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41章

楚修明和沈錦回府的時候,府中已經備好了熱水,安平伺候著沈錦梳洗了一番換上常服出來的時候,安寧已經把宮中大致的事情說了一遍,其實她知道的也不多,因為皇後和沈錦她們說話的時候,安寧是沒辦法跟進去的。

不過安寧倒是留意了兩位公主到的時辰和瑞王妃她們離開的時辰。

趙嬤嬤聞言說道,“當初得了消息陛下有意給將軍指婚,老奴倒是大膽往這兩位公主身上猜過,陛下的女兒中就她們兩位適齡,昭陽公主是皇後所出,年紀又比晨陽公主略小,老奴倒是以為會是晨陽公主,沒曾想最後是指了瑞王的女兒。”

其實不僅是趙嬤嬤就是將軍府的軍師們也都猜測過,誠帝指婚為的不過是施恩於楚家,加強楚家和皇室的聯係,所以擇公主下嫁是最好的選擇。

倒不是楚修明自視甚高,而是永寧伯夫人這個位置確確實實值這樣的價錢,憑著楚家的軍功和在軍中的地位,就是皇後嫡女下嫁都是使得的。

隻要是正常人怕是都會知道怎樣的取舍,可是誰曾想他們偏偏遇到了一個大事糊塗小事精明計較的誠帝,不僅舍不得皇後所出的嫡女,就是嬪妃所出的女兒也不願意給,反而令瑞王的庶女下嫁。

若是皇上當時沒有適齡的女兒也就算了,可是有偏偏就是不願意。

誠帝若是真的心疼女兒做下這般糊塗的事情,也算是真性情,可從他後麵所作所為就知並非如此。

瑞王妃為何會送銀子給楚明修,有些事情她早在幾十年前就知道了,一直沒有動作,而是直到邊城解圍以後。

說到底不過是對誠帝失望了,你若真的防備楚家,那麽就別用楚家,偏偏他還離不開楚家,如此好好拉攏施恩就是了,等到楚家真的犯事了,天下大義也站在誠帝這邊。

可是誠帝呢?想要拉攏楚家,又咽不下去那口氣,還防備楚家,防備的如此明顯,大事上拿捏不住,就在小事上惡心楚家。

比如京城的那些流言,他們這一輩誰沒見過楚修明的父母,除非楚修明是抱養的,否則怎麽也不會長成流言那樣,不過他們心裏都明白,沒多多嘴就是了,這種流言最多騙騙沈錦她們這一輩的人。

給楚修明指婚這樣的事情,瑞王妃當初也猜測過,本以為就是昭陽和晨陽公主之間了,可誰曾想竟然落在了瑞王府,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瑞王妃簡直不知道說什麽好,其實就算是瑞王不提,瑞王妃也是不會讓沈梓嫁過去的,那不是結親而是結仇了。

等知道邊城被圍而誠帝竟然不派兵救援,甚至在最後解圍後,糧草輜重上也要卡上一卡的時候,瑞王妃是真真切切的失望了。

多虧了誠帝出了昏招,還給瑞王府留了另一條路,想到出嫁前父親說的話,那時候有些事情已經初見段瑞了,父親選了瑞王,不過就是嫁了瑞王的身份和他的糊塗罷了。

其實誠帝這次讓楚修明上京,如果真的破釜沉舟直接讓人殺了楚修明,瑞王妃還高看他一些,如今……

瑞王妃看向兩個兒子,溫言道,“軒兒你三妹夫難得上京,你多與他親近一些,帶著他到處走走才是。”

在王府中,沈軒最信服的就是瑞王妃這個母親了,聞言說道,“兒子知道。”

瑞王妃滿意地點了點頭,她兒本是文武全才,若不是……瑞王妃微微垂眸收斂了眼中的神色,“熙兒,你年紀也不小了,多向你三姐夫請教知道嗎?”

