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31章

楚修明把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好了才讓沈錦知道的,黃道吉日也選了最近的日子,雖沒有來時的公主儀仗,可是楚修明宴請了邊城所有的百姓。

將軍府從沒有這麽熱鬧過,外麵擺著長長的流水席,編程裏麵所有酒店都停了業,裏麵的廚房自發來將軍府幫忙。

不管家中有錢還是沒錢的,都準備了將軍和將軍夫人的新婚賀禮,並非什麽值錢的東西,有的甚至是家裏自己熬得麥芽糖。

將軍府中所有的下人都穿上了新衣,臉上是發自內心的喜悅,就算忙得腳不沾地嗓子都幹啞了,笑容卻藏也藏不住。

沈錦是從將軍府出嫁的,轎子會繞城一周,她已經換上了那身月華錦製成的嫁衣,發被挽起,華貴的頭飾妝點在上麵。

楚修遠今天也是一身錦袍,並不是正紅色的,站在門口叫道,“嫂子好了嗎?”

沈錦最後扭頭看了一眼銅鏡,隻能模模糊糊看見一個人影,不過輕輕碰了一下臉,趙嬤嬤開臉比在瑞王府中弄的還要疼,想來一定紅腫了。

安平手裏的托盤裏麵放著紅色的蓋頭,蓋頭上麵繡著並蒂蓮,蓋頭的四周綴著紅色的寶石。

沈錦卻看向了趙嬤嬤,看的趙嬤嬤一頭霧水,沈錦開口說道,“我母親說,出嫁前要裝點東西,在轎子裏的時候餓了可以墊墊肚子的,否則會撐不住。”

趙嬤嬤覺得有些無言以對,沈錦有些懷疑地問道,“嬤嬤你忘記準備了嗎?”

其實趙嬤嬤是準備了,本身想等著沈錦蓋上蓋頭以後,再偷偷背著人塞給她的,沒想到沈錦這麽直接,直接把東西掏出來,沈錦藏在了大袖子裏,才笑道,“我馬上就回來了。”

這話說的沒有錯,可是怎麽聽都覺得別扭,不過趙嬤嬤也顧不上這些,免得耽誤了良辰吉時,說道,“老奴讓廚房給夫人備著桂花銀耳百合粥。”

沈錦這才矜持的點點頭,示意可以了,趙嬤嬤雙手拿過蓋頭給沈錦蓋上以後,又整理了一下說道,“少將軍可以進來了。”

因為新娘子腳是不能沾地的難免不吉利,所以沈錦換上新鞋後就一直坐在**,其實不應該讓楚修遠背她出去的,應該是讓沈錦的兄弟來背,就算沒有兄弟也可以讓婆子背著,不過是楚修遠主動要求的,楚修明也沒有拒絕。

在京城的時候,沈錦是被瑞王妃的嫡子,她的大哥沈軒背上的花轎,後來也是由婆子從花轎上背到了馬車上,而現在換成了楚修遠,反正沈錦是不介意的,他們不合規矩的地方多了,也不差再多幾樣了。

沈錦趴在楚修遠的背上,楚修遠年紀小,可是很有力氣,背著沈錦走的也很穩,他開口道,“嫂子,大哥一定會對你好的。”

“恩。”沈錦應了一聲,小聲說道,“長嫂如母,我也會好好照顧你的。”

楚修遠笑了起來,也不再說什麽,楚修明已經帶著人守在院子門口了,一身紅色喜服的楚修明更顯得清俊優雅,因為是大喜的日子,就連眉眼間的冷寂也消失了,楚修遠和楚修明相視一笑,然後把沈錦放進了花轎裏麵。

喜娘在一旁喊著各種吉祥的話,楚修明拍了拍楚修遠的肩膀,就率先往外走去,花轎跟在他身後。

楚修明今天換了一批白色的駿馬,等花轎抬出來後,他就翻身上馬了。

其實坐在花轎裏麵一點也不舒服,沈錦聽著外麵的奏樂,臉上的紅暈根本沒有消失,就連眼睛都是亮晶晶的,幾分喜悅幾分羞澀還有幾分說不出的少女情懷,一路上都有人撒著喜錢喜糖一類的,很多孩童的歡呼聲,整個邊城就像是過年一樣,所有人自發的在家周圍掛上了紅色的彩帶和燈籠,喜氣洋洋的樣子。

邊城的人是真心歡迎沈錦的,畢竟沈錦和他們一起同生共死過,在最後快要絕望的時候,更是把所有的生路留給了孩子們。

沈錦開始還很興奮,可是坐了一會後,就有些無趣了,因為她隻能聽得見根本看不到,從袖子裏把趙嬤嬤準備的吃的拿了出來,拆開油紙包就見裏麵是一塊塊隻有指甲蓋大小的點心,沈錦捏了一塊放到嘴裏,因為很小並不會弄花了妝,可是剛放到嘴裏感覺就劃掉了,嚐不到味道,沈錦索性一塊塊往嘴裏塞,連著塞幾塊以後在慢慢吃起來,果然還是這樣過癮,漸漸地膽子大了,嘴裏塞的也增加了,臉頰鼓鼓的一動一動的。

楚修明聽著沿路的人不斷呼喊著將軍夫人,聲音嘶吼說著各種祝福的話,心中一動忽然舉起了手。

沈錦把嘴裏的咽下去以後,興致勃勃地拆開了另一包糕點,先嚐了一點眼睛都眯了起來,剛剛是綠豆薄荷的,這個是……是她喜歡的百果糕,酸酸甜甜的味道,沈錦覺得今天是她最幸福的日子了,貪心的塞了三塊百果糕在嘴裏,沈錦又拆開了另外一個小油紙包,咦,外麵怎麽忽然安靜了?趙嬤嬤竟然還做了山藥糕,沈錦捏了一塊繼續放在嘴裏,也忘記了繼續想外麵安靜的問題。

