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29章


這個年天啟的百姓注定了過不安生,在大年三十的時候,整個京城戒嚴,弄得人心惶惶根本沒心思過年,因為沈錦住的這個鎮子離京城較近,也都受了影響,本來熱熱鬧鬧的街道瞬間就變的清淨了,小販們都不敢做生意了,就連酒樓茶館這類的地方都關門了。

錢大夫和錢嬸子已經搬到了他們這個院子來住,他們兩個的兒女都已經成家了,因為錢大夫的身份,女兒都嫁到了外地,就算兒子也在成年後,被錢大夫安排到了外麵自己闖**,醫館裏也就錢大夫收的幾個學徒,過年也都給他們放了假。

沈錦在知道京城戒嚴後,就趕緊讓錢嬸子和安怡做了不少葷菜,幾個人坐在一起吃了起來,錢大夫心中也明白,此時還沒敲喪鍾,他們吃葷菜道是無礙的,而等喪鍾敲了,他們就偷偷給沈錦做了吃,他們幾個是不能再用了,想到這些,就算是不重口腹之欲的錢大夫,也多用了不少,還給錢嬸子夾了不少的菜。

對於誠帝可能沒了這件事,沈錦其實並沒什麽感覺,雖然誠帝是她的皇伯父,可是她和誠帝之間並沒有感情,再加上誠帝做的這些事情,要讓沈錦傷心難受實在太過為難了一些,所以她能想到的就是趕緊趁著事情還沒公布,家裏多弄一些肉菜,給眾人解解饞。

等喪鍾敲響後,可就沒有光明正大吃葷菜的機會了。

安怡隱隱猜到了一些,可是也沒敢確定,安寧到是沒這麽多想法,悶頭吃了起來,還要照顧著沈錦,家裏燉了一隻雞,沈錦最近不愛吃雞肉,就雞翅膀這類的能吃一些,所以安寧就把兩個雞翅膀都夾給了沈錦,然後雞腿錢嬸子和嶽青雲一人一隻,雞胸脯的肉先給了安怡一大塊,剩下的再給嶽文、甲四和錢大夫一分,也就沒剩下多少東西,安寧也不在乎,撿了雞頭雞脖子雞爪這類的啃了起來。

嶽文看著心疼,把自己的那塊雞肉分給了安寧,錢嬸子被逗笑了,說道,“這雞腿安寧吃吧。”說著就要把自己碗中的夾給安寧。

安寧說道,“錢嬸子你吃吧,我不缺這些,就愛啃一些沒肉的。”

安怡也笑道,“錢嬸子,我和安寧分著吃就夠了。”說著夾了不分了不少肉給安寧。

沈錦見坐在一旁的嶽青雲,說道,“快些吃吧,吃完了還有旁的呢。”

嶽青雲使勁點了點頭,他從記事起就沒有過的這麽舒服過,每天不僅有白麵饅頭和米飯吃,還有肉,而且家裏連活都不讓他做,還有人教他認字,簡直像是做夢一般。

沈錦看著嶽青雲,養了這段時間,他胖了不少,小臉也白淨了許多,身上穿著錢嬸子給做的新棉襖,看著又精神又秀氣,沈錦瞧著格外合眼緣,喜歡得很,給他夾了一筷子紅燒肉。

嶽青雲初來的時候,不管做什麽事情都小心翼翼的,就算吃飯也不敢過多的夾菜,別人盛多少他就吃多少,就算吃不飽也不敢說,弄得錢嬸子格外心疼,如今已經好了許多。

沈錦啃著雞翅膀,最開始的後,嶽文和甲四要單獨給沈錦準備飯菜,還是沈錦下了命令後才都坐到了一塊用飯,從最開始的不適應到現在也都習慣了,也更隨意了一些,“錢嬸子,你不用管安寧的,餓不住她的。”

安寧嗬嗬一笑,又把熏鴨給分了,除了這些外,還有魚一類的,幾個人吃的也開心。

當第一聲喪鍾敲響的時候,他們已經用完了飯,因為要過年了,家裏準備了不少肉一類的,如今天氣冷,這些東西不容易放壞,倒是存得住,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熏肉類的,院子裏專門準備了產房,這種地方需要人提前進入暖房的,隻有安寧是最合適的,安寧也是願意的,再找人幫忙算了八字合適後,安寧就主動搬進了產房,這還是安寧第一次不聽沈錦的話。

眾人站在院子裏麵,看著皇宮的方向,沈錦聽敲了九下後,就一手扶著腰一首唄安寧扶著往屋中走去,皇帝駕崩是要鳴鍾八十一下的,安怡去端了熱水來,裏麵放了艾草,是錢大夫交代的,讓沈錦沒事用艾草多泡泡腳,對身體有好處。

就算沈錦有時候忘記了,安怡和安寧也不會忘的,家裏更是買了不少紅糖來,每天都是紅棗紅糖水的來給沈錦喝,讓沈錦補血氣,錢大夫開的藥也都要盯著沈錦喝完,其實就算她們不看著,沈錦也會把東西都給喝了的,畢竟她也在乎肚中的孩子。

