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42章

番外二選後那些事

楚修明雖然沒有來送沈錦,可卻親自來接的沈錦,坐在馬車裏麵,沈錦就把名單給他看了,和楚修明想的差不多,不過有幾家並不在名單上麵,楚修明也不覺得意外,他思考的方向更多是家族。

楚修遠如今的地位是不需要靠著嶽父家的勢力來平衡朝政的,所以選皇後,並不需要家族顯赫的,反而需要那種家族中沒有糊塗人的,最重要的是人品和眼界。

雖說皇後的隻要管理後宮,養育子嗣讓皇帝沒有後顧之憂即可,可是這些往往很重要,一個母親的影響對孩子的成長有很大的關係,言傳身教。

在孩子幼年的時候,更多的是留在母親的身邊,三歲看老雖然不是一定的,可是也代表著這三年的重要性,在孩子長大後,作為父親的才好帶在身邊,就像是誠帝對待敵人的手段,他有野心卻沒有與野心相媲美的實力,那些手段太過下作。

瑞王妃會把那幾家人排除在外,想來是因為那家的姑娘有什麽不合適的地方。

沈錦開口道,“其實母妃的侄女很好。”她和那個姑娘相處了不短的時間,“隻是不適合。”

楚修明微微垂眸,說道,“恩。”

沈錦也不再說什麽,“那我回去就寫帖子。”

“再添幾家。”楚修明開口道,總不能讓人發現他們就從這幾家來選,多些也可以當作掩護,“你準備怎麽選?”

沈錦趴在楚修明的耳朵上小聲說了起來,楚修明的眼中帶著笑意,摟著沈錦的腰,索性把人抱到了懷裏,捏了一塊蜜餞放在她嘴裏,沈錦就鼓著腮幫子慢慢吃了起來,感覺半天還沒到家,就打開了車窗往外看了看說道,“咦,不是回家的路。”

“你前天不是想試試西街的魚膾嗎?”楚修明雖然沒有笑,可是他的聲音很溫柔,沈錦不過隨意提的一句話,就被他記在了心裏。

果然沈錦眼睛都亮了,使勁點了點頭,“我也是聽安寧提起的,嶽文帶安寧去吃了,說味道很好啊。”

楚修明捏了捏沈錦的手,當初瘦了許多的人,被他重新養胖了一些,可是楚修明一點也不滿意,總覺得比初次見到自家小娘子要瘦弱了許多。

西街的哪家魚膾做的不錯,魚很新鮮,做的人手藝也好,據說老板當初是沿海那邊討生意的,家裏祖傳的手藝,這家店的海鮮都還不錯,沒有放太過的調料,味道鮮美,可是剩下的菜色隻能算一般了,沈錦並沒有多吃,因為太醫也說她身體有些虛,需要好好養著,像是海鮮這類的都隻能淺嚐截止。

用完了東西以後,楚修明就找了一家成衣店,帶著沈錦換上了他提前準備好的衣服,然後讓馬車停在了一旁,在西街這邊轉了起來,西街有很多小吃,特別是晚上的時候格外熱鬧,有不少人都會在一天辛苦後,帶著家裏人在這邊玩,買上一些小玩意或者吃食,這裏的東西並不貴。

沈錦還是第一次來這邊,看著熱熱鬧鬧的場景,好像前段時日的那種疲憊懶惰都消散了,整個人都變得精神了起來,楚修明把沈錦護在懷裏,那些侍衛也換了裝扮散開了跟在他們附近,就連丫環都被楚修明打發走了,讓他們自己去玩。

這邊的東西並不珍貴,但是看著也很有趣,有竹編的各種小動物,還有稻草竹子一起弄出來的小閣樓,沈錦看著喜歡就多買了一些好回去給孩子們玩,除此之外還有泥人麵人一類的東西,沈錦還買了糖畫,讓人給包了起來,這些都是交給後麵跟著的侍衛的,沈錦自然是知道有人跟著,隻要不打擾到他們,沈錦就不會在意。

走了一會,楚修明就帶著沈錦往一家茶樓走去,準備歇歇腳,誰知道就看見茶樓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裏,一個衣著肮髒的乞丐蜷縮在那裏,有幾個人正在踢打,沈錦愣了愣,“沒人管嗎?”

