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6章

在幫沈錦換完最後一件衣服時,趙嬤嬤才說道,“夫人,老奴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嬤嬤請說。”沈錦看著趙嬤嬤的樣子,說道。

趙嬤嬤思索了一下才說道,“老奴剛剛在外麵倒是聽到了一些夫人的話,老奴知道夫人一心為了將軍著想,才想著給京中寫信,要一些東西來緩解邊城的情況。”

沈錦咬了下唇,低聲問道,“我做錯了嗎?”

“夫人是一片好心。”趙嬤嬤伺候了沈錦一段時間,也明白她心思簡單,還真沒別的意思,“可是別人聽了,萬一覺得夫人是吃不了苦或者是嫌將軍府……”話並沒有說完,意思卻很明顯。

沈錦臉色一白,急的眼睛都紅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老奴知道。”趙嬤嬤安慰道,“夫人以後多注意一些就好。”她是真心誠意為了沈錦著想,才會提醒這些的。

沈錦也明白,點了點頭,“我懂了。”

“夫人還是與將軍解釋下好。”趙嬤嬤低聲說道,“不管別人怎麽看,隻要將軍明白夫人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好。”沈錦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心裏明白趙嬤嬤的一番好意,她並沒有說什麽,但是心裏記得趙嬤嬤對她的照顧,隻等以後有了機會再報答。

趙嬤嬤重新弄水伺候了沈錦清洗,見看不出任何異常了才扶著沈錦出去。

因為楚修明就坐在院子裏沒有動,所以飯菜就直接擺在了石桌上,不過因為沈錦沒有出來,都沒有打開而已。

此時見到沈錦和趙嬤嬤出來,丫環這才掀了蓋子,一一擺放整齊,楚修明並沒有讓人留下伺候,而是等東西擺放好了就讓人離開了。

沈錦也吃到了心心念念的發糕,確實如趙嬤嬤所言,裏麵放了紅棗、核桃仁和葡萄幹,還多了一些奶香味,味道很好,而小米紅棗粥也熬得軟糯,小菜都格外可口,沈錦雖然有心事,可是吃到喜歡的,眉眼都舒展開了,就沒停過筷子。

楚修明雖然不愛吃甜食,可不知是看著沈錦吃得香還是今天做的好,甚至比平時還多用了一碗粥,等吃完以後,守在外麵的丫環來收拾東西了,沈錦才想到趙嬤嬤的提醒,咬了咬唇,偷偷看了楚修明幾眼,見他神色還不錯,看起來心情挺好,才開口說道,“夫君,我讓母妃他們寄東西,是因為我嘴饞,沒有別的意思,你不要多想……如果,如果你不喜歡,我就不要那些東西了,不過補藥這些……邊城這邊一時弄不齊全,聖上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會給……”

沈錦有些語無倫次的解釋起來,臉上帶著不安,楚修明先是愣了一下,才覺得有些無奈和好笑,等沈錦不知道該說什麽了,才用手指彈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放心吧,你夫君沒那麽小心眼,想要什麽盡管要,有個胳膊肘往家裏拐的媳婦,我開心還來不及的,怎麽會生氣呢。”

“真的?”沈錦眼睛都亮了起來,一臉期待地看著楚修明。

楚修明又彈了她額頭一下,“不許質疑夫君的話。”

沈錦這才後知後覺地捂著額頭,皺了皺小鼻子說道,“會疼啊……不要彈。”

“誰讓你小腦袋想東想西的。”楚修明雖然這麽說,也知道自己剛剛沒用力,還是伸手拿下沈錦的手,給她揉了揉,“好了,去寫信吧,記得你說的火腿啊,幹蝦一類的不要少了。”

“好。”沈錦笑的眼睛彎彎格外地可愛,起身說道,“嬤嬤,我們回去。”

“我找趙嬤嬤交代點事情。”楚修明開口說道。

沈錦皺了皺眉頭,看向了趙嬤嬤,趙嬤嬤笑著說道,“夫人先回去,老奴一會就去伺候夫人。”

其實沈錦不是怕沒有人伺候,她是有些擔心,此時聞言點了點頭,這才離開。

楚修明見沈錦的樣子,倒是沒有說什麽,等沈錦離開了,才看向趙嬤嬤說道,“嬤嬤,我讓你留在夫人身邊,是好好照顧夫人的。”

趙嬤嬤一下子就明白了楚修明的意思,這是猜到剛剛回去自己和夫人提了寫信的事情。

“我覺得夫人現在這個樣子就好,嬤嬤以後多照看著不要夫人被人欺負了就行。”楚修明提點道。

“老奴明白。”話到說到這裏,趙嬤嬤還有哪點不明白的,將軍喜歡夫人現在的樣子,所以不需要過多指點夫人,隻要看著不要讓人欺負了夫人就是了,夫人欺負別人?沒關係,後麵有將軍大人給夫人撐腰,隨便欺負隻要夫人高興就好。

趙嬤嬤都不知道說什麽好,將軍這是養妻子還是養女兒呢。

“夫人實在太過懂事,讓人看了心疼。”趙嬤嬤揣摩著將軍的心思說道。

楚修明讚同地點頭,“明事理就好,你瞧著夫人平日有什麽喜歡的嗎?”

