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25章

當楚修明辦完了事情找到楚修遠和沈錦的時候,就見楚修遠拎著個籠子,說道,“大哥一定不會讓你養的。”

“為什麽?”沈錦看著籃子裏的那隻狗崽,純白的毛憨頭憨腦的樣子,別提多可愛了,“夫君為什麽不讓我養?”耳朵還耷拉在腦袋上,眼神無辜地看著楚修遠。

“這狗會長的很大。”楚修遠開口道,“你沒有發現它的爪子很厚實嗎?”

沈錦也不是蠻不講理的人,“大狗我也可以養啊。”

“這位小娘子,你不如問問你夫君再決定?”賣狗的人開口道,“這是自家狗生的崽,雖然不是什麽名貴的品種,可是能放牧的。”

“怎麽了?”楚修明走了過來問道。

沈錦見到夫君,就滿臉期待說道,“夫君,我可以養小狗嗎?”

“大哥。”楚修遠其實也挺喜歡這小狗崽的,不過怕最後長的太大傷了沈錦。

楚修明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走過來先看了看哪隻狗崽,狗崽可不像是剛剛那樣無害了,弓著背毛都要炸起來,小聲的對著楚修明嗚嗚叫,這是狗感覺到了威脅的樣子,“大狗是和狼配的?”

沈錦發現她又聽不懂楚修遠的話了,而且這次的口音和買皮子的時候還是有些差別,“夫君很厲害啊。”

“大哥會說很多地方的話。”楚修遠低聲說道,“我就有些聽不懂沿海那邊的話。”

沈錦點頭,“我也聽不懂。”其實她就沒聽過,不過隻會官話而已。

“是的。”賣狗的人一聽,臉上的神色真誠了不少,能說他們那邊話的人,一般都是朋友,而且他是第一次看見這隻小狗這副摸樣,平時都是半死不活的樣子,“我也不騙你,那一窩生了三隻,這隻身體弱,顏色也不好。”白色好看可是太顯眼了,進林子裏不如深色的狗管用。

楚修明點了下頭,伸手捏著狗脖子把狗拎了起來,那狗與楚修明對視了一會,才嗚嗚叫了起來,也不掙紮了格外的老實,看的沈錦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然後楚修明就把狗崽放進來沈錦的懷裏,小狗嗚嗚了兩聲,然後看了看沈錦,低頭舔了舔沈錦的手不動了,沈錦隻覺得小狗又胖又軟,除了眼睛和鼻子和小黑嘴唇,剩下的地方都是白色的,像個棉花團。

楚修遠也覺得喜歡,伸手就要去摸小狗,就見在沈錦懷裏又乖又軟的小狗,理都不理楚修遠,又恢複了楚修明沒來時候的樣子。

“這狗很聰明,我要了。”楚修明開口道。

賣狗的人也不多說,報了價錢,楚修明直接付了銀子,然後接過賣狗人遞來的籃子。

“回去了。”楚修明看了下天色,直接說道。

沈錦買了兔子又買了小狗,心中很滿足,點了點頭說道,“好。”

楚修明見沈錦兩隻手抱著小狗,眼神暗了一下把空籃子遞給了楚修遠後,就伸手摟著了沈錦的肩膀,半抱著她走,而楚修遠跟在後麵一手籠子一手籃子的,剛剛還挺老實的兔子不知為何開始擠成一團,稀稀拉拉尿了起來,都弄得楚修遠的衣服上,又騷又臭的。

沈錦抱著小狗坐在楚修明的馬上,可惜今天兔子們不能一起帶回去,連帶著他們買的不少東西都托給了車馬行的人,他們明日會把東西送到邊城將軍府,這是專門幫著人運送邊城和市集之間貨物的,當然也有人坐的。

伸手摸了摸小狗身上軟軟的毛,沈錦微微垂眸並沒有問既然有這樣的行當,為什麽楚修明還專門讓一些商販把東西親自送到將軍府,就像是這個市集到底是誰在管理這樣的事情,沈錦發現互市開的時候,可以發現不少消息,她都聽到有人討論,好像有的部落發生了戰爭,所以這次互市沒有人來,還不止這些,因為有些人說話沈錦聽不懂,可是楚修明呢?

沈錦戳了戳小狗的肚子,這個夫君很神秘的感覺,第一次見麵那個滿臉大胡子和門神一樣,然後在外人麵前爽朗沒心機的樣子,在府中沉默少言的樣子……還有不說話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總覺得……捏了捏狗尾巴,沈錦不再去想,反正不管怎麽樣,她都嫁給了這個男人,而且這個男人會讓她坐在肩膀上,護著她為她遮風擋雨,這就足夠了,對了還會給她買小狗,偷聽她說話後一本正經的糾正她,又讓廚房給她做吃的……

“夫君,趙嬤嬤會給我們留飯嗎?”沈錦抱著狗躲在楚修明的披風裏麵,問道。

楚修明嗯了一聲並沒有張開說話,因為馬跑的快,一開口就是滿嘴的塵土。

沈錦滿足地窩在楚修明的懷裏,捏了捏小狗的尾巴,小狗不耐煩的甩了甩,沈錦想了一下說道,“夫君你說小狗起個什麽名字好呢?”

