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21章

“想去互市?”楚修明等沈錦說完一堆關於聽說互市有各種新奇的玩意,有可愛的小動物的話題,才問道。

沈錦討好的拿了一塊芙蓉糕遞給了楚修明,又親手端著茶壺給他杯中的茶水續到八分滿,這才說道,“夫君,帶我去看看好不好?”軟軟的帶著幾分撒嬌,就像是貓崽嫩嫩的爪子在人手心裏輕輕的撓。

楚修明慢條細理地端著茶喝了一口,又把芙蓉糕吃了這才說道,“好。”

幸福來得太快沈錦都沒反應過來,等意識到楚修明答應了,就露出兩邊的小酒窩,“夫君最好了。”

楚修明眼底帶著笑意,其實就算沈錦不開口,他也是準備帶著她去的,邊城正在重建,將軍府一時騰不出人手來修整,使得沈錦連個遊玩的地方都沒有,每日隻能在屋中待著,趙嬤嬤話裏話外都說了幾次了,就算沈錦沒抱怨過,也讓人看著心疼。

沈錦目的達到也不再討好楚修明了,心滿意足地吃著芙蓉糕,茶水都是楚修明給她倒的,“對了,京城中很多我的傳聞?”

“恩。”沈錦咽下嘴裏的東西,說道,“有很多,很嚇人的。”

楚修明雖然沒有說話,可是眼底透漏著讓她講講的意思,沈錦想了想說道,“特別是夫君上次說回京獻俘,半途中又離開後。”

沒等楚修明再問,沈錦就選著一些流言說了起來,楚修明把隻剩下小半的糕點盤端到一旁,就見沈錦下意識拿糕點的時候拿了個空,不過她也沒在意,還沉浸在講故事中,邊說還偷樂,“說夫君麵目猙獰,第一個未婚妻僅僅是見了夫君的畫像,就被生生嚇死了,第二個貌似是病死的,第三個是因為夫君不滿意那家姑娘的樣貌,就給弄死了……”

“若是夫君真回了京城,怕是這些流言就不攻自破了。”沈錦的眼睛是漂亮的杏仁,看起來又水潤又無辜,“二姐怕是要後悔了,還說夫君喜喝人血,生吃人肉,一日不殺人手就癢癢的難受呢,夫君你愛吃蟲子嗎?”

楚修明就算聽了這麽多不利自己的話,麵色也不動分毫,不過在沈錦最後一句話中,沒忍住彈了她額頭一下,“我為何要愛吃蟲子?”

“那你吃過嗎?”沈錦再次問道。

楚修明微微垂眸說道,“吃過,就連那鼠肉都吃過。”

沈錦臉上又是驚訝又是好氣,看著楚修明,眼中滿是催促,楚修明無奈開口道,“那年我吃了敗仗,僅剩數十人藏在林中,餓了自然是把能看見的都抓來吃了。”

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就被楚修明這般簡單的說出,沈錦也像是沒有意識到其中的驚險,隻是說道,“多虧我不用吃那些蟲子和鼠肉。”

看著沈錦臉上明擺著的幸災樂禍,楚修明又彈了她額頭一下,這時候難道不應該好奇為何會吃敗仗或者關係他那時是否受傷嗎?不過被沈錦這麽一鬧,那些悵然倒是消失了。

“這些流言大概六七年前開始傳起來的。”沈錦思索了一下說道,“等我知道的時候,這已經是眾人皆知了,不過那時候還沒有這麽多,也沒有這麽過分而已。”

楚修明挑眉看著沈錦,他還以為小妻子很樂意在邊城也傳播一下那些流言呢。

沈錦鼓了鼓腮幫子說道,“又不會有人信,京城是因為大家都沒有見過你,每日又過的太無趣了,總是要找些談資,而邊城大家都很忙,哪裏有這些時間。”

楚修明也想到那七八百十六個人頭這事,也就騙騙那些沒見過殺人的。

沈錦嘀嘀咕咕說了不少,有用的很多,沒用的更多,“不過很奇怪,京中並無小叔的傳聞。”她口中的小叔正是楚修遠。

楚修明眼中露出幾分譏諷,很快就消失了,弄得沈錦都以為自己看錯了,也沒有在意,既然夫君不想讓她知道,那就不知道的好,因為快到了晚膳的時間,沈錦就沒有再回去,而是留在了楚修明這裏,和他一並去了廳中,楚修遠已經到了,見了他們就笑道,“大哥,嫂子。”

“恩。”楚修明應了一聲,就在丫環端來的水手淨手,安平也給沈錦備了水,兩個人洗完才坐了下來,楚修遠也在楚修明身邊坐下。

丫環很快就把飯菜端了上來,當看見那盤雞丁的時候,眼睛亮了一下,她已經聞到了淡淡的辣味和甜香,先盛了滿滿一勺放在碟中,這才用筷子夾了一塊吃了起來,雞丁是被炸過的,帶著一種些許的甜辣,比記憶中的還要好吃,就著熬得稠乎乎的白粥,別提多香了。

等用完了飯,楚修明就牽著沈錦的手把她送回了院子,沈錦心中也覺得夫君人好,心中也不計較他上次偷聽自己說話的事情了,晚上用艾草泡腳的時候還和趙嬤嬤感歎道,“夫君真的是好人。”

