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2章

被選出的孩童最大的不過十一二,最小的也有五六歲,有男孩有女孩看起來都很健康,楚修遠帶著他們一起下了密室,那密室的位置就在客房的花園下麵,糧食、清水、棉被一類的東西,盡他們所能的給孩子們準備足夠撐下去的物品。

這些東西省著點吃喝,應該能撐上一個月,楚修遠仔細教了他們從裏麵打開門的方法後,就把密室的門給關上了。

因為是在地下,所以隻有白天的時候有很少的光亮,甚至交代了他們不能隨意點亮蠟燭。

除了這些,楚修遠又安排了這些人如果城破了的時候,就直接放火燒了將軍府,這樣既能掩蓋燒了五到十二歲孩子這件事,那些蠻兵也不會太過仔細的搜索。

留下的人都坐好了赴死的準備,多虧天無絕人之路,在孩子們躲進密室的第四天傳來了好消息。

在很久以後,沈錦依然清楚的記著這一天,那迎風招展的帥旗,和像是小燈籠一樣串起來的人頭被掛在竹竿上,本在攻城的蠻族都停了手,像是瘋了一樣朝著後麵的部隊衝去。

“是將軍……”

“將軍回來了!”

歡呼聲不斷從城牆上傳來,他們看著帥旗有的跪在地上嗷嚎大哭,有的互相抱著尖叫……將軍回來了,他們安全了!

“殺出去!”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喊出來的,可是很快就連成了一片,還活著的人拿著武器,楚修遠命人打開了城門,帶頭衝了出去,配合著永寧伯的軍隊對蠻族進行著夾擊……

“不怕是陷阱嗎?”沈錦從前兩天開始就和安平他們一起幫著照顧傷患,她自然聽見了聲音,問道。

王管家說道,“就算是陷阱又能怎麽樣?”

沈錦發現這段時間,王管家有意無意教了她不少東西,聞言愣了一下,才低頭繼續熬藥,是啊,就算是陷阱又能怎麽樣,情況再差又能比現在差到哪裏。

“真的回來了啊……”沈錦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安平狠狠把一個還要出去戰鬥的男人按倒地,用烈酒清洗他的傷口,說道,“老實呆著。”

“我要去和將軍一起戰鬥。”男人身上大大小小不少傷口,最嚴重的是腹部的。

安平毫不留情的在他的傷口上一按,等他痛呼出聲,才說道,“你是去找死。”

“死我也要死在戰場上。”男人掙紮著說道。

其實他的年紀不大,也就十六七歲而已,沈錦看過去說道,“死的人已經夠多了,活下來對將軍更有用一些。”

王管家沒有開口,不過明顯是讚同的,沈錦的話讓不少人都紅了眼睛。

永寧伯不僅解了邊城之圍,還擊退了蠻兵,殺的他們潰不成軍,殺敵無數俘虜了數百人,這才停止了追擊。

不過這不代表著事情就結束了,邊城的戰損,物資的匱乏,士兵的安葬使得所有人再次忙碌了起來。

哭聲就沒有停止過……

邊城雖說不上十室九空,可是沒有一戶人家是全員都在的,就連那些人見人煩的混混,扒手在這一刻都選擇了戰死。

有的家甚至男人都死絕了,女人也拿起了武器殺敵,有些老人沒有力氣,他們也上了城牆,抱著蠻兵一起跳下去,同歸於盡……

後來沈錦才知道,永寧伯軍隊掛著的那一串串燈籠似得頭顱,是蠻族不少首領、祭祀、族人的,他們直接抄了這些人的後方,不管男女老少全部斬殺。

殘忍嗎?如果還是瑞王府的沈錦,那麽她一定會覺得殘忍害怕,可是經曆了戰爭的沈錦,更多的是覺得慶幸,多虧將軍趕回來了,如果是邊城被攻破,那些被掛起來的人頭,就會變成他們的。

直到第三天,沈錦才見到永寧伯,一身看不出顏色的盔甲,滿臉的大胡子眼神銳利,居高臨下地看著沈錦,沈錦正蹲在井旁和幾個人清洗棉布,因為是給傷員包紮用的,所以在洗完以後還要用熱水煮一煮。

當見到永寧伯時,沈錦根本沒認出來,還是安平叫道,“將軍……”

其實永寧伯也沒有那麽嚇人……不知道是這段時間沈錦的膽子養大了,還是她被傳言誤導覺得永寧伯應該更可怕一些,所以她一時都沒反應過來,反而有些呆呆地看著永寧伯。

還在清洗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東西跪了行禮,蹲著的沈錦倒是顯得有幾分突兀。

不過沈錦也反應了過來,站起身給永寧伯福了福身,“將軍。”

“都起來吧。”永寧伯身邊隻跟著王管家,他看著沈錦露出了笑容,“夫人,我來接你的。”

“謝夫君。”沈錦很有眼色地改了稱呼。

在很久以後,永寧伯和沈錦聊起了第一次見麵的情況,永寧伯說當時就覺得沈錦小小的一團,若不是王管家他們告訴他,他怎麽也沒辦法想到,沈錦有勇氣站出來,又追問沈錦對他的印象。

沈錦才說了實話,當時啊……沈錦隻希望永寧伯不要笑了,看起來真的又難看又猙獰的。

不過這時候的永寧伯還不知道,甚至自我感覺不錯地伸出了手,沈錦掙紮了一下才把自己的手放上去,她的手早已沒了剛來時候的柔嫩,因為在冷水中漿洗棉布,又要用熱水燙的原因,不僅變得紅腫還裂了口子,看起來格外難看,可是永寧伯並沒在意,反而握緊了她的手。

永寧伯今天親自來接沈錦,也代表了她的態度,這一刻沈錦才真正成為楚家的一員,被永寧伯承認的妻子。

不過永寧伯隻把沈錦接回了將軍府,然後就繼續去忙了,安平還是留在沈錦的身邊,而喜樂……已經死在了蠻族的箭下。

孩子們已經被從密室放了出來,永寧伯的回歸不僅解了邊城之圍,更是使得所有人心中都有了主心骨。

在第四日,所有還活著能動的人都換上了麻衣,一同去祭奠那些死去的人。

這日,陪在沈錦身邊的是楚修遠,而永寧伯帶著士兵押解著那些俘虜,餓了四天的俘虜根本沒有力氣反抗,他們被綁著跪在了墳墓前。

所有戰死的人都被埋在了一起,他們的名字將被刻在石碑上,那些名字是永寧伯親自抄寫的,這算是邊城的傳統,這邊戰事不斷,所以就專門找人選了風水好的地單獨圈了出來,最好的地方全部留給了戰死的人,剩下的病死或者老死的,就埋在周圍。

逢年過節,邊城的人都會自發的來祭奠這些死者。

酒水灑在土地上,永寧伯沉聲說道,“血祭。”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那些俘虜的頭一一被砍下,整齊的擺放在墳前,“我楚修明對天發誓,終有一天用所有蠻族的鮮血祭奠死去的戰士。”

“殺!”

“殺!殺!”

所有人眼睛都是紅的,濃重的血腥味不僅不讓人害怕,反而激起了人的心底的仇恨,這一刻不管男女老少,都大喊出聲,震耳欲聾……

就連楚修遠都喊破了音,沈錦看著站在最前麵得那個男人,就算他長相猙獰而恐怖,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這就是她的丈夫嗎?一個和瑞王完全不一樣的人,更有擔當……如果他真的很喜歡吃生肉的,沈錦覺得她可以陪著他試試,不知道按照魚膾的做法,生肉會好吃點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