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35章

楚修明此時正和幾個軍師在書房,而楚修遠就坐在一旁聽著並沒有吭聲,直到聽他說道,“我會陪夫人回京。”

“哥,你知道誠帝的打算……”楚修遠忍不住開口道。

楚修明看向楚修遠說道,“就是知道,所以我才要回京。”

王管家皺了皺眉說道,“此舉太過冒險了。”

楚修遠使勁點頭,“哥,你和嫂子都別回去。”

楚修明先揮了揮手讓屋中的人退下,就剩下兄弟兩個了,也沒有直接開口,而是走到窗戶邊把窗戶推開說道,“我必須回去,除了這個別無他法。”

“可是……”楚修遠咬牙握緊拳頭說道,“那也該是我回去。”

“你回去幹什麽?”楚修明挑眉笑道,“你隻是我楚家的幼子,我楚修明的弟弟罷了。”

楚修遠張了張嘴,可是對著楚修明的眼神卻說不出話來。

“放心吧。”楚修明不再看楚修遠,隻是開口道,“最多三個月,就算我不提,誠帝也會讓我離開京城的。”

楚修遠滿臉倔強地看著楚修明,想等楚修明一個解釋,楚修明卻沒再多說什麽,“去把王管家他們叫進來。”

“哥,你一定會回來的對嗎?”楚修遠握緊拳頭,問道。

楚修明眉眼帶著笑意,是一種自信和傲然,什麽話也沒有說,楚修遠的心已經安定了下來,然後乖乖出門把人給叫了回來,還給王管家他們道了歉,看著兩兄弟感情好,這些人自然不會介意,反而安慰了楚修遠幾句。

等人重新坐好後,楚修明就一一安排了起來,幾個人聽了心中大定,楚修遠笑道,“哥你怎麽就能從那幾個商販那得了這些個消息?”

“當時叫了你一並去聽,仔細想想。”楚修明沒有直接告訴楚修遠,隻是說道,“就當你今日的功課。”

楚修遠眼角抽了抽,剛剛的興奮消失的沒了影兒,應了一聲開始仔細想了起來。

一人計短三人計長,楚修明提了一個大概,很快一條條計謀都被提了出來不斷把計劃完善,等到晚上的時候,就有小廝送來了晚膳,這些人才稍作休息。

晚膳是沈錦交代廚房做了按時送來的,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有葷有素味道倒是不錯,幾個人吃完以後繼續秉燭夜談,直到醜時才徹底商量妥當,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不同的人去辦就是了。

楚修遠還以為逃過了一劫,卻不想在分開之前楚修明開口道,“時辰不早了,回去就趕緊歇著,未時到書房來。”

“是。”楚修遠心知楚修明都是為了他好,有氣無力的應了下來。

楚修明不再搭理他,讓小廝拎著燈籠在前麵帶路往正院走去,他回去的時候沈錦已經睡著了,臉睡得格外粉嫩,輕輕捏了一下沈錦的小鼻子,這才笑著去外間洗漱,也不用人伺候,就自己脫衣服上了床。

沈錦蠕動了一下唇,像是感覺到身邊的人一樣,很自然放開了懷裏的大軟枕,然後滾進了楚修明的懷裏,楚修明摟著小嬌妻,緩緩吐出一口氣,就算為了這個家,他也是要回來的。

而且回京是不得不回,他們也沒有別的路可走,當初留下的人脈也要聯係,還有多少可靠的也不知道,能剩下多少也不知道,最重要的還有……楚修明眼睛眯了一下,緩緩閉了起來,伸手捏了捏鼻梁,真是累啊。

不是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可是這天下百姓無罪,外又有強敵虎視眈眈,若是他們先亂了起來,受苦受難的還是無辜的百姓,楚家自天啟建朝起就鎮守邊關,至今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楚家的祖墳中有多少是衣冠塚,就連楚修明都不清楚。

沈錦身上又軟又熱的,摟在懷裏格外的舒服,楚修明放緩了呼吸,還有這個嬌氣的媳婦,若沒有他護著到了京城被人欺負了怎麽辦,這麽一想心中那種壓抑漸漸消失了,又多了一些無奈的寵溺的味道。

因為沈錦每日都要喝羊乳牛乳的緣故,身上帶著一種淡淡的奶香味,聞著格外舒服,不知不覺楚修明也睡著了。

楚修明的作息很規律,就算睡得再晚,到時辰了就會起來去練武,而沈錦除非有人叫她,否則定會睡到餓了才起來。

趙嬤嬤已經伺候習慣了,早早讓人備了溫水,倒不是給楚修明用的,練完武楚修明直接就用井水衝洗了,而時給沈錦的,熱乎乎的毛巾一點點擦著臉,沈錦舒服的哼了兩聲,等外麵傳來了小不點的叫聲,這才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沈錦捂著嘴打了個小小的哈欠,然後在枕頭上蹭了蹭,自從成親以後,楚修明屋中的東西被換掉了許多,原來的玉枕被換成了現在的軟枕,蹭在臉上格外的舒服。

趙嬤嬤和安平伺候著沈錦洗漱完了,就端了杏仁羊奶來,沈錦雙手捧著碗一口口喝了起來,嘴上難免就沾了一圈奶漬,楚修明已經回來了,選了一身深色的錦袍換上,看著沈錦的樣子笑道,“夫人真該去看看小不點喝奶時候的樣子。”

沈錦還沒有徹底清醒,有些遲疑地看著楚修明,就這樣都沒有耽誤喝奶,直到一小碗全部喝完了,才覺得清醒了不少,趙嬤嬤已經拿了帕子幫沈錦擦嘴,笑道,“夫人今日穿那身鵝黃的紗裙可好?”

