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33章

沈軒接到信的時候,心中也是有掙紮的,甚至連手下剛收攏的人都多有勸阻,可是送信的人是沈熙和瑞王的親信,信上確實又是瑞王和瑞王妃的字跡,所以沈軒還是決定跟著人回去了,把這邊的事情暫時交給了沈熙。

沈熙看著沈軒心中很是複雜,他是被人從戰場上叫下來的,那時候他剛帶兵清理了一個五百多人的蠻族部落,身上還帶著血和傷,可就算這般沈熙也是滿腔豪氣,覺得以往在京中的日子簡直是浪費時間,可是偏偏被叫回來,去處理他哥那邊弄的爛攤子,若不是沈軒是他親哥,怕是沈熙都不願意來這一趟,隻是就算這般想,麵上卻沒有絲毫的表露出來,說到底沈熙也長大了。

沈軒還是因為接手的人是親弟弟,所以放心了不少,等晚上隻剩下他們兄弟的時候,沈軒就拉著沈熙交代了許多事情,聽的沈熙出了滿身的冷汗,臉色也難看了,多虧了發現的早,楚修遠他們也是個念舊情的,這才提前與母親說了,讓他過來了,想到出發前母親的話,沈熙微微垂眸說道,“哥,你真覺得父親能坐上那個位置?”

“為何不能?”沈軒壓低聲音說道,“除了父親外,還有誰有資格?”

沈熙問道,“哥,你覺得姐夫會幫我們?”

“難不成他還想造反?”沈軒沉聲說道,“這天下是我沈家的,我沈家人坐著才名正言順。”

沈熙皺了皺眉頭,想勸解什麽到底沒有說,不過晚上就寫了一封信,讓侍衛秘密交給母親,沈軒收拾了東西,又把手上的勢力交給了沈熙後,就跟著人走了,在沈軒剛離開,沈熙直接把沈軒身邊的軍師和英王世子那邊投靠來的人,當著所有人的麵把那些背後誘著沈軒做出這般事情的人一一杖斃了,再有席雲景提供的名單,一個都沒有落下。

而且到了才知道,沈軒竟然在外麵置了宅子養了外室,沈熙也是個狠得下心的,和蠻族拚殺的時候,為了斬草除根,他們一般都是不留俘虜的,就像是蠻族隻要攻破了天啟的哪個地方,也都是屠城的一般,沈熙直接叫了大夫給那些外室和沈軒養著的女人把脈,還真發現了兩個有孕的,沈熙也沒讓人通知沈軒,就按照瑞王妃的意思,全部灌了墮胎藥後,又讓大夫給人細心調理著,沒問題的人都給了銀子放走了,別人安□□來的探子,也統統杖斃了。

沈熙的手段幹淨利索,雖然血腥了一些,可是也把沈軒留下的後患清理的一幹二淨了,其實沈熙恨透了這些人,他哥人不差,不過就是沒有主見,缺少了一些曆練,在閩中後,明麵上他就是閩中這邊最大的,又是瑞王世子,眾人都捧著他順著他,漸漸的就把他的心給養大了,再加上英王世子那些殘餘為了自己的小心思,不斷蠱惑著沈軒,沈軒心裏也覺得自己有資格爭一爭那個位置,沈軒並不是什麽壞人,隻不過沒看清自己和局勢罷了。

而且沈熙知道母親的手段,想著把沈軒交給母親就沒問題了,所以在處理完這些事情後,沈熙果然把所有權利扔給了席雲景,他自己到軍營練兵去了,這邊的軍營自然有楚修明安排的人來管理,沈熙進去後也沒有爭權奪位的意思,就是跟著人一起訓練,然後主動請命去帶著人去給英王世子的殘餘添亂了。

沒有了拖後腿的沈軒,席雲景更加得心應手了,還讓沈熙把矛頭直指承恩公府,還提起了當初先帝和先太子的死,如此一來京城中的氣氛更加緊張了,特別是皇後和承恩公府的人。

年已經過去了,可是街上依舊不熱鬧,誠帝的死所有人都要服喪一年的,這邊離京城近,格外注意一些,所以街上也見不到什麽鮮亮的顏色,青?樓楚館那般的地方也不敢再光明正大的開門了,不說別人就是沈錦的衣服也多是素色的,沈錦如今七個多月的身孕,可是瞧著卻像是要生了一般,每日到院子裏散步的時候,安怡和安寧都要扶著,格外的注意,隻是走不了幾步沈錦就出了汗,累得很,錢嬸子也不催著,反而讓沈錦坐下休息,等休息夠了再起來走走就是了。

沈錦的日子悠閑得很,她本就不是喜歡穿金戴銀的人,手腕上就戴了楚修明送的木鐲子,發上也是個木簪再無別的,隻是吃的一點也沒有少,雖不說每頓都是大魚大肉,可是卻少不了這些,不過如今在鎮子上買的有些困難,還是甲一和甲四輪流著到遠一些的村子裏買來的,豬肉這類的都沒有了,買的多是雞鴨魚這些個,前幾日還買了幾條泥鰍,這東西雖然難看了一些,可是最是滋補了,錢嬸子他們在廚房給弄好了,根本沒有告訴沈錦是什麽,就哄著沈錦給吃了。

