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03章

在費安剛出城的時候,楚修明已經得到了消息,隻是看著一大早就來的林將軍三人,到底隻是揮了揮手讓人下去,說道,“何苦呢?”

楚修明是知道費安去幹什麽了,其實真說起來,費安願意去當內應,對邊城來說是有利的,可是此去可謂是有去無回的,所以在費安最早說的時候,楚修明直接拒絕了,還安排了人去守著,費安雖然做了糊塗事,可是他從入伍開始就一直鎮守邊疆,能從一員小兵走到今日的地位,憑借的是赫赫戰功,楚修明還記得父親當初出征前,把他們幾個叫到身邊說的話,將士埋骨之處在戰場,可就算如此,他也希望林將軍他們能有善終。

這句話楚修明一直記得,可是如今……吳將軍開口道,“將軍,你無需多想,這是費安自己的選擇。”

楚修明沒想過林將軍三個人會聯手送了費安出城,雖然他得了消息,可是這三位也早早來了,為的不過是攔著楚修明。

林將軍也說道,“將軍,咱們都知道你的心意,也知道老將軍的心意,隻是這把老骨頭死在哪裏不是死,埋在哪裏都是一坯黃土,還不如死的更有用點。”

金將軍笑道,“是啊,將軍讓我們老老實實在家裏,就算活到七老八十有什麽意思?還給家裏人添麻煩。”

這些話雖然是安慰楚修明的,其實也是他們的心裏話,真讓他們在家養老?固然華衣美食的,可是那不是他們喜歡的生活。

楚修明也是明白他們說的是實話,歎了口氣點了點頭說道,“把費將軍的家人保護好。”

“放心吧。”林將軍開口道。

幾個人也沒再說什麽,沈熙也傳來消息,接到了瑞王和瑞王妃等人,正在秘密往邊城這邊趕去,楚修明直接把事情交給了趙嬤嬤,忠毅候不願意搬出來,楚修明他們也沒勉強,趙嬤嬤在請示了以後,直接把那邊的院子收拾了一下,等瑞王和瑞王妃來了後,就讓他們住在那裏,雖然比不上將軍府,卻也不差而且還在趙端的隔壁,想來瑞王妃是喜歡的,瑞王喜歡不喜歡,那就和他們沒什麽關係了,而且陳側妃也不搬出去,還是留在將軍府中。

若是沈錦還在邊城的話,讓瑞王他們留在將軍府也無所謂,可是在瑞王他們來之前,沈錦就要離開,再讓瑞王他們留在將軍府就不合適了,雖然是合作的關係,可是將軍府中有太多重要的東西,楚修明和楚修遠又不經常在府中,免得將軍府中下人緊張過度,反而使得兩家的關係不妥。

趙嬤嬤吩咐好後,就留在將軍府中幫著沈錦收拾行李,這次倒是不像是上次那般帶了許多,不過都是緊著貼身的收拾,還有不少小麵額的銀票和一個個荷包,這是讓沈錦拿去賞人的。

沈錦反而清閑了下來,整日陪著東東和陳側妃,又或者與楚修明在一起,空閑的時候,就拿了針線出來給東東做衣服,東東現在見天長,所以沈錦就把衣服做的大了一些,除了東東的衣服外,還給楚修明繡了個荷包,上麵是並蒂蓮的,可惜那蓮比一般的要圓潤一些,就是這個荷包都比一般的荷包大一些圓一些,上麵是一個相思結。

時間好像是一眨眼就過去了,沈錦離開的時候,是楚修明和楚修遠去送的,因為要押解鄭良進京,倒是有不少士兵,雖然準備了馬車,可是沈錦是坐在楚修明的馬前麵的,東東被留在了家裏陳側妃的身邊,也不知道這孩子是不是意識到了什麽,今日沈錦把東東送到陳側妃身邊的時候,一向懂事的東東嗷嚎大哭,死活抓著沈錦的衣服,把沈錦也弄的眼淚汪汪的。

