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20章

看著楚修明平靜的神色,英王世子本以為萬無一失的提議竟然說不下去了,楚修明的手很漂亮,並不像是武將的手,更像是文臣的,不過也僅僅是手背而已,他執起茶壺給英王世子手旁的茶杯中蓄到八分滿,又給自己到了一杯,這才放下茶壺,端著茶杯慢慢喝了起來,“英王若是真有誠意,就不會身邊跟著這麽多高手了。”

英王世子身邊隻帶了數人,可是每一個都是高手,畢竟楚修明本身就會武功,而英王世子雖然騎射功夫不差,那也是年輕身體好的時候,如今怕是一個照麵就直接被楚修明拿下了,他自然要謹慎,而有這般機會,楚修明絕對也不會放過的,而英王世子不僅帶了高手來保護自己,足夠護著他退出院子和外麵的人馬匯合。

而且在英王世子的查探中,昆城屬於誠帝的,不管是楚修明還是英王世子都不會在這樣的地方大動幹戈,畢竟誠帝本就對楚修明戒備,隻是一直沒有借口,若是有了證據楚修明和英王世子接觸,恐怕楚修明也不好過。

除此之外,英王世子還把楚修曜關在別的地方,若是有絲毫不妥,楚修曜恐怕就性命難保了,若非那孩子被提前救走了,英王世子的底氣更足了。

英王世子開口道,“永寧侯考慮的如何?”

楚修明放下茶杯,手指在杯沿上輕輕抹過,說道,“英王很有自信。”

“因為永寧侯也不想冒天下大不韙吧。”英王世子沉聲說道,“若是娶了我的女兒,生下的子嗣也是有皇家血統的。”在英王世子看來,誠帝那麽多小動作,楚修明一直忍讓,正是因為名不正言不順,在大義麵前站不穩腳跟,造反、兵變這類的要有足夠的理由,太、祖造反的時候,是因為前朝皇帝使得民不聊生,順應了民意。

楚修明麵色不變,說道,“我妻也姓沈。”

“可是瑞王能給你什麽幫助?”英王世子反問道。

楚修明不說話了,英王世子接著說道,“瑞王夫妻失蹤,你卻要送你妻子進京為質,這般的侮辱……”

英王世子有些話並沒有說完,可是意思已經很明白了,楚修明沒有開口,英王世子也沒再說什麽,畢竟有些事情需要楚修明自己好好想想,就算以前楚修明沒有造反的心思,今天他說的話也難免在楚修明心中種下了種子,誠帝的性子英王世子更是了解,英王世子就等著誠帝和楚修明之間發生衝突,自己到時候再左手漁翁之利。

忽然傳來了敲門聲,英王世子身邊的護衛瞬間戒備了起來,“侯爺,時辰已經不早了,要不要先用些飯?”

楚修明看向了英王世子,英王世子笑道,“我讓身邊的人去準備。”他放心不下楚修明的人準備的東西。

“恩。”楚修明應了一下,“準備我一個人的。”這話是對著外麵的人說的。

英王世子看了身邊的侍衛一眼,那個侍衛就出去安排了,很快趙管事就把飯菜端了上來,因為楚修明說一個人用,所以隻是簡單的一葷一素一湯,還有主食米飯,楚修明說道,“我先用了,王爺請自便。”

“好。”英王世子開口道。

楚修明拿出筷子,夾了一筷子嚐了一口,糖醋排骨的味道有些濃,選了小排骨先炸過才做的,味道很好,楚修明不緊不慢的把兩盤菜都給吃了,然後盛了一碗湯喝了幾口,英王世子那邊的飯菜也上來了,楚修明這才放下勺子,趙管事把空了的盤子碗都收了下去。

等英王世子用完了飯,一個侍衛把東西送出去,忽然對著英王世子動手,而楚修明身邊的侍衛,也有目的的對著英王世子周圍的人動手,英王世子帶進屋的人比楚修明多,英王世子麵色一變,一把掀開了桌子,讓侍衛護著他往外退去,同時英王世子的護衛忽然大吼一聲,外麵也傳出了打鬥的聲音。

楚修明的動手毫無預兆,甚至英王世子根本沒有想到這點,好不容易被侍衛護著衝出了屋子,到了院子中,就見院子已經被包圍了,眾多兵士手持弓箭對著英王世子等人,地上也有不少血和屍體,英王世子看見那個穿著一身官服的人,忽然扭頭看向了楚修明,他知道楚修明為什麽敢動手了。

穿著官服的中年男人並沒有靠近,甚至楚修明的人都避到了屋中沒有追出來,那個中年男人看著英王世子,眼中帶著刻骨的仇恨,一揮手說道,“陛下有命,拿下賊匪。”

