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9章

因為楚修明說的有些晚了,廚房並提前沒有準備好兔子,所以晚上的時候沈錦倒是吃到了烤雞,肉質鮮美不說還帶著一絲絲甜味,沈錦吃的眼睛都眯起來了,不過她的吃相很秀氣,就算直接拿著整個雞腿啃,也不會把自己滿臉是油,最重要的一點,她吃的很快。

楚修明就看見沈錦小口小口地啃著雞腿,臉頰一鼓一鼓的,然後咽下去再重複著這個動作,吃了一個雞腿兩個雞翅膀後,有些猶豫地看了看另一隻雞腿,想了想才拿過一旁安平備好的帕子擦了擦嘴,又就著醃菜喝了一小碗粥。

“吃飽了?”楚修明和楚修遠麵前也擺了烤雞,不過比沈錦的這隻大了不少,就像是雞爸爸和雞兒子的區別。

沈錦滿足地點點頭,“吃不下去了。”

楚修明也看出來了,否則按照沈錦得樣子,一定會把整隻雞給啃掉,所以他直接把沈錦麵前的盤子端了過來,把雞腿分給了楚修遠後,自己把被沈錦嫌棄的雞胸脯一類的地方給吃了。

沈錦臉紅撲撲的,看著楚修明的樣子,忽然說道,“其實我覺得自己還能吃下一塊雞皮。”

雞皮才是整隻烤雞最好吃的地方,沈錦期待地看著楚修明,自從今天被楚修明偷聽了她和安平的談話又沒有懲罰她後,沈錦膽子就大了不少,就像是一隻被養熟了一些的貓,不再小心翼翼的了,反而伸出爪子撓一下,見主人沒生氣然後再撓一下還沒生氣,繼續撓直到主人寵愛的摸摸頭以後……作威作福的日子就來到了!

而楚修明沒有意識到嗎?他早就看出了沈錦這點小狡猾,畢竟她剛到邊城也是這樣的,不過這其中有沒有楚修明故意縱容或者給沈錦製造機會就不得而知了。

沈錦從嫁過來達到目的花費了數月的時間,而現在僅僅是十幾天……

楚修明挑眉看了沈錦一眼,他的眼睛很漂亮有一種清冷的味道,靜靜看著一個人的時候,就像是天地間能入他眼的唯你一人,眼神掃了掃沈錦的小肚子,沈錦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吸了吸肚子,然後屏息看著楚修明。

“哈哈哈!”笑聲從楚修遠那傳了出來,“嫂子……”

就連屋中的丫環都忍不住露出笑容,沈錦有些迷茫地看向了楚修遠,倒是錯過了楚修明嘴角難得一見的笑容,清淺而短暫,卻如第一縷陽光照在冰麵。

沈錦看著笑個不停地楚修遠,又看了看氣質高潔像是不食人間煙火,其實已經吃了兩隻半烤雞的楚修明,紅嫩的唇蠕動了一下,委屈地眼神看向了趙嬤嬤,可是趙嬤嬤還在因為楚修明的那個笑容驚訝,根本沒有注意到沈錦,這下沈錦更委屈了,隻能看向安平。

安平剛想提醒,就見沈錦憋不住氣了,然後一口氣呼了出來,小肚子也繃不住了,因為憋了半天氣,她的臉頰滿是紅暈,就連眼睛都變得水潤潤的。

還是反應過來的趙嬤嬤,看著沈錦被欺負的可憐樣子,良心發現地說道,“夫人,您不是專門吩咐廚房給兩位少爺燉了湯嗎?不如老奴現在讓他們端上來?”

“好。”沈錦趕緊應了下來,然後說道,“我問了廚房,正巧有……”開始是為了轉移話題,說一會倒是投入進去了,趙嬤嬤把湯端上來後,沈錦還親自動手給他們兩個人盛了,“我母妃告訴我的,這些東西都很有營養,燉了湯最是養人。”

楚修遠嚐了一口,眼角都抽了,這湯不能說難喝但是味道真的很奇特,根本形容不出來。

楚修明倒是姿態優雅的一勺一勺喝了起來,等他喝完沈錦又盛了一碗,還很熱情地看向了楚修遠,楚修遠到底沒有楚修明的定力,喝得越發慢了起來,不難喝他也不願意喝這麽奇怪的東西,所以沈錦很可惜的隻給楚修遠續了半碗。

不過再多的沈錦沒讓他們喝,沈錦笑得格外可愛說道,“過猶不及,改天我再給你們燉湯喝。”

楚修明喝完最後一口才放下勺子,沒有說話隻是點了下頭,楚修遠有心拒絕,可是看著沈錦的眼神又不忍心,抱著反正喝不死還有兄長陪著受罪的心態,說道,“那就麻煩嫂子了。”說出這句的時候,簡直心在滴血。

因為沈錦晚上吃的有些多了,所以回去的時候趙嬤嬤陪著她慢慢走的,說道,“夫人,其實有些東西雖然很滋補,但是放在一起……”

“放心吧嬤嬤。”直到出來了沈錦才想起來她今天穿的是一條高腰襦裙,根本看不見小肚子好不好,“我當初給父王噸補湯前專門問過太醫的,太醫說這些東西都是溫性的不會讓人虛不受補,所以喝著沒關係的。”

趙嬤嬤也知道,否則不會讓沈錦亂燉了東西給楚修明和楚修遠喝,不過那些又酸又澀又苦又鹹又腥的東西加到一起能好喝嗎?

“除了味道難喝了點,沒壞處。”沈錦很自然地說道。

趙嬤嬤看向沈錦,很想說你也知道味道難喝?

沈錦並沒有隱瞞的意思很坦白地說道,“我到母妃身邊後,每次許側妃和她的孩子讓我母親受了氣,我就會趁著父王來母妃這邊用飯的時候,親自下廚燉了補湯給父王。”

“……”趙嬤嬤看向沈錦,她明白沈錦話裏母妃指的是瑞王妃,母親才是她生母陳側妃。

沈錦笑得天真燦爛,有些小嘚瑟和小驕傲,“父王和母妃都很感動,每次母妃都會勸著父王多喝幾碗的。”

趙嬤嬤本想問問瑞王妃嚐過那湯沒有,可是忽然想到沈錦在飯桌上就說了,這湯是瑞王妃教她的,“那許側妃呢?”

沈錦有些疑惑地看向趙嬤嬤問道,“我有父王、有母妃還有生母,為什麽要管許側妃呢?她對我又不好。”

更何況沈錦雖然不喜歡許側妃,可是從來沒恨過她,因為她覺得錯誤都在瑞王身上,說到底不過是瑞王納了母親,又和母親生下了她,卻沒有盡到一個男人和一個父親的責任罷了。

趙嬤嬤不再問了,她覺得把這件事埋在心底,反正除了味道差點,那湯確實養人,而且就算她說了,將軍領不領情還是另一回事。

不知為何,趙嬤嬤覺得看見一隻睡在豹子身邊的兔子,趁著豹子熟睡的時候,伸出爪子費力去撓了豹子幾下然後趕緊閉眼滿臉無辜地裝睡,當裝睡變成真睡後,本該睡著得豹子才睜開眼無奈又寵溺地舔舔夢中還得意晃來晃去的兔耳朵,伸出爪子把兔子撥拉到懷裏,繼續閉眼休息,對兔子來說費了好大的力氣,可是對一隻豹子就像是在撓癢癢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