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29章

楚修明仔細翻看了一圈,找到了一對梅花樣式的耳環,然後遞給了沈錦,沈錦拿著試了試一下子就把鎖給打開了,木盒裏麵裝著一摞銀票,有整有零的,沈錦拿出來粗粗一看足有五十萬兩,她的嫁妝滿打滿算出來還不到十萬兩。

沈錦有些呆住了,然後看了看楚修明又看了看銀票,“這是給我的嗎?”

楚修明也沒想到瑞王妃這樣的大手筆,雖然看到信有所猜測,可到底沒有確認瑞王妃的態度,怕是如今瑞王府的銀子都沒這麽多了,瑞王雖然有錢,可是很多東西都是不能動的,就像是禦賜的莊子一類的,瑞王隻能每年收租,卻沒有販賣的權利。

而宮中的賞賜,也不會有直接賞賜銀子,楚修明甚至懷疑這筆銀子瑞王都是毫不知情的。

瑞王妃這樣的女人,嫁給瑞王還真是可惜了。

沈錦摸了摸銀票,重新裝在了木盒裏麵,然後蓋好連著鎖和鑰匙都給了楚修明說道,“給吧,你收了我母妃的銀子,可要對我好。”

楚修明也看出來這些銀子是瑞王妃通過沈錦的手給自己的,眼睛眯了一下倒是沒說什麽就收下了盒子。

不僅是瑞王妃,就連陳側妃都給楚修明準備的有東西,可是瑞王妃不同,陳側妃完全是為了女兒,隻想著楚修明能對女兒好一些就足夠了。

晚上沈錦並沒有吃到她想要的海鮮,因為這些東西需要提前準備,畢竟都是一些幹貨,不過廚房倒是做了別的,反正那些東西遲早都能被吃到沈錦也不在意就是了。

因為天色已經有些晚了,很多東西都沒有收拾出來,所以剩下的東西沈錦就來得及分發出去,等到第二天全部規整完了,沈錦就分東西了。

不僅楚修明和楚修遠有,就連趙嬤嬤、安平和斷了右臂的王總管都有,就見府中小廝抱著東西跑來跑去,不停地從沈錦院中抱了東西送到各個人手上。

沈錦雖說不上大手大腳,可也不是個小氣的,就連王管家都得了一匹禦賜的錦緞,更不用說安平和趙嬤嬤了,她還特意選了安平她們喜歡的顏色送。

送完了東西,沈錦本想叫二管家問話,可是丫環去了才知道,二管家被楚修明叫去了,安平在一旁笑道,“夫人想知道京中的事情,為什麽不問奴婢?”

“你知道?”沈錦驚喜地看著安平。

安平笑道,“這幾日奴婢安排了小丫頭和小廝去纏著那些京城中來的婆子小廝說話,倒是打聽了不少消息呢。”

趙嬤嬤也是知道這件事的,其中也有她的授意,想來二管家不說並非因為不能說,而是不好在明麵上說,所以府中的丫環小廝幾桌好酒好菜就把所有的消息打聽清楚了。

安平應了一聲就說了起來,“奴婢倒是聽說夫人的二姐嫁了鄭家的大公子,鄭家大公子書讀得極好。”

沈錦也知道沈梓嫁進了鄭家,聽說最是清貴,而鄭家大公子詩詞歌賦無一不精,不少大家小姐都收藏著他的詩集。

不過沈梓的學問……沈錦她們當初是一起學習的,因為兩個人年歲相近,夫子教她們兩個的內容是一樣的,沈梓雖說不上才女,可也不是目不識丁,就算嫁到了別的人家,也算得上不錯了,可是鄭家……

沈錦有些想不出沈梓每日和鄭家大少爺吟詩作對的樣子。

安平開口道,“聽說鄭家大少爺最喜紅袖添香……”這話並沒有說完,“夫人的二姐本就是以郡主之身下嫁,難免……聽說她哭著到王府中找王爺做主。”

沈錦問道,“父王出麵了?”

“那倒是沒有。”安平開口道,“住了兩三日,就被王爺派人送回鄭家了。”

沈錦覺得按照瑞王的性格,許側妃和沈梓一起哭訴起來,怕是瑞王會幫沈梓出頭啊,難不成被瑞王妃給阻了?這麽一想就說的通了,點了下頭說道,“還有呢?”

“奴婢聽個婆子在喝醉後痛罵了永樂候世子。”安平知道沈錦更擔心沈琦,所以專門打聽了,說道,“說永樂候世子看著是個好的,卻最混賬不過的,就連永樂候夫人也是內裏藏奸的。”

沈錦皺眉說道,“不應該啊。”她記得出嫁前,大姐過的不錯,而且和大姐夫關係也極好,永樂侯夫人和瑞王妃認識,兩個人也是好友。

安平說道,“隻是聽說永樂候世子在夫人出嫁不遠,就納了妾室,是他青梅竹馬的表妹。”

沈錦皺起了眉頭,“大姐過的不好?姐夫虧待了她嗎?”

趙嬤嬤看著沈錦的樣子,開口說道,“夫人想的太簡單了,並非永樂候世子不好,可能是太好了,所以夫人的大姐才過的不好。”

沈錦看向了趙嬤嬤,趙嬤嬤說道,“安平你打聽出那表妹的身世了嗎?”

“奴婢聽說是永樂侯夫人庶妹的女兒,家裏那邊壞了事,也沒了別的親人,所以就投奔了永樂侯夫人。”安平補充道。

趙嬤嬤才說道,“想來世子對人溫和,而這個溫和並不是隻對世子夫人的,而永樂侯夫人雖與王妃是好友,可是再親也比不過親戚的,所以難免偏心了些,不僅如此,在外人眼中那個妾室孤苦無依,而世子夫人是瑞王嫡女,家世顯貴又是郡主之身,又是世子正妃,兩相對比起來,難免覺得妾室可憐了一些。”

沈錦緊抿著唇,許久才說道,“我知道了。”

趙嬤嬤雖然是楚修明派來伺候沈錦的,可是和沈錦相處久了,也多了幾分真心,說道,“所以夫人,有些時候萬不可心軟,如果那個表妹剛求助到永樂侯府的時候,世子妃能狠下心,直接給了銀子打發出去,就沒有這麽多事情了。”

沈錦問道,“那侯夫人和世子不會生氣嗎?”

趙嬤嬤反問道,“別人生氣和讓自己生氣,哪個更好一些?”

沈錦眨了眨眼睛,看了趙嬤嬤幾眼,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對了夫君有表妹嗎?”

趙嬤嬤難得有些欣慰說道,“將軍也有個遠房表妹,舉目無親的時候來投靠將軍,後來……”

沈錦問道,“走了嗎?”

“是的。”趙嬤嬤說道。

沈錦點點頭,“那就不用提她了,還有別的嗎?”

安平問道,“夫人不擔心嗎?那個表姑娘長得很美得。”

“因為你們都說了是當初。”沈錦覺得趙嬤嬤和安平有些莫名其妙的,“如果當初真有什麽,也輪不到我嫁過來,夫君那性子真想娶誰,還能等到指婚?再說了,府中根本沒有這個人,想來是發生了什麽事情,而且第一次聽人提起,恐怕不是什麽好事,既然這樣,就更不用擔心了啊。”

趙嬤嬤覺得說不定夫人這種就是大智若愚。

沈錦看著被震住的趙嬤嬤和安平,有些小得意和小驕傲地說道,“我可是很聰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