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30章

楚修明看向了甲一說道,“去打聽下你走後的情況。”有銀子楚修明不相信撬不開那些人的嘴,不行的話可以多打聽幾個人。

甲一此時也壓著一肚子的火氣,更不敢觸黴頭,趕緊出去打聽消息了,敲門不開?直接踹開,銀子砸下去,事情問了一遍,接著去另外一家,門後麵被堵著踹不開?翻牆進去,銀子一扔繼續問,連問了幾家後,甲一心中有了個大概。

村長一家數次想開口,卻沒有機會說,光楚修明的眼神就讓他們動彈不得,他們隻覺得渾身發冷,就好像脖子上架著把刀一般,村長甚至覺得,若是他稍微動了一下惹了眼前人不高興,小命都保不住了。

其實村長他們的感覺沒錯,楚修明雖然從不濫殺,卻也並非心慈手軟的人,他親手所殺都過百,更別提他帶兵去殺的人了。

龍有逆鱗,隻要稍微想想自家小娘子是被逼的無奈搬走,楚修明就覺得心裏揪著疼,恨不得把所有讓小娘子受委屈的人給斬盡殺絕,可是楚修明知道不行,不是做不到,而是明白這般做反而會讓自家娘子難受。

甲一回來後,低聲把事情說了一遍,楚修明心中感歎,小娘子還是太過心軟了。

楚修明微微垂眸,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隻是又看了一眼這個院子,拎起買來準備給自家娘子用的東西,轉身就往山下鎮子上走去,自家娘子有孕在身,按月份算已經不淺了,怕是走不遠,而這附近環境好些的也就是那個鎮子,更何況那個鎮子還有他當初安插的探子在,其中就有大夫。

甲一也拎起了東西跟在楚修明的身後,低聲問道,“將軍,用不用小的……”

“不是時候。”楚修明明白甲一的意思,可是在楚修明心中此時更重要的是去見沈錦,旁的……楚修明眼神暗了暗,他從不是什麽良善之人,有恩必報有仇必究才是楚修明信奉的,讓小娘子受過氣的人,一個都跑不掉。

楚修明和甲一走到的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因為走的是夜路,所以兩個人都慢了不少,此時鎮子的門還沒開,因為誠帝的事情,這邊一點過年的氣氛都沒有,那些紅燈籠一類的都已經被取掉了,就連身上的衣服女人的首飾都換成了素色和銀飾。

可就算如此,日子還是照樣過的,皇宮的事情離百姓太遙遠了,此時鎮子門口還等著不少人,有的擔著菜有的等著進鎮子去買東西,有些活得久的老人還記得永嘉三十七年的事情,他們自然要多買一些糧食回家存著。

等楚修明和甲一進鎮子後,兩個人就直接去了錢大夫的家中,卻被鄰居告知錢大夫親戚來了,錢大夫帶著夫人去親戚家住了,還順便把親戚的遭遇說了一遍,譴責了一番負心漢,甲一都不敢去看楚修明的臉色了,問清了路以後,隻說是錢大夫的兒子托他們給家裏送封信報平安的,問清楚了住處後,楚修明和甲一就朝著離這裏不遠的院子走去。

此時的沈錦已經醒了,不過還沒有起來罷了,因為外麵冷,她又因為有孕的緣故晚上睡不著,所以此時有些懶散,安怡和安寧也不催著沈錦起來,反而多加了幾個炭盆,讓屋中暖和和的。

當敲門聲響起的時候,安寧正服侍著沈錦穿衣服,因為肚子太大了,冬季穿的又多,使得沈錦看起來有些笨拙。

腳步聲是朝著這邊走的,而且聽起來不像是一個人,安寧皺了皺眉頭,給沈錦穿好鞋子站起身,微微向前一步不著痕跡地擋在沈錦的前麵,然後說道,“安怡,來的是誰?”