安寧和錢嬸子學了怎麽給沈錦按腳,就坐在小圓墩上慢慢給沈錦按著,說道,“二姐姐,你別難過。”雖然她覺得誠帝死的好,可是想到誠帝也是沈錦的親戚這才小聲安慰著。

沈錦聞言笑了一下,“我並不是在想那位的事情,而是那位走的突然,也不知道夫君他們提前做好準備沒有,英王世子那邊還不知道要做什麽幺蛾子呢。”

如今沈錦還不知道英王世子已經死了的事情,所以難免有些擔心英王世子那邊趁機作亂,不過沈錦隻是想了一會,就沒再放在心上,這些事情有楚修明在,用不著她擔心。

隻是沈錦還不知道,此時的楚修明和甲四就在離這個鎮子不遠的村子裏,楚修明和甲四借助在一個農戶家中,聽著喪鍾的聲音眼睛眯了一下,甲四低聲問道,“將軍,明日要不要先去鎮子上休整一番?”

“不用。”若沒有聽見喪鍾,楚修明可能會選擇去鎮子上再買些東西梳洗修整一下再上山去找沈錦,可是如今他要抓緊時間,若是去了鎮子上耽誤時間,就不能多陪沈錦一會了。

甲一也不再勸,隻是說道,“這村中的土雞我瞧著不錯,明日不如買一些帶上山。”

按理說誠帝駕崩,最少要茹素三個月,可是在甲一心中誠帝死了更好,哪裏會為了他茹素,更別提將軍夫人肚中還有孩子了。

楚修明聞言點了點頭,說道,“恩,還有這些臘腸熏肉,想來他們也不敢吃,到時候多買一些就是了。”

甲一應了下來,這些事情都要偷偷來弄,見楚修明沒有別的吩咐,就下去忙活了。

皇宮中,皇後哭的格外傷心,承恩公強忍著心中的激動和興奮,跪倒在誠帝的床邊,哭嚎道,“陛下啊……陛下你怎麽就這麽去了啊……陛下您再睜開眼看看啊……”

皇後所出的皇子也哭個不停,使勁喊父皇,他年紀雖然不大,心中卻明白,若不是有茹陽公主在旁邊,怕是早就露餡了,茹陽公主用沾了薑汁的帕子給弟弟擦了擦眼睛,弟弟哭的更加傷心了。

茹陽公主也哭個不停,一邊哭還一邊小聲安慰著弟弟,承恩公哭了一會就擦淚說道,“國不可一日無君,皇後娘娘,不知道陛下可留下遺詔?”

皇後擦了擦淚,從床邊拿出了一個盒子,說道,“陛下彌留之際,讓李公公拿了這份遺詔給我。”

李福站在角落裏麵,此時見眾人看向他,才走了出來說道,“陛下這兩日感身體不適,就提前立下了遺詔。”

丞相聞言說道,“為何此時我們誰也不知?”

承恩公開口道,“陛下也是為了以防萬一,才在前兩日召我入宮,寫下的這份遺詔。”

丞相眼睛眯了下問道,“不知可否讓下官一瞧。”

皇後看向了承恩公,承恩公厲聲說道,“史俞你莫非想抗旨不尊,陛下可是屍骨未寒啊。”

史俞正是如今的丞相,不管是皇後還是承恩公都沒有想到首先發難的竟然是這個有名的老好人,史俞開口道,“下官不敢,隻是此乃關係江山社稷,下官鬥膽請聖旨一看。”

承恩公看向了皇後,皇後微微垂眸說道,“父親,就給史丞相看吧。”這個遺詔是承恩公寫的,可是皇後和李福勾結,弄了玉璽蓋上,自然不怕人檢查,再說了,他們還有後續的準備,若是這些人不識相……

史俞接過聖旨仔細看了以後,眼神閃了閃,態度恭敬地還給了李福,說道,“下官失禮了。”然後又站在了一旁不說話了,剩下的人見此也不吭聲了,心中卻是不安,若是永嘉三十七年的事情重演,就不好了,不過……他們更擔心的是至今沒有消息的瑞王,而非眼前這個小皇子。

天剛亮,楚修明和甲一就帶著采買的東西往沈錦所在的村子趕去,馬就暫時養在這個村子裏,讓人照看著,甲一知道路,兩個人都有武功,就算背了不少東西,走得也很快,一路上幾乎沒有休息,到了傍晚的時候就到了沈錦當初暫住的院子,可是看著院子外麵的雜草,還有已經壞掉了的門,門鎖像是被人硬生生弄壞就扔在地上,楚修明顧不得別的直接推門進去了。

院子裏麵很亂,甚至還有碎掉的碗和壇子,楚修明把整個院子轉了一圈,裏麵連整齊的桌椅板凳都沒有了,楚修明麵色變了又變,甚至手都是抖得,看的在一旁的甲一心驚膽戰,可是他心中也很亂,夫人他們出了什麽事情,這院子怎麽變成了這樣。

楚修明深吸了幾口氣,到底沒有忍住一腳踹到了院子裏的樹幹上,就見那樹晃了晃,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音,足有一人粗的樹竟生生被楚修明一腳踹到,樹壓壞了圍牆,“去把村長給我抓來。”

聲音帶著濃濃的寒意,上一次甲一聽見這般語氣還是在邊城被圍的時候,而那次……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