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14章

從一開始太後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不管是自己身邊還是沈錦的身邊,伺候的都是自己人,誠帝更多安排的是侍衛,雖然他讓皇後安排伺候的人好看著太後,可是皇後本來送太後出宮就目的不純,未免和太後鬧得太僵,並沒有真的安排人手,也算是給太後賣好了。

不僅如此,皇後還幫著太後給誠帝那邊打了掩護,可以說兩個人在蒙騙誠帝上已經有一定的默契了,也各有退步,皇後心中隱隱覺得,太後怕是和誠帝有嫌隙,從而向自己示好,皇後並沒有把瑞王當一回事,先不說瑞王生死不知的事情,就是瑞王已經離京這點,在皇後看來已經不是對手了,真要對皇位有企圖,根本不該此時離京。

當初的太子妃是按照皇後的標準選的,而誠帝的妻子更多地是按照稱帝的喜好來選的,若是誠帝沒有登基,如今的皇後才能足夠當個王妃了,可是坐上後位卻差了一些,因為一國的皇後,並非隻管了好後宅就可以,還要有遠見。

誠帝的妻子並不具備這些,所以她看不透,此時留在京城反而不妥。

當太後和沈錦悄無聲息的和儀仗分開的時候,誠帝派來的那些人根本沒有發現,沈錦並沒有問太後,準備的地方是哪裏,不過看著路線心中隱隱有了猜測,安怡她們也趁著休息的時候,在路上留下了暗號。

太後和沈錦都隻穿著常服,就像是富貴人家出門探親的似得,現在所乘的馬車自然不能和宮中出行的馬車相比,不過也差不多,沈錦和太後並沒有在一輛車上,畢竟沈錦是孕婦,身邊是少了不了伺候的人,而太後身邊也需要留伺候的,如此一來就有些太過擁擠了,總不能讓太後照顧沈錦,或者沈錦照顧太後吧。

皇宮中誠帝並不知道這些,可是看著密保的消息,皺了皺眉頭說道,“這瑞王世子是發瘋了嗎?”

李福低著頭沒有說話,倒是誠帝問道,“李福,你覺得呢?”

“回陛下的話,奴才沒什麽見識,隻是覺得……不管瑞王世子怎麽想的,都是他與英王世子的事情。”李福恭聲說道。

誠帝聞言笑罵道,“狗奴才。”

李福就算被罵還是笑嗬嗬的,誠帝隨手把密報扔到一邊,“不過確實是這個理。”就算是瑞王世子的人死光,也和他沒什麽關係,又不是他讓瑞王世子動手的,“派人監視著,若是瑞王世子將敗……”就直接派人去接手閩中的事宜。

不過瑞王世子如此,莫非是得了瑞王的消息?否則怎麽會忽然和英王世子發生衝突?若是瑞王和瑞王妃僅落在英王世子手中,瑞王世子也不敢如此,莫非……

“有瑞王一家的下落了嗎?”誠帝忽然問道。

李福恭聲說道,“回陛下的話,並沒有查到。”

“繼續查。”誠帝厲聲說道。

李福應了下來。

誠帝想了一下說道,“去皇後宮中。”

“是。”李福趕緊去傳話了。

誠帝到的時候,皇後正在和三個女兒聊天,見到誠帝四個人都笑了起來,誠帝因為剛得了一個好消息,心情倒是不錯,和皇後一並聊了起來,皇後親手給誠帝倒了茶,誠帝一般用東西前,都由李福先試毒,隻是這是皇後親手倒的,而且皇後和三個公主都用的是同一壺茶水,誠帝倒是沒什麽疑心,就直接喝了,誠帝問了不少關於邊城的事情,茹陽公主一一回答了,甚至還說了駙馬的事情,“開始的時候倒是艱難了一些,可是漸漸局麵也打開了,畢竟那時候永寧侯不在邊城,隻有永寧侯那個表弟,根本抵不住事情。”

“辛苦你和駙馬了。”誠帝心中滿意,感歎道。

茹陽公主眼神閃了閃,笑道,“這都是女兒和駙馬該做的。”

誠帝聞言笑了起來,“朕會記住你們的功勞的。”

“謝謝父皇。”茹陽公主笑著說道。

誠帝沒再說什麽,昭陽公主和晨陽公主都是如畫的年紀,兩個人都逗著誠帝開心,弄得誠帝笑個不停,皇後見皇帝的茶水用完了,就笑道,“陛下前幾日剛賜的茶我喝著不錯,不如讓晨陽給陛下泡一壺?”

“也好。”誠帝點頭應了下來。

晨陽公主心中一動,帶著羞澀說道,“女兒獻醜了。”

昭陽公主咬了咬唇,偷偷看了皇後一眼,心中倒是有些不滿,畢竟她也會泡茶,甚至比晨陽泡的更好,可是在誠帝麵前露臉的機會就被皇後指給了晨陽,皇後隻當沒看見,倒是茹陽笑著拉著昭陽聊了起來,誠帝倒是看出來了,不過心中也不在意,他覺得皇後此舉倒是不差,雖然昭陽是皇後所出,可是皇後對晨陽更照看一些,也是應當的,而且誠帝覺得兩個小女兒吃醋也有意思。

“父皇的昭陽怎麽了?”誠帝故意說道。

昭陽也不是不懂事,明白過猶不及嬌嗔道,“女兒也想孝順父皇。”

誠帝哈哈一笑,皇後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陛下你瞧,平日裏我使喚她們給我泡茶,都推三阻四的呢。”這話當然是玩笑。

茹陽開口道,“不如昭陽給彈一曲?”

