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26章

既然決定要搬到鎮子上,院子中就忙碌了起來,那幾個人被掛在樹上,也沒人敢去把他們放下來,那個老婦人和死去孩子的母親倒是央求,也沒有人搭理她們,倒不是他們不顧忌同村的情誼,而是這家人本身在村裏和別人的關係就不好,而村子裏的人?大多也是老實,能同意幹出這般缺德事情的人,自然不是什麽良善之輩,他們不過仗著村長不在,沒人能管才如此。

而村中的人也得罪不起沈錦他們,免得被牽累了,再說這又不是第一次,上一次同樣的,不過晚上就把人放了。

被掛在樹上那些人,從開始的叫罵到哭求直到最後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而老婦人和死去孩子的母親隻能在樹下麵哭個不停,而另外一個孩子的親戚一直都沒有露麵,因為沈錦他們要離開了,不可能把孩子一個人留在院子裏麵,所以甲四和安怡無奈之下就找人問了那孩子親戚的住處,然後去問了,隻不過等他們回來的時候臉色都不好看。

沈錦坐在炕上,看著安寧收拾東西,見到安怡回來就問道,“怎麽了?可是不願意接孩子?”

若是願意管那孩子,也不至於到現在這樣,所以沈錦讓安怡拿了點銀錢去,隻說當孩子看病的錢,可是看安怡的樣子,沈錦就知道事情不順利了。

安怡開口道,“那家人不願意養孩子,說孩子並不是他們家的。”

沈錦看向安怡,手輕輕撫著自己的肚子問道,“那孩子的母親呢?”

安怡也沒想到這孩子身世是如此的,也怪不得叔叔一家不願意搭理,說道,“這孩子並不是他哥的,當初他嫂子一直沒有生養,家裏最後商量著從弟弟家過繼個孩子,誰知道他嫂子不樂意,說孩子大了都認父母,不願意給人養孩子,最後還回了娘家一段時間,回來後就抱回來了這個孩子,隻說是親戚家的,孩子才幾個月大,他哥想想也就認下了,這件事本就鬧得兩家不愉快,若不是親哥哥,這家人也就兩個兒子哪裏願意過繼。有天他哥出門就出了意外,死在了外麵,結果他嫂子還沒等三個月,就把家裏的值錢的都拿走了,回娘家沒多久就改價了,這孩子也就成了沒父母的,村子裏也都知道這件事,要不孩子也不可能被欺負也沒個人管。”

沈錦皺了皺眉頭,“那也不是孩子的錯。”

安怡點了點頭說道,“孩子他叔說家裏窮,實在不想管這個孩子,說把孩子送給我們家,是死是活他們都不管了。”

沈錦感覺到肚子裏的孩子踢了自己一腳,想了想說道,“既然如此,就去讓他寫個賣身契,該給的錢給了,這孩子以後有沒有出息都沒和他們沒有關係了。”

倒不是沈錦以惡意猜測人,這種事情牽牽扯扯個不清不楚的反而不妥。

安怡點了點頭,當即寫了賣身契,然後交給了甲四,讓甲四去辦這件事了,她去廚房給沈錦做飯了。沒多久甲四就回來了,還帶回來了那孩子的賣身契,沈錦看了看就讓人收了起來。

等晚上的時候,甲四才過去把人從樹上放下來,那些人連動的力氣都沒有了,甲四沉聲警告了一番就回去了,本來想休息前去看看救回來的孩子,卻發現推開門的時候,那孩子已經醒了,聽見動靜就扭頭看向了門口,見到甲四他有些迷茫也有些驚訝。

甲四發現孩子醒了倒是挺高興的,趕緊過來摸了摸他的頭說道,“終於退熱了,醒了就好。”說完還沒等那孩子有反應,就趕緊到外麵叫了嶽文。

嶽文進來的時候,那孩子已經坐了起來,不過是靠著牆的,他畢竟病了幾天,每日隻能被灌一些米湯渾身沒有力氣也是正常的,嶽文過來看了看說道,“廚房正好還有麵條,甲四一會端碗來給他吃。”說完就先離開了,既然孩子醒了,也就沒什麽事情了,他還要忙著幫忙收拾東西。

甲四應了一聲,笑嗬嗬的樣子,哪裏還有剛剛的陰沉的樣子,“你等等。”說完就去廚房,準備端麵。

安怡正在廚房忙活,見到甲四問道,“那孩子怎麽樣了?”

