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39章

沈錦到皇後宮中的時候,瑞王妃和陳側妃已經在裏麵了,沈錦給眾人行禮後就被皇後賜座了,皇後笑道,“瞧這小模樣,比過年那會還要水嫩了不少。”

這時候根本沒有陳側妃說話的份,能被賜座都是看在沈錦這個永寧伯夫人的麵子上,瑞王妃聞言一笑說道,“倒是高了一些。”

皇後看向沈錦問道,“在邊城的日子怎麽樣?”

沈錦起身說道,“回皇後的話……”

“傻孩子,都說了話家常。”皇後柔聲說道,“不用起來回話的,而且怎麽這麽外氣,叫一聲皇伯母就是了。”

沈錦眼睛彎彎一笑,皇後看見了心中更軟了幾分說道,“我宮中的金絲卷味道還不錯,玉竹端給錦丫頭嚐嚐。”

“謝皇伯母。”沈錦笑盈盈地說道,等宮女把東西端來,才坐回位置上,當即拿了一塊吃了起來。

陳側妃雖然心中想念女兒,可是此時也不敢多說一句,倒是沈錦進來的時候,她看了幾眼發現女兒高了不少。

瑞王妃看向皇後說道,“皇嫂這丫頭最會順杆子爬了。”

“我瞧著就喜歡。”皇後笑著說道,“邊城那邊怎麽樣?”

沈錦吃完金絲卷,就端著茶水稍稍喝了一口,才說道,“我平日裏都在院中不常出去的。”

皇後想了一下問道,“那你在府中吃的怎麽樣?都玩些什麽?”

沈錦微微垂眸,說道,“都是一些肉食,還吃了一段時間的馬肉,平日裏就是繡繡東西看看書罷了,也沒別的玩的。”

瑞王妃紅了眼睛,用帕子擦了擦眼角說道,“回來了就好,怪不得我瞧著都瘦了,皇嫂你可能不知,錦丫頭在家的時候,每日最喜的就是清淡的,這次寫信回來專門要了許多吃食,都是家中吃慣的,可是在邊城那樣的地方……”

陳側妃低著頭,默不作聲地擦著淚。

沈錦反而笑道,“母妃,我並沒受什麽委屈得,邊城的吃食雖然味重一些,卻也不難吃。”

明明是實話,可是聽在眾人耳中卻覺得心酸,皇後也是女人,心中對沈錦更是疼惜,問道,“永寧伯把你身邊伺候的都趕回來了,在邊城有幾個人伺候,可還貼心?”

“本來有兩個丫環的,蠻族圍城的時候,有個丫環……後來夫君回來,又安排了個嬤嬤。”沈錦的聲音軟軟糯糯的,“這次進京,就又安排了一個丫環。”

別說瑞王妃和陳側妃,就是皇後眼睛都紅了紅,雖不知道其中多少做戲的成分,卻也滿是心疼說道,“苦了你了。”

“夠了。”沈錦柔聲安慰道,“皇伯母,我不覺得苦的。”

皇後擦了擦眼角,緩緩歎了口氣說道,“好孩子,皇伯母知道你懂事,皇家欠你良多。”

“……”沈錦總覺得皇後想得太多了。

又關心了沈錦一番,皇後才問道,“我怎麽聽人說,你昨日把府中伺候的人都趕了出去?可是有什麽不妥?”

“沒啊。”沈錦一臉疑惑看向皇後說道。

皇後端著茶水喝了一口,放下茶杯溫言道,“那把人都趕走了,伺候的人可還夠?”

“夠得。”沈錦笑著說道。

皇後緩緩歎了口氣擔憂說道,“你可知這樣對你名聲有礙?”

沈錦滿眼迷茫,“為什麽?”

“一回來就趕了那麽多人走,還不知外麵人會怎麽說呢。”皇後開口道,“好名聲對女人格外重要。”

沈錦聞言反而安慰道,“沒事的,反正我不太愛出門也聽不到的。”

皇後眼角抽了一下,看向了瑞王妃,就見瑞王妃正端著茶水並沒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微微抿了下唇又問道,“那為什麽把人趕走呢?”

沈錦看著皇後,說道,“因為我不喜歡他們。”

皇後看著沈錦小鹿一樣的眼神,心中思量問道,“那也不能都趕走啊?”

“為什麽不能呢?”沈錦反問道。

皇後一時也不知道怎麽回答,總不能說那裏麵有誠帝安排的人,所以怎麽能全部趕走吧,沈錦鼓了鼓臉頰理所當然地說道,“這是京城啊,我是伯夫人,有皇伯父和父王給我撐腰,所以我覺得不喜歡他們就讓他們走了,我有把賣身契給他們,又給了他們銀子呢。”

“傻孩子。”瑞王妃開口道,“你皇伯母是擔心你,一下子趕走這麽多人,難免會有人說閑話的。”

沈錦笑的又甜又漂亮,說道,“謝謝皇伯母,不過沒關係的,有皇伯母和母妃在,他們最多偷偷說幾句,又不敢當著我麵說,我不在意的。”

皇後很久沒有嚐過這種被噎的說不出話的感覺了,而且最讓她無語的是,她能看出沈錦是認真的,而且是真的感謝她的關係,端著茶喝了一口平複了下皇後繼續說道,“那你喜歡什麽樣的?”