楚修明覺得今天是他和沈錦成親的大喜日子,所有的榮耀都應該和沈錦一同分享,讓她也感受一下邊城所有人對她的歡迎和內心的喜愛,所以翻身下馬,在眾人疑惑的眼神中一步步走向身後的花轎。

花轎內,沈錦正把百果糕和山藥糕配在一起吃,兩塊百果糕兩塊山藥糕,她剛剛試過了,四塊一起吃完全沒問題的,兩種糕點的味道融合在一起,果然美味,等回去是不是讓廚師……

拉開最外層的轎門,掀起花轎簾子的楚修明看著那整齊擺放在沈錦腿上的糕點,又看著一眼正在忙碌的小手,因為蒙著蓋頭,沈錦根本沒有注意到楚修明的到來,嘴裏吃著百果糕和山藥糕,沈錦決定再拆一包看看是什麽口味的,忽然透過蓋頭邊沿看見了一雙鞋子和紅色的下擺,那下擺的料子很眼熟,和她的嫁衣一模一樣……

楚修明有些哭笑不得,而外麵的人根本不知道裏麵的事情,隻是看著楚修明打開了轎門,驚呼成傳了出來,緊接著一陣陣叫好聲和整齊的祝福聲,楚修明輕笑出聲,明明很吵鬧的環境,可是楚修明的聲音還是清楚的傳進了沈錦的耳朵裏,就像是一根羽毛在她耳後輕輕搔著一樣,心都是一揪一揪的,不是疼也不是難受,而是癢癢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小娘子太心急了。”楚修明笑著說道,彎腰進了轎子,一下子就把沈錦抱了起來,沈錦驚呼一聲,腿上的糕點都落在了轎子裏麵,還有幾塊蹦到了外麵,沈錦一手按住蓋頭,一手還抓了什麽東西,因為太過緊張根本來不及分辨。

楚修明把沈錦打橫抱了出來,紅色繡鞋上的那顆東珠隨著一顫一顫的格外惹人憐愛。

邊城本就民風彪悍更自在一些,女人都能上戰場,而不像是京城那樣的地方,根本不能拋頭露麵的,所以楚修明此舉使得所有人的歡呼雀躍,“祝將軍和將軍夫人永結同心、早生貴子、白頭到老生死不離!”

也不知道是誰先喊出來的,等沈錦反應過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喊了起來,不僅中氣十足而且很整齊,就像是有人專門安排的一樣。

沈錦捏著手裏的東西,努力想把嘴裏的糕點給咽下去,可是發現越著急越咽不下去,而最讓沈錦崩潰的一點是,楚修明趴在她耳邊柔聲說道,“夫人,聽見他們的聲音了嗎?”

“夫人,不管我們今後在哪裏,邊城都是我們的家。”楚修明把沈錦放在馬背上,自己翻身坐在她後麵摟住了她的腰,“在這裏你可以自由自在,不用受到任何的拘束,我們生死與共榮辱共度,不管什麽事情我都會擋在你前麵,不管什麽時候我們都共同麵對好不好?”

沈錦點頭,很好如果你願意等我嘴裏的東西都吃完了再和我說這些我一定會很融情蜜意地靠近你懷裏說一句我亦然。

“那我先把你的蓋頭掀開。”楚修明摟著沈錦腰的那隻手握著了沈錦的手,另一手抓住了蓋頭的邊沿,“我們一起來看看邊城的人們為我們所做的好嗎?”

等等,一點也不好,放開我得蓋頭,等我咽下去你再掀開我們還是能好好做夫妻的我以後也不會再給你燉補湯喝了……

沈錦一個手握著有東西,她下意識的沒有鬆開,另一手被楚修明握在手裏根本動不了,嘴裏塞著東西說不出來話,因為被楚修明身子抱著連動一動都做不到,隻能瞪著眼睛看著蓋頭被楚修明掀去,她是側身坐著的,滿臉控訴眼睛圓溜溜地看著楚修明,然後左臉鼓了股,楚修明剛剛還專門多說了幾句話,就是為了給沈錦留出時間來讓她把嘴裏的東西咽下去,可是就算楚修明再神機妙算,也算不到沈錦太過貪心一口吃了好幾塊,所以半天咽不下去這件事。

無奈的輕笑一聲,楚修明低頭吻上了沈錦的嘴,然後挑開了她的唇,用舌頭把她嘴裏還沒吃完的糕點勾到了自己嘴裏,然後才鬆開沈錦,沈錦此時眼睛水潤像是要滴出水一樣,不僅滿臉通紅就連脖子都紅了,整個人埋進了楚修明的懷裏,楚修明把東西咽了下去,下頜壓在沈錦的透頂小聲說道,“真甜。”也不知是說糕點還是說沈錦……

作者有話要說:趙嬤嬤說道:夫人,洞房花燭夜的時候你不用太緊張……

沈錦心裏想:今天的糯米桂花糕味道不錯,又香又甜再吃一塊!

趙嬤嬤繼續說道:等喝完了交杯酒後,你就可以把一切交給將軍了。

沈錦看著咽下嘴裏的東西,又端起了芙蓉蓮子羹:今天的放的是桂花蜜!真好吃,果然這些配著桂花最香了。

趙嬤嬤無奈地看著滿臉喜滋滋的沈錦,微微歎了口氣,算了吧,等將軍自己教吧。

終於吃飽喝足的沈錦摸著小肚子,剛剛趙嬤嬤說什麽了?算了,既然沒繼續說就是不重要的事情,不知道明天還能不能用桂花蜜做芋頭丸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