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1章

當女人都拿起了武器站在城牆上拚殺的時候,沈錦第一次主動開口了,“把所有老人、孩子和重傷戰士都挪到將軍府。

沈錦已經知道,邊城裏是沒有永寧伯府的,重傷未愈的楚修遠也被人扶著出現在了會議廳。

戰報一封封送到了京城,可是卻沒有一兵一卒被派過來救援,就連沈錦的信都石沉大海,瑞王就像是忘記了她這個女兒一樣。

將軍府裏麵幾乎都被搬空了,和邊城所有民宅一樣,能用的東西都被搬出來,就連有些家具都被劈開燒火,什麽紫檀木、雞翅木此時根本沒人在意,和所有的木頭一起燒開了熱水,潑到了蠻族的身上。

王總管他們用盡了一切辦法,邊城能近三個月沒被攻破,靠的不僅僅是這裏的士兵。

糧食已經被統一管理,王總管沒有命人收繳糧食,可是所有的人,都把家裏的糧食搬到了將軍府的門口。

很多老人小孩自覺地開始節省口糧,就是沈錦每日吃的東西也是定量的,開始給沈錦吃的和傷員一樣,是粗麵細麵混在一起的饅頭,還是沈錦發現後再不肯吃,才和眾人吃的一樣。

開始的時候沈錦隻覺得吞咽都困難,不過人餓極了,什麽都能吃的香了。

王管家的右臂斷了,不過隻是粗粗包上,此時一臉灰白說道,“最多再受七日,如果沒有援兵……”

“不會有援兵了。”不知何時楚修遠已經成熟起來了,那個會說哥哥馬上回來的少年消失了,“皇帝要我們死。”

“將軍會回來的。”王管家說道。

楚修遠忍不住紅了眼睛說道,“他們預謀了這麽久,這麽久……哥哥如果沒出事早就回來了,可是至今都沒有消息,恐怕……”凶多吉少四個字到底沒說出來。

沈錦不知道說什麽好,她甚至懷疑,皇上讓她嫁過去本身就是一枚棄子,說不得就是趁著送親的功夫和這邊的奸細聯絡,然後又和蠻族勾結……她開始還會想,瑞王知道不知道,可是後來她覺得不管瑞王知道不知道都無所謂了。

楚修遠看向沈錦,說道,“嫂子,王府中有一處修建的密室,這幾日你就躲進去吧。”

王管家也說道,“那處密室足夠撐到將軍回來,到時候蠻族攻進城來,我讓人一把火把將軍府燒了,到時候他們也不會發現少了誰,密室的通風口位置特殊,濃煙也不妨礙的。”

“密室隻有兄長知道打開的方法,還有可以從裏麵打開,嫂子到時候除非兄長回來,你萬不可出來。”楚修遠的聲音嘶啞。

沈錦動了動唇終是說道,“讓那些孩子躲進去吧。”她不是不怕死或者大義,而是沈錦明白,她死了可能母親能得到更多的好處,如果她活下來,永寧伯回來了會怎麽想?他的弟弟他的屬下都死站到最後一刻,而沈錦這個名義上的妻子卻躲起來苟且偷生。

特別是她的身份尷尬,做出這些事情的人……就算楚修遠當初戒備沒讓送親隊伍進邊城,也難保不是他們傳遞的消息。

恐怕永寧伯早就恨死她了,可是回京城?京城哪裏還有她容身的地方,沈錦不聰明,但是她看得清楚。

最重要的一點,還沒有到最後一刻,沈錦是不願意放棄希望的,若是他們能撐到永寧伯回來,看在她九死一生的份上,永寧伯也會給她一份體麵和活路吧。

“先讓所有老人、孩子和重傷之人進將軍府。”沈錦開口說道,“讓孩子躲進密室。”

王管家看向沈錦,忽然說道,“尊夫人令。”

楚修遠也說道,“嫂子放心,我一定會護著你,就算死也死在你前麵。”

沈錦眼睛一紅,強忍著淚水點頭說道,“好。”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沈錦和楚修遠他們的關係融洽了不少,就是對王管家也沒有了先時的厭惡,沈錦看著王管家還不斷滲血的斷臂,她記得王管家的字很好的,過年的時候,不少邊城的百姓都會來求王管家寫了春聯。

喜樂也求了,還拿給沈錦看了,那一手字不比京城大家差,還多了幾分他們沒有的風骨,可是正是那寫字的右手被蠻兵砍斷了,為的是救一個上來給士兵送飯的孩子。

在大是大非麵前,那些小恩小怨也就沒那麽重要了,再說沈錦也不傻,在見過朝廷的態度後,也明白了為什麽王管家他們對自己這般防備,不過到底沒有傷她性命,讓人欺辱了她,該給的也都給了。

