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43章

正巧今天天氣不錯,瑞王妃就帶著沈琦和沈錦去了正院的小花園,這小院子是瑞王妃親眼看著收拾的,清雅巧致。

丫環以前提前把涼亭收拾了,瑞王妃坐在後,沈琦和沈錦就坐在她身邊,丫環婆子端了茶水果點上來,就站在了外麵,不會耽誤伺候也不會打擾了她們的談話。

瑞王妃這才開口道,“琦兒,你可知你錯在哪裏?”

沈琦愣了一下說道,“母親?”

瑞王妃看向沈琦,許久才歎了口氣說道,“難不成你還沒意識到?”

沈錦見瑞王妃在教大姐,也就乖乖縮在一旁不吭聲,雙手捧著玫瑰清露喝著,一年多沒有見,這院子裏有些地方倒是變了樣。

沈錦看向瑞王妃,抿了抿唇說道,“母親,你就告訴我吧。”

瑞王妃看了眼女兒,“你與錦丫頭說說。”

沈琦愣了一下,沈錦也聽見自己的名字看過去,一臉疑惑,瑞王妃靠在木欄上,沒再說什麽,沈琦最瑞王妃格外信服,就把事情大致說了一遍,有些地方卻沒有仔細說。

說完以後瑞王妃看向沈錦問道,“換了你,你會怎麽做?”

沈錦眨了眨眼睛,纖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說道,“不讓她進門就好啊。”

沈琦整個人都愣住了,瑞王妃倒是輕笑了一下說道,“好好與你大姐姐說說,你大姐姐就是個糊塗的。”

沈錦開口道,“母妃,大姐姐已經做的很好了。”

沈琦倒是問道,“妹妹,你仔細和我說說,若是換成了你,你要會怎麽處理?”

沈錦見此想了一下說道,“既然是親戚,總不能不管,給點銀子打發出去,若是永樂候夫人不樂意,大不了再出點銀子給那表妹一家租個房子買幾個下人伺候著。”

沈琦也明白為何母親會這般失望了,她從一開始就錯了,為了賢明和討好婆婆就同意了表妹一家進府,才給了她勾引夫君的機會。

“大姐,那個表妹雖然可憐看著柔弱,可是能一路平安找來京城,很厲害的。”沈錦一臉感歎說道,“夫君帶著我回來的,路上都遇到了很多事情。”

“是啊。”沈琦感歎道,“我隻想著她身世可憐,卻忘記了她能找來,就是個有主意的。”她竟然也被表妹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欺騙了。

沈錦點點頭,一臉讚同地看著沈琦,沈琦沒忍住輕輕捏了捏沈錦的臉頰說道,“我怎瞧著你胖了呢?”

“才沒有。”沈錦瞪圓了眼睛看著沈琦,說道,“大姐姐,我是長高了!”

“哈哈好吧。”沈琦被逗笑了,沉悶的心情也消散了一些說道,“然後呢?”

“啊?”沈錦有些迷茫地看了看沈琦,“哦,對了,然後住進來後,既然她願意當妾就讓她當妾,為什麽當著妾還要享受著親戚的待遇?”

沈琦被問愣住了,扭頭看向瑞王妃,就見瑞王妃雖然沒有說可是臉上的神色是讚同的。

“不該這樣的。”沈錦一本正經地說道,“禮法不和的。”

沈琦一直覺得沈錦性格很軟,沒什麽脾氣,就算受了欺負也隻是坐在一旁,喜歡吃看起來又無辜又可愛,可是第一次發現在有些事情上,這個妹妹反而看的比她還明白。

可能正是因為沈錦在府中的地位尷尬,才會養成這樣的性子,而她呢?就有些爭強好勝了,事事都想要拔尖,可是哪有這樣萬全的好事。

永樂侯府現在是沈琦當家做主,又不想讓人說虧待了親戚,對那個表妹也多有縱容,最多是眼不見心不煩,可是這樣反而養大了她的心。

瑞王妃開口道,“你大姐姐當初就吃了一碗你大姐夫端來的東西,孩子就沒了。”

“啊?”沈錦沒忍住驚呼了一聲,然後雙手捂著嘴看向了沈琦。

沈琦想到那個孩子,紅了眼睛微微扭頭沒有說什麽。

沈錦伸手握著沈琦的手,安慰道,“大姐,肯定不是姐夫。”

“我也知道,你姐夫雖然有些……但那到底是他的嫡長子。”男人對第一個孩子的感情是不一樣的,想到丈夫那時候的表情,沈琦抿了抿唇,說道,“是誰我心裏也有數。”再怎麽也逃不過那些人。

“那大姐姐怎麽不處置了呢?”沈錦反問道。

沈琦不知道說什麽好,婆婆護著丈夫護著她又能怎麽辦?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麽。

沈錦看向瑞王妃,瑞王妃開口道,“人活一世,若是太注重名聲了,自己難免就活得不痛快。”

“母親。”沈琦用帕子捂著臉,低聲哭了起來,“我恨不得打死那個小賤人啊,可是我沒證據啊。”

看著沈琦的樣子,沈錦也不知道怎麽安慰的好,瑞王妃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女兒,“那怎麽不趁機逼著他們讓那些妾室都簽了賣身契?”

