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36章

雖然楚修明說了要回京,也不是說回去就能回去的,他這樣的官職要回京必須請旨,這點倒是容易,誠帝巴不得他回來呢,趕緊下旨同意,然後為了讓楚修明安心又讓人送了不少糧草輜重,不過也順帶送來了幾個文官,說好聽的是留下來幫著處理雜事,免得楚修明離開使得邊城沒主事的人打亂,說白點就是來□□的,而且知道楚家在武將心中的地位,甚至不敢派武將過來。

楚修明倒是規規矩矩的謝恩,也沒像誠帝擔心的那樣讓這幾個文官暴斃,反而找了地方好好把人養起來,還真是養起來,和養豬一樣,每日衣食不缺的,但是想出來沒門,每個月給朝廷的奏折,幾個壯漢盯著,好好寫,寫完了我們幫你送到驛站。

而且還不用楚修明派人盯著,邊城的百姓就盯著這些人,他們又不是傻子,在蠻族圍城的時候,心中已經恨透了誠帝,真要說起來在他們眼中,怕是楚修明真的振臂一呼揭竿而起,他們也都是支持的。

趙嬤嬤零零散散收拾了十幾車的東西,等陸陸續續上路的時候沈錦驚呆了,就像是在剛接受了為了某些保命的事情而花盡家財夫君有些窮這件事後,現實忽然狠狠打了她一巴掌,我的夫君其實一點也不窮,反而……有些太富裕了?

當沈錦晚上在楚修明懷裏,沈錦小心翼翼的告訴楚修明其實那些月華錦啊浮光錦……都是很值錢的這件事後,被楚修明狠狠修理了一頓說道,“放心吧,就算再窮養隻兔子的銀子還是有的。”

這一下把沈錦嚇醒了,“你要殺了我的兔子?”

“我為什麽要殺你的兔子?”楚修明伸手又把沈錦摟回懷裏。

“你不是說養一隻兔子嗎?”沈錦追問道,“可是我有一窩兔子,它們還會生很多小兔子。”

楚修明第一次被人說的有些啞口無言了,總不好說他說的兔子和沈錦口中的兔子不一樣吧,隻是笑道,“如果我沒銀子,成親那日能請得起流水席?”

沈錦眨了眨眼,“哦。”她給忘記了,想想那些首飾,沈錦換了個姿勢在楚修明懷裏待得更舒服,然後閉眼睡覺了。

楚修明看著沈錦這樣子,不知道該感歎太過心寬還是感歎迷糊的要命,光注意不該注意的地方了,不過聞著香噴噴的媳婦,楚修明也閉眼睡覺了。

趙嬤嬤又給沈錦安排了一個丫環,看起來年紀不大,瘦瘦弱弱的樣子,跟著安平的名字起了叫安寧,而且安平像是認識安寧,主動讓出了沈錦身邊的位置,反而注重打理沈錦的東西了,沈錦出門都讓安寧跟著。

開始的時候沈錦還不知道怎麽回事,後來見安寧單手拎起了門口半個高的石獅子以後,看著安寧的眼神就變了,然後晚上偷偷和楚修明說,“那麽高那麽大的石頭啊,一下子就拎起來了。”

楚修明手摸著沈錦的後背,他最近忙得很,隻有晚上的時候能陪著沈錦說話,而且他很喜歡聽沈錦說這些,因為不用費神去想還很好笑,整個人都會輕鬆不少,“你說她能拎起來人嗎?”

“粗通拳腳的成年男人四五個不是安寧對手。”楚修明閉著眼睛說道。

沈錦眼睛亮了亮,然後自己笑了起來,“夫君你真好。”

“你與我做的扇套要做到什麽時候?”楚修明沒那麽好哄,一句真好就滿足了,他可是早前就聽趙嬤嬤說了,沈錦選了料子和彩線準備繡東西送他。

沈錦都想不起來東西被扔到哪裏了,“困了睡覺呢。”

“到京之前,我倒是希望能見到娘子做的東西。”楚修明也沒再揪著不放,不過定了個期限。

小不點已經長大了許多,現在沈錦都抱不起來它了,不過楚修明說過小不點還能再長一些,最終長成站起來能比沈錦還高一些。

等全部收拾好上路的時候,邊城的事務就都交到了楚修遠手中,楚修遠幾乎是這些守將看著長大的,再加上這個姓氏,守將自然願意聽他吩咐,府中還有軍師謀士,邊城百姓是和楚修遠同生共死過的,而且楚修遠也不是個夜郎自大的性子,所以有楚修遠在邊城,就算誠帝派再多的人來也沒用,最多就是被圈起來養著的人更多一些罷了。

等真上路的時候,趙嬤嬤竟又收拾了一些東西出來,多虧了誠帝怕楚修明改變主意半路又跑了,專門派了侍衛來接,楚修明就直接讓侍衛幫著運送東西,他輕輕鬆鬆帶了二十多個下人就上路了。

