐,母妃當初請的那幾個教養嬤嬤還在嗎?”

“當初母親請了就說要給幾個嬤嬤養老的,所以都在府中。”沈琦笑看著沈靜,說道。

沈錦點了點頭,就像是隨意一問,然後就不再說什麽了,繼續和沈琦說道,“除了喬老頭家的燒餅,其實趙嬤嬤做的糕點味道也很好。”

“那改日我去永寧伯府,到時候一定要嚐嚐。”沈琦再也沒看她們一眼,繼續拉著沈錦說道,“你府上人還夠用嗎?我認識幾個伢行倒是不錯。”

“夠用的。”沈錦剛剛那句就像是隨意一問,繼續和沈琦親親熱熱聊天。

沈琦也告訴了沈錦不少京城中的事情。

沈梓、沈靜和沈蓉覺得明明是她們三個人比較多,卻在這兩個人麵前顯得格外……沒底氣?甚至有些多餘的感覺。

翠喜過來的時候,就見沈錦還像是沒出嫁前那樣和沈琦靠在一起,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然後恭聲說道,“幾位姑娘,王妃請你們過去。”

“好。”沈琦笑道,“走吧。”說完就起身看向了沈錦,等沈錦也站起來,兩人才一並往外走去。

沈梓三個人就跟在後麵,倒是不敢再說什麽,畢竟翠喜是瑞王妃身邊最得用的人。

幾個人到的時候,就看見瑞王妃正端坐在,行禮後瑞王妃就笑道,“都坐下吧。”

“是。”沈琦拉著沈錦坐在了瑞王妃的身邊,剩下三人就依次坐在下麵。

瑞王妃看了一眼倒是沒說什麽,隻是笑道,“王爺帶著兩個兒子和三個女婿下場比試呢,叫你們來就是問問要不要去看個熱鬧?”

沈梓臉色一白,說道,“這怎麽是好,夫君最不擅武藝,三妹夫……萬一真動起手來失了分寸可怎麽是好?”

“不會的。”沈錦安慰道,“二姐姐放心吧,夫君最有分寸的,再說除非旗鼓相當,否則夫君不會盡全力的。”

這真的是安慰嗎?沈琦倒是沒覺得什麽,就算永樂候世子被教訓了一頓也是好的,隻是問道,“父王怎麽會想下場比試呢?誰提議的?”

瑞王妃笑著看了翠喜一眼,翠喜說道,“奴婢聽傳話的人說,是二姑爺提議的,什麽君子六藝自當樣樣精通。”

沈梓眼角抽了抽,沈靜說道,“二姐夫也真是的,既然知道三姐夫常年鎮守邊關,怎麽提起君子六藝了。”

沈錦很讚同地點頭說道,“是啊,二姐夫真是……”說著還搖了搖頭,“夫君練得是殺人的武藝。”然後看向臉色慘白的沈梓,對著沈琦保證,“放心吧,夫君有分寸的。”沈錦雖然不能說了解楚修明,卻知道楚修明做事不會留下把柄的,第一次來瑞王府,就把瑞王和兩個姐夫打傷了?這不是楚修明的風格。

沈琦笑道,“我自然放心。”

沈錦見了就笑道,“恩,夫君不會用全力,所以能收放自如。”然後看向瑞王妃,“母妃,我已出嫁本不該多問府中的事情,隻不過……四妹妹和五妹妹身邊還有嬤嬤教導嗎?”

瑞王妃挑眉看向沈錦,又掃了沈靜和沈蓉一眼才說道,“你出嫁沒多久,許側妃就求了王爺,幾位教養嬤嬤雖然留在府中,倒是不曾再教導四丫頭和五丫頭了。”

沈錦有些為難地動了動嘴,到底沒說什麽,而沈琦卻沒那麽多顧忌說道,“母妃,還是讓嬤嬤再教教兩位妹妹吧,而且兩位妹妹身邊的人也要好好收拾一下,怎麽竟說些外麵亂七八糟的傳言給她們聽?兩位妹妹年紀也不小了。”

沈靜和沈蓉這下知道為什麽沈錦會問那麽一下了,臉色一白看向了沈梓,沈梓想到兩個妹妹身邊安排的都是母親的人,心中著急卻不知道說什麽好。

瑞王妃倒是沒再多問,隻是點了點頭說道,“行了,都是自家人,一會就一並用飯。”

“是。”幾個人都應了下來。

雖說是下場比試,可是就像是沈錦說的,楚修明還是留了手的,起碼這些人身上都沒有外傷,除了衣服上狼狽了一些,不過都不是什麽大事,畢竟他們這樣的人家出門總是會多備兩身替換的衣服,免得出了意外。

楚修明也換了一身錦袍,發用玉冠束起,任誰也沒辦法把他與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永寧伯聯係起來。

等酒席置辦好了,瑞王妃就帶著五個女兒往飯廳走去,沈梓看著走在瑞王妃身邊的沈錦,心中冷笑,已有了成算,定要讓那永寧伯失了麵子,永寧伯脾氣暴虐,若是在府中受了氣回去可有沈錦好看的了。

沈梓看了兩個妹妹一眼,沈靜微微垂眸,沈蓉咬了咬唇輕輕點頭。

飯廳中瑞王正滿臉喜色拉著楚修明說話,沈熙更是滿臉崇拜,沈軒站在一旁招待著永樂候世子和鄭家大公子。

等聽到丫環傳話,瑞王就笑道,“修明是第一次來,一會定要多喝幾杯才是。”

“嶽父說的是。”楚修明文質彬彬溫潤如玉,眉目如畫帶著幾分清冷貴氣,“早就聽夫人說,府中姐妹感情極好,嶽父和嶽母又悉心教導,是難得……”

“啊……鬼啊……”

楚修明的話還沒說完,門口就傳來女子的尖叫,還有嬌聲的哭泣,“好嚇人……”

走在前麵的瑞王妃都被嚇了一跳,更別提沈錦和沈琦了,兩個人都是愣了一下,才扭頭看過去,就見沈蓉正躲在沈靜的懷裏,沈梓單手捂著唇滿臉驚恐像是看到了什麽嚇人的事情,還很有姐妹愛的把兩個妹妹摟在懷裏,低頭再也不敢往廳中看上一眼,而沈靜瞪大了眼睛看著廳中的人,臉上毫無血色。

沈錦滿臉迷茫,看了看廳內眾人又看了看沈梓姐妹三人,又看了看天上的太陽,杏眼中滿是不解,就算有鬼也不可能青天白日出來啊?

瑞王妃明白過來,眼中閃過一絲嘲諷,沈琦冷笑了下,倒是沒說什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