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11章

仿佛閑聊一般,茹陽公主把打探到的消息告訴了沈錦,沈錦漫不經心的看著窗戶外麵的景色,時不時應了一聲,茹陽公主也不知道沈錦到底上心沒有,可是她能做的就是這些,總不能讓她自己給邊城送消息吧,“我聽母後說,皇祖母離京為天啟祈福。”

“哦?”沈錦有些詫異地看向了茹陽公主,“外麵很危險啊,誰知道英王世子的人到哪裏了,最安全的地方應該就是皇宮了。”

茹陽公主仔細觀察了一下沈錦的神色,說道,“父皇好像有些心動。”

沈錦皺眉沒有吭聲,茹陽公主接著說道,“皇祖母的意思,好像是要帶著你、沈蓉。”

“我不想離京。”沈錦抿了抿唇說道,“夫君讓我在宮中等著他呢。”

茹陽公主搖了搖頭說道,“這要看父皇和皇祖母的意思了,母後在父皇身邊說不上話。”其實皇後是讚同皇太後離京的,那樣的話,有些事情就方便了。

沈錦沒有吭聲,茹陽公主問道,“對了,你見到了沈蓉嗎?”

“沒有啊。”沈錦明顯還在想離京的事情,有些心不在焉地說道。

茹陽公主有些不悅地說道,“她怎麽當人妹妹的。”

沈錦開口道,“我們關係不太好。”

茹陽公主沒再說什麽,反而與沈錦聊起了別的事情,沈錦心中確實有事情,可是並非茹陽公主所想的那般,離京對沈錦來說是一個好機會,更何況嶽文那些人並沒有回邊城,而是隱藏在了京城的周圍,隻要離開了皇宮,沈錦就能找機會偷偷離京,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沈錦來京城是當人質的,可是並非給誠帝當人質,而是給天下人看的,若是沈錦失蹤的話,就算誠帝懷疑到了楚修明的身上,可是有多少人會相信這點?

畢竟沈錦是主動來的,而非誠帝強硬要求來的。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徐源那邊應該得手了,若是徐源得手的話,那麽誠帝是絕對不會放沈錦離開皇宮的,因為那意味著英王世子的實力削弱,楚修明的實力雖然不變,可卻是占上風的,就算是誠帝願意和英王世子聯手對付楚修明,他們兩個加起來也不會是楚修明的對手,隻要楚修明不主動出擊,就萬無一失,而誠帝和英王世子的合作隻可能是短暫的,不可能長期合作,因為大臣和百姓都不會願意。

隻要誠帝敢聯係英王世子,那些世家就敢舉家投靠楚修明,說到底誠帝並不恨英王世子,因為沒有英王,誠帝坐不上皇位,而世家和很多大臣對英王一脈可是有血海深仇的,誰家沒有幾口人死在英王的手上?英王當初帶的兵,可沒少禍害人。

如今世家一直沒有吭聲,不過是摸不準英王世子的實力,等他們發現楚修明已經把英王世子削弱,甚至還送了妻子到京中為質的時候,會如何要求誠帝?就算是強逼著,也要逼著誠帝去打英王世子,如果在這個微妙的時候,沈錦忽然失蹤了呢?恐怕所有人都不會懷疑沈錦是自己跑的,而是誠帝更加顧忌楚修明,從而把沈錦隱藏起來,或者英王世子孤注一擲對沈錦動手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在英王世子那邊消息傳來之前,離開京城,如果沒有茹陽公主今日所言,怕是沈錦還想不到這些,她如今就是借勢而為,其實說到底,太後為何想要帶著沈錦離京?自然是因為沈錦懷孕了,未免被誠帝發現護不住,從而拖累了瑞王坐不上皇位,太後必須得出力。

茹陽公主發現了沈錦的走神,可是並沒當一回事,最後安慰道,“你也別想那麽多,我回去與母後說說,想辦法給你留下來。”

沈錦微微垂眸點頭說道,“英王世子神出鬼沒的,若是我離了皇宮,怕是他不會放過我,我在宮中是郡主,陛下也是我皇伯父,又有皇伯母等人的照顧,自然是無礙的,若是落到了英王世子手上……”

茹陽公主也明白了沈錦的意思,說道,“你放心吧。”

沈錦點了點頭,茹陽公主今日來就是試探沈錦的,如今得了答案也不多留了,就先告辭了,直接回去與皇後說了起來,其實茹陽公主也是矛盾的,一方麵會告訴沈錦京城的消息,是因為駙馬和孩子都在楚修明的手中,可是一方麵又幫著皇後試探沈錦,因為她明白母後說的是,她現在是公主,卻不是誠帝唯一的女兒,若是她親弟弟當了皇帝,而她母親是太後的話,那麽她的身份就不一樣了,所以……在偷偷背叛著誠帝的同時,茹陽公主為了自己的利益也背叛著沈錦。

茹陽公主告辭的時候,沈錦是親自去送的,茹陽公主直接去了皇後的宮中,把沈錦的神色仔細描述了一番,開口道,“我瞧著沈錦氣色不太好,而且確實不知這件事,怕是太後的自作主張。”

“可是為什麽?”皇後皺眉說道。

茹陽公主想了一下說道,“可能是為了瑞王,畢竟瑞王也是太後的親生兒子,現在誰也不知道瑞王到底在哪裏,太後懷疑在楚修明手中,又怕楚修明為了沈錦,把瑞王交給誠帝,那麽等待瑞王的怕是……”茹陽公主沒有說完,皇後也明白了過來,“所以太後想讓沈錦在她手中,關鍵時刻也可以和楚修明談判,護住瑞王。”

皇後也明白過來,“而且沈錦貪心的並沒有錯,在京中她是永寧侯夫人,是郡主,可是落到了英王世子手上可就什麽都不是,萬一瑞王是在英王世子手上,你說太後為了瑞王的安危,會不會把沈錦送去交換瑞王?”

“怕是會的。”茹陽公主思索了一下說道。

皇後點頭,茹陽公主問道,“母後,怎麽辦?”

“不怎麽辦。”皇後毫不在意地說道,“這都是誠帝和太後的決定,又不是我的……盡快讓太後離宮!”

茹陽公主眼睛眯了下點頭說道,“是。”

皇後思索了一下,若是沒了太後,有些事情就方便的多了,她就剩下一個兒子,這個兒子是她全部的希望,想到大兒子的死,皇後就滿心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