最後還是沈錦狠了狠心,親了東東一口後,就把東東往陳側妃懷裏一塞,轉身就和楚修明離開了,聽著東東的哭聲,沈錦也小聲哭泣著,楚修明把沈錦摟在懷裏,另一手緊緊握著,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卻這般痛苦難過著。

就算騎在馬上,沈錦還是有些蔫蔫的,靠在楚修明的懷裏,小聲的和楚修明說著話,她不僅把趙嬤嬤留下了,也把安平給留下來照顧東東,再有陳側妃,想來是沒什麽問題的,若不是楚修明不願意,怕是連安寧她都想要留下。

楚修明一手環著沈錦,時不時輕聲說上幾句,沈錦就點點頭,楚修明又說了幾句,沈錦臉上才露出笑容說道,“真的嗎?”

“恩。”楚修明剛剛說的是要送沈錦到宜城。

沈錦應了一聲,在出城後扭頭看了看將軍府的位置,“照顧好東東。”

“會的。”楚修明應了下來。

沈錦捏了捏楚修明的手指說道,“你也要保護好你自己。”

“恩。”楚修明伸手,整個隊伍就停了下來,他策馬到一直跟在後麵的楚修遠身邊說道,“你回去吧。”

楚修遠點了點頭沒有問什麽,隻是說道,“嫂子保重。”

沈錦笑著說道,“放心吧。”

楚修遠在前幾日就把京城中他的人脈都交給了沈錦,那些都是當初他父親留給他的,楚修明雖然知道,可是並沒有插手過,那些人脈能隱藏到至今可見早已穩妥,特別是中間還有不少是宮中的。

“嫂子,我還等著你回來幫我娶媳婦。”娶妻這般的事情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楚修遠無父無母,在他心中楚修明既是他的兄長也是他的父親,所以這樣的親事自然是要交給沈錦的,這也是為何他會叫趙端為舅舅,是告訴所有人,楚修明和沈錦在他眼中的地位。

沈錦聞言笑道,“好啊,你也幫我多照看照看東東。”

楚修遠笑著點頭,和楚修明對視一眼,就先帶著府中的侍衛離開了,而楚修明抱著沈錦下了馬,倒是進了馬車,畢竟離開邊城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要那般招搖比較好。

上了馬車後,沈錦就趴在了楚修明的懷裏,隻是時不時往馬車後麵看去,她並沒有去開窗戶。

楚修明摸著沈錦的後背,說道,“嶽母會照顧好東東的。”

沈錦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麽,雖然是自己選擇的路,可是沈錦心中也是沒有底氣的,緩緩吐出一口氣,楚修明一手抱著沈錦,一手打開暗格,從裏麵拿了一塊蜜汁肉脯放到了沈錦的唇邊,沈錦張開嘴把肉脯含在嘴裏,這肉脯是趙嬤嬤專門做的,不僅是用蜜汁烤出來的,上麵還撒了白色的芝麻,除了這個還有甜辣的、五香的……楚修明見沈錦不願意動手,就自己拿著喂沈錦吃。

兩個人並沒有說話,吃了一些東西後,沈錦的神色看起來好了許多,雖然還是覺得難受有些茫然,可是沈錦知道自己是要做什麽去的,也提了精神,楚修明和沈錦說著京城的事情,還有英王世子的那些小動作。

徐源那邊倒是還沒有消息,不過楚修明也在和沈錦說著,若是京中得了消息後,沈錦的應對。

“玉璽的事情……”楚修明索性給沈錦的頭發散開了,拿著梳子坐在身後慢慢把她的長發梳順了,有些笨手笨腳的給她編辮子,“你就不用管了,一切以安全為上。”

“我知道的。”沈錦故意晃了晃頭發,把楚修明剛編好的那點給弄散,“我會保重的。”

楚修明也不生氣,隻是輕輕咬了下沈錦的耳垂說道,“壞丫頭,記得我們還要白首相依呢。”