王管家很快叫來了親信,把大致的事情都說了,“夫人心善,怕是沒有想那麽多,不過……密室躲不進去那麽多人,而且不算隔音,隻能選了適齡的孩童進去。”

“適齡?”沈錦看向王管家。

王管家說道,“六歲以上。”

“可是……”沈錦想到還有那麽多孩子。

楚修遠年紀雖小,可是比沈錦明白戰爭的殘酷,“嫂子,沒辦法的,年紀太小的話,先不說能不能撐到兄長回來,就是萬一城破了,他們哭鬧引了蠻子,那就一個人都保不住。”

“密室雖然有通風口,可是為了不引人注意,開的不算大,隻能供給日常生活,萬一有人死在裏麵,怕是……”王管家沒有說話,沈錦也明白了,屍體腐爛也容易讓人染病。

“可是要怎麽和百姓說?”沈錦不自覺看向了安平,安平的嫂子去年才給他家添了個兒子,而安平的哥哥,早已死在了城牆上。

“夫人。”安平反而比沈錦看的開,說道,“城裏所有的人都是我們的親人,為了讓多一些的親人活下去,當然是要有犧牲的。”

“夫人太過心軟。”王管家說道,“不如我來吧。”

“我來。”沈錦開口說道,“我也想為這裏做些什麽的。”

“夫人做的夠多了。”安平笑著說道。

沈錦搖了搖頭,看向楚修遠說道,“你先休息一會,我那還有一些阿膠,讓人燉了給你和管家吃吧。”

“我沒事的嫂子。”楚修遠笑著說道,“放心吧,兄長會回來的。”

沈錦笑著點頭,也不再說什麽,母親曾教過她管家的事情,可是從沒有教過在戰亂的時候如何管家,不過此時也沒有那麽多講究,直接開了將軍府的大門,讓老人、孩子和重傷者都進來,這些重傷者都是動彈不了的,那些隻要還能動的,他們都守在城牆上,大多都是和敵人同歸於盡了,所以邊城這邊還真沒什麽輕傷的人。

而這些重傷者,早在幾天前就開始絕食了,還是被人硬逼著才吃進去。

楚修遠和沈錦一起來的,畢竟密室的具體位置隻有楚修遠知道,撐到現在,不說這些老人孩子了,就是沈錦身上也很髒,衣服上有血跡有泥土。

沈錦看著眾人忽然開口道,“如果沒有援軍,恐怕撐不過七天。”她本來覺得直接告訴百姓這個消息不好,可是王管家和楚修遠都讚同直接說的,因為根本瞞不住,現在連女人都上了城牆。

“將軍府有一密室,此時選適齡兒童躲進去,若是……總不能真被人屠城了,將軍回來也不好看。”沈錦的聲音帶著特有的軟糯感。

楚修遠站了出來,猛的跪了下來,“是我楚家沒有護好大家。”

“少將軍!”經過這段時間,這些人已經不再稱呼楚修遠二少爺了,而是叫他少將軍,也是另一種形式的承認,“我與嫂嫂定會站到最後一刻!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少將軍。”所有還能動的人都哭著對著楚修遠跪下了,沈錦帶著將軍府的人跪在楚修遠的身後,沒有開口。

“少將軍,你和夫人才應該進去!等將軍回來了,少將軍記得讓將軍替我們報仇就是了。”

“是啊,少將軍……”

“不用說了。”楚修遠站起來,先是扶起了沈錦,然後一一去扶起城中老人,“我楚家隻有戰死的鬼,絕沒有偷生的人。”

“夫人年紀還小,讓夫人躲進去吧。”有人看著沈錦提議道。

沈錦開口道,“我也是楚家的人啊。”一句話堵住了所有人的口。

王管家此時已經把沈錦當做自己人,開口說道,“這是夫人的提議,夫人本想讓所有孩童都躲進去的,不過……”王總管把大致理由說了一遍。

有人抱著年幼的孩子低聲哭泣,可是誰都明白王管家說的是對的,沈錦到底不忍心說道,“隻是以防萬一,還沒有到那一步。”

“夫人放心,我們懂。”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站出來說道,“我來選人,你們如果要怨恨就怨老漢我。”

“少將軍和夫人都把活路讓給我們了,誰還能有怨恨。”

“將軍一定會回來的。”

沈錦他們沒有再留下來,外麵還有很多事情要布置,楚修遠忽然遞給了沈錦一把匕首,並沒有說話。

倒是沈錦愣了一下,看向楚修遠,楚修遠把匕首放到了沈錦手裏,“嫂子,拿著以防萬一吧。”

安平也說道,“夫人,那些蠻族都不是人,畜生不如的東西。”

沈錦一下明白了,握緊了匕首說道,“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