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44章

番外四選後那些事

晚上的時候,沈錦就把今天宴會的事情與楚修明說了,楚修明聽了點點頭,沈錦盤腿坐在**,看著楚修明說道,“其實我覺得想要嫁給陛下是很正常的,畢竟陛下身份高,樣貌好,如今又隻選皇後,她們多多少少都該知道楚家的習慣。”

楚修明已經明白了沈錦的意思,笑著說道,“是啊。”

沈錦動了動腳趾頭,說道,“可是為什麽不走正道呢。”

今日來的姑娘都打著什麽心思,沈錦其實已經猜出來了,若真是那種清高的,今日就不會如此表現,就像是沈錦與沈琦說的,那個幾乎不理她的姑娘,在裝扮上格外用心,就算是趙嬤嬤近乎苛刻的眼光,也沒能在那個姑娘身上挑出什麽毛病,她舉手投足更顯氣質卓然,其實這次的選人,在她們剛到踏進寧王府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那種打扮漫不經心或者不適合的,直接都被趙嬤嬤記住了,然後偷偷告訴了沈錦,這次主要選的是瑞王妃給的名單,可是不排除別人,就是那些托關係帶進來的人,沈錦也仔細觀察了。

若是今天那個姑娘直接站在沈錦麵前說,我想嫁給陛下,可能沈錦更看好一些。

楚修明的手很漂亮,戳了下沈錦的額頭,說道,“別想這些了,明日我們一家去打獵,到時候在別院住幾日。”

沈錦抓著楚修明的手指咬了一口,然後哈哈笑著躺倒在了**,“好,小不點怕是不想回來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單手按著床,俯身在沈錦的臉上親了口,沈錦臉紅撲撲的,眼中帶著幾許羞澀,就算是成親這麽多年了,她看著楚修明有時還會看傻,特別是在京城後,楚修明除了鍛煉的時候,都是一身錦衣華服,更顯得君子如玉翩若驚鴻。

沈錦一家準備去的別院是楚修遠剛剛賞賜的,離得不遠就是個狩獵場,而且皇家別苑也在這邊,瑞王在這邊也是有別院的,可是瑞王不擅騎射,每年很少過來,就算過來了也不會帶著沈錦的,倒是當初沈梓她們都和瑞王來過。

就算一大早就出門了,他們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西西已經在馬車裏麵睡著了,一家人也沒有出去玩,而是各自回屋休息了。

這次楚修明也帶著楚修曜過來了,他現在身邊有專門的人伺候,再加上楚晨博和楚晨雲兩個孩子照看著,也不用人擔心,而東東、南南和西西三個孩子也睡在一起,交給了安寧和安平照看。

幾個人睡了一覺整個人也舒服多了,得知幾個孩子都沒醒,楚修明就帶著沈錦在別院裏麵轉了轉,這個別院裝修的很精致,因為所在的位置還多了幾分野趣,並沒有種什麽名貴的花,而是種了不少菜,還養了雞鴨兔這類的,有專門的人看管,不會顯得髒亂。

小不點比沈錦他們還先一天來這裏,此時並不在院子中,因為楚修明的交代,所以沒有人拘著小不點,反而讓它在不遠處的林子裏麵亂跑,那邊有不少不會傷人的動物,其實就算是老虎,小不點也是不怕的,隻不過狩獵場還有別人來,萬一傷了人或者別人傷了小不點就不好了,這才沒有直接把小不點放到狩獵場裏麵讓它玩去。

像是知道沈錦他們來了一樣,今天天還沒黑小不點就回來了,還叼著一隻野雞,那野雞還是活著的,身上的毛掉了不少,卻沒有傷口,小不點把野雞叼到了楚修明和沈錦麵前,然後蹲在地上一爪子按著,不停的搖尾巴,沈錦本來在看兔子,和楚修明商量把家裏的那一大窩雪兔給弄到這邊放養著,就看見了小不點,沈錦拍了拍小不點的大狗頭說道,“好乖,今天讓廚房給你燉牛肉吃。”

小不點呼哧呼哧的吐著舌頭,楚修明見沈錦開心也沒說什麽,拍了拍小不點頭當做誇獎。

三個孩子醒來後,就被人帶過來了,沈錦本想和他們一起玩,趙嬤嬤卻過來說有人來找她,已經被請到了客廳,沈錦愣了愣問道,“是誰?”

趙嬤嬤恭聲說道,“是嚴家姑娘。”

沈錦有些疑惑,一時沒有想起來,倒是楚修明愣了一下,心中倒是猜到了,趙嬤嬤開口道,“就是原來嚴禦史的女兒。”嚴家本也是世家,不過不算是頂級的,可是不管家風還是別的都極好,可惜就是運氣不太好,當初英王帶兵進京,使得嚴家家破人亡,僅剩下了被乳母帶著逃走的嚴禦史,後來誠帝登基,嚴禦史奮發圖強讀書,以科舉晉身,最後成了禦史。

可是因為嚴禦史對英王的仇恨,在英王世子作亂後,就直言讓誠帝派兵平亂,誠帝當時一心忌諱楚修明,哪裏會這般,最後還把嚴禦史罷官,說嚴禦史以權謀私,不思為國家大業,反而為了家仇而一意孤行,其實當初一直要求誠帝平亂的,不僅僅是嚴禦史,可是誰讓嚴禦史沒有靠山,剩下的人稱帝也得罪不起。

嚴禦史被罷官後,就抑鬱而終,其實嚴禦史雖然有些古板,為人卻極其正派,家裏也因為英王之亂平窮,嚴禦史此生隻娶了一人,可惜嚴夫人在生子的時候難產而亡,隻留下一女一子,嚴禦史就自己撫養兩個孩子,在嚴禦史死後,因為兩個孩子年幼,嚴禦史這邊也沒親人,他們就投奔了外祖家。

如今這個嚴禦史的女兒來找她又是為何?