外麵卻沒有安怡的回答,安寧緊抿著唇,帶著幾分戒備,倒是沈錦拍了拍安寧的肩膀說道,“嶽文他們都在家,怕是認……”

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了門被推開的聲音,然後有人再次打開這邊的房門,掀開了棉布簾,看著站在門口的人,沈錦愣了一下眼睛瞬間紅了,抖著唇叫道,“夫君……”

楚修明快步向前,安寧還沒認出眼前的人是誰,就聽見沈錦的聲音,然後不敢相信地看著大胡子的男人,這是將軍?夫人到底怎麽一眼就認出來的!不過安寧也反應過來,怪不得外麵一點聲音也沒有,安寧悄悄退了下去,還仔細把門給關上,隱隱聽見裏麵將軍的聲音,“我身上有寒氣,先別過來。”

沈錦滿心的委屈,坐在一旁淚眼汪汪看著楚修明,楚修明在炭盆旁邊烤了許久,去了滿身的寒氣這才走了過去,小心翼翼把人圈在懷裏,因為頂著個大肚子,沈錦沒辦法整個人窩進楚修明的懷裏,“夫君……你怎麽才來啊。”

楚修明環著沈錦坐回了**,摟著人低頭親了下沈錦的額頭,“我來晚了。”

沈錦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拉著楚修明的手放在她的大肚子上,“夫君,寶寶……”

楚修明聞言整個人頓了一下,手竟然有些顫抖,下頜一緊,“不怕,我在。”

“夫君,你身上好臭……”沈錦哭個不停,那些害怕擔心卻因為楚修明的到來,不再沉甸甸的壓在她的心裏了。

楚修明親吻著沈錦的發,她的頭發並不像是在邊城時候那樣挽起,而是編成了辮子,簡簡單單束在身後麵,“恩。”

沈錦也不知道是哭累了,還是因為楚修明在安心了,沒多久竟然在楚修明懷裏睡著了,甚至連早飯都沒有用,楚修明幫沈錦脫去衣服,然後把被子蓋好,可以讓她睡得更加舒服,沈錦眼睛一直沒有睜開,睡得迷迷糊糊,卻還記得抓著楚修明的手,楚修明斜坐在床邊,給沈錦掖好被子,另一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臉,沈錦瘦了很多,就算穿了這麽多的衣服,楚修明也發現了,就像是他是為了偽裝滿臉大胡子,一身狼狽,沈錦也能在第一次就認出來一般。

等沈錦睡熟了,楚修明才抽出自己的手,悄無聲息的走了出去,讓安寧進去伺候著,自己去找錢大夫問了沈錦的情況,當知道沈錦肚中是雙生子的時候,楚修明眉頭皺了起來,雙生子是好,可是懷孕時候的負擔也大,再加上沈錦哭的時候說的不清不楚的,“孩子可是有什麽問題?”

錢大夫點了點頭說道,“怕是有個孩子保不住。”這話當著沈錦的麵他是不敢說的,本身孩子剛出生的孩子就體弱需要仔細養著,可是如今幾乎感覺不到另外一個孩子的存在,隻能說在孕中的時候,有個孩子就先天不足。

楚修明拳頭握緊,問道,“那夫人呢?”

“夫人需要好好養著,最好坐足雙月。”錢大夫恭聲說道。

楚修明閉了閉眼,再睜開的時候已經強迫自己平靜了下來,“夫人無事就好。”

錢大夫點了點頭,忍不住勸道,“說不得並無大事。”

楚修明抿著唇,仍舊說道,“萬一夫人發動的時候我不在,不管夫人說什麽,都不用聽,保住夫人即可。”楚修明不愛自己的孩子嗎?愛的,雖然那兩個孩子還沒有出生,可是楚修明已經很愛他們了,可是……他更愛沈錦,自己的小娘子,他願意為孩子付出一切,可是其中不包括沈錦。

錢大夫麵色一肅說道,“是。”

楚修明沒再說什麽,起身離開了錢大夫這裏,嶽文他們已經備好了熱水,他要去梳洗一番,然後再去陪著自家娘子。

沈錦並沒有睡多久,醒來的時候就看見已經換了一身衣服的楚修明坐在她的身邊,正拿著她隨手放在桌上的遊記看著,她剛睜開眼,楚修明就已經放下了書,然後扶著她坐起來問道,“可是餓了?”

“想你了呢。”沈錦嬌聲說道,她還想和楚修明說說話。

楚修明眼神柔和,笑了一下說道,“我從邊城給你帶了吃食,等……”

“忽然有些餓了。”沈錦眼睛一亮說道,“夫君,可有趙嬤嬤做的蜜汁肉脯?”

楚修明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了什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