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23章

回到將軍府,楚修明先叫了趙嬤嬤來,給楚修曜安排了住的地方和伺候的人。不僅如此還專門請了大夫過府,然後聽著甲一細細稟報了一番後,就點了點頭讓甲一先下去休息了。

甲一不僅帶來了沈錦的消息,還帶來了沈錦親手寫的信,楚修遠也把信交給了楚修明,楚修明拆開了看一遍後,就收了起來,然後看向了楚修遠,楚修遠說道,“哥,你去接嫂子吧。”

楚修明開口道,“這段時間可遇到什麽為難的事情?”

楚修遠見楚修明不願意談,雖然心裏著急,可還是仔細把這段時間的事情說了一遍,倒是沒有什麽為難的,畢竟不是楚修遠第一次接管邊城的事務了,所以楚修遠主要說的是在知道英王世子死後的一些安排,楚修明神色一直不變,楚修遠說完以後有些惶惶不安,問道,“哥,我是哪裏安排的不對嗎?”

楚修明拍了拍楚修遠的肩膀說道,“很好。”

其實在楚修明離開前,他們就著幾種可能已經商量了大概的方式,其中自然有英王世子死後邊城這邊需要的應對,隻是具體的安排還是要根據當時的情況來的,在這些安排上,雖然楚修遠還有欠缺,可是他能聽得進去別人的話,有王總管、趙端他們在,自然會幫襯著楚修遠,把他沒有忽略的地方或者不足的地方給安排妥當。

楚修遠開口道,“哥你準備去接嫂子嗎?”

楚修明搖了搖頭說道,“你嫂子讓我們等事成以後再去接她。”

楚修遠皺了皺眉頭說道,“可是嫂子有孕在身,那邊的環境……”

楚修明開口道,“我有分寸。”

若是可能,楚修明也想馬上奔赴到沈錦的身邊,可是現在的情況,他過去反而會給沈錦帶來危險,誠帝現在派人主要去尋找太後,在他心中沈錦是在太後身邊,而太後現在主要是要保全自己,躲過誠帝的追查,也分不出太過的精神來找沈錦。

英王世子已死,這樣的情況下,其實現在在那村中反而安全,若是英王世子沒死,那麽楚修明絕不會下如此的決定,定是要想盡辦法把沈錦接回來的,因為英王世子是條瘋狗,如果他帶兵進京了,那麽沿途的村莊就要遭罪了,本就沒辦法把妻子放在身邊照顧,心中內疚,如果再讓妻子有危險,楚修明是絕不會原諒自己的。

楚修明看著手邊的信,沈錦的字其實很漂亮,不過比一般人的要更加圓潤一些,為了安全起見,沈錦並沒有在信上寫她現在的藏身之處,隻是提了一下自己的現狀一切都好,讓楚修明不用記者找她,她會照顧自己和孩子一類的,然後主要寫了一下路上時候吃的不太好,太後身邊一直吃素,而現在吃的倒是不錯,楚修明粗略一數,信上提了他三次,提了東東五次,提了嶽母四次,甚至提了小不點和雪兔們兩次,可是提了趙嬤嬤九次!

這樣楚修明有些無奈,又覺得哭笑不得,他和東東加起來的次數都比不得趙嬤嬤,可見沈錦對離開邊城後每日用的飯菜多麽不滿意。

楚修遠還想再勸,卻又不知道怎麽說好,到是楚修明說道,“我休息幾日,這段時間邊城的事務還交給你。”

“哥,你打算帶兵進京?”楚修遠愣了一下,開口問道。

如果楚修明是帶人去接沈錦的,那麽楚修遠是讚同的,可是通過楚修明的話,楚修遠覺得楚修明準備進京,為的並不是去接沈錦,而是去冒險的,根據現在掌握的情況,等誠帝一死,幼主繼位的話,英王世子那些人,沒有一個領頭的,怕是會亂起來,一部分人會投靠邊城,一部分人會投靠朝廷,還有人會擁兵自重或者繼續推了英王世子的兒子出來,可是不管哪一種,對天啟百姓來說都不是一個好消息。

所以楚修明會在亂起來之前,控製住大局,那麽秘密帶兵進京,在誠帝剛死幼主繼位,英王世子那邊的殘餘勢力還沒有做出應對前,把大局給定下來,楚修遠的身份也是該公開的時候了。

可是這就意味著,楚修明不能帶太多的人進京,其中免不了要聯係京城中的一些暗樁和一些可以拉攏的大臣,如果一個不小心或者被出賣了,楚修明就危險了,這樣的事情楚修明自然不會讓楚修遠去做,可是別的人分量又不夠,這並非什麽小事,誰也不是傻子。

楚修明讓楚修遠繼續管理邊城的事情,就是有了再次離開的打算,楚修遠反應過來,沒等楚修明回答就說道,“哥,讓我去吧。”

“我和趙端一起進京。”楚修明沒有瞞著楚修遠的意思,他們兩個也是最合適的人選,更何況楚修明也想在事情塵埃落定後,馬上見到沈錦,所以去京城,在離沈錦很近的地方,這樣的話楚修明心中也安穩一些,“我哥和兩個孩子就交給你了。”

楚修遠忽然問道,“哥,你覺得我真的適合當皇帝嗎?”