楚修明看了一眼就不再關注,眼中倒是露出幾分嘲諷,“誰知道。”

沈錦記得京城裏麵是有士兵巡防的,若是真的尋仇或者看這個乞丐不順眼,這些人也不該在這種地方,若是被發現了,少則要關在牢中三五日的,多則處罰的更重,在誠帝的時候如何沈錦是不知道,可是楚修遠不是心慈手軟的,自他登基後,政律嚴明,應該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看著眼前的場景,沈錦愣了愣說道,“那把他們都送……”

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一個小廝已經上前驅趕了那些打人的男人,大聲斥責道,“這個乞丐和你們有何冤仇,你們竟然如此狠毒,我家姑娘都看不過去,你們還不快滾。”

“你知道我們是誰嗎?”打人的小混混怒道。

小廝冷聲說道,“你們若不服氣,就到姚府……”

楚修明聽到這裏,就不再聽下去了,低聲問道,“還去喝茶嗎?”

沈錦點了點頭說道,“歇歇腳吧。”她有些累了。

楚修明應了一聲,帶著沈錦往茶樓走去,誰知道情況又起了變化,就見那幾個打人的已經跑了,然後一個帶著帷幔的少女被丫環扶著走到了乞丐的旁邊,因為他們離得近,倒是聽見少女的聲音,少女讓丫環拿了銀子給那個乞丐,然後說道,“你有手有腳的,用這些錢做點生意吧。”

那個乞丐一瞬間紅了眼睛,跪下來使勁給少女磕頭,感恩戴德的,周圍的百姓也看到了這些,都低聲讚歎起了少女,還有姚府的家教。

沈錦和楚修明不再看,直接進了茶館,要了一個包間後,楚修明就點了幾樣這邊的糕點和茶水,又要了一壺溫水,溫水是給沈錦喝的,侍衛都在外麵,倒是沒有打擾到兩人,楚修明給沈錦倒了杯溫水,讓她慢慢喝著,這才說道,“那個人是姚家的,應該是姚三。”

姚三?姚家三姑娘,如今十五六,正是該嫁人的年齡,也怪不得呢,他們雖然沒有隱藏痕跡,可是姚府能這麽快查到還安排了這一幕,“消息倒是靈通。”沈錦喝了幾口水後,開口道。

楚修明應了一聲,他坐在窗戶邊隨意地看著下麵,“過猶不及。”

姚府這一幕,為的不過是把姚三推出來,一個善良卻不會善良過度,還有見識的姑娘,是很適合皇後人選的,就算不是皇後,後宮中還有別的位置在。

可是從一開始楚修明和沈錦就覺得奇怪了,其實姚府算計的很好,卻沒有去過邊城,不知道那邊的情況,楚修遠對天啟的治理很大程度借鑒了邊城的治理,對城中百姓的管理格外外鬆內緊。

沈錦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反正姚三不在瑞王妃給她的名單上。

楚修明給沈錦杯中的水倒到八分滿,才說道,“到時候也把她請來。”

沈錦疑惑地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笑著捏了捏沈錦的手說道,“她有幾分心機,用她來試試其她人。”

“哦。”沈錦不再說什麽,點了點頭。

兩個人休息了一會,就帶著買的東西回府了,請人的請柬是沈錦親手寫的,因為有楚修明的指點,她的字比在京城的時候好看了許多,請柬的紙是趙嬤嬤準備的,沈錦並不知道是什麽紙,隻是覺得挺漂亮的,可是接到的人都是識貨的,這紙是貢品,粗看的時候普通,可是仔細看卻會發現紙上帶著暗紋,是梅蘭竹菊山河湖泊等圖案,不會顯得上麵的字淩亂,卻別有一番寫意風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