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35章


第一個孩子出生了,第二個孩子沒多久也順利的生出來了,沈錦強撐著看向了錢嬸子抱著的孩子,其實此時沈錦看東西都有些模糊了,根本看不清楚,錢嬸子把孩子交給安怡去清洗,開口道,“放心吧。”第二個孩子哭聲很小,因為在肚子裏時間長了,皮膚也因為剛剛按壓的緣故,有些地方青紫,可是還活著。

沈錦停了錢嬸子的話,再也撐不住閉眼暈了過去。

等沈錦再一次醒來,屋中已經收拾幹淨了,楚修明就在她身邊,沈錦剛一動楚修明就注意到了,起身走了過來,然後小心翼翼給沈錦扶了起來,沈錦看了看四周,最後目光落在那個小**,那張床是早早就訂好的,四周有欄杆護著,裏麵的小褥子小枕頭小被子都是沈錦親手縫製的。

楚修明注意到沈錦的眼神,開口道,“孩子被抱下去喂奶了。”

沈錦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先讓沈錦靠著軟墊坐好,去倒了杯紅糖水,喂了沈錦喝下說道,“餓嗎?”

“孩子都好嗎?”喝了一杯水,沈錦才覺得好些,有些緊張的問道。

楚修明放下杯子,給沈錦整理了一下額前的碎發,她的臉色蒼白,唇也沒有血色,看起來很憔悴,“都還好。”

沈錦這才鬆了一口氣,楚修明說道,“錢嬸子介紹了個奶娘,我讓安怡和安寧都在那邊,錢嬸子也說你差不多醒了,廚房已經備好了吃食,我給你端些來稍微墊墊。”

“好。”沈錦應了一聲。

楚修明仔細給沈錦掖了掖被子,這才出門了,趙端和甲四出門辦事了,甲一出去收集藥材了,錢大夫剛配好藥見到楚修明問道,“醒了?”

“恩。”楚修明開口道。

錢大夫點點頭,“那行,一會我去給她把把脈,再重新開藥。”說著就把藥拿了回去。

錢嬸子給沈錦燉了魚湯,裏麵隻放了一些藥材,其它調料都沒有放,味道自然不會多好了,不過魚湯已經煮了很久,錢嬸子盛了一碗交給了楚修明,又用砂鍋熬起了紅棗小米粥。

楚修明端著東西進去的時候,麵色一變快步走到了床邊,就看見沈錦看著空著的小床默默落淚,楚修明把碗放下,拿著帕子仔細給沈錦擦著眼淚,他是知道的,月子中女人是不能哭的,“怎麽了?”

“孩子是不是不好?”沈錦剛醒那一會還有些米糊,所以沒有反應過來,可是楚修明出去後,沈錦也清醒了,若是孩子沒事,楚修明是不會把孩子從她身邊移開的,而且她醒來後,也沒叫人把孩子抱過來給她看,除非孩子不好了。

楚修明歎了口氣,俯身親了親沈錦的眼角說道,“孩子都活著,不過南南身子有些弱罷了。”

沈錦咬著唇看著楚修明,楚修明說道,“我讓安寧把孩子抱過來好不好?”

“好。”沈錦的聲音有些啞。

楚修明開口道,“不過你這次傷了元氣,錢大夫也說你要好好養養,所以孩子放在屋中,讓安寧她們照顧。”

沈錦使勁點頭,其實孩子就在隔壁的房間,楚修明出去和安寧那邊說了一聲,就回來坐在床邊,並沒有馬上喂沈錦喝魚湯,因為他知道此時沈錦根本吃不下去,很快安怡和安寧就把孩子抱了過來。

楚修明先接過稍微大些的,說道,“這是姐姐南南。”

孩子才出生一天,還沒長開並不好看,沈錦看了看見孩子並無大礙,小嘴蠕動著睡得正香,伸手輕輕碰了碰,就看向另外一個孩子,在有孕的時候,錢大夫他們就說肚中雖然是兩個孩子,可是其中太過虛弱,幾乎察覺不到。

楚修明把孩子小心翼翼放在了沈錦的身邊,從安怡手上接過小的那個,和姐姐南南相比,弟弟西西就瘦弱了許多,臉色也有些發黃,沈錦想伸手去摸摸孩子,可是手卻有些發抖,她看向了楚修明,楚修明把孩子放到了沈錦的懷裏,溫言道,“我已經讓錢大夫瞧過了,並無大礙,不過身體弱了一些,仔細養著就好。”

沈錦低頭看著孩子,點了點頭,其實心中明白,怕是沒有楚修明說的這麽輕鬆,楚修明也知道,從沈錦懷裏把孩子接了過來,同樣放到了沈錦的身邊,然後讓安寧去廚房重新端了碗魚湯後,就喂著沈錦喝了起來。

楚修明喂了沈錦喝了一碗魚湯後,沈錦又看了看孩子,手指輕輕摸了摸後,讓楚修明把兩個孩子抱到了一旁,楚修明給沈錦收拾了一下,就讓錢大夫來重新給沈錦把脈了,等喝完了藥,沈錦躺下就睡著了。

錢嬸子輕輕歎了口氣,沒再說什麽,安怡挽著錢嬸子的胳膊說道,“錢嬸子,我扶著你下去休息會吧。”

這兩日他們都沒怎麽合眼,就是錢嬸子也睡不安穩,此時沈錦醒了,錢嬸子也可以放心了,他們幾個倒是撐得住,可是錢嬸子畢竟年紀大了。

錢嬸子點了點頭,“廚房砂鍋裏麵熬著小米粥,等人醒了,喂她吃一些,可以打個雞蛋花進去。”

安怡應了下來,錢嬸子也不用安怡她們送,就自己下去休息了,安怡去旁邊屋中安置那個奶娘。

安寧看向了楚修明說道,“將軍,夫人怕是短時間不會醒,不如將軍在一旁休息會,奴婢先照看著?”