趙嬤嬤低著頭,果然這話合了將軍的心思,好吧,隻當是養女兒吧,反正將軍喜歡這個調調,“老奴瞧著夫人挺喜歡動物的,聽安平這丫頭說,當初夫人還養了幾隻兔子,後來因為戰事……就把兔子送給傷員補身體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站起身說道,“我知道了。”頓了頓,他像是和趙嬤嬤說的更像是在自言自語,“畢竟這算是楚家欠她的,以後的還不知道是個什麽情況,勝了自然好,敗了的話……總歸讓她過的自在一些吧。”

看著楚修明的背影,趙嬤嬤歎了口氣也沒說什麽,心裏卻已經懂了將軍的意思,想了一下去廚房端了一碗洗好的紅棗,這才進了屋,誰知沈錦並沒有書房寫信,而是在屋中坐著,見了她才嬌聲說道,“嬤嬤,你快幫我找找那種梅花灑金的紙放在哪裏了,我都找不到。”

這個傻夫人,趙嬤嬤知道沈錦是擔心自己才一直等在這裏,可是偏偏找的借口這麽粗糙,她都不忍心拆穿了,隻是說道,“那老奴去幫夫人找,夫人先吃幾顆紅棗。”

“好。”沈錦應了下來後,就往書房走去,“母妃為人風雅,所以需要用梅花灑金紙來寫,我前段時間用幹花做的書簽呢?找出來裝到錦盒裏,送給母妃當禮物就是了。”

趙嬤嬤覺得這禮太薄,說道,“不如再添一些首飾?雖然沒有京中的精致,卻也別有趣味。”

沈錦想了一下說道,“也好,一會我去選幾樣給母妃他們做禮,不過母妃最喜素雅了,不過大姐喜歡珊瑚,所以給母妃的禮裏麵加幾樣珊瑚的,姐妹們就不送了。”

“其實將軍征戰多年,奇珍異寶並不少。”趙嬤嬤聽著沈錦的話,委婉地勸道,她是聽出沈錦的意思了,給大姐的禮物並在了母妃那裏。

沈錦笑道,“嬤嬤我心裏有數的。”

趙嬤嬤想到楚修明的話,也就沒有再勸,“那瑞王爺呢?”

“我記得夫君不是殺了幾個什麽蠻族的首領嗎?他們不都是有貼身的佩刀?選一柄寶石多的,送去就是了。”沈錦笑盈盈地說道,“父王一定會喜歡的。”

趙嬤嬤一想也是,男人都是崇武,這是敵人手中的戰利品,送給瑞王爺也算合適,不過心裏倒是有些懷疑,莫不是因為這刀是戰利品而不是需要花銀錢買的,夫人才選了這樣的東西?

“再選一把送給聖上。”沈錦開口說道。

趙嬤嬤把放在書桌右上角的梅花灑金紙鋪好,說道,“還是夫人想的周全。”

沈錦笑起來的樣子有些小得意,說道,“反正那些東西放在庫房不僅占地方,還要費工夫保養留著不劃算,不如送到京城換些實用的來。”

趙嬤嬤雖然猜到了沈錦的心思,可是沒有絲毫的得意,沈錦接著說道,“弟弟前幾日還抱怨夫君又把這些東西拿了回來,扔了可惜送人身邊的都沒有人要了,不過我覺得怪不得別人,也是夫君打仗太厲害了,而且不會過日子,要我說啊,逢年過節還有萬壽節的時候,就送一把過去就好。”

都不要的東西,難道夫人覺得聖上會稀罕嗎?

“除了佩刀,我聽說還有什麽鉞、斧一類的,每年送幾樣,再配上一些別的就夠了。”沈錦對這種事情很會精打細算,在瑞王府中人情往來多著呢,不過陳側妃和沈錦又不像是許側妃那兒,動不動就有王爺的賞賜,而且陳側妃的家世隻能說一般。

不管是出門見客還是府中宴客,衣服收拾都是不能重複穿的,否則傳出去會被笑話的,那時候沈錦還沒得了瑞王妃的照看,東西都是王府份例而已,這些份例在普通人家已經算是奢侈了,可是瑞王府這樣的環境,哪裏夠用。

等沈錦大一些,陳側妃就省下了自己的那份給沈錦,這才讓沈錦堪堪夠用,還不能像是沈梓她們一樣頻發出去,陳側妃經常把舊年的首飾重新炸了或者改動一下用,衣服什麽也是如此。

沈錦把這些都看在眼裏,格外心疼陳側妃,可是她們兩個誰都沒有辦法,給人回禮送禮一類的,更是要精打細算了來,有些東西就是過過手,然後再送出去,不過這也是有技巧的,再送的人可不能和原來送禮的人有關係,要不擺出來被人瞧見了總歸是不好的。

趙嬤嬤聽著沈錦絮絮叨叨一邊寫信一邊說著以往的事情,沈錦口氣裏沒有一絲埋怨也沒有難受,反而帶著點小得意,“那次我把鐲子上的寶石去了,然後金子重新融了讓人打了簪子,她們都沒看出來,還誇我的簪子漂亮呢,所以啊,有些府裏用不到的,換個方式送出去……”

沈錦的聲音帶著一種軟糯的感覺,不需要刻意就像是撒嬌一樣,隨著她的話,趙嬤嬤總覺得看見了一隻小鬆鼠不停地往家裏搬東西藏起來,而小鬆鼠身後,一頭坐在寶山上的獅子時不時甩甩尾巴,扔塊寶石出去,然後等小鬆鼠給搬回來,再扔出去、再搬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