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47章

番外七楚修曜

楚修曜本以為他會死在戰場,其實那日代替弟弟出征,楚修曜就沒覺得能活著回來,將士戰死沙場本就是一種宿命,其實楚修曜也憎恨過這樣的宿命,特別是隻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個家人死去的時候,憑什麽是他們?為什麽犧牲的都要是他的家人。

其實楚修曜會代替楚修明去,除了因為楚修明是他的弟弟,也更適合領導邊城外,還因為楚修明已經是他僅剩下的家人了,很多時候活著的人比死去的更加痛苦,楚修曜一直知道,他雖然是兄長,卻不如楚修明堅強。

自私嗎?楚修曜看著那源源不斷的敵人,連自嘲的力氣都沒有了,刀被他用布條纏在手上,如今他已經沒有了握刀的力氣,其實楚修曜最擅長的是長槍,可是長槍早已不知道落到哪裏了,手中的刀還是從敵人那裏搶來的。

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了,楚修曜覺得下一個就該輪到了自己,所以在被狠狠擊到頭部從戰馬上摔下來的時候,楚修曜隻是看了看天空,他其實是想回去的,不想留下弟弟一個人的……可惜血流進了眼睛裏,他看不清天空的顏色也再也見不到最後的家人了,不知道弟弟以後的孩子會是什麽樣子。

所以當楚修曜看著麵前的人時,第一反應竟然是震怒,然後又是苦笑,“弟啊,你怎麽也死了。”

楚修明在得知楚修曜忽然暈倒,就一直陪在楚修曜身邊照顧他,誰知道好不容易等到自家兄長醒了,聽到的竟是這樣的話,可是就算如此,楚修明隻覺得心中酸澀,他知道,他的兄長已經醒了,真正的回來了。

“哥。”楚修明咬了咬牙,強忍著淚意,說道,“你還真是……”

楚修曜也感覺到不對了,“弟啊,你怎麽變的這麽大隻了?”

楚修明扶著楚修曜起來,說道,“因為如今已經是永安五年了。”

“永安五年?”楚修曜隻覺得渾身酸軟,毫不客氣的壓著楚修明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說道,“有點餓了。”

“我讓廚房給你準備東西。”楚修明開口道,他不僅出門讓小廝去準備東西,還讓人給沈錦那邊傳了話,說楚修曜醒了,他今晚不回去休息了。

楚修曜點了點頭,說道,“你和我說說吧。”

楚修明應了一聲,緩緩和楚修曜說起了他失蹤和變傻以後的事情,楚修曜聽著簡直目瞪口呆,整個人除了點頭都不知道說什麽好了,誠帝被他老婆給毒死了,然後楚修遠登基了,弟弟結婚了,他有了兩個侄子一個侄女還有兩個兒子?

“多了六口人啊。”一個弟媳、四個男丁和一個女孩,“真好。”

“是啊,真好。”楚修明知道楚修曜的意思,也感歎道。

楚修曜畢竟昏迷了幾日,所以隻讓人送了小米粥和一些清淡的小菜,這小米粥一直在廚房熬著,沈錦早就吩咐過廚房,灶上的粥不能斷,免得楚修曜醒了用不到東西,其實楚修曜心中遠沒有表現出的這麽平靜,時不時看看楚修明,覺得很神奇,好像隻睡了一覺,弟弟就長大了,周圍的環境和情況都變得陌生了。

楚修明自然看出楚修曜的茫然,可是隻當沒有發現,仔細和他說著一切,包括放棄了邊城的兵權這般事情。

“也好。”楚修曜聞言說道,“若是孩子們以後想要,讓他們自己決定。”不要像他們,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其實楚修曜並不後悔鎮守邊疆保家衛國這樣的事情,他更多的是心痛。

楚修曜不想讓自己的晚輩經曆他們當初的那些痛苦。

“等國庫充足了。”楚修明開口道,“陛下就要派兵西征,平定蠻夷。”

楚修曜聞言想了想楚修遠的樣子,其實他已經不太記得了,隻記得是一個挺懂事的小孩,“哦。”

“弟妹是個什麽樣子的人?”楚修曜看向了弟弟,問道,“我總覺得你提起弟妹的時候,眼神很柔和。”

“是一個……”楚修明想了想還真不知道怎麽形容沈錦,“讓我想一切美好的東西都捧到她麵前的人。”

楚修曜受不了的滋了一聲,“肉麻。”

楚修明輕笑了下並沒有反駁,楚修曜說道,“我們來秉燭夜談吧。”

“恩。”楚修明沒有勸楚修曜去休息,說道,“談什麽?”

