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32章

因為楚修明的離開,弄得安怡他們對待沈錦更多了幾分小心翼翼的態度,楚修明這次沒有帶走甲一,而是把嶽文給帶走了,甲一和甲四留在了沈錦的身邊,和錢嬸子他們擔心的不同,沈錦醒來後根本沒有問楚修明的事情,反而和楚修明來之前一個樣子。

如今新帝還沒有登基,閩中瑞王世子沈軒就足夠承恩公他們忙的暈頭轉向了,沈軒一邊接手英王世子那邊投靠過來的人馬,一邊卻打著清君側、除妖後的名義,開始兵變了,而且沈軒並不是沒有絲毫證據的,他手握皇後毒殺誠帝的證據,弄得京城中人心惶惶。

承恩公和皇後根本沒有想到他們做的事情會被人知道,卻不知道在皇後清理太後的人手,安插自己的人馬的時候,就有不少很早就潛伏在宮中的探子活動了起來,這才使得事情變的這麽順利。

可以說誠帝和皇後有今日,還多虧了誠帝的多疑和皇後的不軌心思。

因為沈軒那邊的證據,就算皇後和承恩公說再多,不少世家心中都知道怎麽回事,因為皇後的所作所為也並非毫無破綻的,沈軒那邊給眾人提供了線索,眾人再根據線索暗中查探後,心中也都明白了真相,不少世家的人竟然不覺得驚訝,想想當初誠帝的作為,老一輩的隻是冷笑果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蛇鼠一窩的。

世家雖然有自己的心思,要保全自家的榮耀和地位,可是他們也知道一個道理,國破家何在,天啟好了,他們這些世家自然水漲船高,若是天啟不好了……更多的是魚肉罷了,別說地位了,就是性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而且天啟皇族和世家的關係一直不插,他們雖然會遏製世家的勢力過大,可是並不會傷了世家的根本,而且先帝和太子在的時候,任用官員更多的是看真才實學,並不是看出身的,這般一來,雖然有貧民學子,可是到底世家出身的更多一些,因為他們從小接觸的不一樣,書籍這類的還是過於昂貴,世家有天然的優勢。

其實這些人都不相信瑞王世子是純粹的要替誠帝報仇,怕是也圖謀的是皇位,不過這也說得過去,除了還剩下的皇後所出的皇子外,也就是沈軒兄弟兩個了。

皇後看著丞相等人,厲聲問道,“有陛下的遺詔在,為何不讓我兒登基,不讓陛下下葬?”

史俞沒什麽精神也沒什麽主見的樣子,倒是兵部尚書沉聲說道,“回皇後的話,太後正在回京的路上,等太後回京也好主持大局。”

“你們是想造反嗎?”皇後氣急敗壞的怒斥道。

茹陽公主扶著皇後,並沒說話,而皇後所出之子沈智年紀小忍不住脾氣說道,“你們怎敢如此!等我登基定不輕饒你們。”

這話一出,本還有些猶豫的人都微微垂眸,史俞眼神閃了閃,終是開口道,“殿下恕罪。”雖然這麽說,可是一點惶恐的意思都沒有,心中還挺喜歡沈智這個皇子的,想來今日後,不少遊移不定的人,都要下定決心了。

沈智本就被皇後養的驕縱,如今又知道自己馬上就是皇帝,哪裏還有絲毫顧忌,直接拿了手邊的茶杯朝著史俞頭上砸去,小孩子的力氣雖然不大,可是那茶杯正好砸在了史俞的頭上,使得史俞身子晃了晃,兵部尚書趕緊扶著他這才沒讓他倒下,史俞如今可謂極其狼狽,滿臉茶水,還有茶葉落在官服上,禮部尚書、工部尚書、戶部尚書……他們心中都是一震,史俞雖然是個老好人,可是同樣是天啟的宰相,就算是誠帝在的時候,也沒敢如此對待宰相的,而且他們都不覺得史俞做錯了什麽。

承恩公雖然因為外孫馬上要坐上皇位得意,也覺得這些人阻礙的心中不悅,可到底沒有糊塗到家,臉色也是變了變,然後給皇後使了個眼色,皇後卻沒有把史俞放在眼裏,她這般的態度也影響了兒子,否則為何得罪人的是兵部尚書,可是沈智砸的卻是史俞,皇後說道,“丞相莫要見怪,智兒年幼也是心疼其父皇如今都不得入土為安。”

史俞抿了抿唇說道,“容臣先行告退。”說完理都沒理皇後的話,轉身就走人了。

兵部尚書也開口道,“臣先行告退。”

“放肆。”沈智怒斥道,“狗奴才你們敢這般目中無人,等我……”

皇後伸手捂住了沈智的嘴,可是那一個狗奴才讓還留下的禮部尚書等人麵色都變了,他們是科舉出身,文人最重要的就是風骨,禮部尚書等人也直接告辭離開了,一時間屋中就剩下了皇後、沈智、茹陽公主和承恩公。

承恩公皺了皺眉頭說道,“皇後還是勸勸殿下,收收脾氣,等登基了再處置那些人也來得及。”

皇後也知道剛剛兒子說錯話了,說道,“父親,一會我備些禮,你幫我給丞相他們送去吧。”

承恩公點了點頭說道,“恩。”

沈智可不覺得自己做錯了,直接問道,“外祖父,我到底什麽時候能登基?”

