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34章

來的人正是趙端,趙端也是喬裝打扮過的,雖不如楚修明一般滿臉胡子,可是看著皮膚黝黑,腳上還穿著帶補丁的布鞋,根本不像個讀書人的樣子,此時趙端正捧著一大碗雞湯麵吃的香,他一直在外奔波,可不像是沈錦他們這樣在自家院中每日都有葷食,整日裏都吃素,吃的他眼睛都快綠了。

楚修明到的時候,趙端正喝完最後一口湯,然後舒服的吐出一口說道,“感覺活過來了。”

“要不要再來點?”楚修明正在翻看趙端帶回來的信件,頭也不抬的說道。

趙端想了想說道,“不用了。”捧著茶杯慢慢喝了起來,“這些都是那些人的投名狀。”

楚修明點了點頭,把所有的都看了一遍,把這些信分成了三份,最左邊的那份最少,僅僅有三份,中間的那摞多一些,而右邊的有五六份。

趙端淨手後走了過去,看了看說道,“右邊的有問題?”

楚修明應了一聲,“不敢確定。”

“那左邊的呢?”趙端問道。

楚修明眼神暗了暗,開口道,“當初出賣了先太子的人。”

趙端麵色一肅,楚修明冷笑道,“當初誠帝能這麽順利,也多虧了這三家人了,不過他們做的隱蔽,查了這麽多年才查出來的。”

那時候他們都在懷疑,有些人明麵上根本不是先太子的人,誠帝竟都把人給處理了,眾人就知道怕是出了內奸,也因為這點使得楚修遠的父親都不敢和先太子留下的人多有牽連,最後他們根據被出賣人的情況,推測出了幾個嫌疑人,又經過這麽多年的查證,確定了下來。

趙端皺眉說道,“處理掉嗎?”

楚修明開口道,“還不是時候。”

趙端拿起右邊的那三份仔細看了看,把人都給記下來後說道,“中間的呢?”

“暫時可信。”楚修明沉思了一下說道。

趙端挑出了幾份說道,“可是這幾個人有些搖擺不定。”

楚修明看向趙端,“因為他們還不知道楚修遠。”

趙端愣了一下就明白了過來,這些人不過是對瑞王信不過而已,趙端點了點頭,把人都給記下來,兩個人把接下來的安排說了一下,趙端並不準備回邊城,他要留下來做邊城和京城之間的橋梁,而楚修明暫時也要留下,隻是要照顧沈錦,等正事商量完了,天已經蒙蒙亮了,趙端直接在這邊休息了,而楚修明回到房內,看了眼**的沈錦,如今晚上他們誰也不敢留沈錦一個人,免得有些事情也發現不了,所以楚修明不在,安寧就在一旁的軟榻上休息下。

見到楚修明,安寧就行禮先下去了。

楚修明脫了衣服剛上床,沈錦就翻身蹭到了他的懷裏,楚修明輕輕撫著沈錦的後背,柔聲問道,“怎麽醒了?”

沈錦並沒有睜開眼睛,明顯困得很,小聲說道,“有些餓了。”

楚修明給沈錦掖了掖被子說道,“我去給你煮兩個雞蛋好不好?”

沈錦想了想點頭說道,“要紅糖的。”

楚修明應了下來,直接翻身下床,此時錢嬸子她們已經醒來了,安怡正在廚房準備早飯,見到楚修明就問道,“夫人可是要用什麽?”

“我來就好。”楚修明也是會做飯的,再說隻是簡單的糖水蛋,想了想煮了六個雞蛋,然後盛到大碗裏麵端著回屋了。

安怡等楚修明離開後,才重新忙碌了起來,錢嬸子進來的時候,安怡已經把粥給熬上了。

回到房間的時候,沈錦正抱著被子坐在**,楚修明先把碗放到了一旁,然後端著水伺候著沈錦漱口後,才坐在**喂著沈錦吃東西,沈錦迷迷糊糊的,靠在楚修明的身上,眼睛都閉了起來,隻是東西喂到嘴邊就張口吃掉,等吃了兩個雞蛋後,就不再吃了,楚修明把剩下的都給用了,他把碗放到一邊見沈錦微微皺著眉頭,問道,“可是不舒服?”

沈錦點了點頭,說道,“肚子有些疼,也不算很疼。”

楚修明麵色一肅,伸手去摸了摸沈錦的頭,“我去叫錢大夫來。”

沈錦抓著楚修明的手剛想說什麽,就感覺到一股暖流……眼睛猛地睜圓了,然後看向楚修明說道,“叫錢嬸子,抱我去產房。”

楚修明也明白了過來,顧不得別的,用被子把沈錦包了起來,朝著外麵跑去,聽見動靜,甲一和甲四看了過來,見楚修明的方向愣了下也明白過來,一人趕緊去叫了廚房的安怡和錢嬸子,一人去叫了正在後院弄藥材的錢大夫。

安怡正在擇菜,聽完甲一的話就看向了錢嬸子,錢嬸子在一旁淨手後說道,“你留下來燒水,我和安怡去看看。”

“是。”甲一點頭,開始去打水燒水了。

安怡扶著錢嬸子快步朝著產房走去,安寧本就住在這裏,裏麵的東西也都是收拾齊全的,楚修明給沈錦放在**,說道,“別怕。”