楚修明開口道,“無礙的,你到隔壁房間休息會。”

安寧說道,“那奴婢和安怡輪換著照看小姐和小少爺。”

楚修明點點頭,沒再說什麽,兩個孩子被放在了一旁的小**,安寧動作輕柔的給兩個孩子解開包著的小被,然後仔細給他們蓋好。

沈錦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楚修明不在屋中,倒是安寧正抱著孩子準備出去,沈錦撐著身子坐起來問道,“孩子可是餓了?”

安寧聽到聲音說道,“夫人醒了,奴婢正準備抱著小姐去隔壁喂奶呢。”

“給我吧。”沈錦此時已經好了許多,安寧聞言就把孩子送了過去,然後讓沈錦坐好,又把另外一個孩子抱了過來,南南雖然是個女孩,可是很有力氣,一下子就撲到了沈錦的胸上,小嘴蠕動著使勁吸了起來,沈錦奶水倒是充足,剛剛都有些脹著難受,輕輕抱著孩子,扭頭看向了小的那個,問道,“夫君呢?”

“將軍和趙先生商量一些事情,馬上就回來。”安寧溫言道,“安怡在旁邊屋中給那個奶娘清洗,錢嬸子說夫人晚上會醒一次,所以她去提前給夫人準備吃食了。”

沈錦點點頭,沒再說什麽。

安寧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道,“夫人,小少爺力氣小,都是把奶水擠出來,用勺子喂的。”

沈錦抿了抿唇,隻是低低應了一聲,安怡見安寧半天沒有把孩子抱過來,就到了屋中,見沈錦正在喂孩子,她去和那邊的奶娘說了一聲後,就去廚房端了東西,還把碗和勺子拿了過來,又拎了熱水。

安怡回來的時候,沈錦已經喂完了南南,安怡趕緊用熱水把碗和勺子燙過,然後淨了手幫著沈錦擠了些奶水到碗中,也多虧了這段時間沈錦被養得好,而且西西吃的也少,沈錦的奶水足夠兩個孩子了,安寧正抱著南南在屋中走動,輕輕撫著她的後背,等她打了個奶嗝,又轉了一會,才把她放到了沈錦的身邊,孩子還太小,吃飽了又睡了。

沈錦自己把衣服整理好,就看著安怡用勺子一點點喂小兒子,小兒子還沒睜開眼,閉著眼睛小聲的哼唧著,不過奶水滴在他嘴上,他會張嘴吃,沈錦鬆了一口氣,隻要能吃下去東西就好了。

楚修明進來的時候,兩個孩子已經重新睡下了,沈錦倒是沒睡,而是靠在軟墊上正在吃東西,見到楚修明,沈錦就開口道,“安怡先去休息吧。”

安怡和安寧兩個人輪流休息,畢竟孩子們身邊要留著人,剛剛就已經商量好了,安怡不過是在等沈錦用完飯,楚修明來了以後也用不著她了,行禮後就先下去了,奶娘被單獨安排在一個屋中,因為提前有約定,她不能隨意走動,不過給的銀子足,隻是喂喂孩子很清閑,自然是願意的,此時已經老老實實睡著了,安怡從外麵把門給鎖好,這才到了自己的房中休息。

沈錦看向楚修明問道,“你用飯了嗎?”

“已經用過了。”楚修明在炭盆邊站了一會,散去了身上的寒氣,這才坐到了沈錦的身邊,因為趙端明天一大早就要離開,所以今晚他陪著趙端一起用了飯菜,趙端要先把這些信件送回邊城,然後再帶些人來京城。

沈錦應了一聲,低頭繼續吃了起來。

楚修明開口道,“太後已經到了閩中,欽天監已經選好了誠帝下葬和沈智登基的日子,禮部、戶部等都開始準備了。”

沈錦哦了一聲,又吃了幾口小米粥,這才頓了頓抬頭看向了楚修明說道,“你是要離開了嗎?”

“再等等。”楚修明溫言道。

沈錦點點頭,吃完以後楚修明就把碗都給收拾了,用燙過的毛巾給沈錦擦了擦臉、脖子和手,又伺候著她漱口,弄完以後,就讓沈錦躺好,說道,“西西的事情你也不用擔心,會沒事的。”

“好。”沈錦應了一聲,扭頭看了看小床,許久才閉眼睡了。

楚修明輕輕揉了揉沈錦皺起的眉頭,見她舒展開了,才在心中歎了口氣,輕輕拍了下安寧的肩膀,讓她到旁邊的軟榻上休息,自己坐在了小床邊,看著小**並排躺著的兩個孩子,分開看還不明顯,可是這般放在一起,這兩個孩子根本不像是同一天出生的,“要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