沈錦點頭說道,“是啊,我還要看著你呢。”

“恩。”楚修明重新給沈錦弄頭發,“若是你不看著我,我就再娶一個惡婦,天天打東東。”

“你才不會呢。”沈錦脫了鞋子,這馬車裏麵是改造過的,鋪著厚厚的墊子,光著腳也無所謂,“我不相信。”

楚修明笑了笑沒有說什麽,沈錦確實是不相信楚修明會如此的,他會那般說不過是故意激著自己,沈錦動了動腳趾頭說道,“你說修遠想要個什麽樣子的媳婦?”

沈錦像是忘記了兩個人正在車上馬上要分離了,反而像是話家常一般聊了起來。

楚修明拿了一旁的緞帶給沈錦係好,他編的並不好,不夠整齊,可是因為很認真,所以倒是很結實,沈錦動了動頭發,也散不開就滿足的窩進了楚修明的懷裏,楚修明拿了一旁的披風給沈錦蓋著,就摟著她靠在車廂上說道,“我也不知道。”

沈錦忽然說道,“咦,好像……”楚修遠以後是要當皇帝的人,那麽他的媳婦能隨便娶嗎?沈錦答應的爽快,可是剛意識到了這點,小聲把自己的顧忌說了。

楚修明聞言笑道,“無所謂,是他自己的選擇,既然交給了你,你覺得合適就好。”他是相信自家娘子的眼光的。

沈錦想了想就點頭,也沒當一回事,就算楚修遠是太子嫡孫,他現在還隻是弟弟而已,不過覺得坐著一個有點熱有點硬的東西,就扭了下身子換了個位置,想要避開坐的更舒服,卻發現楚修明摟著她的胳膊一緊,低頭在她耳邊輕輕吹了口氣說道,“娘子,別動。”

“啊?”沈錦有些迷茫地看向了楚修明。

楚修明眼神暗了暗,低頭吻上了沈錦的唇,沈錦伸手推開也不是摟住也不是,心中又羞又澀的,隻是很快就再也沒辦法想這些了,隻能小聲喘息著,無力地靠在楚修明的身上,兩個人被披風蓋著,楚修明摟著沈錦的那手覆在了她胸上,輕輕揉捏著,低頭在沈錦耳邊輕笑說道,“我都握不住了。”

沈錦雙眼迷茫,呆呆地看著楚修明,漂亮的杏仁水潤潤的,眼尾帶著紅暈,被吻得紅腫的小嘴微張著,看著又無辜又柔媚,楚修明手微微用力一捏,沈錦抽了口氣,楚修明低頭狠狠吻住沈錦的,勾住小舌吸允了起來,手也剝開了沈錦的衣服,從衣領處伸了進去,直接隔著月華錦的布兜握著,沈錦哼了幾聲,可惜被楚修明的唇給堵住了。

楚修明另一手在披風的遮擋下伸進了沈錦的裙底,沈錦的手緊緊抓著楚修明的胳膊,不由自主夾著了楚修明的手,腳趾頭蜷縮著,楚修明很熟悉沈錦的身體,比沈錦自己還要熟悉,手指**輕撚,沈錦發出貓崽一樣的聲音,楚修明手指狠狠**了幾下同時吻住了沈錦的唇。

沈錦隻覺渾身無力,楚修明把她抱起來,讓她跨坐在身上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雙目失神地看著楚修明,楚修明勾唇一笑,一向溫潤的眉眼帶出了幾分說不出的味道,“小聲點,外麵都是人。”

“恩?”沈錦有些反應遲鈍,等楚修明扶著她的腰緩緩坐下的時候,沈錦一下子瞪圓了眼睛,人也清醒了許多,“不要……”雖說是拒絕的話,可是有些有氣無力的感覺,就連身子也軟綿無力。