“不知道啊。”沈錦想了一下說道,“要合眼緣的吧。”

合眼緣這三個字說的和沒說根本沒有區別,漂亮的趕走,看著忠厚普通的趕走,年紀小身世可憐的趕走,年紀大看著穩重的趕走,皇後勉強笑笑說道,“永寧伯沒怪你吧?”

“沒有的。”沈錦微微側臉,笑的臉上酒窩都出來了,“夫君脾氣很好得。”

殺人不眨眼,提名字能止孩童夜啼的,不留俘虜的永寧伯脾氣很好?皇後仔細看了看沈錦的神色,卻發現沈錦是很認真的覺得永寧伯脾氣很好,她不由自主看向了瑞王妃。

不過想了想瑞王府的情況,有些懷疑沈錦在瑞王府過的有多苦,所以才對現在的日子這麽滿足,不是聽說被瑞王妃帶在身邊了嗎?

皇後想了想,覺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麽,沈錦說到底就是個庶女的,瑞王妃自己有兒有女的,女兒出嫁後,怕是瑞王那個糊塗的想讓瑞王妃養許側妃的女兒,畢竟在嫡母身邊養過的說親的時候也有好處。

而陳側妃不得寵許側妃得寵還有兒子,瑞王妃又不是傻子怎麽肯,這才養了沈錦在身邊當個幌子,怕是對沈錦根本沒什麽真心。

想想也是,就連她自己不也如此,不過是麵子上的事情,哪裏肯認真教導他們,沒把人給寵毀了,已經是厚道了。

不僅如此皇後也聽說了,瑞王妃的許側妃最愛拔尖拈酸,沈錦被養成現在這個不知世事又易滿足的性子也是可以理解的,皇後滿是疼惜,柔聲說道,“那日邊城被蠻族圍困,陛下擔憂的整日整日睡不著,甚至還病了一場,並非你皇伯父不願意派兵相救,實在是南邊也不太平。”

“哦。”沈錦不知道怎麽回答好,說不怨恨?那是不可能的,不過就算皇後再溫和這話也是不能說的,所以她應了一下又對皇後露出甜甜的笑容,“沒事的,不過馬肉難吃了一些,那時候皇伯父派了使者,就連夫君和我吃的都是馬肉,所以也給他們吃了馬肉,隻是他們有些浪費,這點很不好,皇伯母我覺得你可以和皇伯父說說,鋪張浪費對官員來說是大忌,要不得的。”

皇後想到那日皇上來了以後說的話,眼角抽了抽,瑞王妃聞言說道,“不許亂說,莫讓你皇伯母為難了,不過就算他們不願意吃,你也不能逼著他們吃,怎麽這般不懂事。”

沈錦乖乖應了下來,討饒道,“下回不敢啦。”

說完以後,就鼓著腮幫子告狀,“我就是想著,他們是代表皇伯父來的,是皇伯父心裏念著我們,所以就弄了府中最好的吃食給他們,而且皇伯父也說因為鬧了災,朝廷也窮,就連皇伯父和皇伯母在宮中都要削減用度,他們怎麽可以浪費啊。”

皇後竟然覺得無言以對,難道說隻是不想送糧草輜重的借口,其實朝廷一點也不窮嗎?

沈錦還沒有滿足接著說道,“我與夫君隻用一菜一湯呢,給他們備了四菜一湯。”

皇後看著沈錦的眼神,許久才說道,“是他們太不懂事了,錦丫頭做的對。”

沈錦笑的眼睛彎彎的,格外可愛,“皇伯母太過誇獎我了,我就是做了應該做的。”

瑞王妃笑的格外淡定,陳側妃低著頭時不時用帕子揉了揉眼角,皇後剛想說什麽,就聽見宮人通傳,昭陽公主和晨陽公主來了,皇後笑著說道,“快帶那兩孩子進來,也和錦丫頭親熱親熱。”

沈錦微微垂眸,昭陽公主是皇後所出,年紀比沈錦略小一些,應是兩三個月,而晨陽公主出生的時候母親就沒了,一直養在皇後的身邊,聽說格外得寵,比沈錦要大一些。

真要說起來這兩個公主年紀都很適合嫁給楚修明,不過是誠帝不願意自己的女兒受苦罷了,又想拉攏楚修明嫁個宗室,這才選了瑞王的女兒。

兩個公主進來的時候,不僅是沈錦,就是瑞王妃和陳側妃都站了起來,昭陽公主聲音溫柔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說道,“嬸嬸快請坐。”

晨陽公主掃了沈錦一眼已經坐在了皇後身邊,幾個人重新坐下,皇後笑著讓人給兩個女兒上了新的果點,然後對著她們說道,“這位就是你們皇叔家的。”

“哦?”晨陽公主挑眉看向沈錦,“就是嫁給永寧伯的那個?按照年月應該算是我堂妹了。”

沈錦起身行禮道,“堂姐。”

晨陽公主恩了一聲,昭陽公主倒是笑道,“錦堂姐。”

“堂妹。”沈錦回了一個笑容說道。

昭陽公主年紀不大,可是笑起來很有幾分端莊的味道,“堂姐快請坐,都是自家人,無需太過客套的。”

沈錦這才坐下地說道,“是。”

晨陽公主忽然問道,“之前我聽著外麵的傳聞,說永寧伯麵容猙獰恐怖脾氣暴虐,可是昨日永寧伯進宮了,倒是有傳言說永寧伯麵如冠玉,到底哪個是真的?若是永寧伯真長得如此好,那些異族會怕他嗎?不是說戰功赫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