沈錦想了想說道,“好,我這就過去,好生招待著。”

“是。”趙嬤嬤應了下來。

沈錦看向了楚修明問道,“夫君,你說嚴姑娘找到這裏來是做什麽?”

楚修明微微皺了皺說道,“怕是為了選後的事情。”

沈錦愣了愣點頭說道,“哦。”

楚修明開口道,“去吧。”

沈錦點了點頭,又摸了摸三個孩子,就先去換衣服了,她現在的衣服上麵沾了狗毛,若是這般出去見人太過失禮了。

就算是更衣,沈錦依舊是一身常服,出去的時候就看見嚴禦史的女兒坐在椅子上喝茶,她的姿態很漂亮,見到沈錦就站了起來行禮,沈錦笑著點了點頭,坐下後說道,“嚴姑娘請坐。”

嚴姑娘坐下後,沈錦問道,“我聽下人說嚴姑娘有事找我?”

聽見沈錦的話,嚴姑娘再也認不出哭出聲來,她直接起身跪在了地上說道,“求寧國夫人救救小女子。”

沈錦一臉疑惑,看了安寧一眼,安寧上前給嚴姑娘扶了起來,嚴姑娘其實根本不想起來,可是架不住安寧的力氣大,用的還是巧勁,她根本不是安寧的對手,嚴姑娘有些詫異地看了安寧一眼,沈錦開口道,“嚴姑娘,你若是有什麽冤情的話,就直接去衙門或者大理寺,我可以讓車夫送你。”

嚴姑娘使勁搖頭說道,“不是這樣的,是……寧國夫人,求你求你救救我和我弟弟。”

沈錦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她並非見死不救的性子,可是這什麽都沒說,她也什麽都不知道,就直接跪下來,讓沈錦有些不知道說什麽好。

嚴姑娘開口道,“寧國夫人,我不願意嫁給表嫂家的兄弟,他們根本是想謀奪我父留給我和弟弟的家業……”

沈錦想了想忽然問道,“嚴禦史留下了多少家業?”

嚴姑娘愣住了,看向了沈錦說道,“應……應該不少,其中還有我母親的嫁妝。”

“哦。”沈錦開口道,“那你想怎麽辦?”

“我就是不想嫁給我表嫂的……”

嚴姑娘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沈錦打斷了,問道,“你不想嫁就不要嫁好了,你有弟弟,你表嫂沒辦法給你做主吧,你帶著你弟弟回到你嚴家不就好了?來找我幹什麽?”

“可是……可是……”嚴姑娘說道,“我祖母也讓我嫁啊,那個男人吃喝嫖賭。”

“你查過了?”沈錦問道。

嚴姑娘搖頭說道,“我聽下人說的。”

沈錦看著嚴姑娘,其實她衣服的料子和首飾雖然不是極好卻也不差,可見在外祖家沒有被虧待,想來她外祖母也是疼她的,這樣的人養了他們挺久,怎麽忽然說讓嫁給了什麽表嫂的弟弟,一個這麽差的人?沈錦並不相信,除非老太太糊塗了?就算糊塗了,老太太也該找自己娘家親戚的孩子把外孫女嫁過去,更容易謀奪什麽家業吧,而且當初嚴家被英王毀了後,可就落敗了,就憑嚴禦史的官職,恐怕也攢不了多少吧。

嚴姑娘咬牙說道,“我嚴家祖上也是大戶人家,想來他們……”

“你有證據嗎?”沈錦問道。

嚴姑娘臉色變了變搖頭說道,“沒有。”

“那你不是聽說,就是想來,就這樣來找我?”沈錦覺得這個人有些奇怪,問道,“你若是真覺得他們要害你們姐弟,你直接去衙門好了。”

“可是那是我外祖家啊。”嚴姑娘看向沈錦的眼神帶著控訴,“我怎麽可能去告他們?”

“你來告訴我這些,若是我插手了他們下場更不好吧。”沈錦不願意再在這個人身上浪費時間了,說道,“送客吧,簡直莫名其妙的。”

嚴姑娘咬了下唇說道,“寧國夫人,我們同是女人,為什麽你能如此狠心竟然……”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直接被兩個粗使婆子給架出去了,沈錦不在意嚴姑娘,可是趙嬤嬤很在意,低聲對婆子吩咐了幾句後說道,“好好把人送回去。”

其實趙嬤嬤並沒有說別的,隻是讓人火速去打探嚴姑娘口中那個表嫂的弟弟情況,若是情況和嚴姑娘說的一樣,那麽就回來告訴沈錦,暗中幫把手,若是不一致……那麽就把嚴姑娘今日的所作所為全部告訴她外祖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