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05章

孫鵬的脖子再硬,也沒有沈錦的刀硬,最重要的一點,孫鵬也意識到了,沈錦可以打殺他們,他們卻不能動沈錦分毫,所以在接下來的時間,孫鵬不僅自己老實了,還約束著部下。

沈錦既然知道自己可能有孕了,就格外在意起了自己的身體,每日早上睡到自然醒不說,吃的東西也講究了起來,不過知道這件事的就多了一個安寧,剩下的人都不知道,並非沈錦不信任她們,而是她們知道後,難免會多沈錦更加用心或者注意,反而容易被看出破綻來。

這個隊伍都是聽沈錦的,自然以沈錦的希望為第一要求,就算是押解著鄭良,也不耽誤沈錦享受,因為孫鵬也不知道以前路上的情況,所以根本沒察覺到任何異常,每日沈錦用過午飯後,都要帶著人在周圍散散,風景優美的地方也就算了,有的地方隻不過是普通土坡,沈錦也要轉上幾圈,這樣孫鵬格外無法理解,多虧沈錦中午午睡的時候,就在馬車裏麵,這時候雖然走的慢一些,可到底還在趕路,最讓孫鵬喪氣的是,他雖然按照沈錦的要求沒有靠近他們,卻一直在仔細觀察,隻是至今沒有發現鄭良到底被藏在哪裏。

等沈錦睡著了,留下安寧在馬車上照顧沈錦後,安怡就下了馬車找到了嶽文說道,“嶽文,到了前麵的鎮子上多停一日。”過了那個鎮子,有五日都沒有這般的鎮子了,最多隻能找到一些小村落,東西都要補充一下。

嶽文開口道,“我知道了,到時候夫人需要什麽,寫個單子我讓人去買來。”

安怡點了點頭,“對了,我還需要點藥材,這麽久趕路,夫人身子弱,我想給夫人燉點藥膳補一補。”

嶽文聞言說道,“自當如此。”

“恩,到時候你叫個人,我自己去買。”安怡說道,“我也挑挑藥材。”

嶽文點頭,安怡說完以後就去了後麵的馬車,安桃和安瀾都在這輛車上,見到安怡後,安桃就笑盈盈說道,“安怡姐姐。”

安瀾也點點頭,她不是個愛說話的,甚至很少露麵,更是從來不在外人麵前笑,畢竟她是專門選出來給沈錦當替身的,若是真出了什麽事情,就由安瀾來代替沈錦,安瀾本身和沈錦有幾分相似,如今的樣子不過是化妝過後,把那幾分相似給掩蓋住了。

安怡是知道的,拍了拍安瀾的肩膀,隻是看向安桃說道,“一會把需要的東西寫下。”

安桃點頭說道,“我瞧著夫人最近胃口好了許多,不如明日燉點湯?”

安怡想了一下說道,“也好,我瞧著夫人不太愛吃魚。”

安桃小聲說道,“其實夫人在邊城很喜歡吃魚的。”

安怡皺了皺眉頭,安桃臉紅了一下說道,“可是夫人不會……吐魚刺,又不愛吃飯的時候讓人伺候。”

“那夫人在邊城是怎麽吃的?”安瀾有些好奇地問道。

安怡一下子也明白了,安桃嗬嗬一笑說道,“有將軍在啊。”

安瀾有些羞澀一笑,雖然有遮掩可是這一笑竟然與沈錦有幾分相似的感覺,安怡看了一眼也沒說什麽,安瀾的任務是什麽沈錦並不知道,她們幾個知道的也瞞著沈錦,這是趙嬤嬤安排的,就是安瀾的訓練也是交由趙嬤嬤的。

等沈錦睡醒了午覺,也到了鎮上,孫鵬咬牙算了算,刨去休息的時間,今日在路上也就走了不到四個時辰,其中還因為沈錦睡覺,所以走的很緩慢的,這樣一來算了一下到京城的時間,恐怕誠帝那邊也不好交代,可是去找沈錦?隻見了沈錦一次,就被扣上了疑似英王世子奸細的帽子,再找一次不會就把疑似給去掉了吧,孫鵬緩緩吐出了一口氣,看著沒精打采的手下,沉聲說道,“明日都去準備幹糧,接下來的怕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準備不夠的話大家一起餓肚子。”

“是。”孫鵬的威信還是不錯,說完以後,眾人都站直應了下來。

孫鵬點點頭,不僅他們自己的幹糧,最重要的是那些馬的,想了想孫鵬又叫了人低聲說道,“明日注意他們都買了什麽。”

“是。”那人一臉嚴肅應了下來。

他們住的並不是驛站,而是選了鎮上一家客棧,第二日的時候,安怡他們出去采買東西,安寧就陪著沈錦在鎮上走了走,還去酒樓用了一頓飯菜,買了點蜜餞幹果一類的小零食後,就回客棧了,而安怡帶著人去了藥店,買了不少藥材,零零散散的,都是養身一類的。

等安怡他們離開,孫鵬派去的人還專門去找了藥店的人問了方子和藥的用途,晚上的時候就與孫鵬稟報了,孫鵬點了點頭,都是一些養身和女人調理用的,一般家裏常備的,並沒什麽異常的地方,隻是他們不知道,這些包好的藥材都被安怡給拆開了,把自己需要的從中間選了出來。