楚修明輕輕吻了吻沈錦的唇說道,“我想要,想要你……”情話是最動人的,特別是對兩個相知相許的人來說。

沈錦咬了咬唇,抬著雙手摟住了楚修明的脖子,小聲的哼唧了幾聲,卻配合著楚修明,慢慢坐下去,把楚修明全部融進自己的身體,微張著的唇不停地喘息著,這樣的刺激對於沈錦來說有些太過了,而且……想到馬車之外的那些人,沈錦隻覺腰一軟,全靠著楚修明的支撐。

雖然知道不會傷了沈錦,可是楚修明的動作並不粗魯,帶著幾分溫柔和眷戀,這樣的姿勢兩個人並沒有試過,難免有幾分生澀,楚修明索性讓沈錦與他麵對麵坐著,雙腿盤在他的腰上,整個人都掛在他身上,楚修明雙手托著沈錦……

因為顧忌著外麵有人,沈錦隻是趴在楚修明的身上,小聲的哭泣求饒著,實在忍不住就低頭咬住楚修明的肩膀。

沈錦最後是被楚修明抱著下馬車的,不管是安寧等丫環還是侍衛都隻當做沒有看見,楚修明讓人備了水,因為客棧的浴桶足夠大,索性兩個人一起洗的,進水裏的時候沈錦眼睛睜了睜,有些控訴地說道,“說了不要了……”

楚修明低頭親了親沈錦的眼角說道,“好。”

沈錦這才放心趴在了楚修明的身上,可是沈錦忘記了,有時候男人的話是根本不能相信的,就算是楚修明這樣的,也有說話不算話的時候。

躺在**的時候,沈錦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看著沈錦的樣子,楚修明端了米粥來,抱著沈錦慢慢喂著,沈錦氣呼呼的,等用了兩碗粥以後才攢了些力氣說道,“你騙人。”

“恩。”楚修明倒是沒有否認。

沈錦並不是真的生氣,可是想到馬車裏的情景,還是忍不住紅了臉,扭頭避開了楚修明的視線說道,“要睡覺。”

楚修明也不準備再弄了,畢竟他知道水裏那一次,已經把沈錦最後的體力給費完了,點了點頭也不用丫環,就自己伺候著沈錦梳洗了一番,然後上床把沈錦摟在了懷裏,沈錦聞著熟悉的味道,眼睛閉上了,若不是餓得很了,剛剛她根本不想起來的,其實沈錦知道楚修明身上並不用什麽東西,就連冬日也是用一些沒味道脂膏,可是沈錦卻覺得她能聞到一種暖暖的。

看著已經睡著的沈錦,楚修明眉眼間才露出幾分不舍的痛苦,他是真的舍不得沈錦去京城的,甚至舍不得沈錦離開他的視線,他的保護……手指描繪著沈錦的五官,自己這個娘子,若說嬌氣,是真的嬌氣,可是卻偏偏是個外柔內剛的性子。

其實今天楚修明也有些失控了,沈錦有孕那段時間,他們雖然沒有分房睡,可是**這類的在前期是禁止的,等後來他就離開了,好不容等沈錦生了孩子後,兩個人還沒相聚多久,沈錦做完月子,楚修明又走了,後來雖然回來了,可是因為東東……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時間也少了許多,有時候晚上東東要跟著他們睡,沈錦也要去給東東喂奶,楚修明哪裏舍得沈錦太累。

不過今日實在胡鬧了一些,其實開始的時候楚修明試探居多,若是沈錦真不願意,楚修明是寧願忍著也不願意勉強自家娘子的……楚修明低頭親了親沈錦的額頭,鼻尖,唇……

其實自家娘子也是喜歡和他親熱的。

等早上醒來的時候,沈錦還是覺得腰酸背疼的,用完了早飯索性讓楚修明抱著上了馬車,反正就算丟臉昨日也丟完了,沈錦並不在乎,而且她不覺得讓自家夫君抱著是件丟人的事情。

兩個人在一起,就算是趕路也沒多難熬,反而覺得走的太快,其實外麵的侍衛已經放慢了速度,可是就算再長的路途也有終點,這次沈錦倒是沒再要求什麽,反而笑盈盈的送了楚修明離開,就算再多的不舍,楚修明也隻是摸了摸沈錦的臉頰,策馬離開了,送沈錦到這裏,已經是他們的任性和極限了。