沈琦一直搖頭,哭的說不出話來。

沈錦想了想,用帕子包著拿了一塊出嫁前沈琦最愛吃的芙蓉糕,說道,“給大姐姐,別哭了。”

沈琦聞言看向了沈錦,就見她手上托著的那塊糕點,沈錦說道,“可好吃了,我剛剛嚐了呢。”

再難過此時也哭不出來了,沈琦接過芙蓉糕慢慢吃了起來,沈錦溫言道,“大姐姐不要哭了也不要再難過了,已經這樣了,你再難受也沒用啊。”

沈琦一口糕點在嘴裏咽下去也不是不咽下去也不是,看向沈錦,就見沈錦一臉真誠在勸她,瑞王妃輕笑出聲,“確實如此,事已至此,難過後悔有什麽用處?人要向前看。”

沈錦讚同地點頭,沈琦把東西吃完,說道,“我知道了。”

瑞王妃叫了翠喜來,帶著沈琦下去淨臉,然後看向了沈錦問道,“永寧伯也有這麽個表妹?”

和沈琦不同,瑞王妃注意到了沈錦怕是這個問題想了許久,心中才有這樣的成算,沈錦驚訝地看向瑞王妃,滿臉寫著母妃你怎麽會知道也太厲害了吧我好像沒有說過啊。

瑞王妃抿唇一笑,輕輕淺淺的樣子,感歎道,“真是個有福氣的孩子。”

永樂候世子也是瑞王妃千挑萬選出來給女兒的,各方麵都極好,性子上有些軟弱這點瑞王妃也是知道的,不過自家女兒有些爭強好勝,這般也恰恰好,誰曾想竟是現在這樣。

而沈錦呢?從永寧伯的言行舉止可以看出,是真把人放在心尖尖上的,不過想到邊城的情況,也算是否極泰來吧。

不過也是因為這孩子的性子好,看得透卻從不喜歡計較,有自己的成算和底線在,小事上雖然有些糊塗,可是大事上卻明白的很。

沈錦眼睛彎彎的一笑,瑞王妃說道,“明日你大姐邀你去府中做客,怕是那個妾室會主動跳出來。”

若不是說話的是瑞王妃,沈錦又要說不能吧這三個字了,她們姐妹說話,那人蹦出來是個什麽意思,沒看今日就連陳側妃和許側妃都沒有出來嗎?

瑞王妃提了一句就不再說了,正好丫環來稟,說是沈梓攜了夫君來了,沈梓的夫君是鄭家的大公子鄭嘉瞿雖然沒有考功名,可是文采是公認的,而且長得文質彬彬的。

沈梓到的時候就見到瑞王妃正和沈錦喝茶聊天,等沈梓給瑞王妃請安後,就笑道,“二姐姐。”

“三妹妹成了伯夫人就是不一樣。”沈梓坐在沈錦對麵的位置,以往在府中見到她來,沈錦都會站起來,可是今天倒是坐的穩,“瞧著邊城的水土還真是養人,三妹妹好像胖了一些,也更加穩重了。”

沈琦說沈錦有些胖,那是因為捏了臉以後感覺到的,而沈梓明顯是在諷刺人,誰不知邊城窮山惡水還有蠻族虎視眈眈。

“恩。”沈錦點頭說道,“二姐姐若是喜歡了,就和姐夫過來,我請你們吃烤全羊。”

沈梓臉色一變,“誰會喜歡。”那樣的地方一般都是被流放才會去的,她就覺得沈錦在諷刺她。

沈錦看了看沈梓,眼中帶著迷茫,然後……“哦。”

沈琦已經重新梳妝完了過來,瑞王妃看了一眼笑道,“行了,你們姐妹們說話吧,我叫人把四丫頭和五丫頭也叫來,我就不在這邊礙事了。”

“母妃。”沈錦和沈梓都站了起來。

沈琦笑著送了瑞王妃出去,絲毫看不出剛剛哭過一場的樣子。

等瑞王妃走了,沈錦等沈琦回來就一並坐下了,沈梓再無顧忌直接冷笑道,“三妹妹去邊城一圈後,倒是把平日在京城學的規矩都給忘了。”

“恩?”沈錦看向沈梓,微微歪頭。

沈琦倒是反應過來,瞧著亭子中就沈梓還沒坐下,笑道,“二妹妹好大的架子。”

沈梓倒是不敢欺負沈琦,隻是說道,“咱們姐妹三個,父王和母妃一直教導長幼有序,我這個當姐姐的還沒坐下,三妹妹可就坐下了。”

“可是我是伯夫人啊。”沈錦也明白了,有些茫然又有些理所當然地說道,“二姐夫……身上並沒有官職爵位吧。”

“三妹妹好記性。”沈琦笑道,看著沈梓覺得她越發蠢笨,還以為現在是當初呢?“畢竟是在家中,若是在外麵二妹妹可是要向三妹妹行禮的。”

沈錦雙手捧著玫瑰花露接著喝,聲音嬌軟說道,“都是自家人,二姐不用在意的,趕緊坐下吧。”

沈梓臉色變了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沈錦這麽一說就像是她因為身份低,所以才一直不坐下似得。

“咦?二姐姐?”見沈梓半天沒有坐下,沈錦喝完了杯中的清露就看了過去,像是理解了沈梓一般,沈錦笑道,“真的不用如此客套的,雖然二姐姐最是重視規矩,可是都是自家人,到了外麵再這般就好。”

沈梓看著沈錦那張笑臉,心中又是憋屈又是煩躁,像是想到什麽才有些扭曲的笑了一下,坐了下來,“還沒問過三妹妹成親之後過的如何?聽聞永寧伯弑殺,三妹妹沒事吧?不過三妹妹也是可憐,瞧著都消瘦了不少,見了永寧伯可是害怕?也不知道睜開眼見到那樣猙獰的麵容……三妹妹真是可憐啊,都憔悴了許多。”

“……”沈錦看著沈梓,二姐再說什麽?怎麽覺得聽不懂,“二姐姐剛剛還說我胖了呢。”

沈梓嘴角抽了抽,怎麽竟注意哪些有的沒的。

沈琦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沈梓說道,“你剛剛是直接來了後院嗎?”若是見了永寧伯,怎麽還可能說出這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