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36章

到了第四天,西西才會自己吃奶,可是力氣很小吃的也很慢,吃一會還要休息下再接著吃,沈錦本來說還是按照原來那般喂他,卻被錢嬸子阻止了,隻說這樣反而是對西西好,沈錦也就不阻止了,隻是花了更多的時間在西西身上,不過也沒有忽視南南就是了。

其實就算沈錦想忽視也是忽視不了的,因為南南霸道得很,餓了哭尿了哭一不如意了就哭,就連西西離開太久了也要哭,她的哭聲還很大,沈錦又害怕她傷了嗓子,也都哄著她順著她,倒是楚修明很喜歡南南這般樣子,隻說脾氣大點好,脾氣大點不吃虧。

沈錦抱著西西喂奶,楚修明抱著南南在屋中走動,沈錦忽然說道,“你說南南的脾氣像誰啊?”沈錦覺得自己脾氣很好,楚修明的脾氣也很好,怎麽生了個女兒,脾氣這麽差,一點不順心都要哭鬧呢,回去要問問母親,她小時候鬧人不鬧人。

楚修明很喜歡女兒的脾氣,任性點脾氣大點在他看來都不是什麽大事,隻要明事理不驕縱就好,聞言看了看懷裏正在啃自己小手的女兒,說道,“我也不知道。”

南南最近長開了,皮膚又嫩又白,明顯是隨了沈錦,而且那一雙杏仁看的人心都軟了,楚修明格外喜歡這個女兒,因為長得很像沈錦,而西西也胖了一些,看著還是有些瘦小,整天蔫蔫的感覺,看著人心疼。

沈錦其實就隨口一問,西西吃飽以後,楚修明就把南南交給了沈錦,然後抱起了小兒子,輕輕撫著他的後背,等著他打了個奶嗝,又抱著他走了一會,沒多久他就睡著了,和南南在楚修明懷裏又是啃手又是蹬腿的樣子截然相反,很安靜,而且他很少哭,就算哭了也很小聲,讓人聽了格外的心疼。

南南也睡著了,楚修明就把兩個孩子放在了小**,西西雖然看著體弱,可是他們擔心的事情到底沒有發生,這讓兩個人放心了不少,而錢大夫也說了,隻要好好養著,西西長大一些就和普通人一樣,隻是不能累著而已,還要注意季節變換的時候。

有楚修明在,伺候沈錦的事情都輪不到安怡她們兩個,楚修明絲毫不嫌棄,每日給沈錦清理,格外的細心,沈錦的氣色好了不少,倒是楚修明看著瘦了一些,弄得沈錦都有些心疼了,伸手摸了摸楚修明臉上的大胡子,小聲說道,“你也去睡一會吧。”

楚修明笑著親了親沈錦的手,說道,“無礙的。”他最多能留到兩個孩子滿月,趁著這些時間,他想好好照顧一下小娘子和兩個孩子,等他離開了,又要幾個月見不到。

沈錦咬了下唇說道,“我們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楚修明明白沈錦的意思,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說道,“我有分寸的,娘子放心好了。”

沈錦這才點了點頭,小聲說道,“楚原是不是和楚家有關係呢?”

楚修明愣了一下才看向沈錦問道,“怎麽這麽問?”

“那為什麽叫楚原?”沈錦滿心得疑惑。

楚修明坐在床邊,絲毫不嫌棄沈錦這麽久沒有洗頭,拿著梳子輕輕幫她順發,說道,“其實楚原才是楚家真正的根基。”

沈錦滿臉驚訝扭頭看向了楚修明,說道,“那不是楚原趙家嗎?”

楚修明應了一聲,“當初趙家的先祖是楚家先祖身邊的謀士,而楚原也不叫楚原而是昌河,楚家先祖就是出生在昌河的,後來因為世道太差,就出去謀生了,陰差陽錯就跟著造反了,趙家先祖一直跟在楚家先祖的身邊,兩家的關係極好,後來想要互相給對方留條後路,這才分開裝作不認識一般,隻是每代家主都會知道這件事,趙家選擇在昌河定居,被把昌河改成了楚原。”

沈錦聽得目瞪口呆,不過心中也明白了,倒不是他們信不過當時的皇帝,而是信不過以後的,不過還真是深謀遠慮。

楚修明給沈錦的頭發全部編了起來,用布包好,這才接著說道,“這也是為何,我會這麽信任趙端。”

沈錦點頭,猶豫了一下問道,“這件事,修遠知道嗎?”

