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12章

就算再心急沈錦能做的事情也有限,茹陽公主走後,安怡臉上的神色凝重了幾分說道,再過一個月,肚子怕就掩不住了。

沈錦也是知道的,伸手輕輕摸著自己的肚子,她覺得肚子上的溫度好像要比身上的高一些,等月份再大一些,就能感覺到孩子的存在了,也不知道這次是個男孩還是女孩,不過總歸是要受些委屈的。

“去給蘭妃送個消息。”沈錦微微垂眸,本來沈錦並不想動用宮中的這幾條線的,可是如今也顧不得這麽許多了,而且蘭妃能在誠帝後宮得寵這麽久,也不會是個蠢得,為了這麽點小事暴露自己,“就和蘭妃說,促成太後盡早離京。”

安寧恭聲應了下來,安怡坐在一旁拿了衣服來修改,她的針線活倒是不錯,等安寧出去了,安怡才說道,“夫人,你要不要見一見安瀾?”

安瀾平日裏都在自己屋中,就算幹活也是不需要在沈錦身邊伺候,沈錦猜到她另有任務了,可是安怡忽然提到安瀾,倒是讓沈錦愣了一下說道,“好。”

安怡這才放下了衣物,然後去叫了安瀾過來,一並過來的除了安瀾,還有安媛,沈錦有些奇怪地看著她們,幾個人先給沈錦行禮後,安媛就拿了工具在安瀾的臉上塗抹了起來,沈錦心中隱隱有些猜測,可是又覺得不可思議,倒是安桃端了點心來,沈錦知道她有孕多用一些核桃類的東西好,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麽,就是有些吃不下去,安桃就直接把這些弄成了吃食來。

核桃糕或者核桃糊這類的沈錦倒是挺喜歡的,其實在宮中這些東西都是固定份例的,可是太後的卻沒有這樣的要求,太後既然說沈錦缺什麽都找她,沈錦也不客氣,想吃什麽自己份例沒有或者不夠了,就讓人和太後身邊的嬤嬤打個招呼,那邊自然會給沈錦送來,就算如此也比不得在邊城自在,畢竟有些時候還要遮掩一二。

等安媛給安瀾畫好了,沈錦驚訝地睜大了眼睛,若不是她敢肯定,恐怕都會懷疑是不是自己母親又生了個妹妹,倒不是說安瀾和沈錦一模一樣,光看外貌,最多七八分的相似,可是安瀾這麽久一直揣摩著沈錦的言行舉止,就算隻是形似,猛一看也多了幾分相同,若是安瀾再換上沈錦的衣服,想來短時間內不熟悉的人是不會分辨出來的。

沈錦也明白了安瀾和安媛真正的任務了,其實開始的時候沈錦也疑惑過,怎麽還專門給她弄了個擅長梳妝打扮的人,看著安瀾的樣子,沈錦咬了咬唇,和安怡她們擔心的不同,沈錦並沒有說什麽這般不好的話,隻是開口道,“後路安排好了嗎?”

安怡聞言說道,“已經安排妥當了,到時候奴婢與安寧先伺候夫人離開,安桃、安瀾和安媛留下應付那些人。”會這般安排也是有講究的,安寧會武功,而安怡生過孩子也會一些醫術,還懷著孕成功逃到了邊城,多少有些經驗。

沈錦抿了抿唇說道,“恩,到時候讓嶽文安排人接應。”嶽文他們雖然留在京城周圍,卻也不是全部的人都留下來的,那樣的話目標太大,容易被發現,所以最後帶上嶽文也就留下了四五個人,沈錦說讓嶽文安排人接應,其中最少要分出一半來。

安瀾她們聽了心中感動,說道,“夫人不用如此的,我們都是丫環,不引人注意的。”

“外麵世道亂。”沈錦開口道,“安怡給外麵送個消息,讓嶽文在京城周圍找個地方,偏僻些就可以。”如果她不見了,那麽誠帝一定會派人往邊城那個方向去追,就算是英王世子得了消息,也會如此選擇,而沈錦有孕在身,不管是她自己的安全還是為了肚中的孩子,都不好,而且就算是逃,他們這幾個人也不一定躲得過誠帝的追蹤,還不如選了個地方好好躲著,有機會給楚修明送了消息呢。

安怡一下子就明白了沈錦的意思,聞言說道,“奴婢知道了。”

沈錦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該準備的東西安怡她們自然會準備,而且還要想辦法弄一些安胎的藥丸來,還有人參這類的東西,畢竟這些在外麵,都是不好弄到的,這般一想,安怡心沉了沉,倒是沈錦看著站在一旁的安瀾,抿了抿唇沒再說什麽。

幾個人把事情定了下來,就沒再打擾沈錦,她們都看出了沈錦心情不太好,安瀾已經淨了臉,沈錦當初是沒在意,此時看來也發現了,安瀾與她有幾分相似,隻是安瀾習慣低著頭不說話,容易讓人忽視了。