趙嬤嬤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平日裏說再多將軍的好話,沈錦都能跑神,今日倒是一道菜就能讓沈錦感歎了半天,安平笑道,“夫人喜歡就好。”

“其實我還吃過一道菜,那肉不僅又滑又嫩,就是裏麵的配菜味道也是極好的。”沈錦期待地看向趙嬤嬤,又仔細形容了一下味道,就差直接說,趙嬤嬤快去和將軍說,想到過幾日自己的飯桌上就會出現這道菜,沈錦心裏就美滋滋的。

安平和趙嬤嬤都看出了沈錦的意思,趙嬤嬤開口道,“若是夫人開口,將軍一定會吩咐下去的。”

“不行啊。”沈錦想也不想地說道,“那會顯得我太愛吃了。”

不僅趙嬤嬤就連安平都有些無言以對了,難不成不是親自開口要的,就不會顯得太愛吃了嗎?

趙嬤嬤心中又是無奈又是好笑,隻得說道,“是,老奴知道了。”

沈錦滿足地送上甜甜的笑容,不過晚上睡覺得時候,她就因小腹脹疼鬧醒了,也不知是不是目的達成還是這段時間趙嬤嬤的調理有效果了,沈錦停了許久的月事突然而至了,別說又滑又嫩的肉了,這次月事疼的她小臉煞白,每日隻能抱著手爐窩在**被趙嬤嬤灌著紅糖水,吃著一點辣椒都沒有菜,更加痛苦了。

不過這月事來的也是時候,正好趕在開互市之前結束了,整個人都鬆快了不少,天還沒亮就被趙嬤嬤叫了起來,迷迷糊糊灌了一碗杏仁羊奶,這才清醒過來,配合著換了衣服梳洗了一番,今日安平隻簡單的把沈錦的頭發挽起,然後用銀冠固定著,一身深藍色的衣裙,看起來清清爽爽的樣子,最後又給她裹了件深色的披風,這才送沈錦出門,一身褐色短打的楚修明已經站在了外麵,見到沈錦的時候就伸出了手,沈錦把自己的手從披風裏鑽了出來放在了楚修明的手心上。

楚修明的手熱乎乎的,驅散了清晨那些涼意,他伸手把兜帽給沈錦戴上後,這才牽著她往後門走去,趙嬤嬤見此,就把拎著的小包遞給了安平,安平拎著跟在沈錦的身後,今日她是不跟著去的,不過她已經告假了準備回家看看。

沈錦今天的衣服很素,不過細節上格外精致,就像是袖子,裏麵的那件衣服袖口處是蝴蝶樣子的盤扣,因為是收緊的更顯她的手腕纖細,外麵的那件是略短的寬袖,邊上還有一圈花草的圖案,猛一看就像是彩蝶剛從花叢中翩然飛出一般。

開互市的對方離邊城不算遠,騎馬的話一個時辰就到了,沈錦是和楚修明同乘一騎的,楚修明先把沈錦抱上了馬,這才接過小廝遞來的披風穿上翻身上馬坐在了沈錦的身後,單手執韁,安平把趙嬤嬤準備的東西交給了沈錦。

楚修明幫著沈錦調整了一下位置,讓她坐的更舒服後,這才用自己的披風把她裹在裏麵,另一隻手把披風裏麵的暗扣係上,然後緊緊摟著沈錦的腰身。

沈錦有些不樂意地上麵的暗扣解開了一顆,頭鑽了出來,說道,“我都看不見外麵了。”

楚修遠也上了馬,就在楚修明旁邊聞言說道,“嫂子,大哥是怕馬跑起來,你喝了風。”

沈錦這才知道誤會了楚修明,軟軟的手指在楚修明的手背上摳了幾下,說道,“那一會我再鑽進去好了。”

楚修明並沒有生氣,見所有人都準備好了,就說道,“走。”然後用手把沈錦再次按到了懷裏,確定沈錦把扣子重新係上才策馬前行。

沈錦是騎過馬的,不過那時候隻是坐在馬上被下人拉著走了一圈,後來王妃他們就沒再允許過,說姑娘家騎馬不好,因為腿會變得難看,到底沒忍住好奇,又解開了一顆,扯了一條縫往外看去,今天的邊城格外的安靜。

等出了城門馬就跑了起來,沈錦發現不僅看不清什麽景色,風吹的臉也有些難受,這才乖乖躲進楚修明的懷裏,覺得有些餓了,就打開了趙嬤嬤準備的袋子,從裏麵掏出用油紙包好的肉幹和糕點慢慢啃了起來。

楚修明和楚修遠兩人並肩前行,後麵跟著的是府中的侍從,漸漸地人都多了起來,都是去互市的人,楚修明他們的速度就降了下來。

楚修遠本想和楚修明說話,可是就看見自家兄長披風動了動,又動了動先鑽出了一條胳膊,手裏還捏著一塊肉幹,然後往楚修明的臉頰上戳去,楚修明眼中露出幾分無奈,在楚修遠以為兄長會拒絕的時候,就看見他低頭把那塊肉幹吃了下去,然後拍了拍披風裏麵該是腦袋的位置,這次動的更離開了,胳膊收了回去,然後換了腦袋拱了出來。

楚修明也沒再把她按回去,反而讓馬慢慢跑了起來,楚修遠看了看楚修明,又看了看沈錦,忽然想到,那塊肉幹不會是嫂子為了出來賄賂自己兄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