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01章

雖說楚修明答應了下來,可也不是直接就給沈錦收拾東西,讓她去京城的,楚修明先上了奏折,這封奏折楚修明整整寫了一夜,竟然也沒寫出來,他不知道要如何下筆。

直到天微微亮,楚修明才放下筆,有些頹廢的坐在椅子上,緩緩歎了一口氣,這才起身朝著內室走去,沈錦還在**睡得正香,楚修明坐在床邊,手指輕輕從她睡得紅潤的臉上劃下,這樣一個嬌娘子,他如何舍得讓她去那種豺狼之地。

看了許久楚修明才收回手指,閉了閉眼睛,心中卻已經知道沈錦此次京城之行是避無可避了,轉身重新回了書房,鋪好紙後,略一思索就拿著筆寫了起來,一氣嗬成,寫完後楚修明直接把筆摔在了地上,緊緊握著拳頭,微微仰著頭,連眼睛都閉上了。

沈錦披著外衣過來的時候,楚修明才睜開眼睛,看著楚修明眼底的血絲,沈錦隻覺心中一顫,她緩步走了過來,伸手去握楚修明的手,她的手太小,根本沒辦法把楚修明的手給包起來,倒是楚修明鬆開了拳頭,反手把沈錦的手給握住。

“夫君。”沈錦依到了楚修明的身邊,“別怕。”

楚修明的身子一顫,緊緊把沈錦摟在懷裏,隻是一份奏折,他都有些忍受不住,他們兩個不是沒有分離過,可是這次卻截然不同。

“傻丫頭。”楚修明的聲音有些沙啞,“我的傻娘子。”

“胡說。”沈錦反駁道。“我可聰明了。”

楚修明把沈錦按在懷裏,下頜壓在她的頭頂說道,“聰明的話,怎麽會嫁給我。”就算沈錦不主動提出,甚至在別人提出時拒絕,誰也無法說這是沈錦的錯。

“又不是我自己選的。”沈錦也覺得委屈啊,“我又不能抗旨。”

楚修明聞言有些哭笑不得,如果說誠帝做過什麽好事的話,就是把沈錦指給自己當妻了。

“不過,若是有選擇的話,我也是願意嫁給你的。”沈錦的聲音裏麵帶著笑意,“當時在京城聽說你喜歡吃生肉,我可發愁了呢。”

“發愁什麽?”楚修明見沈錦穿的有些少,就把她打橫抱起,往臥室走去。

沈錦勾著楚修明的脖子,悠閑的晃動著腳,“我不喜歡吃生肉啊,那可怎麽辦好。”

“最後想到辦法了?”楚修明不知為何,就想到嬌嬌弱弱的小娘子坐在窗戶邊發愁的樣子,那時候的沈錦肯定鼓著腮幫子,漂亮的眼中滿是惆悵。

沈錦有些得意地說道,“魚膾啊,就按照魚膾的方法來。”

楚修明聞言隻是笑道,“那最後發現我也不吃生肉,是不是很失望?”

“才沒有呢。”沈錦想也不想的反駁道,等坐到了**,就把鞋子給蹬掉,然後把外衣脫了遞給了楚修明,楚修明把沈錦的衣服掛好,然後自己也去了衣服躺上了床,沈錦舒服地趴在楚修明的身上,楚修明伸手拉好了被子,才聽到沈錦接著說,“其實有點,魚膾很好吃,其實我想了想,覺得應該牛肉味道還行,羊肉和豬肉應該不太好吃……”

沈錦把自己當時想的告訴了楚修明,“羊肉有些膻,熟的時候味道比較好,豬肉會有些膩。”

楚修明輕輕揉著沈錦的腰說道,“除此之外呢?”

沈錦哈哈笑著把自己那時候的想法都與楚修明說了,不知不覺天已經大亮了,而今日楚修明甚至沒有出門習武,陪著沈錦用了早飯,沈錦就去陳側妃那裏接東東了,而楚修明回書房拿了寫好的奏折往議事廳走去。

楚修明到的時候,除了金將軍外,議事廳的人已經來齊了,楚修遠看向楚修明的眼神中帶著擔憂,可是楚修明整個人已經恢複了平靜,把寫好的奏折交給了趙管事,然後自己坐在了主位上,趙管事和王總管看過以後,隻覺得心中沉甸甸的,有些不知說什麽才好。

倒是楚修明說道,“這幾日把這個折子送上去。”

“是。”趙管事開口道,“昨日……”

費安被帶到將軍府的時候,身上並沒有鎖鏈一類的,他在見到金將軍帶兵過來的時候,心中就已經明白了,甚至沒有絲毫的反抗,金將軍讓手下人接管了這裏的防衛,自己押著費安一夥人回來了。

一路上費安都一言不發,金將軍的神色也難看,倒也沒為難費安,費安的親衛也不是都知道的,有些人格外茫然,心中也是惶惶不安的,而有些麵如死灰,金將軍仔細把人都記下來了。

被帶到議事廳的時候,費安看著坐在主位上的楚修明,兩個人對視了許久,倒是吳將軍沒忍住怒道,“費安!那些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是。”費安很冷靜,聽見武將軍的聲音,才移開了視線,開口道,“我家裏人並不知道。”

“將軍就沒讓人動你家裏人。”林將軍也難掩失望,說道,“為什麽?”