沈錦抿了抿唇,手輕輕放在肚子上。

雖然讓安寧想辦法給蘭妃送了消息,可是誰也沒想到蘭妃動作這麽快,而且動的並非是蘭妃,也不知道哪裏傳出了消息,誠帝很看重露妃肚中的孩子,太醫也說那孩子應該是個男嬰,甚至誠帝悄悄給露妃透露過,想要封露妃肚中的孩子為太子。

其實這樣的消息,一聽就知道是假的,畢竟就算生下來是男嬰,小孩子體弱也不一定能長成,可是架不住誠帝至今沒有立太子,而且他生性多疑,不立已經長成的兒子,反而立個小孩這樣的事情,誠帝並非做不出來,因為小孩子要長大,也是需要時間的。

這麽一想,很多人都坐不住了,實在是誠帝平時做的事情很多不著調的,而且眾人想到誠帝對待露妃的態度,露妃長得又不好,可是偏偏誠帝寵著護著,怕就是為了那個孩子,露妃沒什麽家世,能依靠的就是誠帝,如此想來……皇後最先坐不住了,就是有兩子的常妃心中都不安,幾次來蘭妃這邊打探消息,可惜的是蘭妃也不知道,隻是說道,“陛下……確實對露妃很不一般,當初因為露妃口無遮攔使得永寧侯夫人借機給了陛下難看,陛下都沒動怒,說是罰了露妃?又何嚐不是保護呢。”

常妃咬牙說道,“我就覺得奇怪,原來是這般。”

蘭妃緩緩歎了口氣說道,“就算是皇後嫡子最後成為太子,也比露妃的兒子成太子好,畢竟皇後的嫡子是名正言順,到時候我們沒了威脅,好歹還能保住一條命,不僅是宮妃,就是其他皇子也……若是露妃的子嗣……到時候最先倒黴的就是皇後的嫡子了,其次這些年長的皇子……”

常妃心中一顫,看向了蘭妃說道,“不至於吧。”

蘭妃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麽。

常妃咬唇說道,“我不甘心。”

“誰又甘心呢?”蘭妃眼睛眯了一下說道,“不過現在最有威脅的就是露妃和她肚中的孩子了,若是真的生了兒子被封太子,再想動手就晚了。”

常妃沒有開口,蘭妃柔聲說道,“你也不需要想這麽多,現在最著急的不是你我,而是皇後。”

“說的也是。”就算如此,常妃也說道,“不過若是能直接牽累到皇後……”

蘭妃笑的溫婉,“有太後在,怕是不太方便。”

“太後不是想要離京祈福嗎?”常妃反問道。

蘭妃點了點頭,常妃眼睛眯了下說道,“那就讓她盡快離開好了。”

“恩。”蘭妃沒再說什麽,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皇後宮中也不平靜,她狠狠發作了幾個人後,就看向茹陽和昭陽兩個女兒說道,“你們覺得,這件事是真是假?”

“女兒覺得無風不起浪。”昭陽公主沉聲說道,親兄弟是皇帝能帶來的好處很多,昭陽公主至今都不急著選駙馬,就是想等等,等弟弟成為太子的話,她的身價會更高一些。

茹陽公主皺眉說道,“父皇不會這麽……”糊塗吧。

昭陽公主說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皇後想了想也說道,“不管是真是假,有備無患比較好。”

茹陽公主也不再開口了,不過是個宮女出身的嬪妃而已,和她又沒什麽關係,就算是她肚中未出生的孩子,和自己關係也不大,她的弟弟多的是,又不是同母所出的。

“不過,必須把太後先弄出宮。”皇後沉聲說道,別看太後成天吃齋念佛,卻格外重視誠帝的子嗣,特別是在蘭妃當初小產後,任誰也別想對誠帝的子嗣下手,所以如今想要對付露妃和露妃肚子中的那個,首先就要太後出宮,免得再生波折。

茹陽公主開口道,“不正巧太後要出宮嗎?那就讓她早點出宮好了。”

皇後點了點頭,沒再說話,昭陽公主看向茹陽公主說道,“姐,你離開姐夫這麽久沒問題吧?”

聽到昭陽公主提到駙馬,茹陽公主心中一顫,眼神閃了閃說道,“沒事的,你姐夫知道分寸的。”

昭陽公主也就是這麽一問,聽見茹陽公主的話,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茹陽公主卻有些心不在焉了,若是沈錦真的出事了,張了張嘴茹陽公主到底沒再說什麽,和弟弟的太子之位相比,駙馬那些就不太重要了。

因為一個謠言,後宮中的人不約而同開始使力了,還不到十天,太後出宮的事情已經提上了行程,皇後更是給太後準備了不少東西,安排的妥妥當當的,太後自然也聽到了那些流言,可是她如今已經放棄了誠帝,不會再為了誠帝的子嗣使力氣,也就裝作不知道皇後她們的心思,早一天出宮,好處也是明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