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49章

番外九瑞王府當初的那些人

沈錦沒有想到,再一次聽到沈梓消息的時候,竟然是她要死的時候,沈梓比她略大一些,真算起來如今也不過二十六,看著跪在地上的丫環,沈錦開口道,“我知道了。”

那丫環沈錦看著眼生,年紀也不大,想來是沈梓這幾年剛放在身邊的,想一想沈錦竟覺得記不清沈梓的樣子了,那時候替楚修遠選後的時候,沈錦倒是見過沈梓,隻是那時候的沈梓讓沈錦感覺太陌生了,她印象最深的還是那一身紅衣的漂亮姑娘。

沈錦是不喜歡沈梓的,自然不會因為沈梓的事情感覺到悲傷或者難受,反而覺得有些悵然,看著小丫環惶恐的樣子,沈錦也不願意為難這麽個孩子,說道,“安平帶著她下去吃點果子。”

小丫環咬著唇,跪在地上磕頭說道,“夫人您去看看我家夫人吧,就當……就當讓我家夫人走的舒服些。”說完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沈錦看了安平一眼,安平上前扶起那個小丫環說道,“不要哭了,我帶你下去梳洗下用些果子。”

等小丫環下去了,趙嬤嬤才低聲問道,“夫人,你準備插手嗎?”

沈錦開口道,“讓人把那個丫環送到母妃麵前,問問母妃吧。”

聽那小丫環的意思,怕是沈梓在鄭家過的並不好,如今怕是要不行了卻連最後的體麵都沒有,按著沈錦的地位是不怕得罪鄭家的,所以管或者不管都是無礙的,隻是沈梓說到底也是瑞王府的姑娘,雖然瑞王說不認她,也不讓她進瑞王府,出身卻是不變的,若真和小丫環說的一樣,連最後的體麵也沒有了,瑞王府也是要管上一管的,並非管沈梓的死活,而是瑞王府的麵子。

果然沒多久,瑞王妃身邊的大丫環就過來了,不僅帶了王府新作的一些糕點、瑞王妃莊子上新送來的野味等東西,還帶來了瑞王妃的意思,這件事瑞王府不出麵了,麻煩沈錦和沈琦去一趟,隨他們處置了。

其實這件事確實不適合瑞王府出麵,先不說瑞王能力,就是沈梓和沈錦之間的糾葛,輕了不好重了不好,還不如直接讓沈琦和沈錦出麵,其中以沈錦的意見為主,全看沈錦想要怎麽處置了他們。

這點兩個人都清楚,沈錦覺得事情拖著反而不好,就和沈梓約了時間,把那個小丫環暫時住在沈梓那裏,楚修明知道這件事後,隻是問清了時間後,就沒再多說什麽,不過倒是專門安排了侍衛和丫環,免得沈錦去了鄭府被衝撞了。

鄭府也是世家,隻是子孫無能,到了如今不過是勉強維持著世家的麵子,可是偏偏鄭府還事事講究,哪一個嫁進鄭府的姑娘不是十裏紅妝,可是如今那些嫁妝又能剩下多少。

沈錦和沈琦的馬車停在鄭府的大門口,沈錦抬頭看了看鄭府的牌匾,如今鄭府的光鮮多少是靠著沈梓的嫁妝撐起來的,可是沈梓又落得什麽下場?

沈梓就算有千般不好萬般不是,對鄭家卻沒有絲毫的不妥,就算再多的恩怨也是她們姐妹之間的,和鄭府有什麽關係,沈梓落得如此下場,沈琦心中難免有些說不出的悵然。

倒是沈錦沒什麽想法,這條路是沈梓自己選的,當初瑞王妃給了沈梓別的選擇,可惜沈梓以為瑞王妃害她,執意選了鄭家這門親事,卻不知以沈梓的性子,嫁到這般人家才是受罪。

看著門口的鄭老夫人等人,沈錦扭頭看了沈琦一眼,沈琦也收拾了情緒,麵上沒有絲毫的情緒。

沈琦和沈錦身上都是有誥命的,鄭家眾人都需跪迎,沈錦看了鄭老夫人一眼,就和沈琦帶著人走了進去,等眾人進去,隨行的丫環才讓眾人起來,鄭老夫人年歲已經不小了,被貼身丫環扶著這才站穩當了,“婆婆你看……”立於鄭老夫人身邊的大兒媳低聲問道。