承恩公說道,“殿下,這幾日不如到誠帝……”

“我不去。”沈智直接說道,“那邊陰森森的。”

皇後伸手摟著兒子,其實她也不願意去誠帝的靈堂,若是可以她早就想把誠帝的屍體移到皇陵下葬了,那皇陵在誠帝剛登基沒多久就開始修建的,如今已經完工了,隻要把誠帝的屍體抬進去就可以了,可是所有朝臣都不同意,要等太後回來主持大局。

太後已經找到了,更是知道了誠帝的死因,若說絲毫不傷心是不可能的,可是太後現在更重視自己的性命,根本不可能回來,儀仗雖然回宮了,可是太後暗中已經往閩中那邊去找沈軒了,所以一時半會根本不會回來。

出了皇宮史俞微微歎了口氣,他根本沒有收拾儀容,皇後和承恩公也都忘記了這點,就讓史俞一身狼狽的走了,宮中的事情不是什麽秘密,史俞回府沒多久,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一時間本因誠帝的死遊移不定的人,都有了選擇。

楚修明此時正在史俞府中,對外隻說是給家裏晚輩請的師傅,書房中史俞把事情說了一遍後,就見楚修明微微皺著眉頭沒有吭聲,史俞問道,“怕是晚些時候,就該有人來了。”

“恩。”楚修明點了點頭,“沈智也算幫了我們的忙。”

史俞年紀已經不算小了,因為是在家中穿著一身常服,他端著茶杯抿了一口。

楚修明開口道,“大人不如今日就開始閉門養病,不見外客。”

史俞問道,“那朝堂上的事情……”

楚修明看向史俞說道,“不急,因為急的不會是我們。”

史俞想了一下點頭應了下來,沒再說什麽,楚修明看向史俞滿頭的白發,開口道,“這些年苦了大人了。”

聽到楚修明的話,史俞哈哈笑了一下,然後正色道,“都是為了天啟,為了天啟的百姓。”

邊城中楚修遠看著席雲景送來的消息,眼神閃了閃沒有說什麽,倒是趙管事開口道,“少將軍,不得不防。”

席雲景隻是說最近沈軒小動作很多,暗中與英王世子的殘餘多次見麵,還以為能瞞天過海,卻不知他的一舉一動都被席雲景的人監視著。

王總管也是麵色一沉說道,“少將軍,莫要養虎為患。”

楚修遠思索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

王總管還想再說,卻被趙管事阻止了,楚修遠抿了下唇說道,“我去瑞王那邊一趟。”

趙管事也知道瑞王妃是個聰明人,所以並不詫異楚修遠的決定,王總管想了想也沒有說什麽。楚修遠讓人給瑞王那邊送了消息後,當天下午就過去了,瑞王和瑞王妃都在府中,瑞王看向了楚修遠,他知道楚修遠的身份後,對楚修遠也多了幾分親近和照看的意味,甚至經常拉著楚修遠說先太子的事情,楚修遠也沒有絲毫不耐,可是瑞王卻不太知道楚修遠生父的情況,畢竟那時候楚修遠的生父年紀還小。

客套了一番後,瑞王妃就直接問道,“可是出了什麽事情?”

瑞王坐在一旁看著楚修遠,“你盡管說就是了。”

楚修遠在來之前就想好了,直接把英王世子已死,還有沈軒最近的動作與瑞王和瑞王妃說了,瑞王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瑞王妃麵色一肅,直言道,“我兒糊塗了。”

瑞王看向了瑞王妃,有些詫異卻又有些明白了,楚修遠並沒有說什麽,瑞王妃直接說道,“閩中的事情不如讓沈熙去,我也許久沒有見過軒兒了,心中想念,而且軒兒的年紀也該娶妻了。”

楚修遠看向瑞王妃點頭說道,“也好。”

瑞王妃抿唇一笑看向了瑞王,說道,“王爺不如給軒兒寫封信吧。”

“哦。”瑞王說道,“我知道了。”

瑞王妃開口道,“就說我身體不適,讓軒兒回來一趟。”

楚修遠心中對瑞王妃也是敬佩的,沒想到瑞王妃會如此當機立斷,不過也確實保住了沈軒,而沈熙在趙端身邊許久,怕是比沈軒要看得清楚多了,還有席雲景在,到了閩中也不會出了什麽差錯,

瑞王點了點頭,當即去寫了信,瑞王妃也寫了一封,然後交給了楚修遠,說道,“還要麻煩修遠給軒兒送去。”除此之外瑞王妃還叫了兩個侍衛來,當著楚修遠的麵交代,“到時候好好護送世子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