“醒了,不說話。”甲四說道。

安怡點頭先盛了碗湯,說道,“你先給他喝點溫水,然後喝幾口湯,我來下麵。”

甲四點頭,就端著湯先出去了,進去後,就看見那個孩子還是沒有動,甲四把湯放到一旁,先給他倒了杯水,心中感歎還是女人細心,他隻想著和嶽文他們說一聲了,倒是忘記給這個孩子弄水喝了。

這孩子倒是清醒了不少,雙手接過水捧著喝了幾口才說道,“謝謝。”他的聲音有些啞,他本就黑瘦,病這一場像是隻剩下一把骨頭似得。

甲四開口道,“沒什麽。”

等這孩子喝完了水,甲四就端了湯過來,直接喂給這孩子吃,大概把事情說了一遍,那孩子開口道,“不是我推他的,是我看見他落水的,想下去救他……村裏二牛他們都看見了,他們說結冰了想上去玩,可是就掉下去了……”

孩子很著急的解釋,“真的不是我。”

“好了,不用急。”甲四安慰道,“我會去問的。”

安怡下好了麵直接端了過來,在門口就聽見這孩子的話,這孩子像是傷了嗓子,聲音很難聽,說話的時候不自覺地皺著眉頭,怕是疼的,說道,“先不要說話了,我們已經知道是怎麽回事了,你吃完麵再喝點藥,就繼續休息吧。”

甲四喂完了湯,就把碗放到一旁,讓開了位置讓安怡喂孩子吃麵條,柔聲說道,“放心吧,我們不是壞人。”

“我知道你們。”男孩其實沒什麽胃口,可是聞著這麵又很想吃,他已經很久沒有吃到這麽香的東西了,張口大口大口的吃著麵,若不是手上沒力氣都想端過來自己吃了,“上次你們給我了白饅頭,裏麵還有肉。”

不管是沈錦還是安怡她們都是喜歡小孩的,見到了難免會給些吃的,說實話安怡已經不記得了,不過聽著男孩的話,笑了笑,麵並不多,畢竟這孩子剛醒也不適合吃太多的東西,很快就用完了,然後安怡就說道,“再過一刻鍾,你去廚房給他端藥。”

“行。”甲四一口贏了下來。

安怡又檢查了下屋中,見什麽都不缺才離開。

沈錦已經用過飯,正在屋中慢慢走動,見到安怡進來就笑道,“那孩子醒了,鬧了嗎?”

“倒是沒鬧,懂事的很。”安怡開口道,把那孩子說的話說了一遍,其實她是心疼那孩子的,小小年紀就這般懂事,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沈錦皺了皺眉頭,說道,“那明日就把那幾個孩子都找出來問問好了。”

安怡點了點頭,她們其實並沒有收拾太多的東西,到了鎮子上再買就是了,安寧已經把東西打包好了,安怡重新檢查了一遍,沈錦說道,“明日問問那孩子願不願意跟著我們走。”

皇宮中,皇後正溫柔的給誠帝擦著汗,說道,“陛下,會沒事的。”

誠帝格外虛弱,甚至連藥都喝不進去,剛才就是把藥給吐了出來,還弄了皇後一身,皇後也沒有嫌棄,隻是把他照顧的更加仔細,誠帝心中難免感動,再想到其她的嬪妃,心中暗恨隻等自己好了,定要那些人好看,皇後滿臉愧疚,重新喂完了誠帝藥後,才到了一旁的屋中梳洗,玉竹伺候著皇後,小聲說道,“娘娘,七皇子死了。”

“哦?怎麽死的。”皇後麵色如常,她隻是把事情交代下去,如今自然多的人願意替她辦事。

玉竹低聲說道,“昨日夜裏七皇子怕冷,就多要了幾個炭盆,宮人?大意忘記開窗戶了。”

皇後看了看水銀鏡中的人,手指輕輕碰了碰眼角那些皺紋說道,“真是可惜了,厚葬吧,那些宮人伺候不周,全部處死。”

“是。”玉竹恭聲應了下來。

“陛下身子不適,就不要用這些事情煩他了,免得使得陛下病情加重。”皇後看了看指甲,上麵染著漂亮的蔻丹。

皇後出去的時候,就看見有侍衛正在和誠帝稟報,前麵說了什麽皇後沒有聽到,不過自然會有小太監一會告訴她,她隻聽見那個侍衛說已經找到了太後。

誠帝麵色變得很難看直接說道,“馬上派人去請太後回宮。”

等侍衛走了,皇後才回到皇帝的身邊,溫柔的照顧起來,等誠帝睡著了,這才親自去換了熏香,微微垂眸,本想讓誠帝再多活段時間,讓父親他們準備妥當,如今卻等不得了,畢竟太後回宮後,她就不能像是現在這般了,也怪不得她了,扭頭看了看**略微好轉的誠帝,皇後緩緩歎了一口氣。

邊城中,楚修明已經安排妥當了,又選了五十人跟著他一並進京,邊城的事務也都交給了楚修遠,有王總管和趙管事在一旁幫忙,楚修明很久沒有見過瑞王妃了,瑞王妃瞧著氣色紅潤,甚至比在京城還要好,倒是瑞王瘦了不少,不過精神倒是不錯。

瑞王妃直接交給了楚修明一個名單,上麵寫著幾個人名,有宮中的也有外麵的,說道。“這些人可用。”

楚修明接過看完仔細記下來後,就交給了趙端,趙端同樣記下來,就把紙給燒了,說道,“謝謝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