“好。”沈錦沒什麽意見,其實除了在吃上,別的地方沈錦很少挑剔的。

楚修明已經換好了衣服,說道,“這幾日收拾下東西,我陪你回京給嶽父祝壽。”

“啊?”沈錦瞪圓了眼睛看向楚修明問道,“夫君,你……”傻了嗎?

後麵三個字沈錦沒有敢說出來,實在是害怕被楚修明記仇,晚上使勁收拾。

楚修明卻沒有多解釋的意思,隻是摸了摸沈錦的臉頰說道,“放心吧,最多半年,夫君帶你去南邊玩一圈再回來。”

沈錦還是滿臉懷疑地看著楚修明,她也不傻,當初誠帝對待這邊得態度看得一清二楚,她差點以為就要死掉了!匕首都準備好了,還專門請教了刺哪裏比較不疼死得快一些好不好。

雖然說應該是忠君,可是在沈錦心裏誠帝真沒什麽地位,她覺得自己被誠帝害慘了,先把她不明不白的嫁了過來,又趁著她出嫁的機會安排內應,最後還不救她?

邊城多重要不要別人告訴,沈錦都知道,如果邊城破了,京城也不安全了好不好,可是誠帝就是不救人,現在又把她母妃和母親扣在了宮中,簡直和小時候許側妃想要欺負母親,欺負不到,就把她弄到院子裏,直到母親來領人,然後炫耀羞辱母親一頓再讓她們離開一模一樣!

而且許側妃後來被瑞王妃收拾了,也不敢玩這樣的手段了,換了別的來折騰,可是誠帝呢?竟然用許側妃都不用了的手段。

楚修明也發現了沈錦又開始發呆,都不知道神遊到哪裏去了,無奈歎了口氣,伸手彈了她額頭一下,沒有他看著怎麽辦,搞不好剛回京城就被人騙走了,說道,“去南邊後,帶你去吃新鮮的河鮮海鮮。”

沈錦眼珠子轉了轉,“夫君,我覺得我們在京城半年有點久,早點去南邊,可以多待一段時間再回邊城。”

楚修明笑著說道,“好。”

沈錦滿足了,也不再去想,她覺得楚修明胸有成竹的樣子,那就是沒問題,她隻要老老實實的聽話就好,“不過,萬一下次他還把母妃和母親押在宮中怎麽辦?”

“我會解決的。”楚修明開口道。

沈錦點頭,果然不去煩惱了,然後換了衣服就開始吩咐趙嬤嬤收拾東西了,而且這次回京還要給家裏人準備各種禮物,想想都覺得頭疼,然後她頭疼以後就拉著趙嬤嬤絮絮叨叨了半天,把所有記得的人喜好說了一遍,就撒手不管了。

將軍府新得了幾個廚娘,沈錦最近就在折騰廚房,不過此時倒是沒有直接去廚房而是拉著楚修明問道,“夫君,那我的兔子和我的小不點怎麽辦?還有你說馬上要生了的馬崽呢?”

楚修明早就打算好了,“可以帶著小不點。”他把小不點訓的差不多了,跟在沈錦身邊也能護著點,“兔子和馬崽就不行,有專門人的照看著,你想帶著誰?”

“安平和趙嬤嬤可以嗎?”沈錦問道。

楚修明點頭,倒是沒有糾結,“二弟不去,到時候兔子交給他就好。”

沈錦應了下來,“他不會把我的兔子給吃了吧?”要知道楚修遠最討厭的就是這幾隻兔子了。

楚修明笑道,“他不敢。”

三個字一出,沈錦放心了,去院子裏和小不點玩了起來。

趙嬤嬤隻覺得將軍夫人真是心寬,除了告訴她瑞王妃喜歡素色,大姐喜歡紅色,母親喜歡帶毛的外,就沒再說別的有用的,多虧上次準備的時候她留意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夫人自從嫁給將軍後,越發的……不上心了。

“不會是被將軍給養傻了吧……”這要是生孩子以後得傻成什麽樣啊,想想趙嬤嬤都覺得頭疼,不過再頭疼她此時也得打起精神去收拾東西。

安平剛剛也在,隻當沒聽見趙嬤嬤的話問道,“嬤嬤,夫人的衣服都要帶哪些?”

“也不用帶太多衣服,把那月華錦、浮光錦、秋明絹……算了我去收拾,有些料子空一時半會在京城也不好買到,而且也不知現在那裏興什麽樣式的,多帶些料子到京城找了繡娘來做就是了。”趙嬤嬤開口道。

安平應了下來,“嬤嬤,我倒是覺得夫人現在這樣,可不光光是將軍的功勞。”說完不等趙嬤嬤開口,就趕緊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