英王世子張嘴就要喊,可是中年男人再也沒有給他機會,那些弓箭已經射向了英王世子一夥人……

恐怕窮其一生英王世子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死的這般窩囊,他的那些報複和想法還沒能實現,就死在了昆城一個偏僻的小院子中,亂箭之下就算有高手的保護也是無用的,英王世子是被亂箭射死的,倒在地上的時候,身上還抽搐個不停,中年男人閉了閉眼,殿下……終有一日臣會為您報仇雪恨的。

中年男子沉聲說道,“於英帶人到外麵等著。”

“是大人。”一直站在中年男人身後的侍衛,比劃了一個手勢,很快牆上房頂的眾多弓箭手都下來了,跟著於英離開了,像是沒有看見這滿地的屍體似得。

楚修明從屋中走了出來,走到了英王世子的身邊,英王世子的眼睛睜大,血從他身上流出,楚修明確定了這人已經死了,才看向了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唇抖了抖說道,“皇孫還好嗎?”

“恩。”楚修明開口道,“保重。”

中年男人笑了下,又看了眼地上的屍體,說道,“放心吧,人已經救回來了,就在城外的馬車上。”

楚修明沒有再說什麽,直接帶著人離開了,出了院子,自然有中年男人安排的人帶著他們朝城外走去。

其實這次楚修明根本沒帶多少人來,英王世子錯就錯在太小看了費安,費安雖然被人看著,可是一路上按照他的觀察和計算,甚至路程一類的,早在因為英王世子把人給藏起來的時候,費安已經算到了大概的地點,再加上楚修明對英王世子的了解,很快就派人找到了,趙管事送來的那盤糖醋排骨就是一個暗示,若是沒有找到,那麽排骨之前是不會先炸的,而是直接做,如此一來,那麽楚修明也隻能放過這次機會了。

不僅如此,英王世子也沒有想到昆城的官員竟然是楚修明的人,其實說到底英王世子輸的不虧,從永嘉二十七年的時候,楚家就已經開始做安排了,勝利是交給有準備的人。

等楚修明帶人離開了,於英就帶著幾個人進來了,中年男人冷聲說道,“把他們的頭給我砍下來,一會把院子燒了。”

“是。”於英並沒有多問。

中年男人就站著這裏,看著於英和手下人,拿著刀一個個把人頭給砍下來,還真兩個沒有死透的,英王世子、他的兒子還有那些手下的頭和屍體都扔在了一起,於英找了油澆上,中年男人親手點了火,然後看著屍體被熊熊烈火包圍,這才帶著人出去,外麵的士兵還守在周圍,大火燒了許久,中年男人也站了許多……

楚修明帶著人趕到了城外的時候,就見馬匹、馬車和幹糧一類的都已經準備好了,幾個士兵守在周圍,給楚修明他們帶路的人和士兵領頭的認識,所以很快這些人都讓開了,把東西交接好,這些人就離開了,馬車和馬匹都由楚修明的人接手。

而此時楚修曜就在馬車之中,楚修明抿了下唇,趙管事開口道,“將軍……”

楚修明搖了搖頭說道,“上路。”說著就先上了馬車,馬車裏麵躺著一個男人,男人像是昏迷不醒一般,而且他很瘦,隻是……不過人活著就好。

山村中,嶽文已經派人了甲一回邊城送信了,沈錦一手扶著後腰,一手虛虛托著肚子,然後在安寧的陪伴下慢慢在院子周圍散步,“安桃他們幾個還沒有下落嗎?”

安寧微微垂眸,說道,“二姐姐不用擔心,想來是因為害怕被人跟蹤。”

沈錦輕輕撫了撫肚子,說道,“我知道了。”

安寧柔聲勸道,“二姐姐,你說要不要等天暖和了,讓嶽文去買幾隻母雞養在家裏?”

沈錦聞言說道,“那要怎麽樣?”

“讓嶽文他們弄個雞棚,到時候再養窩兔子,到時候每日都有新鮮的雞蛋用了。”安寧笑盈盈地說道,“二姐姐覺得怎麽樣?”

沈錦聞言點了點頭,其實他們並不差這些東西,沈錦也明白安寧是為了不讓她多想,“也不知道東東怎麽樣了,小不點會不會又長胖了。”

安寧開口道,“有將軍在,想來小不點胖不了。”

沈錦低頭看著自己的肚子,這裏還有她和楚修明的孩子,有東東的弟弟或者妹妹。

此時的沈錦還不知道楚修明直接把英王世子給弄死了,其實說到底楚修明也是受了沈錦的影響,有些事情看似直接粗暴,可是效果很好,英王世子覺得自己活著對楚修明有千般好處,就算合作不了,起碼他活著可以幫著楚修明分擔誠帝的壓力。

誰曾想楚修明根本不顧忌這些,其實若不是先得到了蘭妃那邊傳來的消息,楚修明自然會用別的辦法,想到京城的情況,楚修明又看了看還在昏迷不醒的兄長,伸手握住,雖然楚修曜因為瘦了許多,所以容貌上變化很大,可是楚修明卻不會認錯,他們是血脈相連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