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13章

太後來派人通知沈錦收拾東西的時候,沈錦明顯有些為難,還親自去找了太後,她的理由很簡單,外麵世道亂,誰知道英王世子的人在哪裏藏著掖著,可是太後的理由給的更加充分,再過一個月肚子就藏不住了,萬一誠帝召見了呢?

最終沈錦還是收拾東西跟著太後離開了皇宮,也不知道太後怎麽和誠帝說的,誠帝並沒有阻攔,還賞了不少東西給沈錦,皇後也是如此,茹陽公主更是親自去送了沈錦,滿是愧疚的和沈錦道歉,說皇後勸了誠帝幾次,卻沒什麽效果。

既然事情已經成了定局,沈錦也就沒有像是在宮中那般,反而安慰了茹陽公主幾句,“皇伯父派了這麽多人保護,想來是無礙的。”

茹陽公主並沒有懷疑,沈錦的性子本就這般,若是沈錦此時還惺惺作態,怕是才惹了她疑慮,“我瞧著你近日氣色倒是好了一些。”

“因為適應了吧。”沈錦肚子已經顯懷了,此時再弄成消瘦的模樣反而不妥,所以安怡就把沈錦打扮的氣色極好,像是有些發胖了一半,茹陽公主雖然覺得沈錦腰粗了不少,可是想到自己在邊城無所事事的時候,也養胖了許多,所以就沒有提這點。

茹陽公主讓身邊的大宮女把食盒交給了安寧說道,“我讓人廚房給你做了一些蜜餞糕點,路上的時候用吧。”

果然沈錦笑了起來,“太好了,雖然是跟著太後,隻是太後一向茹素,一路上要與太後一並用飯,我還專門讓安桃她們多做了一些肉幹肉脯呢。”

茹陽公主被逗笑了,見太後已經上車了,也不再多說,就送了沈錦上馬車,在馬車上,安寧鬆了一口氣,並沒有說話,隻是輕輕幫著沈錦揉腿,因為這次出宮,一大早就起來不說,還站了許久,剛剛強撐著和茹陽公主說話,此時沒了外人,也就撐不住了。

沒一會安怡就進來了,給沈錦泡了安胎用的藥茶,這是她剛剛去拆了藥包,現配出來的,沈錦端著喝了幾口,又喝了一些紅棗水,這才吐出一口氣說道,“好多了。”

安寧在沈錦身邊伺候的久了,此時格外心疼,說道,“夫人,奴婢幫你把頭發鬆鬆,你先躺下休息會吧?”

雖然誠帝不待見沈錦,可是卻不會在這上麵虧待了沈錦,畢竟他最要麵子,這是要給天下人看的,所以沈錦的馬車裏麵也很舒適,比不上太後的華貴,也是不差的,別說躺一會了,就是沈錦在裏麵打個滾都可以的。

沈錦聞言說道,“好。”

安怡有些猶豫說道,“太後會不會派人來請?”

沈錦搖頭說道,“不會的,怕是一會太後還要讓人送些安胎用的藥來。”

安怡聞言也不再說什麽,就幫著安寧一起給沈錦頭發解開,鬆鬆編成了大辮子,然後把身上的永寧侯夫人的正服給換了下來,穿上了平時的常服,沈錦鬆了一口氣,眉眼都舒展了許多。

果然不出沈錦所料,剛出京沒多久,太後就讓身邊的嬤嬤給沈錦送了安胎的藥丸,隻說藥性溫和,沈錦當著嬤嬤的麵吃了粒,然後剩下的讓安寧收了起來,嬤嬤見沒別的事情,就重新回了太後那邊。

因為馬車的速度並不快,上下又有人扶著,倒是不耽誤事情。

等嬤嬤走了,安怡趕緊檢查了那藥丸,沒發現什麽問題,這才鬆了一口氣,沈錦見到安怡的樣子,倒是笑道,“不用擔心,現在皇祖母怕是比我還要看重這個孩子。”

若是沒了這個孩子,不管和誰談條件,都要差上一些。

安怡笑了一下說道,“恩。”

沈錦閉上了眼睛,心中算計著已經離開邊城了多久,“也不知道再見到東東,他還認不認得我了。”

安寧拿了被子給沈錦蓋上,溫言道,“定會認識夫人的,小少爺很聰明的。”

沈錦聞言隻是感歎道,“東東跟了我們這樣的父母,還真是倒黴啊。”東東出生至今,父母都在身邊的日子有限,不是楚修明不在,就是她不在。

安寧不知道怎麽安慰沈錦好,沒一會安桃端了一個砂鍋來,這馬車分裏外兩間,安桃她們此時都在外間,安桃弄好了小爐子,把已經煮的差不多的米粥重新放在小爐子上,這米粥並不多,怕是隻夠沈錦一個人用的,就算開了窗戶,這般守著也會覺得有些熱,安桃時不時擦擦汗,安媛過來和安桃替換了一下。

等熬好了,就給沈錦送了去,沈錦起身用了一些,看著她們的樣子,開口道,“你們也休息會,不用單獨給我準備東西了。”