昭陽公主聞言期待地看向了誠帝,誠帝說道,“朕也許久沒聽過昭陽彈琴了。”

“那女兒去準備。”昭陽這才喜笑顏開。

晨陽公主微微垂眸,又笑著去輕輕碰了下昭陽公主的胳膊,昭陽公主笑著去撓晨陽公主,兩個人打鬧了一番這才下去淨手,宮女也把東西給準備好了,茹陽公主開口道,“兩位妹妹都有事做,若是女兒不做什麽,倒是顯得女兒懶惰了呢。”

皇後笑道,“那你去把香換了吧。”

“是。”茹陽公主這就下去準備了。

皇後柔聲解釋道,“屋中現在燃的果香就是茹陽自己弄的,有些甜膩,想來陛下不太喜歡。”

誠帝也注意到了,說道,“怪不得與皇後平日裏用的不太一樣。”

皇後抿唇一笑,若是誠帝真知道她平日用的什麽香就好了,“妾也不太喜歡,不過茹陽一片心意。”

誠帝點了點頭,昭陽公主和晨陽公主已經商量好了,茹陽也弄了新的香來,不管是昭陽公主還是晨陽公主也都是認真學過的,兩個人配合倒是不錯,隨著琴聲泡著茶,動作優美,茹陽公主在一旁,臉上也帶著笑意。

英王世子看著手下的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你再說一遍!”

“回王爺的話,山脈……”那個人越說聲音越低,可是該說的也都說完了,就是山脈那邊忽然晚上著了大火,藏的糧草也都被燒的一幹二淨,若隻是如此,英王世子還能撐得住,可是也不知道怎得那邊炸營了,本就是英王世子的人馬和蠻夷那些人混在一起的,兩邊關係隻是表麵的平和,除此之外還有那些被強押來挖礦的人,這一把火使得眾人直接拚殺了起來,再加上大火……現在存活下來的不足二三,而且每個人身上都帶傷,有些傷得重的恐怕也活不下來了,最終還能打仗的人,怕是連一成都不夠。

英王世子沒忍住一口血吐了出來,他身體不好的事情,都是瞞著外麵的人,隻有親信知道,可是如今正是議事的時候,所有將領都在,眼看已經瞞不住了,軍師趕緊拿了藥給英王世子服下,可是英王世子神色難看,喘著粗氣……

大夫來後,趕緊給英王世子處理,英王世子眼神掃向麵色各異的眾人,除非把他們都殺了,否則……英王世子微微垂眸,遮去眼中的神色,說道,“你們都下去吧。”

“是。”眾人一連得知兩個噩耗,心神不寧,在出了門後,互相交換了幾個眼神,心中都各有思量,那個山脈的重要和隱蔽他們都是知道,甚至有些人隻是知道大概的位置,就連具體的位置都不太清楚,如今等於被人摸了老底,再加上英王世子的身體……

等誠帝得知山脈的消息,楚修明已經接到了還存活下來的人,在回邊城的路上,誠帝第一反應,就是讓人去追回沈錦,太後是去是回,誠帝並不在意,誠帝抿唇雖然英王世子也是心腹大患,可是這和誠帝心中思量的並不一樣,若是英王世子無一爭之力了,那麽楚修明……

忽然外麵有個小太監有事稟報,誠帝看了李福一眼,李福就行禮後出去了,等聽完小太監的話,麵色也變了變,進來後,小心翼翼地說道,“陛下,剛剛皇後讓人送了消息……露妃小產了。”

“什麽!”誠帝年歲已經不小了,後宮之中也很久沒有子嗣的出生,而且事情正趕上剛剛那個消息,一時間怒火中燒,像是找到了發泄的途徑,“怎麽回事?”

李福低著頭說道,“說是露妃這段時間因為禁足的事情,心情不爽,成日打罵宮女,今日……一時不慎,摔倒在地。”

誠帝深吸了一口氣,猛地抓過硯台砸向了李福,“滾!”

李福根本不敢躲,硬挨了一下,說道,“皇後說,露妃怕是不好了,陛下要不要去……”

誠帝怒道,“去皇後宮中,朕要看看,她是怎麽當的皇後,怎麽管的後宮。”

李福趕緊下去安排,偷偷讓人給皇後送了消息,他也需要給自己選好退路了。

皇後得了消息後,並沒有慌張,隻是說道,“好了,茹陽和昭陽你們兩個先下去吧。”

“是。”昭陽公主和茹陽公主沒有多問,就下去了。

皇後扶著嬤嬤的手,到了一旁的香爐,細細換了一種後,又去淨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