安寧趕緊去多弄了幾個炭盆,沈錦點了點頭,肚子隻是一抽一抽的疼,說道,“我不怕。”

楚修明應了一聲,給沈錦擦了擦汗,伸手握著沈錦的說道,“我在這裏陪你。”

沈錦剛想點頭,可是想到生東東時候的樣子,開口道,“不行,你到外麵等。”

楚修明看著沈錦的眼神,也顧不得已經過來的錢嬸子她們,低頭在沈錦的額頭親了一口說道,“好,我就在外麵。”

沈錦這才點頭,楚修明坐在沈錦的身邊,讓沈錦枕在他的腿上說道,“等一會我再出去。”

“好。”沈錦這會已經不疼了,整個人也精神了不少。

錢嬸子來問了幾句,又仔細給沈錦檢查了一番,然後錢大夫也來把了脈,“怕是還要等會呢,這會先用些東西,免得一會沒有力氣了。”

沈錦想了想也是,她連早飯都還沒有用的,此時沈錦根本忘記了剛用了兩個糖水蛋的事情,安怡笑著問道,“夫人想用什麽與我說,我這就去弄。”

“酸麵葉。”沈錦期待地看向了安怡,她忽然很想吃這種酸酸辣辣的東西。

楚修明揉了揉沈錦的頭,安怡應了下來,趕緊下去準備了。

現在的疼是一陣一陣的,在用完了東西後,楚修明已經被沈錦趕了出去,就站在產房的門口看著裏麵,趙端也聽見動靜醒了,看見楚修明的時候,不知為何竟然覺得心底發寒,他甚至有一種預感,若是沈錦出了什麽事情,楚修明……不會凶殘到趕盡殺絕吧?

錢大夫已經準備好了藥材,此時安慰道,“將軍放心吧。”

楚修明點點頭,錢大夫想了想說道,“夫人一定會沒事的。”孩子卻不敢保證了。

“恩。”楚修明微微垂眸,看著自己的手指動了動,然後說道,“甲一,你去買點軟糯的糕點回來,要甜的。”

沈錦喜歡吃甜的東西,糕點也是如此,她不太愛吃那種幹的,那種糯米山藥一類的很喜歡,可惜了趙嬤嬤不在,甲一得了命令後,就趕緊去買糕點了。

趙端站在楚修明的身邊,現在他也幫不上什麽忙,隻是說道,“等孩子生下來,做完了月子,不如讓他們去楚原。”邊城離京城太過遙遠,而且那時候京城怕是要亂起來,把他們留在這裏想來楚修明也不會放心的。

楚修明聞言想了想說道,“也好。”

趙端應了一聲,“我回邊城會路過楚原,和我父親說一聲。”

楚修明點了點頭,“那就麻煩趙儒先生了。”

“沒事的。”趙端開口道,“吉人自有天相。”傻人必有後福,“錦丫頭和孩子都不會有事的。”

楚修明沒再說什麽,趙端也知道楚修明現在心緒不寧,陪了他一會就離開了。

甲一買了糕點回來的時候,沈錦還沒有開始生,楚修明親手把糕點都切成可以讓沈錦一口吃下去的大小。錢大夫已經熬了參湯,這人參還是沈錦從皇宮帶出來的,誰也不知道到底用得上用不少,可是先準備著比較好,雖然人參珍貴,可是錢大夫知道,楚修明根本不在乎這些東西,他在乎的是自己的妻子。

隨著時間的流逝,產房中沈錦的臉色越發的蒼白,安怡和安寧也沒了早先的鎮定,沈錦雙手緊緊抓著褥子,強忍著疼痛,努力配合著錢嬸子,她長相嬌嫩,可性子卻非如此,痛呼一類的隻會浪費她的力氣。

產房中的血腥味越來越濃,錢嬸子咬牙說道,“安寧你們扶著她在屋中走。”

安寧聞言看向了沈錦,沈錦其實聽不太清錢嬸子的聲音了,安怡點了點頭,安寧和安怡強硬地扶著沈錦下了床,錢嬸子給沈錦穿好鞋襪,安寧她們幾乎是架著沈錦在屋中走了起來,沈錦沒忍住痛呼出聲,咬牙隨著安寧她們不斷的走動。

此時天已經黑了,甲一和甲二也不吭聲,就陪著楚修明站在院子中,楚修明的拳頭緊握著,甲一低頭看了看地,地上的血跡有些幹了,有些還是新鮮的,還有血珠子不斷從楚修明的拳頭裏落下。

參湯已經被送進去了,安寧紅著眼睛喂了沈錦喝下。

沈錦隻覺得疼,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她好想能聽見安寧她們的聲音,又有些聽不清楚似得……可是她知道,她的夫君還等在外麵,她的兒子還在更遠的地方等著她回去……夫君、東東……母親……

當孩子的哭聲傳出的時候,天已經亮了,三月初三上巳節。

第一個孩子生下來後,沈錦扭頭看了看安寧抱到了一旁清洗的孩子,其實她根本看不清楚那孩子的樣子,不過那孩子的哭聲還真是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