楚修明知道,沈錦也懂,所以兩個人臉上都是帶著笑容的,就像是沈錦隻是出門走個親戚一般。

等再也看不見楚修明了,沈錦才說道,“走吧。”

有楚修明在的時候,安寧一直帶著人沒有往沈錦和楚修明的身邊靠,此時才到了沈錦的旁邊,扶著沈錦上了馬車,安寧問道,“夫人我陪你說說話吧?”

沈錦想了想點頭說道,“好。”

安寧這才上了馬車,然後給沈錦倒了水,倒了水說道,“夫人,要不要把安字組的那四個人叫來給夫人看看?”

“你給我說說她們的情況吧。”沈錦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安寧說的是誰。

安寧自然注意到了沈錦有些心不在焉,可是隻當沒看見,把楚修明專門選出來的那四個人擅長的和出身與沈錦說了起來,沈錦雙手捧著水,是玫瑰鹵衝的,裏麵還放了一些蜂蜜,有些甜。

沈錦也漸漸聽進去了,這四個人可以說是楚修明精挑細選出來的,其中一個還擅長醫術,更重要的個個身手都不錯。

聽著安寧說著訓練的一些趣事,沈錦也起了興致,時不時抓點東西邊吃邊聽,還不忘記給安寧手上放一些,其實沈錦知道,安寧並不是多話的性子,她會如此不過是擔心自己,沈錦雖然還是覺得有些悵然,可是沈錦並不願意辜負安寧的心意。

沈錦還一一見了那四個人,分別起名安怡、安媛、安桃和安瀾,其中安怡正是擅長醫術的那個,四個人看著年紀都不大,所以當沈錦知道安怡竟然生過一個孩子的時候,整個人都震驚了,卻不知道沈錦自己也絲毫不想生過一個孩子的人,她本就麵嫩,那雙杏眼看起來格外的無辜,氣質又幹淨,看著格外的單純漂亮。

“那你怎麽跟來了?”沈錦皺眉說道,就算她身邊需要一個懂醫術的人,沈錦也不想讓安怡這樣的跟著,這些丫環比她危險多了,誠帝就算不敢動她,卻敢拿這些丫環出氣的。

安怡聞言一笑說道,“夫人別動怒。”

沈錦卻說道,“等下個驛站,我讓人送你回去。”

“夫人,奴婢的孩子已經死了。”安怡見沈錦是認真的,這才歎了口氣說道,“夫人放心,是奴婢自願陪著夫人進京的。”

沈錦愣了一下才說道,“抱歉,我不知道。”

安怡說道,“已經過去了,說到底是奴婢自己沒保護好孩子。”安怡並沒有再多說什麽,“所以夫人放心吧,奴婢無牽無掛的,也是自願陪著夫人進京城的,我們幾個都知道京城的情況是怎麽樣的,將軍早早就說了,然後才從自願前去的人中選了我們。”

沈錦咬了咬唇說道,“我會盡力保住你們的。”

其實安怡笑起來的時候很漂亮,她長得隻能算是清秀,可是這一笑卻多了幾分說不出的嫵媚,像是整個人都漂亮了起來,“奴婢出身不好,將軍和夫人不嫌棄就好。”

沈錦愣了愣,安怡倒是沒有什麽忌諱的,說了起來,她的聲音很好聽,安怡是教坊出身的,她本也是官家的姑娘,隻是後來因為一些事情,又有小人和誠帝進言,說當初見過安怡家的人與太子的人有接觸,就算那時候誠帝已經登基多年,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性子,就抄家流放,女子都充入了教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