“是。”安桃笑著說道,“隻是今日起的早了,瞧著夫人沒怎麽用飯。”

沈錦聞言應了一聲,“把爐子熄了吧,你們也不用都守著我了,輪流到後麵的馬車休息吧。”

“是。”安桃恭聲應了下來。

這邊馬車最舒適的就是沈錦躺的裏間,外間地方小,隻夠人坐的,就算休息也不會舒適了。

安怡開口道,“夫人,以後讓安寧留在這裏伺候夫人,我們幾個輪流在外間候著,夫人有事讓安寧叫一下就可以了。”

沈錦點了點頭,“你們自己安排吧。”

安怡也不推脫,和安桃她們分了一下時間後,安媛和安桃就先去休息了。

沈錦用了一碗熬得糯糯的米粥,精神好了一些,靠著軟墊坐在馬車裏,和安寧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安寧看出沈錦在想事情,所以都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而沈錦此時算的正是英王世子那邊消息大概什麽時候能傳到誠帝的耳中,不對……除了英王世子的消息,還有一件事情,沈軒馬上就要以為父報仇的名義,帶兵和英王世子發生衝突了,若是這消息被誠帝知道了……

想到這裏,沈錦麵色一沉,必須想辦法把消息讓太後知道,可是卻不能從她這邊傳出,一時間心中也有些焦急,不過轉念一想,若是消息真傳到了誠帝耳中,到時候誠帝讓太後送她回京城,怕是太後也不會同意,到時候就是太後和誠帝之間的事情了,這麽一想沈錦鬆了一口氣,安寧給沈錦倒了杯紅棗湯,讓沈錦捧著慢慢喝了下去,問道,“夫人可是擔憂?”

沈錦搖了搖頭說道,“也不知道嶽文找好地方了沒有。”

“想來是找好了。”安寧笑著說道,“嶽文做事一向妥當。”

沈錦聞言眼睛眯了一下看向了安寧說道,“我記得嶽文至今也沒娶妻……”

安寧臉一下子紅了起來咬了咬唇說道,“他有沒有娶妻和我有什麽關係啊。”

沈錦輕笑出聲,倒是沒再說什麽,嶽文人不錯,配安寧倒也不錯,到時候她把安寧的賣身契還給安寧就可以了,就是不知道嶽文對安寧有沒有意思,到時候再問問吧。

太後年歲已經不小了,所以路上走的不僅慢,還時常停下來休息一段時間,沈錦並不怎麽下車,倒是安怡她們也會下車走動一番,畢竟是太後出行,總歸聲勢是要大一些的,沒曾想晚上的時候,太後忽然讓人請了沈錦過去,吩咐道,“這兩日你讓丫環把隨身東西收拾下,我們和儀仗分開走。”

沈錦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太後,太後笑了一下說道,“越老越惜命,我自然也是怕英王世子的。”

“知道了。”沈錦聞言開口道,“皇祖母放心。”

太後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

沈錦應了下來,問道,“對了皇祖母,那個安胎的藥丸子還有嗎?”

“怎麽了?”太後疑惑地看著沈錦,今日她讓人送了一瓶,裏麵有十粒,足夠沈錦用幾日的了。

沈錦手輕撫了一下肚子說道,“我最近總覺得不太舒服呢。”

“等用完了,讓丫環與我說一聲。”太後卻不會輕易鬆口,她也需要東西來拿捏沈錦。

沈錦聞言開口道,“可是東西不放在我身邊,我不放心啊。”

“對皇祖母還不放心?”太後沒想到沈錦會說的這般明白。

沈錦隻是笑了笑,沒有說話,太後說道,“也好,不過藥可不能多用。”

“是。”沈錦應了下來。

太後又讓身邊伺候的人給沈錦拿了兩瓶,沈錦收了起來,說道,“謝謝皇祖母。”

又說了幾句,沈錦就先告辭了,太後眼睛眯了一下,倒是她身邊的嬤嬤說道,“太後,就這般把東西給她……”

“她是個聰明人。”太後開口道,“沒事的。”這般直接開口,反而讓太後放下了心,若是沈錦有別的打算,是絕不會說這般讓她戒備的話。

沈錦回到屋中後,就把藥瓶交給了安怡,安怡把每顆藥丸都捏了一點仔細嚐了嚐,確定沒有問題後,就把藥丸細細收了起來,壓低聲音說道,“奴婢今日倒是敲到了嶽文他們留下的記號。”

安寧有些興奮地說道,“夫人怎麽猜到太後一定會和儀仗分開的?”

沈錦眼睛眯了一下說道,“因為誠帝是太後帶出來的。”

安寧愣了一下,沈錦開口道,“誠帝這般多疑,太後是誠帝的生母,你覺得她會怎麽樣?怕是因為前幾次的事情,太後連誠帝都不相信了。”所以誠帝安排越多人保護太後,太後越不會去信任誠帝,而且隻有分開走,才更能保證沈錦完全在她的控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