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37章

趙嬤嬤溫言道,“夫人心中可有成算?”

沈錦想了想點頭說道,“廚房可收拾好了?”

趙嬤嬤眼角抽了抽,說道,“已經收拾好了,換上了帶來的人,今日怕來不及了,夫人想用什麽交代下去,中午的時候讓人做來。”

“嬤嬤看著辦吧。”沈錦開口道,“夫君不用去宮中嗎?”

楚修明不像是趙嬤嬤那般擔心,聞言說道,“晚些時候再去,今日怕是瑞王妃她們就該回府了。”

沈錦心中算了一下說道,“那今日收拾下東西,送了拜帖去,明日就去探望吧。”她雖知道跟在瑞王妃身邊,母親定會安然無恙,可到底放心不下,還是自己去看了心中安生,“夫君去嗎?”

“自然是要去的。”楚修明笑道,“我還要看看娘子長大的地方呢。”

沈錦也笑了起來,開始拉著楚修明說起了瑞王府的事情,比如那個花園裏麵的池塘。

等用飯的時候才停了下來,然後陪著楚修明換了朝服後,就伸了個懶腰說道,“趙嬤嬤,把府中的下人都集到前廳吧。”

“是。”趙嬤嬤也不多問,既然將軍的意思都是把府中事情交給夫人,她就在一旁輔佐就好,萬不可指手畫腳的。

安寧和安寧更不知道沈錦什麽打算,就站在沈錦身邊,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就往前廳走去,今天趙嬤嬤給沈錦換了一身水紅色的衣裙,料子雖不是月華錦卻也不差,因為是在家中,倒是沒有盛裝打扮的意思。

到了前廳以後,就見到前麵站著府中的幾個管事,丫環小廝就連粗使的婆子一類的都被按照名冊叫了過來。

眾人一見沈錦,心中倒是一鬆,實在是沈錦麵嫩,一雙水潤的杏眼,唇又自然上翹,看著就是一個脾氣軟的,換句話來說是個好欺騙的。

沈錦翻都沒翻名冊,隻是問道,“原將軍府中的家生子也站出來。”

這還真沒有,因為楚家的根都在邊城,京城這個永寧伯府根本沒安排什麽人,沈錦一看覺得事情簡單了不少,然後又把名冊遞給趙嬤嬤說道,“嬤嬤看看有沒有熟悉的。”

趙嬤嬤聞言隨意翻看了一下,就說道,“老奴離京已久,並無熟悉的。”

沈錦聞言點頭說道,“那就好,行了,把賬本拿出來吧。”

各個管事心裏都明白這是必須走的過程,在知道永寧伯回京的消息後,所有賬本都重新做了一遍,確保萬無一失,其實永寧伯府的開銷都是永寧伯的俸祿,不過誠帝直接讓人把永寧伯的俸祿送到永寧伯府中,府裏的人發現永寧伯在邊關根本不管這些,膽子也養大了,根本不往邊城送,還私下扣了不少誠帝賞賜的莊子田子的出息。

安平去把所有賬本都收了起來,沈錦問道,“還有別的嗎?”

大管家麵上恭敬地說道,“並無,所有賬本都在賬房內,夫人可派人去清點,這是總賬。”

沈錦點頭直接說道,“來人把這幾個管家送到……找個空點的院子送進去,好生招待著,趙管事你去查賬,若是沒有問題了,就把人送回家。”

有問題呢?將軍府中的管事還沒開口,就被邊城來的侍衛給帶下去了。

趙管事是楚修明專門帶來的,沈錦早就知道楚修明是個小氣記仇的,伯爵府這些事他隻是懶得去管,又不是自己人,既然想死就隨著他們,到時候所有的賬一起算就好了。

“是。”趙管事沒有多問,身邊的小徒弟接過總賬和賬房的鑰匙就站在趙管事的身後了。

沈錦說道,“若是忙不過來,就去……瑞王府借幾個人來,我會和母妃打好招呼的。”

“是。”趙管事還是不多言。

沈錦也不在意,說道,“那你去吧,看看缺多少人和我說。”

趙管事行禮後就帶著徒弟下去了。

“哪些是正院伺候的?”沈錦問道。

這話一出,就從丫環中低著頭走出來了一些。

沈錦看著足足二十多個美貌的丫環,她們倒是沒有像早晨那般花枝招展的,身上的衣服都樸素了許多,“挺漂亮的。”這是實話實說,“趙嬤嬤,把她們的賣身契拿來,每人再送五兩銀子,都送走吧。”

“夫人……”

此話一出,這些丫環都跪下哭求了起來,“夫人,奴婢一定會忠心伺候夫人和永寧伯的,絕不敢……”

“看,都喜極而泣了。”沈錦下了結論,“不用太感激我的,這樣每人再添一兩銀子,隻當是伯爵府送的嫁妝,這麽漂亮不會愁嫁不出去的。”

還沒等她們再鬧,安寧已經過去,把兩個想要抱著沈錦腳的丫環拎了起來扔到了外麵,沈錦很惆悵地歎了口氣,她覺得安寧這麽厲害,以後要選個什麽樣的人才配得上啊,真是愁死了。

趙嬤嬤冷聲說道,“難道都聾了,聽不見夫人的命令?”這話是對著那些粗使婆子說的,“伯爵府中從不收留無用之人。”

倒是有個手上戴著金鐲子的婆子說道,“夫人這樣恐怕不好,有些是陛下賜下來的,等永寧伯回來處理了比較好。”她覺得沈錦醋性太大,可不覺得這會是永寧伯的主意。

沈錦聞言看了過去說道,“要是別人送的還不好這般處理呢,放心吧,皇伯那裏自然有我去說。”

這婆子眼睛瞪大了,這才想到永寧伯的夫人可是郡主,皇親國戚啊,用聖上和永寧伯來壓她,根本不行。

再也沒有人敢提意見了,兩個粗使婆子架著一個漂亮丫環給送了出去。

沈錦又看向那些長相平凡一些的,說道,“你們沒她們那麽漂亮,算了,趙嬤嬤每個人給她們七兩銀子,連著賣身契一並送了吧,你們多點銀子置辦嫁妝也好選了人家。”

畫風不對啊!有個長相平凡的丫環藏在眾人之中,心中糾結,怎麽是這樣的結果?多給一兩銀子然後打發了?

“我等願意伺候夫人。”她們這些也聰明了一些,以為沈錦是妨著有人勾引楚修明,所以才會如此,這次隻提沈錦不提楚修明,再說她們長相都平凡,應該礙不著眼。

沈錦說道,“不用,我身邊有人伺候。”

說完就揮了揮手,粗使婆子心中惶惶不安,此時不敢耽誤,趕緊態度強硬地把人都送了出去。

此時剩下得就是一些年紀略小的小丫環了,沈錦倒是沒說讓她們嫁人的事情,隻是說道,“你們登記一下誰還記得家在哪裏,也不用你們贖身的銀子,每個人送八兩銀子,都回家吧。”

“奴婢沒有家了。”年紀不過六七歲的小丫環跪在地上哭著說道,“求夫人憐憫,奴婢娘早死,奴婢爹又娶了……”身世及其可憐,簡直聞著傷心聽者流淚。

“可憐見的。”沈錦感歎道,眾人以為沈錦會把人留下的時候,就聽見她說道,“既然如此,就送去學個手藝吧,家裏靠不住就要靠自己。”沈錦很真誠地說道,“還有誰要學手藝得?沒人了?那就出去拿了賣身契和銀子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