鄭老夫人臉色蒼白,聞言隻是看了大兒媳一眼微微搖了搖頭,據她所知那沈梓早就和瑞王府斷了關係,又和沈琦、沈錦等姐妹關係極差,若非如此她們也不敢如此作踐那沈梓,可是如今沈琦和沈錦突然到訪,一來就弄了個下馬威,看來不好善了,不過若是真追究起來,大不了就把那個賤人交給瑞王府處置。

沈琦和沈錦根本沒有和鄭家人說話的意思,被沈梓派去求救的小丫環帶著眾人往沈梓所在的院落走去。

鄭府畢竟輝煌過,此時還沒全完敗落,宅子倒是挺大,可惜有些地方因為年久失修倒是顯得荒涼。

而沈梓住的院落就格外偏僻,別說假山流水花草石玩了,簡直雜草叢生,沈琦哪裏見過這般的景象,眉頭緊皺著,其實也是她們兩人來的突然,若是提前送了拜帖,想來鄭家就會給沈梓換個地方居住了,畢不會讓沈錦她們看到這般的情景。

沈琦瞪了身後的鄭家人一眼,冷笑道,“鄭家……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沈琦的聲音溫溫柔柔的,沒有絲毫的火氣在裏麵,“我可記得沈梓並沒除名。”不管瑞王府是個什麽態度,隻要沈梓一天沒有除名,那麽沈梓就是瑞王府的郡主。

這話一出,鄭老夫人出了一身冷汗,鄭府眾人更是麵色慘白。

沈琦說了一句後,就不再多言,隻跟著沈錦一並進了院落,小丫環已經落淚了,她並不知道沈梓和沈琦她們之間的糾紛,在她看來都是瑞王府的郡主,可是沈梓過的實在淒苦了一些。

鄭老夫人等人剛想進院,就被侍衛攔在了門口,那些人並沒解釋的意思,隻是眼神冷漠地看著鄭家眾人,鄭家的人麵麵相覷,心中更加不安。

沈錦和沈琦剛進屋就聞到一股異味,就連沈錦都忍不住蹙眉,這邊屋子有些潮濕,因為沈梓的病,倒是沒有開窗戶,還有一個婆子在屋中伺候,隻是並不用心,猛地看到這麽許多人,整個人都亂了起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本就是鄭府一個粗使婆子,若是有些後台也不至於被放在這邊。

沈琦的丫環攔住了那個婆子,也不用她來動手,幾個人就開始收拾了起來,沈琦看著病**麵色灰白的沈梓,歎了口氣說道,“把陳大夫請來。”她們既然已經知道沈梓病重,這次自然是帶了大夫來,不過等在外麵並沒有進來。

“是。”丫環很快就把陳大夫給領了進來,陳大夫行禮後並不多言,直接為沈梓診斷。

此番動靜,沈梓才勉強睜開了眼,喘著粗氣看向了沈錦,“哈……”她的聲音嘶啞難聽。

小丫環趕緊倒了水,伺候著沈梓喝下說道,“夫人。”

沈梓聽見聲音,眼睛動了動看向了小丫環,她從雲端跌落穀底,最終願意留在她身邊的僅此一人,微微垂眸低頭喝了幾口水,此番總是要為這個丫環謀個前程的,她並非什麽善心之人,可能要死了,所以才會動了惻隱之心吧。

沈錦一直沒有說話,等陳大夫診斷完了,就看向了他,陳大夫低聲說道,“在下才疏學淺……”言下之意是沈梓沒得救了,如今不過是在等日子罷了。

“先開藥吧。”沈錦開口道。

“是。”陳大夫先讓人熬了參湯,然後下去抓藥熬藥了。

沈梓是沒力氣多說,沈錦和沈琦是不知道說什麽好,一時間屋中都沉默了下來,丫環很快就把屋子重新收拾了,冷水換成了熱茶,那些破敗的茶具也都換成了自帶的,屋中點起了燈,也亮堂了起來。

