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27章

瑞王妃和陳側妃又說了一會話,陳側妃就告退了,留下了瑞王和瑞王妃兩人,瑞王把人打發出去後,就把今天誠帝說的話和瑞王妃說了一遍,“你說皇兄是什麽意思?”

“不管皇兄是什麽意思,照做就是了。”瑞王妃溫言道,“我回信的時候會多問問錦丫頭邊城和永寧伯的事情的,這事情王爺就不要出麵了。”

“王妃說的是。”瑞王開口道,“不過這錦丫頭也真是的,哪有直接管人要東西的。”

瑞王妃並沒有看沈錦寫給沈琦她們的信,一時不太明白,瑞王就把信的內容大致說了一下,卻見瑞王妃竟紅了眼睛,默默地落淚,瑞王大驚問道,“王妃這是怎麽了?”

“王爺太過偏心,她們都是親姐妹,這樣直言要東西才是親近,難不成還要向外人一樣才好嗎?我不知二丫頭會怎麽想,可是琦兒定會喜歡的。”瑞王妃用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淚,“而且王爺隻注意到錦丫頭要東西了,可是瞧瞧都要的是什麽,若不是邊城實在寒苦,她哪裏會開口要的都是易存的吃食?”

瑞王被瑞王妃這麽一說,心裏也有些愧疚說道,“是我相岔了。”

“王爺,當初被蠻族圍城,錦丫頭求救的信中字字血淚,可是……你看今日她可有絲毫抱怨或者哭訴?”瑞王妃開口道,“不說別的,就是二丫頭不過是夫君納了個小妾,就回來哭著鬧著讓王爺做主,而錦丫頭呢?可給王爺添了絲毫麻煩?錦丫頭在府中的時候,最喜清淡,東西略不精細寧肯餓著也不入口,現在要的都是一些……”像是說不下去,趴在桌子上低聲哭泣了起來。

瑞王心中也覺得酸澀,想想沈錦在邊城可謂是九死一生,被蠻族圍困那麽久,更是吃了不少苦頭,可是心中絲毫不提,反而盡全力給他們備了禮送回來,一時間滿心的柔情,也覺得沈梓太過鬧騰,本因許側妃的苦求而心軟想要敲打一些二女婿的瑞王頓時又鐵了心,“別哭了,多備些東西給錦丫頭送去,宮中剛賞了不少錦緞,也多多送去一些,錦丫頭孤身在邊城,怕是連個知心的人也沒有。”

瑞王妃心知有時過猶不及,聽了勸就不再哭了,讓人端了水來重新梳妝,不過這次連妝都沒上,隻塗了一層脂膏,就出來了說道,“剛剛是我太……隻是想到錦丫頭在那邊吃不飽穿不暖的,心裏就揪著疼,恨不得替她去受這些苦。”

“我知你。”瑞王安慰道。

瑞王妃說道,“想來那邊實在難熬,不若多備一些藥材給錦丫頭送去,還有銀錢,她身邊又沒有貼心人,難免打賞上就多一些。”

“好。”瑞王此時什麽都好說。

瑞王妃緩言道,“王爺當初不是說過,少了一柄寶刀嗎?沒想到一時玩笑的話,錦丫頭卻記在心裏了,我瞧著信上說這可是蠻族首領的佩刀,不過錦丫頭竟沒把最好的獻給聖上,隻想著留給王爺……也不知道聖上會不會怪罪。”

瑞王聽瑞王妃這麽一說,反而笑了起來,“放心吧,皇兄沒有這麽小氣的。”

瑞王妃眼光閃了閃並沒說什麽,隻是笑的溫婉。

等瑞王走後,翠喜才給瑞王妃換了溫熱的棗茶,瑞王妃端著喝了幾口放下杯子,帶著翠喜進了內室,“把我檀木的箱子找出來。”

翠喜應了一聲,就去把瑞王妃要的箱子翻了出來,瑞王妃打開看了一眼,裏麵裝著滿滿的銀票,微微垂眸說道,“到時候把這個箱子藏在粳米中給錦丫頭送去。”

“王妃……”翠喜有些驚訝地看著瑞王妃,這可是瑞王妃所有的積蓄,足有五十萬兩。

瑞王妃卻沒有說什麽,恐怕瑞王都沒有瑞王妃了解府中的家底,而且這錢並不是給沈錦的,也就瑞王那個傻子覺得誠帝寬厚,想到大兒子,瑞王妃閉了閉眼,說道,“按我說的去做。”

“是。”翠喜不再說什麽。

翠喜幫著瑞王妃收了禮單說道,“怕是許側妃又要鬧了。”

瑞王妃輕笑一聲,“這個錦丫頭啊。”送禮也隻送了瑞王、瑞王妃和陳側妃,可是給瑞王妃的禮中,又有大部分是給她三個孩子備著的,還真是愛恨分明,一點便宜都不願意給許側妃他們占,不過瑞王妃倒是沒覺得沈錦小氣,反而心中更放心了幾分,否則也不會把這些銀子打著給沈錦的名義送去,“不過也苦了這孩子,讓人把信給琦兒她們送去,順便把禮單抄一份給她,她自然會明白。”

