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10章

其實沈錦在皇宮的日子並不難熬,誠帝的後宮雖然不少那些捧高踩低的,可是在沈錦剛來的第一天,就把風光無限的身懷龍嗣的露妃弄的閉門思過,如此一來誰還願意來招惹沈錦?更何況誠帝後宮之中,世家出身的女人還真不多,誠帝防備世家,自然不願意讓世家女得寵誕下子嗣,在誠帝剛登基的時候,還有一些世家願意把女兒嫁給誠帝,可是發現了這般的情況,再加上世家女偷偷和家裏哭訴……

誠帝的手段還真說不上好,他倒是喜歡寵幸世家女,畢竟那般嬌養出來的女子,不管是容貌還是別的方麵,都很拿得出手,可是偏偏寵幸完了,還讓人給這些女人喝避孕的湯藥,若是皇後無子,她們也是能理解,可是偏偏皇後已經有子,若是後宮的女人都要喝,她們也忍了,可是最終卻隻有她們需要喝。

世家女初中的不僅僅是容貌,她們還有自己的傲氣,而避孕的湯藥喝多了也傷身,如此一來,雖然不敢明著反抗誠帝,可是私下卻和家裏哭訴了許多,很快誠帝後宮的一些事情,這些世家之間都已經心知肚明了,已經陷進去的他們無可奈何,卻決不讓自己家族的女子再陷進去,甚至有的世家女寧願死也不願意入後宮,這是明白白的踐踏著她們的尊嚴。

而原來進宮的那些世家女,在無望和痛苦中,大多抑鬱而終,剩下的大多都是身份不高的女人,而且誠帝又喜歡那種能控製住的女人,太後和皇後也不喜歡有心機的,所以如今誠帝後宮中剩下的大多是一些眼皮子淺的。

這些人當初不敢觸露妃的風頭,如今更是不敢來找沈錦的事情,她們也派人打探了當初甘露宮的消息,可是知道的並不多,隻是說永寧侯夫人哭了,然後露妃就被罰了,所以現在宮中的這些人,隻是派人送了禮給沈錦,甚至不敢來,就怕沈錦再哭一哭,她們可沒有露妃那般受寵。

隻是如今太後宮中也不平靜,太醫幾乎就常駐在了太後宮中,不是沈錦不舒服就是太後身體不適的,誠帝雖然因為瑞王的事情對太後諸多不滿,可是不管是要做給下麵的人看,還是心中對太後還是有感情的,多少都要去探望一下太後,誠帝去的那日,皇後正在陪著太後說話,太後年紀已經不小了,特別是這段時間瞧著比早期還要蒼老許多,戴著福字抹額,靠坐在**的時候,瞧著臉色蠟黃的,就算是誠帝不通醫術也知道太後這般實在不好,還有屋中散不去的藥味。

太後見到誠帝就笑道,“皇帝來了。”

誠帝說道,“母後,怎麽沒有人告訴朕,母後病的這般重?”

“是我不讓人告訴皇帝的。”太後笑了一下說道,“皇帝以國事為重,我這不過是小毛病。”

皇後站在一旁並沒有說話,太後看了一眼說道,“皇後,錦丫頭那孩子最近也病了起不來床,你替我去看看吧。”

“是。”皇後心知這是太後有話與誠帝說,見誠帝沒有說什麽,就恭聲應了下來先推下去了。

等皇後走了,誠帝才坐在太後的床邊,伸手握著太後的手,他第一次察覺太後真的老了,一時間竟覺得有些心酸了,“母後,可還缺什麽?我讓人給你送來。”

太後搖了搖頭說道,“皇帝,如今英王世子那邊的事情還有永寧侯,以後夠讓皇帝煩心了,我養養就好了。”

誠帝聽太後這麽一說,倒是多了幾分愧疚,覺得前些日子因為瑞王的事情,對太後發火有些不該,可是誠帝為帝這麽久,就算覺得自己有些不對,卻也不會道歉,隻是安慰道,“母後別這般說。”

“瑞王……”太後緩緩歎了口氣,主動提起了這個兒子,“若是早知今日,我當初就該多多管教瑞王一番了。”

誠帝聞言,心中卻也想到,太後還真沒插手瑞王的事情,都是默許他來管教瑞王的,最多就是給瑞王不少賞賜,甚至太後都沒有出過宮,整日在佛堂吃齋念佛的,瑞王逃走還真怪不到太後身上,太後微微垂眸咳嗽了幾聲,宮女趕緊端了水來讓太後喝下,太後這才好了一些,“那時候……”太後的聲音有些蒼老,說的都是從前的事情,可是她很有分寸,即能挑動誠帝心中對太後這個母親的感情,也不會覺得厭煩。

與此同時,被太後說臥床不起的沈錦正坐在貴妃榻上,見到皇後就笑著起身,瞧著麵色紅潤的樣子,那裏有一點虛弱,“皇伯母。”

皇後眼神閃了閃,沈錦沒有事這點皇後並不驚訝,可是沈錦沒有瞞著皇後這點,皇後覺得……怕是有些問題了,雖然這麽想,可是皇後什麽也沒有說,隻是走了過來,柔聲說道,“母後說你病了,我正擔心著呢。”

“故意騙人的。”沈錦毫不在意地說道,請了皇後坐下後,又讓丫環端了銀耳蓮子枸杞湯,說道,“皇伯母嚐嚐。”

皇後並不覺得沈錦會害她,所以嚐了幾口,味道倒是不錯,還帶著一種梨香,隻是皇後好東西吃的多了,喝了一小半就放下了勺子,用帕子擦了擦嘴說道,“確實不錯。”

沈錦已經用完了一碗,點頭說道,“皇伯母喜歡就好。”

皇後說道,“你在母後宮中還習慣嗎?”