沈熙年紀略小,笑道,“兒子知道。”

瑞王妃說道,“好了,下去讀書吧。”

“那兒子晚上來陪母親用飯。”沈熙開口道。

瑞王妃點頭應允了,等沈熙離開,屋中就剩下了瑞王妃和沈軒母子二人,翠喜也帶著丫環都下去了,還親自守了門。

沈軒見母親有話要說,就推開了窗戶,又給瑞王妃倒了溫熱的棗茶,瑞王妃緩緩吐出一口氣,“軒兒,等永寧伯這次離開,我準備讓熙兒跟著他走。”

“邊城窮山惡水,外還有蠻族虎視眈眈,太危險了吧?”沈軒和沈熙關係很好,聞言就說道,“二弟怕是受不住。”

“錦丫頭一個姑娘家都受得住,他有何受不住的?”瑞王妃沉聲說道,“你可知我為何一直不讓你上朝做官?”

沈軒從小被瑞王妃帶在身邊,和瑞王的糊塗不同,他更像瑞王妃一些,特別是遭了那次生死劫後,為人更是沉穩,說道,“兒子明白。”

瑞王妃點頭說道,“從你皇伯父給府中指婚那日起,瑞王府地位就尷尬。”

沈軒臉上帶著怒色,他想到這次母親被接在宮中,說是太後思念侍疾,可是真正是怎樣的,他心知肚明,而瑞王這個父親,他也是指望不上的,說道,“兒子明白,既然如此,不如就請三妹夫給二弟安排個職位,就算當個馬前卒也好。”

“還不到這個地步。”瑞王妃緩和了臉色說道,“而且錦丫頭也是個好孩子,她不會不明白的。”倒不是說沈錦和沈熙關係好,所以會多加照看,沈錦是個明白人,明白人不會做糊塗事,若是這次嫁過去的是沈梓,瑞王妃就不會做這樣的安排。

永寧伯府中,沈錦慢慢吃著紅棗酪,說著宮中的事情,“皇後很和善。”就是有些假仙,小動物都有一種直覺,是真的對人好還是假的。

趙嬤嬤心中倒是有些同情皇後了,怕是今日就要被沈錦噎的吃不下去飯了。

楚修明點頭說道,“和善就好。”和善就等於要做表麵功夫,這樣的話不僅不敢為難沈錦,怕是還要幫沈錦收拾爛攤子,誰讓誠帝放了不少關於沈錦的流言,皇後總歸不能拆皇帝的台,皇帝的話簡直是給沈錦裹了一層金絲甲。

“晨陽公主很天真。”就是有些傻,怕是被皇後給養廢了,“我覺得母妃人真的不錯。”瑞王妃身為嫡母,對沈錦雖然不像對沈琦那般好,可也該教的教了,對幾個庶出的也沒下過黑手,最多是不管而已。

楚修明笑道,“因為瑞王妃是個明白人。”

沈錦點點頭,接著說道,“昭陽公主不愧是皇後所出。”和皇後真的很像啊。

楚修明沒再說什麽,不過沈錦壓低聲音說道,“母妃說皇太後一直吃齋念佛,還真是……”有福不會享。

“哼。”趙嬤嬤冷哼一聲,“虧心事最多了,可不得每日都吃齋念佛。”

沈錦一臉迷茫地看向趙嬤嬤,杏眼格外得無辜,趙嬤嬤心中一軟,說道,“夫人在宮中怕是吃不到什麽熱乎的東西,老奴一會就讓廚房做了蜜汁乳鴿。”

“在皇後那裏吃了金絲卷,味道很好啊。”沈錦趕緊說道,“真的很好。”

趙嬤嬤眼神暗了一下,才笑道,“那東西老奴也會做,就是費事了點,夫人若是想吃,老奴這就去做來。”

“好。”沈錦伸手拉著趙嬤嬤的手,“我都可想你了,在宮中雖然東西多,可感覺不夠新鮮啊,所以我就用了一個。”

趙嬤嬤更加心疼了,說道,“夫人先用著,老奴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