“談談幾個孩子。”楚修曜是個喜歡孩子的,特別是血緣相連的孩子們。

“東東長得不像楚家人。”楚修明並沒有馬上提起楚修曜的兩個兒子,反而從自己的孩子說起,循序漸進給楚修曜一個接受的時間,“倒是和先太子有幾分相似,也因為和陛下相處的時間最久,陛下倒是最疼他,南南和西西是龍鳳胎,南南是姐姐,活潑的很,倒是西西身子弱了一些,不過也養好了不少……你的兩個兒子是雙胞胎,一個叫楚晨博一個叫楚晨雲,晨博是從慈幼院救回來的,當時又瘦又小的,不僅懂事還很聰慧,如今跟著趙儒先生學習,能找到晨雲就是緣分了,那時候沈錦藏身在京城周圍的一個村中,因緣際會救了這個孩子,孩子沒有父母就養在了身邊,誰知道竟是你的另外一個兒子,我已經派人查過了。”

“哦。”楚修曜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麽。

楚修明又說了許多孩子們的事情,不知不覺天已經亮了,楚修明這才問道,“要見見嗎?”

楚修曜點了點頭,不管什麽事情都是該麵對的,楚修明看了看時辰說道,“他們該起來練武了,我們直接去練武場。”

“恩。”楚修曜想了一下說道,“你說我用不用換身衣服?”

楚修明挑眉看了看說道,“你不如梳洗一下。”

楚修曜點點頭,在他心中這是第一次見兩個兒子和侄子,自然想要留下個好印象,兩個人梳洗了一番後,楚修明就帶著楚修曜往練武場走去,楚修曜從出生就沒有來過京城,倒也沒覺得京城的天比邊城藍多少,怎麽就那麽多人想要來京城呢。

到了練武場,三個孩子已經在了,都穿著一樣的短打繞著練武場跑步,有個侍衛在旁邊看著,見到楚修曜的時候,那個人眼睛都瞪大了,“三少爺!”

三個孩子愣了下,扭頭看了過去,當看見楚修明和楚修曜的時候,那三個孩子都停住了腳步,然後猛地朝著他們的方向跑來,“父親。”

楚修曜看著這三個孩子,有兩個孩子長得很像,另外一個孩子明顯更小一些,楚修曜不知為何就紅了眼睛蹲了下來,他一直在想自己的兒子會是什麽樣子的,就算楚修明說兩個孩子和他長得很像,他也沒有個印象,可是當看見這兩個男孩的時候,心中就有一個感覺,這就是他的兒子,他的兒子,“嗬嗬嗬……”

楚晨博和楚晨雲看著傻笑的父親,也沒驚訝,他們還不知道楚修曜已經好了的事情,在以前楚修曜也經常傻笑的,就見楚晨博小手握著楚修曜的手說道,“叔叔,父親沒事了嗎?”

“恩。”楚修明開口道,“放心吧,你們父親醒了,大夫也看過說沒事了。”

“哦。”楚晨博應了一聲,楚晨雲也抓住了楚修曜的手,“那我和弟弟練完就去陪父親。”在楚修曜昏迷的這幾日,兩個孩子都是早早練完武,然後就去陪著楚修曜的,功課都是在楚修曜屋中做。

“你們父親已經好了。”楚修明發現兩個孩子沒明白,就開口道。

果然楚晨博和楚晨雲迷迷糊糊的,倒是楚修曜反應過來,說道,“你們兩個,你是晨博對嗎?”他看向了一開始說話的那個孩子。

楚晨博整個人都愣住了,看向了楚修曜眼中有喜悅還有一些害怕,楚修曜伸手揉了揉楚晨博的頭,把他的頭發弄的亂七八糟的,又看向了楚晨雲,“你是晨雲,我是你們的父親。”

“父親!”楚晨雲說道,“父親你好了?”

“好了。”楚修曜開口道。

東東伸手抓住楚修明的手,歪頭看了看楚晨博說道,“伯伯你認識哥哥們了?”

“認識。”楚修曜又看向東東,這就是他的侄子,三個孩子,楚家有後了!

楚晨博卻有些害怕,他是知道自己的身世的,他有些害怕父親不喜歡他們,可是看著父親的樣子又不像是如此,楚晨雲邊哭邊問道,“父親,你會不要我們嗎?”

“為什麽會覺得我不要你們呢?”楚晨博有些奇怪的問道,他還沒當過父親,也不太清楚怎麽和孩子們相處,索性直接坐在地上,把兩個孩子抱在懷裏,“你們不知道,當我知道你們的存在是多麽的高興。”

“可是,可是我們的母親……”楚晨博緊張地說道。

楚修曜也明白了兩個孩子得想法,說道,“我其實已經不記得你們的母親是誰了,就是你們的存在也是你們叔叔告訴我的,可是我很感謝她,因為她生下了你們,更何況被誰生下來也不是你們能選擇的,所以你們為什麽會覺得我不要你們不喜歡你們呢?”

“父親。”兩個孩子再也忍不住在楚修曜的懷裏大哭出聲,“父親父親……”

這一刻他們的心終於安定了下來,沒有任何人能取代父親,就算是楚修明對他們很好,就算是楚修曜當初神誌不清,他們也更喜歡在父親身邊,如今得知父親沒有不喜歡他們,甚至很期待他們,他們有父親了,父親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