很快就有人端了人參湯過來,小丫環一直不敢吭聲,此時趕緊接過喂了沈梓喝下,也不知道休息了許久還是人參的作用,沈梓的氣色倒是好了許多,其實沈梓會成現在這樣,純粹是因為被拖累的,若是早些時候能好好養著絕不至於如此。

沈梓被丫環扶著坐了起來,沈錦注意到沈梓身上的衣物還是出嫁前在瑞王府的,如今不僅不再光鮮,就連邊都毛躁了,頭發半百僅用布帶係著,身上更沒有了一件首飾,“落到今日我不甘心。”

沈錦開口道,“你想我們幫你做什麽?”

沈梓咬牙說道,“我要讓鄭家家破人亡,百倍還我。”

沈琦歎了口氣並沒有說什麽,沈梓看向沈錦說道,“借我幾個人。”

“恩。”沈錦應了下來,心中隱隱明白沈梓想要做的。

沈梓麵色扭曲直接說道,“來人,把梅姨娘……”連著說了幾個人名,有妾室有小廝有管事有丫環,“全部杖斃。”

丫環看向了沈錦,等沈錦點頭了,就直接去外麵傳話,沒多久就聽見外麵哭鬧求饒的聲音,緊接著就是哀嚎,丫環恭聲問道,“夫人可要堵嘴?”

沈錦看向了沈梓,沈梓咧嘴一笑說道,“我要聽著他們去死。”

沈琦微微皺眉,也知道沈梓是恨極,她性子本就是瑕疵必報的,此時知道大限將至,更是無所顧忌,不過鄭家的所作所為,這些個下人都敢作踐王府之女,死有餘辜了。

濃重的血腥味從屋外傳來,哀嚎聲足足響了半個時辰,才把沈梓說的人全部打死,屍體就堆放在一旁。

沈梓帶著一種不正常的興奮,等再無聲音了,咳了血出來,小丫環被嚇得夠嗆,倒了水給沈梓漱口,沈梓咳嗽了幾聲說道,“把我的嫁妝搬走,我死也不死在鄭家,我要休了他。”

“自當如此。”沈琦開口說道。

沈梓看向沈琦,“我要帶著這個小丫環……和這個婆子。”那個婆子笨手笨腳的,可是照顧她很用心,為了她沒少被人欺負,鄭家是死定了,沈梓也不想看著她們受罪。

沈琦點頭說道,“好。”

沈梓微微垂眸,手按在了小丫環的手上,“我不回瑞王府,給我找個莊子就好。”

沈琦還想再勸,就聽沈錦說道,“好。”沈梓風風光光的出嫁,按照她的驕傲怎麽肯這般淒淒慘慘的回去。

“謝了。”可能真的要死了,沈梓忽然通明了許多,想到以往的那些恩恩怨怨,覺得可悲可笑,謝字說出口,沈梓就閉上了眼睛不再開口。

沈琦歎了口氣,掏出瑞王妃早先派人送來的嫁妝單子直接交給了一個嬤嬤,又吩咐人弄了馬車來,安排人抬著沈梓上了馬車,根本沒有見鄭家人的意思,隻是留了侍衛等來幫著嬤嬤收齊嫁妝,限鄭家三日之內把嫁妝歸還。

有瑞王府的麵子在,雖然不合常理,可是依舊辦理了這起休夫事件,鄭家早就把嫁妝花得幹淨,有些早已送人,能要回來的都要回來,要不回來的直接換成了銀子,為此鄭家更是把祭田祖產都給變賣了,才堪堪補上。

沈梓的死悄無聲息的,在第二天早上小丫環去伺候沈梓的時候,才發現沈梓已經死了,不過小丫環和那個婆子的後路已經安排妥當。

對旁人來說,沈梓是千般不好萬般不是,可是對小丫環來說,沈梓卻是再好不過,看著嗷嚎大哭悲痛欲絕的小丫環,沈琦心中惆悵,“總歸有一個人真心因她的死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