在瑞王妃心中受苦隻喜歡吃清淡食物的沈錦此時正在努力吃著刷鍋,新鮮的羊羔肉放在湯鍋裏涮好,就算不用蘸料也格外鮮香,旁邊是府中專門備的辣椒醬。

楚修遠這段時間在外麵跑的,看起來黑了一些,一大筷子肉下去,等熟了就撈出來低頭吃,也是餓得狠了點,而楚修明倒是姿態優雅,不過他筷子使得和刀一樣,快很準,肉丸子剛熟就被他挑了出來。

沈錦吃的臉紅撲撲的,鼻子上都是汗,她不僅喜歡吃裏麵的羊羔肉,還喜歡吃豆腐,又嫩又滑的稍微沾點辣椒,好吃的要命。

吃完火鍋後,裏麵再下點麵,又勁道又好吃,吃飽了以後,沈錦就坐在椅子上,雙手捧著山楂茶說道,“還是這裏的東西好吃啊。”

“不是說京城很多好吃的嗎?”楚修遠也吃的肚子滾圓,開口道。

沈錦感歎道,“是啊,可是吃不到啊,每次都是按著份例來吃,吃來吃去就那些東西,想要吃些新鮮的都要自己出銀子,不像是在這裏,想吃什麽一句話就好。”她覺得這就是當家做主的感覺,簡直不能更好了!

“真可憐。”楚修遠感歎道,“嫂子還想吃什麽盡管讓廚房做來,就算府中沒有和大哥說一聲,也能給你找來。”

沈錦頓時看向了楚修明,眼中滿是期待,“那時候我聽大姐說,他們在宮中吃過烤鹿肉,切成一片片的鹿肉放在炭火上烤熟,配著桂花釀……”

“等今年冬天。”楚修明開口道。

沈錦滿足了,笑著說道,“夫君你真好!”

“這段時間你乖乖在府中。”楚修明開口說道。

沈錦點頭說道,“好。”

楚修遠明日要跟著兄長出門一段時間,看著兄嫂有話要說就站起身說道,“我先回去了。”

楚修明點了下頭,楚修遠和沈錦打了招呼後就先離開了,楚修明起身說道,“出去走走。”

“好。”沈錦站了起來,看著楚修明的手,把自己的手放上去,楚修明就帶著沈錦往外走去,趙嬤嬤和安平她們並沒有跟去。

“小不點我給你留下來了。”楚修明開口說道。

沈錦很乖巧地說道,“恩,我每日就和小不點、小兔子玩就可以了,夫君放心吧,我不會亂跑的。”

楚修明點頭,“工匠已經安排好了,他們這段時間會來府中,你就不要往這邊來了,我會叮囑他們不要去你院子附近的。”

“恩。”沈錦應了下來,倒是沒問什麽時候去給她修院子,想來是要趁著楚修明兄弟兩個不在,先把那邊弄好。

楚修明是天還沒亮就走的,沈錦醒來的時候,怕是已經走了很遠了,沈錦用了早膳先去看了小不點和兔子們,然後問道,“嬤嬤,你說夫君他們會不會有危險?”

“不會的。”趙嬤嬤笑著安慰道,“夫人放心吧。”

沈錦點了點頭,眼珠子轉了轉說道,“那夫君有沒有什麽吩咐?”

“夫人問的是什麽?”趙嬤嬤有些疑惑地問道。

沈錦笑道,“比如不讓我出府一類的呢?”

趙嬤嬤笑道,“沒有,將軍讓府中所有人都聽夫人的。”

沈錦心滿意足了,問完以後就沒再說什麽,在楚修明離開的第一天,她乖乖的在府中和兔子玩了一會又和小不點玩了一會,午睡醒來還問了趙嬤嬤楚修明和楚修遠的尺寸,選了布料準備給他們做衣服。

第二天依然如此,等到第三天一大早,沈錦早早就起來了,然後換了一身衣服就帶著安平出去了,邊城不少人都認識沈錦,見到沈錦帶著安平出來,都會打招呼,還會送一些自家做的東西給沈錦吃。

楚修明和楚修遠不在府中,沈錦就是最大的那個,已經忘記了答應楚修明的事情,每天都帶著安平到處走。

而趙嬤嬤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麽,隻是叮囑了安平幾句後,就不再管了。

其實沈錦覺得府中的人自從楚修明離開後就奇奇怪怪的,每天都很忙碌,可是誰也沒告訴沈錦,沈錦也不好多問,不過看著這些人臉上都是喜氣洋洋的也就不擔心了。

最讓沈錦高興的是,來到邊城以後她又長高了不少,前幾日趙嬤嬤幫著沈錦量尺寸的時候就發現了,還特意找了沈錦在京城的衣服來試,裙子都短了一些。

不僅是身高,就連以往合身的上衣,現在穿著都緊繃了,布兜都是來這邊以後新做的,畢竟沈錦很早就讓人把京城那些衣服收了起來,穿的更多的是來邊城以後新做的,邊城的衣服款式本就寬鬆,所以一時沒發現,這可把沈錦喜壞了。

楚修明和楚修遠兄弟離開這件事,並沒有多少人知道,等沈錦玩夠了覺得想起了楚修明時,他們已經離開近一個月了,去了哪裏幹什麽去了,就連府中的人也不知道,恐怕隻有管家和趙嬤嬤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