楚修明開口道,“不知道,若不是你問起,我也不會說的,因為楚原這個名字太過光明正大了,反而沒有人會往楚家上聯想。”

其實沈錦剛剛就是隨口一問而已,誰曾想竟知道了這般的大秘密,這可以說是楚家最後的退路,當然了如果趙家出事了,也是趙家最後的退路,楚修明把梳子放到了一旁,倒了紅棗茶喂沈錦喝下,說道,“以後這件事,我也隻會告訴東東。”

沈錦應了一聲,抓住楚修明的手咬了一口說道,“我覺得都被你寵壞了。”沈錦現在的日子過的飯來張口茶來伸手,不對,連手都不用伸,楚修明直接喂到她嘴邊了。

楚修明笑了下,親了親沈錦的臉頰,沒有說什麽,他就是想再多寵著自家娘子一些,而且他覺得不管怎麽寵,都不會把沈錦給寵壞的。

有楚修明在身邊的日子很輕鬆,就算整日隻能在**,沈錦的笑容也沒有消失過,在楚修明離開的那日,沈錦並沒有去送她,把給東東他們準備的東西交給了楚修明,等楚修明離開,沈錦臉上的笑容才消失了,多了幾分惆悵,不過卻沒有落淚,因為她也知道,月子裏落淚不好,她還要和楚修明在一起很久的時間。

甲一和甲四還是留在沈錦的身邊,楚修明也不是獨身回去的,先去了當初存馬的那個村子,然後帶著幾個人一並離開的。

楚修明離開後,安怡和安寧就輪流在沈錦房中守夜,幫著照顧兩個孩子,奶娘也沒有送走,因為孩子漸漸長大,吃的多了沈錦一個人害怕喂不飽兩個孩子,隻是那個奶娘沒什麽機會見兩個孩子,一般都是把奶水擠出來後,安寧她們端著去喂孩子的。

誠帝下葬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隻是拖了這麽久,屍體的樣子一點也不好看,而且按照誠帝的身份,這次下葬的儀式倒是有些倉促和簡陋了,不過這些都和沈錦沒有什麽關係,沈錦坐足了雙月子後,甲一和甲四就聯係人送沈錦他們幾人往楚原那邊去了,錢大夫和錢嬸子也跟著走了,因為早就知道這件事,他們提前做了準備,很多東西已經送到了楚原。

如今天氣已經轉暖,正適合上路的時候,其實也不僅僅因為這個,而是趙端已經從邊城回來,隻說最近京城有變,讓沈錦他們早早離開比較好,否則沈錦還想等孩子過了三個月再說。

趙端已經把沿途安排妥當了,就是趙家的事情也提前打好招呼了,甚至連沿途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了。

京城離楚原不算遠,一般馬車二十天就到了,可是因為沈錦他們帶著孩子,足足走了近四十天,誰知道到了趙家,竟還有一個驚喜在等著沈錦,沈錦的馬車是從側門直接進的趙府,趙府給沈錦安排的院子離側門很近,人出入也很方便,馬車是停在了院子的門口,沈錦被安怡扶著下來,剛準備讓安寧把孩子遞給她的時候,她就聽見了嗷嗚嗷嗚的叫聲,扭頭看過去,就見一隻雪白的大狗甩著舌頭朝著她跑來,可是更讓沈錦在意的是站在院中的兩個小男孩。

沈錦離開的時候,東東走路還需要人扶著,可是此時已經能穩穩當當地站著了,小孩子長得很快,一年多沒見變化就已經很大了,可是沈錦隻看了一眼就認出了那是她的兒子,她許久沒見到的東東。

安怡也注意到了,和錢嬸子在後麵抱著孩子,並沒有去打擾,沈錦讓過小不點,快步朝著東東跑去,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東東已經認不出沈錦了,可是在被送來之前,楚修明告訴他是來見母親的,所以等沈錦蹲在他身前,小心翼翼摸他的臉時並沒有躲開,不過抓著堂哥的手緊了緊,楚晨博眨了眨眼睛,看了看沈錦又看了看東東。

“東東。”沈錦沒忍住把東東抱到了懷裏,哭著說道,“東東,母親好想你……”

這是她和楚修明的第一個孩子,可是他們兩個都因為外事先後錯過了孩子的成長,最愧疚的就是這個孩子了,到底是母子連心,被沈錦抱著的東東忽然大哭了起來,“母親、母親……嗚嗚嗚別不要我……”

“不會的。”沈錦被東東哭的更加傷心,“不會的,母親最愛你,不會不要你的。”

東東緊緊抱著沈錦,可是他小胳膊抱不住,沈錦柔聲哄著東東,楚晨博站在一旁看著,眼中有些羨慕,他沒有母親,而父親也不像是父親,沈錦柔聲安撫著東東,然後扭頭看向了楚晨博,楚修明說過這個孩子,所以沈錦伸手也把他抱在了懷裏,說道,“謝謝你一直照顧東東。”

楚晨博臉一下紅了,他覺得沈錦身上的味道很好聞,低著頭說道,“沒有……”

沈錦抱不動兩個孩子,等東東不哭了,才牽著他們的手往屋中走去,南南和西西兩個孩子已經由奶娘接手了,這兩個奶娘是楚修明特意送來的,院子已經被收拾好了,這裏麵伺候的人都是跟著東東他們一起來的,趙府的人沒有插手。

東東剛剛哭的有些猛了,時不時的抽噎一聲,緊緊抓著沈錦的手,因為這兩個孩子的身高,沈錦走路都要微微彎著腰,雖然很辛苦但是沈錦覺得心裏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