楚修明就沒有準備回答,他已經發現了,這個小嬌妻有時候並不是真的問你,“不如叫小不點吧。”

雖然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當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楚修明眼角還是抽了一下,沈錦還在訴說著自己美好的心願,“雖然修遠說它會長的很大,可我還是希望它不要太大了,要不我就抱不動了。”

“小不點,你可不能長的太大,不過你長大了我也很喜歡你的。”沈錦給小狗摸了摸肚子又撓了撓下巴,嘀嘀咕咕說了起來。

太陽落山前,幾個人趕回了邊城的將軍府,這次楚修明沒再欺負沈錦,先解開了披風,然後自己先下去,才又把沈錦抱了下去,說道,“讓它自己跑吧。”

“好。”沈錦抱了一路胳膊也累了,就蹲下把小不點放到了地上,小不點到了新的地方很戒備,緊緊跟在沈錦的腳邊,根本不亂跑。

楚修遠看著小狗雪團一樣的小身子問道,“哥,用不用先讓人訓養段時間?”

“不用。”楚修明開口道,“我來。”

楚修遠看著小狗的樣子笑道,“這狗養的精細點等長大了絕對是條好狗。”

“恩。”楚修明也發現了,最主要的是這狗很聰明,馴養好了留在沈錦身邊,也能護著點,就是底子有些差,養的費事還費錢。

“對了,給這狗起個名字,一定要威風點。”楚修遠眼中露出向往,“嫂子以後我去打獵,你把它借給我用用啊。”

“好。”沈錦聽見小狗不會被帶走,就笑著說道,“它已經有名字了。”

楚修遠問道,“叫什麽?”

“小不點。”沈錦很高興地說道,“你說它會長得很大,我還是希望它小點,我能抱得動。”

楚修遠看向了楚修明,眼中露出指責,“哥,你覺得名字怎麽樣?”

“很好。”楚修明看都沒看楚修遠一眼,“夫人的狗,叫什麽都行。”

“嫂子,就算叫來福、招財也好。”楚修明有些為小狗抱屈了,這狗絕對能長大的,看狗腿就能知道,又粗又狀,爪子還很厚實。

沈錦甜甜一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不要,來福、招財這樣的名字不好聽。”

楚修遠覺得自己可能不會想帶著它去打獵了,一定會被人嘲笑的。

府中已經備好了熱水,楚修遠很憂鬱地看了小不點一眼後,就先回院子裏清洗了,而楚修明把沈錦送了回去,到了院門口說道,“小不點我先帶走。”

“不能在我院子裏嗎?”沈錦有些不舍地問道。

楚修明挑眉,“你會養嗎?”

沈錦還真不會養,蹲下身又摸了摸小狗的頭,抱起來放到了楚修明的懷裏,這才說道,“那好吧,你不要再拎它脖子了。”

楚修明沒再說話,沈錦走幾步一回頭的進了院子,等沈錦進去了,楚修明就拎著狗脖子往自己院中走去,還是得讓工匠加快速度一些,本是夫妻住這麽遠像什麽事情。

小不點知道楚修明不好惹,認命了一樣,像是一條死狗動也不動被拎著走,尾巴偶爾晃動一下,才讓人覺得它還是個活物。

趙嬤嬤笑道,“夫人如果舍不得,就去將軍院中看就是了。”

“哦。”沈錦應了一聲,“對了夫君那裏有給狗狗睡覺的地方嗎?”

誰也不知道將軍和夫人會抱著條狗回來,所以府中並沒有準備狗窩,趙嬤嬤說道,“夫人放心吧,一會老奴吩咐人去找了小褥子縫在一起,先給小狗睡。”

沈錦想了想就把她**安平剛做好沒多久的大軟墊交給了安平說道,“給將軍送去,說是讓小狗睡在墊子上,軟乎點。”

安平應下後,沈錦就去清洗了,畢竟走了不少路,不僅衣服鞋子髒了,她身上也染上了味道。

趙嬤嬤一邊幫著沈錦洗頭一邊說道,“今日那兩個使者大人派人來傳話,說是準備這兩日就動身回京複命。”

“可是夫君買了一些皮子,我準備送到京城給母妃他們一些,不過那些人要明日才能送來,怕是來不及讓他們順便帶回去了。”沈錦開口道,“不如和他們商量下,再晚些時候?”

“那老奴一會讓人去傳話。”趙嬤嬤開口道,反正那兩個越晚回去對將軍府越有利,而且將軍的折子應該已經送到京城了,可是那兩位大人先是被沈錦光明正大的關在將軍府,後來又直接派人看管了起來,根本來不及給京城寫密信,更何況他們一點將軍府的消息都沒探查到,最美妙的是沈錦根本沒有意識到她幫了將軍多大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