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20章

兩位使者被送出了將軍府,就直接被沈錦拋之腦後了,因為剩下的就沒她什麽事情了,此時的沈錦正坐在書房,一邊和趙嬤嬤說話,一邊在紙上畫下,“我覺得院子裏可以種兩棵桃樹和石榴樹。”桃子和石榴是沈錦比較愛吃的水果,而且桃花還可以做糕點據說還有桃花酒一類的。

趙嬤嬤想了一下覺得石榴和桃子的寓意都不錯,一個多子多孫一個吉祥長久,讚歎道,“夫人眼光極好。”

沈錦畫了四個圈,分別寫上了桃和石榴,“這邊可以弄上些葡萄。”

趙嬤嬤點頭,葡萄的寓意也好多子多孫……咦,她的眼神忽然微妙了一下,莫非夫人是想要孩子了?不過也有可能,安平也說過夫人喜歡那些小動物,多生一些也好,楚家太過人丁稀薄了。

夫人的身子有些單薄還是再補一補的好,生孩子的事情也不急,起碼等夫人再大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趙嬤嬤和沈錦在一起久了,也不知怎麽就把喜歡和多生孩子聯係在了一起。

“這邊挖個小池塘怎麽樣?”沈錦眼睛亮亮地問道,當初在瑞王府,她就可羨慕許側妃花園中的那個小池塘,裏麵不僅養著魚聽說還養了小烏龜,而沈錦想要看魚隻能去大花園。

趙嬤嬤想了一下勸道,“冬日池水陰寒,恐對夫人身子不好。”

沈錦有些失望地應了一聲,不過也知道這是為了她好,就笑道,“沒關係,反正大花園也有。”而且府中會去看魚玩的也就沈錦一人,沒什麽區別的,不像是在瑞王府,沈錦每次去都要撿著沈梓她們不會去的時候。

這麽一想沈錦又滿足了,“那我可以把這塊地圈出來,然後養幾隻兔子。”

趙嬤嬤還真看不得沈錦失望的樣子,想了一下說道,“不如用過午飯,夫人問過將軍,說不得將軍有辦法。”

將軍曾說過讓夫人收拾東西準備搬到那邊的院子住,沈錦見楚修明說完以後沒有再提也就沒當回事,可是趙嬤嬤卻記得一清二楚,再說按她對楚修明的理解,所有在乎的人或者東西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會安心。

沈錦笑了笑並沒有再提小池塘的事情,隻是說道,“還不知道什麽時候能空出人手來修呢。”

蠻族圍城的時候,為了守著城門能用的東西都用了,當時連家具都不知道毀了多少,更別提這些花草樹木了,沈錦屋中的東西是這段時間斷斷續續重新添置的,不管是用的料子還是樣式都沒沈錦陪嫁的那些精細,不過用起來也不差什麽。

沈錦並不會因為這麽點事情覺得委屈,畢竟她知道楚修明能在剛打完仗沒多久給她配齊了一屋子東西也是費了不少力氣的,而且這些都是新打磨的,並非別人用舊了的,她是一個知足的人。

“奴婢去送兩位大人的時候,到外麵轉了一圈。”安平放下手中的活計說道,“瞧著已經修的七七八八了,估算著最遲下個月那些工匠就能來府中了。”

沈錦聞言就笑了起來,小酒窩看起來又甜又美,“那太好了,也不知喬老頭還會不會接著賣燒餅了。”

如果不是楚修明下令所有工匠先緊著邊城百姓的的地方修補,將軍府也不會至今都淒淒慘慘的樣子。

安平笑道,“過幾日等喬老頭開張了,奴婢就去給夫人買些回來。”

沈錦果然笑得更開心了,趙嬤嬤心中倒是估算著再給沈錦選個貼身的丫環,喜樂沒了以後,就剩下安平一人,倒是少了些。

“其實開互市的時候,那邊新奇的吃食才多呢,我還見過人吃烤蟲子。”安平記得一清二楚,那時候她嚇了一跳。

沈錦瞪圓了眼睛,粉嫩的唇微微張著,有些驚奇又有些疑惑地說道,“什麽蟲子?”

“黑乎乎的,就是外麵地上爬的跳的那些。”安平這才想起來,沈錦恐怕真沒見過多少蟲子,也沒有誰沒事幹專門抓了蟲子來給她看,“我記得有烤蟬的。”

沈錦皺了皺鼻子,有些糾結的問道,“能好吃嗎?”

趙嬤嬤有心讓將軍和夫人多親近一些,就說道,“夫人想知道,問將軍就好了。”

“夫君吃過蟲子?”沈錦表情更糾結了,眉頭都微微皺起,難道說夫君真的愛吃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隻是因為他們需要一起用飯,照顧她的情緒而隱忍著?

趙嬤嬤可不知道沈錦的心思,笑著說道,“將軍吃過很多東西,行軍在外的時候哪裏有那些講究。”

果然啊,沈錦雖然覺得楚修明愛吃那些奇怪的東西有些……可還是很體貼人的,隻要不逼著她吃,她其實是沒有意見的,如果真要她吃的話,也不知道這邊的廚子會不會用做魚膾的方法來幫她做生肉呢。

趙嬤嬤本以為說了這些,沈錦會眼睛亮亮地期待著她多說一些將軍的事情,可是卻發現沈錦臉上的笑容沒有了,像是因為什麽事情為難一樣,兩眼茫然,明顯根本沒有注意聽她說話。

對此趙嬤嬤都有些無奈了,倒是安平看見了,也明白了趙嬤嬤的心思,而且她伺候沈錦時間更長,心知就算沈錦此時在發呆,也是能聽到聲音的,笑著說道,“夫人,互市還有不少好玩的,那次奴婢就遇到了賣狗崽的呢。”

“啊?”果然聽了安平的話,有些驚喜地問道,“真的嗎?”