“還好了。”沈錦開口道,“皇祖母很照顧我。”

皇後點了下頭,又問了幾句,比如沈錦平時都用了什麽,喜歡什麽,缺不缺東西一類的,雖然都是場麵話,但是給人的感覺確實不錯。

沈錦一一回答了,聊了一會皇後說道,“陛下在母後那說話呢。”

“恩。”沈錦毫不在意地說道。

皇後有心知道太後為何幫著沈錦欺瞞誠帝,所以繞著彎子問道,“你要不要去給陛下打個招呼?”

“不用了。”沈錦開口道,“皇祖母讓我裝病呢。”

“哦?”皇後故作驚訝看向沈錦。

沈錦倒是沒有隱瞞的意思,像是根本沒什麽心機一般,“皇祖母因為父王的事情,陛下對父王多有誤會。”

皇後皺眉說道,“那我……”

“皇祖母說不用瞞著皇伯母啊。”沈錦直言道,“其實……皇祖母想勸皇伯父立太子。”

皇後手一顫,沈錦仿佛毫無察覺,端著水喝了口接著說道,“皇祖母說,我父王如今也不知道是什麽情況了。”

沈錦隻是把太後的話告訴了皇後,可是皇後心中卻想到,怕是瑞王出了什麽意外,所以太後對誠帝也有了心結,畢竟瑞王也是太後的兒子,沈錦忽然說道,“對了,皇祖母讓我與皇伯母說一句話,不管哪個皇子都是她的孫子。”

皇後眼睛眯了一下,說道,“這是自然了,太後怎麽會忽然說這些?”

沈錦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啊。”

皇後點了點頭,心中思量了起來,隱隱猜到了太後的意思,不管哪位皇子最後繼承了皇位,都是她的孫子,她的位置穩得很,而且因為瑞王的事情,怕是太後對誠帝心中已有了芥蒂,想到這段時間,太後對宮中權利的放手,皇後抿了抿唇,又說了一會話,等誠帝離開的時候,皇後也跟著誠帝離開了。

誠帝和皇後兩個人坐在一個轎子上,誠帝忽然問道,“永寧侯夫人的身體怎麽樣?”

皇後微微垂眸歎了口氣說道,“有些不太好。”

“恩?”誠帝皺眉看向了皇後,光是太後和太醫的話,誠帝還是半信半疑,如今聽見皇後也這般說,仔細問道,“這是怎麽回事?”

皇後是知道太醫怎麽說的,開口道,“瞧著氣色很差,也沒什麽精神,不僅如此……我瞧著東西大多都是滋補的,注意到枕上落了不少頭發……”皇後並沒有說沈錦病的多嚴重,而是從細節說了起來。

誠帝皺眉思索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

皇後看了誠帝一眼,倒是沒再說什麽,誠帝回書房後,就直接叫了太醫,把皇後與她說的和太醫說了一遍,問道,“太醫覺得是何病症?”

太醫皺眉思索了一下,畢竟沒親眼瞧到脈搏,隻是說道,“回陛下的話,如陛下的形容,怕是這位不太好了,傷了元氣……”

誠帝聞言點了點頭,“那就是仔細養著?”

“是。”太醫開口道。

誠帝問道,“因何而起?我前幾日瞧著身子還康健。”

“大喜大悲或者平日受了寒熱,隻是開始的時候沒有表現出來,如今發作起來了,也就嚴重了。”太醫恭聲說道。

誠帝點了點頭,“行了,下去吧,今日之事……”

“下官明白。”太醫磕頭說道。

等太醫走了,誠帝眼睛眯了下,如果隻是一個二個人說,怕是誠帝還有懷疑,如今倒是信了七八分,又想到今日太後說的話,誠帝沉思了一下,說道,“李福,和蘭妃說一聲,今日朕陪她用飯。”

“是。”李福一直站在誠帝的身後,誠帝沒有叫他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影子般。

誠帝點了點頭,李福見誠帝沒有別的吩咐就退下去了。

邊城之中,瑞王不是個能隱藏著住事情的人,早早就直接去找了趙端問道,“太子嫡孫的事情是真是假?”

趙端聞言愣了一下看向瑞王,說道,“自然是真的。”

瑞王緩緩吐出一口氣,“這也是我的侄子,我想見見。”

趙端點了點頭,“自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