楚修明看向楚修遠問道,“為什麽會這樣問?”

“除了太子嫡孫的身份,我覺得自己……”楚修遠有些不知道怎麽說好,他指了指京城的方向,“就為了那個位置,多少人家破人亡,可是我好像除了這個身份外,並不會別人多些什麽。”

在小的時候,楚修遠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當時的他並沒有這些疑惑和懷疑,可是漸漸長大,親身經曆了這麽多的戰爭,看到的越多,知道的越多,經曆的越多,反而越多了幾分恍然,皇帝不能錯,因為他一個錯誤的命令,會使得無數人喪命,他一個錯誤的決定,會讓很多家庭失去親人和依靠。

特別是誠帝的一些所作所為,讓楚修遠也感受到了那種絕望和無奈,楚修遠有些惶恐,他能做好皇帝嗎?

楚修明教了很多東西給他,可是從來沒有人教導過,他如何能成為一個皇帝,好像一直以來,除了別人告訴他,他是先太子嫡孫外,京城、皇宮那些都離他很遙遠,早先的時候,楚修遠隻是猶豫,可是隨著英王世子的死,楚修明他們一次次冒險給他鋪墊前路,好讓他能登上皇位,楚修遠心中越發的不安了。

楚修遠不敢去想,如果他坐在了皇位上,讓百姓失望了怎麽辦?讓那些死去的人失望了怎麽辦?讓楚修明失望了……怎麽辦?說到底,楚修遠也隻是一個不滿十六歲的少年,正因為他被教導的有擔當,有責任心,所以才有了今日的不安。

楚修明看著楚修遠,當初那個小不點也長大了,伸手摟住楚修遠的肩膀,楚修明開口道,“我相信你。”

很簡單的四個字,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能成為一個好皇帝,我相信你能讓天啟的百姓安居樂業。

楚修遠能想這些,楚修明心裏是安慰的,會害怕會惶恐就不會因為皇位而迷了眼睛,楚修遠愣了下,不知道為什麽,隻是一句話,自從知道英王世子死後,就一直不安的心忽然平靜了下來。

“我會當一個好皇帝的。”楚修遠沉聲說道,“哥,我會當一個好皇帝的!”楚修遠很想說,讓楚修明看著他,看著他成為一個好皇帝,可是他知道這樣說太自私了,特別是就算他說了,楚修明也不會答應,還不如不開口比較好。

楚修明拍了楚修遠頭一下,“這是應該的。”

楚修遠嗬嗬笑了起來,“不過哥,你答應過讓嫂子幫我找妻子的。”言下之意還是想要留一留楚修明,因為他就剩下楚修明這麽一個親人了。

“恩。”楚修明對親人從來都是心軟的,當初和沈錦保證的五年,本就有等楚修遠適應了皇位的時間,坐上皇位和坐穩皇位並不一樣。

村子中的沈錦還不知道楚修明將要來京城的消息,她被安怡扶著看著外麵的鬧劇,安寧擋在沈錦的麵前,嶽文和甲四也守在門口,就見兩個老人躺在他們院子的門口,還有幾個人哭鬧不止,其實會如此也是因為前日嶽文在河裏救了兩個落水的小孩,因為隻是路過,所以救上來的時候已經晚了,而且隻有嶽文一個人,救孩子的時候難免有個先後,後救上來的那個孩子因為落水時間太長,沒有熬過去。

而先救上來的那個是個孤兒,父親死了以後,母親改嫁了,這孩子隻有一個叔叔,可是叔叔也有孩子要養,所以根本管不了這個孩子,隻是保證這個孩子不死罷了,而另外一個死去的孩子家裏就這麽一個男孩,家裏條件還不錯,難免寵的有些過了,到底為什麽落水,誰也不知道,而那個落水救過來的孩子一直昏迷沒有醒,因為沒有人願意管,就被嶽文安排在了院子裏麵,此時這些人找上門,是要那個孩子賠命。

“孩子沒醒誰也不能帶走他。”嶽文沉聲說道,而且他們在村中打聽到的情況,這個孩子經常受欺負,到底是怎麽回事,誰也不知道。

“是你們!是你們一起害死我兒子的。”死去孩子的母親紅了眼睛,若不是顧忌著打不過,怕是都要衝上來廝打,“你們害死了我兒子,你們和那個小雜種一起害死了我的兒子……”

嶽文皺了皺眉頭,沒再說什麽,心中卻有些計較,是絕對不能鬧到官府,或者把事情鬧大的,因為會給沈錦增添麻煩,可是讓他放著那個孩子不管,他也絕對做不到。

“十兩銀子。”沈錦忽然開口道,“這件事情到此為止,若是還不滿意,你們就躺著吧。”說完轉身就進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