安平說道,“是啊,很可愛得,不過奴婢的爹不讓奴婢買就是了,說家裏小跑不開。”

沈錦唇嚅動了一下說道,“我這邊院子大。”

“所以夫人喜歡的話,可是去和將軍說說,讓將軍帶夫人去。”安平笑著說道。

沈錦聞言又有些猶豫了,“會不會太麻煩了?”

趙嬤嬤也覺得安平的主意不錯,就說道,“夫人放心吧,就算夫人不去,將軍也是要去的,半年一次大市,每個月一次小市,正好輪到了大市,熱鬧得很,邊城很多百姓都會過去。”

沈錦一聽是順便帶自己去的,也就心安了說道,“那我去與將軍說。”

趙嬤嬤溫言道,“將軍此時並不在府中,不若等晚膳後再與將軍說?”

沈錦此時也想起來,楚修明和楚修遠今日都出門辦事了,在邊城地界,隻要楚修明不想,京城來的那些人根本不可能發現他們兩個的蹤跡。

正巧安平提起了邊城的事情,沈錦也不畫圖了,追問道,“好安平,除了那些互市還有什麽?”

安平記得也不太清楚了,她也是小時候去了一次,“很多,而且在那裏可以用茶葉、鹽這類的和人交換呢,夫人到時候自己去轉轉,我說多了就沒有意思了。”

沈錦一想也是,就點了點頭說道,“好。”

“不如夫人接著講那天將軍砍下七八百十六個人頭以後,怎麽樣了吧?”故事聽了一半,安平可是一直記掛著呢,“而且將軍今天不在。”

沈錦也有些心動,不過偷偷看了趙嬤嬤一眼、兩眼、三眼……趙嬤嬤眼角抽了一下說道,“老奴去瞧瞧廚房的芙蓉糕做得怎麽樣了。”

“嬤嬤辛苦了。”安平趕緊開口道,“晚上我幫嬤嬤捏肩膀。”

剛關上門,趙嬤嬤就聽見沈錦軟糯的聲音從裏麵傳出來,“將軍揮刀砍掉七十八個人頭以後……”

“夫人,不是七百八十六個嗎?”安平追問道。

沈錦鼓了鼓腮幫子才說道,“是將軍說的,一個人砍那麽多人頭會累的,所以讓他少砍點。”

“哦。”安平覺得有些不對,可是具體哪裏不對又說不出來。

門外麵的趙嬤嬤默默地伸出手指揉了揉眼角,又不是真的砍就算是七千八百六十六個也無所謂,不過將軍也真是的,幹什麽和夫人說這些話。

楚修明和楚修遠下午就回來了,正巧沈錦睡醒了午覺,就被趙嬤嬤打扮一番,讓安平拎上芙蓉糕一並給兩人送去。

趙嬤嬤看著穿著一身水藍色衣裙的沈錦,不知為何總有些內疚,就像是親手把一隻兔子給洗的雪白,然後裝在精美的磁盤中端給了豹子,而豹子……

再次伸手揉了揉眼角,趙嬤嬤覺得自己可能昨夜沒有睡好,明明是水藍色的衣裙,和白兔子有什麽關係。

楚修遠已經回屋休息了,前段時間傷的太重,就算傷好了也要慢慢養回來的,而楚修明正在看書,聽了下人的稟報就把書合了放回了架子上。

“夫君。”這還是沈錦第一次主動來找楚修明,楚修明的院子比她的還要空一些。

楚修明應了一聲,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不過沈錦倒是從他眼中看出了幾許笑意,這才確定楚修明並不反感她來院中找他這事,“嬤嬤做了芙蓉糕,夫君要嚐嚐嗎?”

“好。”也沒有用下人,楚修明引著沈錦往裏麵走去,趙嬤嬤示意安寧把食盒交給了沈錦後,兩個人也沒有跟著過去。

沈錦拎著食盒跟在楚修明身後,他走的並不快,所以沈錦不僅跟的很輕鬆還有空偷偷看看四周的樣子,看得太過專心了,竟然沒注意到楚修明停下了腳步,在撞上去之前,被一根手指輕輕抵住了額頭。

“啊?”沈錦腳已經抬起來了,又乖乖收了回去,“夫君怎麽了?”

楚修明這才放下手指,從沈錦手上把食盒拎了過來,“喜歡的話,我帶你轉轉。”

“可以嗎?”沈錦期待地看著楚修明,就像是一隻等著喂食貓崽,也就這時候會老老實實一副乖巧得樣子。

楚修明一向清冷的眉眼柔和了不少,一手拎著食盒,一手伸到了沈錦麵前,手心朝上,沈錦高高興興地把比楚修明小了一圈的手放在他手心裏,雖說男女有別,可是楚修明是她夫君……雖然如此,沈錦臉頰還是染上了紅暈。

如果趙嬤嬤看見,就不會再覺得內疚了,因為兔子還沒等被人端到豹子麵前,就已經歡天喜地的自己蹦躂到了豹子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