其實錢嬸子擔心的有些多餘了,泥鰍這樣的東西在邊城早就吃過了,當初去互市的時候,奇奇怪怪的東西更多。

在知道楚修明會陪著她生產後,沈錦雖然還會擔心孩子的事情,可是也輕鬆了不少,錢嬸子他們一直以為發動的日子會提前,估摸著在□□個月的時候,怕是就會生產了,可是誰知道肚中的兩個孩子都是慢性子,一點都不著急。

楚修明在花朝節的前一天趕回來的,因為沈智這個對手的相助,比楚修明預想的還要順利一些,他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又給楚修遠去了信後,就來陪著沈錦了。

有楚修明在,沈錦的笑容都燦爛了許多,安怡和安寧也輕鬆了不少,沈錦的事情被楚修明一手包辦了,靠在楚修明的懷裏,沈錦拽了拽他的胡子,楚修明覺得京城中的那些陰霾和疲憊,在自家娘子身邊的時候都消散的一幹二淨了,楚修明低頭用胡子蹭了蹭沈錦白嫩的臉,弄的沈錦抱著肚子縮著脖子一邊躲一邊笑個不停,楚修明也有分寸,並沒有鬧的太過,拿著杯子喂了沈錦幾口棗茶後問道,“可是想問什麽?”

“沒什麽想問的。”沈錦動了動腳趾頭,她肚子大了靠著的時候,都看不見自己的腳了。

楚修明說道,“無須擔心。”

“你什麽時候回邊城?”沈錦忽然問道。

楚修明眼神閃了閃,帶著幾分愧疚道,“怕是不能陪你坐完月子了。”

沈錦咬了咬唇,她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楚修明已經把嶽文派回去了,如今的情況就算楚修明不說,沈錦也知道其中的緊張,楚修明能留下來陪著她生完孩子,她已經滿足了。

楚修明本想說什麽,可是忽然響起了敲門聲,他就扶著沈錦坐好後過去開門了,外麵是端著盆的安怡和拎著銅壺的安寧,安寧恭聲說道,“將軍,書房有人找。”

“恩。”楚修明應了一聲,讓安怡和安寧把東西端進來後說道,“安怡去準備點飯菜送過去即可,我一會就去。”

“是。”安怡也沒有多問,就行禮後退下去了。

安寧本想伺候著沈錦用艾草燙腳,可是卻被楚修明阻止了,“你先出去,一會再進來陪夫人。”

“是。”自從楚修明來後,幫著沈錦燙腳按腳的都是楚修明,安寧到了外麵守著。

沈錦開口道,“讓安寧來就好了,不是有人找你嗎?”

楚修明挽起了衣袖,坐在小圓墩上,把水勾兌好,銅壺裏麵是弄好的艾草湯藥,感覺微微有些熱後,楚修明就親手給沈錦脫了鞋襪,讓她把腳放到水裏,水有些燙,可並非不能忍受,沈錦動了動腳趾頭看著楚修明,楚修明彎腰給沈錦洗著腳,說道,“不礙事的,應該是趙端來了,一會你先睡,我和他商量完了就回來。”

“恩。”沈錦的腳其實長得很好看,白嫩秀氣,有些胖胖的,摸著也舒服,可是如今因為腫了就顯得不太漂亮了,楚修明絲毫不嫌棄,時不時兌點熱水進去,泡夠了錢大夫說的時間,這才把她的腳放在腿上,用布細細擦幹,再換上新的襪子,依次弄好後,就扶著沈錦在**躺好。

楚修明叫了安寧進來收拾,自己到一旁的銅盆裏麵淨了手,看向沈錦說道,“別看太久的書,過些時候我讓安寧再給你端碗米糊,喝了再睡知道嗎?”

沈錦皺了皺鼻子,說道,“知道呢。”

楚修明等安寧回來了,又和安寧交代了幾句,這才離開了。

安寧笑著拿了沒做好的針線,坐在沈錦床邊的圓墩上,說道,“將軍也是怕夫人晚上看書多了,傷了眼呢。”

沈錦自然知道,抱著肚子動了動,給自己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這才拿過放在枕邊的書,隨手翻到一個地方看了起來,“我已經與夫君說了你和嶽文的事情,夫君說最多一年就幫你們把事情辦了。”

安寧臉一下子就紅了,說道,“就算嫁人了,我也要在夫人身邊伺候。”

自從楚修明來了,安寧和安怡她們就不再稱呼沈錦那個偽裝的身份了,沈錦也沒有勉強,畢竟這兩個人都是楚修明一手□□出來的,心中對楚修明還是懼怕的,這並非什麽壞事。

沈錦抿唇笑道,“那可不行,到時候安寧就是官夫人了,怎麽能還在我身邊伺候呢。”

這話也不假,楚修遠成事後,這些一開始就跟著他的人自然不會虧待了,而且楚修明也不會讓這些人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