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22章

“好。”安寧應了一聲,然後讓嶽文和甲四兩個人進來,她去廚房端了大碗的熱湯來給兩人。

等他們兩個都喝下了熱湯,沈錦才問道,“是出了什麽事情嗎?”

他們住的這個村子雖然偏僻,可是離京城並不算遠,真要打聽消息還是能打聽到不少的,特別是鎮上也有楚修明當初安排的探子,甲四和那邊的人聯係上,探子也會送一些消息來,如果發生什麽事情,他們也好提前戒備。

甲四恭聲說了起來,短短一個月內,宮中已經死了兩位皇子,一個是病死的一個是淹死的,誠帝在早朝的時候忽然昏倒……

沈錦皺了皺眉頭,“消息可信嗎?”

皇子的死是瞞不住的,可是誠帝暈倒的事情,怎麽也傳出來了。

甲四聞言說道,“京城已經傳遍了,因為太後不在,如今又沒有太子,誠帝早朝暈倒後宮中也沒有了主事的人,大臣、侍衛甚至宮女太監都知道了。”

沈錦輕輕撫著肚子,說道,“皇後呢?”

“沒有皇後的消息。”甲四開口道。

沈錦抿了下唇說道,“讓人打聽下承恩公府最近有什麽動作沒有。”

“是。”甲四應了下來。

嶽文愣了一下說道,“夫人是懷疑宮中的那些事情是皇後動的手?”

“承恩公府如何得的爵位?”沈錦微微動了一下,安怡把軟墊給沈錦放好,讓她可以更舒服的靠著,因為有孕的關係,沈錦這段時間一直腰酸的難受,“承恩公當初又如何當上的丞相?”

這話一出,知道內情的人都明白了,當初誠帝能繼位,承恩公府在其中出了大力氣,這件事能做出第一次,自然能做出第二次,更何況女婿是皇帝還是孫子是皇帝,根本不用考慮就知道哪一種對承恩公府更有利。

特別是皇後已經死了一個兒子了。

沈錦記得她離京的時候誠帝的身體還很好,宮中甚至還有妃子有孕,如此說來……

這樣說起來,恐怕京城要亂了,那麽是不是快可以見到夫君了?

沈錦抿了抿唇,微微垂眸看著自己的肚子,眼睛有些發熱,她想夫君了、想東東了、更想母親。

“嶽文你們最近多買一些糧食回來。”沈錦咬了咬唇,吐出一口氣才開口道,“還有藥材上也多一些,能不能請個大夫來。”

接生的話安怡就會,可是為了萬無一失,還是請個大夫比較好,特別是小孩子剛生下來萬一有什麽不舒服的,有大夫在也比較好。

甲四開口道,“夫人放心,已經聯係好了大夫。”那大夫也是楚修明安排的探子,所以絕對可靠,“而且那大夫的妻子也略同醫術,到時候也可以照顧夫人。”

沈錦聞言笑著地說道,“好。”

嶽文也開口道,“這兩日院中的地窖也快弄好了,到時候我和甲四多去弄點糧食來,放到下麵,就算有事了也有個躲避的地方。”

沈錦應了下來,幾個人都商量了起來,要選些好儲藏的東西,除此之外還有大夫一家人住的地方也要收拾出來。

邊城之中,甲一並沒有見到楚修明,隻見到了楚修遠,聽完了甲一的回報,楚修遠臉色大變,“嫂子有孕在身!”

甲一恭聲說道,“是。”

楚修遠站起身有些焦躁的在屋中走來走去,“嫂子身體可好?”

“夫人身體並不大礙,大夫說靜養即可。”甲一開口道。

楚修遠麵上一肅說道,“不行,要馬上派人去接嫂子回來。”

“少將軍。”甲一沉聲說道。

趙端也開口道,“少將軍不要衝動。”

甲一看向楚修遠說道,“少將軍,夫人在村中反而更加妥當,更何況夫人路上經不起顛簸了。”

楚修遠唇緊抿著並沒有說話,倒是趙端開口道,“少將軍,不如請瑞王妃和陳夫人來?”

趙端會這麽說,並非因為瑞王妃是他姐姐的緣故,而是趙儒曾經說過,若是真有拿不準主意的時候,就讓趙端去請教瑞王妃這個姐姐,其實趙儒一生最驕傲的反而是這個女兒,不管是才智還是心性都是極佳,可惜命不好。

楚修遠想到楚修明離開前說的話,點了點頭說道,“請瑞王、瑞王妃和陳夫人一並來吧。”

趙端趕緊派人去請,楚修遠看向了甲一說道,“你把具體的情況說一遍。”

“是。”甲一恭恭敬敬把從進京的路上到後來的事情都說了。

楚修遠抿了下唇說道,“原來太後出宮這麽急,還有這個原因。”

甲一沒有開口,楚修遠問道,“知道太後現在……”

話還沒有問完,就見外麵有人跑了回來,正是剛剛趙端派去請人的小廝,小廝開口道,“少將軍,將軍他們回來了,已經到了城門口,此時怕是已經進城了。”

楚修遠眼中露出驚喜說道,“太好了。”

小廝問道,“那還請瑞王和瑞王妃前來嗎?”

“暫時不用。”楚修遠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在屋中等了,直接往外走去,“我去接我哥。”

楚修遠是見過楚修曜的,可是那時候楚修遠年紀還小,所以當看著眼前這個頭發都有些花白了呆呆傻傻又瘦骨嶙嶙的人時,竟然沒有認出來,楚修明並不意外,隻是說道,“這是你三哥。”

這話一出,楚修遠眼睛都紅了,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就算他那時候小,可還記得楚修曜在練武場拿著大刀揮舞的樣子,“三哥……”叫出的同時,再也忍不住落了淚,“三哥!”

楚修曜沒有任何的反應。

楚修明笑了下,“人回來就好,行了,回府再說。”

楚修遠使勁點頭,然後走在了楚修曜的身側,用袖子蹭了下眼,擦去眼淚說道,“會好的,一定會把三哥治好的。”

楚修明應了一聲。

楚修遠忽然想到了沈錦的事情,說道,“對了哥,甲一來送信了。”

楚修明的腳步頓了一下,問道,“安頓好了嗎?”

“恩。”楚修遠開口道,“隻是嫂子有孕了。”話出口,就見在一旁的趙管事臉色變了變,這話……怎麽聽都不太對啊。

楚修明是信任沈錦的,並沒有往旁處想,隻覺得心中抽著疼,自家小娘子有孕在身,還受了這麽多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