當初安怡能保住孩子直到邊城,正是因為她在路上一直喝的有安胎藥,這些東西都是在教坊的時候,跟著人學的,把用得著的藥材仔細挑揀出來,放到一旁的地方包好,沈錦現在需要的不多,可是等以後就難說了,不過進京城後,怕是有些藥材更難弄到,所以此時能收集一些是一些。

剩餘的藥材,安怡又給弄了弄,她買的都是常用的方子,這樣的方子屬於通用的,無功無過,所以藥材多些少些問題並不大。

等弄好以後,安怡歎了口氣,若是夫人真的有孕,隻希望這個孩子的運氣能好一些,不過瞧著夫人的意思,倒像是想要把孩子的事情給隱瞞下來,莫非……可是女人懷胎十月哪裏是那麽好隱瞞的,真的隱瞞下來,夫人怕是要受不少罪。

這麽一想,安怡皺了下眉頭,安瀾本身與夫人有三四分相似,若是仔細裝扮後,能到六七分的樣子,可是隻能瞞得了一時,所以這一步棋隻能在最危急的時候用。

其實安怡還在猶豫,嶽文把他們護送到京城後就要離開的,那時候夫人是否真的有孕也就知道了,若是真的有孕要不要與嶽文說?讓嶽文回去告訴將軍呢?這些還是明日問問夫人,畢竟將軍特別吩咐了,在京城的時候,所有人都要聽夫人的命令行事,想了一會,安怡才閉眼入睡,不知為何她忽然想到了那時候獨身一人逃亡,若不是肚子裏孩子的支撐,怕是安怡也逃不到邊城的,若是那個孩子還在,安怡是絕不會冒險的……那個孩子……夫人如果有孕的話,不管如何都要保。

等第二天上路的時候,安怡就把這些事情與沈錦說了,沈錦開口道,“不要告訴嶽文。”

安怡說道,“若是夫人真的有孕,將軍知道後也好……”

“安怡。”沈錦開口道,“若是在來京城之前,告訴夫君有用,在那些騎兵來之前,告訴夫君也有用,如今再告訴夫君,為了我和孩子,夫君自然會拚盡全力把我們接回邊城,可是我選擇來京城當人質為的是什麽?”

安怡聞言也不在勸了,安寧給沈錦倒了一杯安胎茶,說道,“夫人,你有什麽打算?”

“若是沒有的話……”沈錦摸了摸肚子,這個孩子雖然來的不是時候,可是她還是很期待的,“那自然就是按照原計劃行事,若是有了的話……就見機行事吧。”說到底沈錦也沒有別的好辦法。

安寧應了下來,安怡緩緩歎了口氣,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若是告訴了將軍的話,反而讓將軍更加束手束腳,“我這裏倒是有幾個方子,能暫時瞞下夫人有孕的事情……”

沈錦看向安怡,安怡猶豫了一下,“多少會對孩子有些影響,夫人也不會舒服。”

“那就不用。”沈錦毫不猶豫地說道。

安怡問道,“隻是夫人進京後,怕是誠帝會讓夫人入宮。”

沈錦開口道,“前三個月不會顯的,而且後宮……”想到來之前楚修明說的事情,“若是太後和皇後想要在後宮瞞著誠帝一件事情,很容易的。”

安怡見沈錦有了打算,也就不再開口,沈錦卻靠在軟墊上,雙手輕輕摸著自己的小腹,她有些想東東了,也不知道東東現在好不好,夫君和母親會照顧好東東的吧……

與此同時的邊城中,沈熙已經把瑞王和瑞王妃護送了過來,除了他們外,還有沈琦,沈琦正抱著寶珠默默的流淚,寶珠被照顧的很好,可是她不認識沈琦,雖然被沈琦抱著,可還是伸著小胳膊對著陳側妃。

陳側妃卻沒有去接或者安撫的意思,雖然她也疼寶珠,可是沈琦才是寶珠的母親,孩子還是生活在母親身邊比較好。

瑞王倒是瘦了不少,精神瞧著不錯,他們已經梳洗了,瑞王妃正在抱著沈晴說道,“這小家夥胖了不少啊。”

陳側妃抿唇一笑,倒是沒有說話,東東坐在楚修明的懷裏,沈錦在的時候東東胖乎乎的格外可愛,如今也瘦了下來,自從沈錦離開了,東東就格外依賴楚修明,楚修明走到哪裏就把東東抱到哪裏。

“嶽父,到了邊城您就放心吧,可以好好休息了。”楚修明開口道。

瑞王點了點頭,問道,“三丫頭呢?”

楚修明神色露出幾分擔憂,“她進京了。”

“什麽?”瑞王滿臉驚訝,怎麽他們剛逃出來,他女兒就進京了?

楚修明卻沒有再說什麽,“嶽父、嶽母剛剛來,早點休息吧,夫人離開前專門給兩位收拾了宅子。”

瑞王妃皺了皺眉,心中已有明悟,怕是又出了什麽事情,使得沈錦不得不進京……緩緩歎了口氣,瑞王妃又看向一旁抱著孩子的女兒,有舍有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