能被誠帝派來的都是心腹,而且不少是朝中新貴的旁係子弟,嫡係是舍不得送出來受苦的,可是旁係想要有出息,總是要有些波折的。

可是就算是旁係,他們也沒有這麽辛苦過,楚修明是把他們當成粗使的下人來用,還是不用給工錢自備幹糧的那種。

更坑的是,楚修明一點也沒有傳言中那麽嚇人,長得俊美斯文,就是看著有些清冷而已,根本不像是鎮守邊城殺敵無數的將軍好不好!講究起來比他們這些人還講究。

和他們相比,楚修明帶來的那二十多個人就舒服多了,要做的事情也不多,保護好將軍和將軍夫人,沒事了打點野味來加餐就夠了。

沈錦開始是坐馬車的,後來都是被楚修明帶著騎馬,沈錦為了方便趕路穿的都是騎馬服,他們又不急著進京,每日隻選了不熱的時候趕路,也沒受什麽罪,還時常有野味吃,竟然比邊城的時候又長高了一些。

小不點也不是整日在車上的,它自己跟著馬跑,不知為何,那些馬都有些怕它,它也像是成精了一樣,專門去嚇那些侍衛的馬,若不是侍衛也有些本事,都差點被從馬上顛下來。

沈錦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還專門讓安平給那些人送了肉幹一類的吃食,回來就狠狠教訓了小不點,“不能鬧,他們是護著我們家的東西的,萬一驚了馬,把人摔壞了怎麽辦?就是不說人東西給撞壞了,就沒有了,你的骨頭也不給你吃了……”絮絮叨叨教訓的小不點都臥在地上,前爪扒著耳朵。

使得開始還有些感動的侍衛們心中憋屈,這簡直是在說他們還沒有東西重要,其實是他們想多了,沈錦這話還真沒有這個意思,隻是畫麵上的意思。

楚修明很寵著沈錦,這一點在邊城的人都知道,而走這一路那些侍衛也知道了,畢竟每到一處繁華的地方他們總是要歇上幾日,讓楚修明帶著沈錦遊玩一番,而且在外麵打了野味的時候,還專門收拾出來給沈錦吃,那次他們就看見沈錦吃不完的烤兔腿楚修明很自然的接了過去幫著吃掉了。

當時幾個人都目瞪口呆了,就算再窮的人家,也都是男人先吃了剩下的才會給女人吃,哪裏有做妻子的吃不下了,讓丈夫吃的,特別是這個丈夫位高權重的時候。

而將軍偏偏就做了,還那麽自然,所有邊城帶來的人也都沒大驚小怪,反而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就是將軍夫人身邊的嬤嬤說了幾句,也不是說這樣不好的,而是說夫人用的有些多了一會記得吃山楂丸子。

沈錦最不愛吃那些酸的了,不過酸甜的倒是喜歡,還必須甜的多一些,以往在京城吃果子沒得挑,除了在瑞王妃那邊能吃些最好的,回到陳側妃院中的時候,分給母女兩個的都不能說最次的,畢竟還有那些沒個名分的妾室,可也不是頂好的,最重要的是果子還有數。

所以沈錦沒得挑也就不挑,能吃就好,到了邊城因為種類有限,而且因為環境的原因果子都挺甜的,沈錦都很喜歡,趙嬤嬤和安平她們都以為沈錦不挑什麽都喜歡呢,可是現在知道了,並非如此。

楚修明又是個寵媳婦的,一路上不管價錢隻選了新鮮的來讓沈錦吃,沈錦在發現他們家不差銀子後,就放開了吃,有時候難免貪嘴,趙嬤嬤又不舍得看見她失望的樣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結果是,有天她吃的上吐下瀉,養了三天才緩過來,自那以後,趙嬤嬤就買了山楂,讓大夫做了山楂丸子,隻要沈錦吃的稍微多些,就盯著沈錦吃。

山楂丸子不是藥,吃了也不傷身體,還對身體有好處,所以也沒人覺得不好,可是就苦了沈錦,她最不喜歡就是酸東西,趙嬤嬤還偏偏不讓大夫給裏麵放蜜糖,既然她舍不得沈錦失望,就要讓沈錦自己記著。

這個時候的楚修明可不會站在沈錦這邊,還會幫著趙嬤嬤盯著。

等到了京城的時候已經入秋了,而且沈錦是睡著進的城,因為是私事進京,誠帝也不想給楚修明做麵子,倒是沒有人大張旗鼓來接,到時不少人因為楚修明出眾的外貌愣了愣神,更不會往永寧伯身上去猜,直到馬車直接駛進了永寧伯府,都沒有人猜楚修明就是永寧伯,實在是流言太過成功的緣故了。

楚家雖然常年鎮守在邊城,可是京中永寧伯府還是有人的,不管是誰的人,到底不敢怠慢了楚修明他們,因為早就得到消息的緣故,誠帝為了麵子,還派人重新修善了一番,而楚修明很不客氣地把要求都給提了,竟比邊城的將軍府還要華麗富貴一些。

而且永寧伯府有不少下人,在正院伺候的丫環個個貌美,環肥燕瘦一個不缺,她們本也知道永寧伯的傳聞,心中還是不甘不願的,誰知道見了楚修明的真人,都不自覺紅了臉,動作更加優美**了幾分。

馬車直接停在了正院門口,楚修明看都沒看這些人一眼,直接上車從裏麵抱出一個被大披風包裹住的人,那人還動了動,像是掙紮了一下,就和個蠶寶寶似得一拱一拱的,然後一隻白嫩的手從披風下麵伸了出來,照著楚修明的肩膀拍了幾下,就見楚修明稍微調整了一下姿勢,然後那隻手又收了回去,披風下麵的人動了動,露出一雙精致嵌著玉片的繡鞋,一晃一晃的繼續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