費安開口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楚修遠問道,“你是為了名利?”

費安看向楚修遠,開口道,“算是吧。”

楚修遠不知道說什麽好,楚修明其實明白,費安說的不是實話,其實更多的是為了一口氣。

“你對的起老將軍嗎?”吳將軍眼睛都紅了,緊緊握著拳頭說道,“你忘了是誰把你從死人堆裏背出來的嗎?是誰為了救你……”

費安閉了閉眼,情緒激動地說道,“記得,我都記得!可是你們忘了,是誰害得我們落到如此地步?是誰害死了老將軍嗎?是誰為了那點狗屁的私心,害死了那麽多兄弟嗎?”費安指著他們所有人,“不是我忘記了,是你們忘記了!”

“沒有忘記。”楚修明看著脖子上都爆出青筋,麵目猙獰的費安,說道,“沒有忘記,一刻都不曾忘記。”

費安喘著粗氣,他年紀已經不小了,瞪大了眼睛看著楚修明。

楚修明開口道,“是你忘記了。”

“放你娘的屁。”費安怒罵道。

楚修明倒是沒有動怒,平靜地說道,“你覺得誠帝如此對邊疆的將士,所以憤怒覺得不公。”

費安沒有反駁,楚修明接著說道,“可是你忘了,我們鎮守邊疆,為的從來不是誠帝。”自從誠帝上位,做了哪些事情後,費安就不止一次提過造反的事情,從最開始含蓄的暗示到後來的直言,特別是楚修明的父兄一個接一個人的戰死,費安的情緒也越發激動,最終無奈,楚修明才安排費安領了那樣一個命令。

“我們為的是天啟的百姓。”楚修明何嚐沒有這般仇恨過,他也是恨不得殺了誠帝,“固然邊城的將士可以起兵進京,那麽誰來鎮守邊疆?誰來保護百姓的安危?”

費安沒有回答,隻是站在議事廳的中間。

楚修明接著說道,“不管是我祖父、父親甚至兄長、我,效忠的從來不是誠帝,而是天下百姓。”

林將軍開口道,“費安,你忘記我們當初的誓言了嗎?決不讓蠻夷踏足天啟一步。”

費安依舊沒有說話,楚修遠忽然問道,“費將軍,你覺得英王世子會是明君嗎?”

“不會。”這次費安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

吳將軍問道,“你覺得英王世子會成功?”

“不知道。”費安開口道,“就算不成功,也沒什麽損失。”

不管怎麽說,費安都是背叛了,可是如何處置費安也成了難題,正是因為費安太過急躁,所以楚修明的父親才選擇瞞著了太子嫡孫的時候,可是如今想來,若是早早告訴了費安,說不得費安就不會如此了。

對誠帝的仇恨已經成了費安的執念,甚至已經有些瘋魔了,所以才做出了這樣的錯事。

如今怎麽處置費安,倒是成了難題了,按照邊城以往的規矩,隻要做出了這般的行為就是背叛,絕不能輕饒的,可是費安的情況就有些複雜了,一時間眾人都不知道怎麽處理好,倒是費安嗤笑了一聲說道,“怎麽了?還有什麽難題?”

“費將軍,請坐。”楚修明開口道。

費安倒是大大方方選了吳將軍身邊的位置坐下,吳將軍恨不得狠狠打醒費安,他當初給了費安那麽多的暗示,為什麽他就不明白,到了現在的情況根本沒有辦法收拾。

楚修明問道,“不知道費將軍對英王世子那邊的了解……”

費安並沒有隱瞞,一一說了出來,甚至沒有絲毫的猶豫,不僅說了打探到的事情,還說了一些自己的推測,“老吳倒茶。”

“喝,喝怎麽不噎死你。”吳將軍咬牙切齒地說道,雖然這麽說,還是給他倒了一杯茶。

費安端著喝了以後接著說道,“英王世子這兩年的動作更急切了一些,在去年的六月份曾……”

吳將軍的眼睛越來越紅,隨著費安的訴說,終於沒忍住雙手握拳狠狠捶在了桌子上,“費安!你既然有這般的心思,為什麽還要放那些蠻夷過去?”

費安回答不上來了,其實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麽會同意英王世子的要求,放了那些人從他鎮守的地方進入天啟,每次看見那些蠻夷的時候,他都恨不得把人給殺了,可是卻又因為對誠帝的仇恨,選擇了一次次的縱容。

同時還會費盡心思收集這些對邊城有用的消息,費安自己也知道,很矛盾……可是偏偏他這般做了。

金將軍歎了口氣,拍了拍吳將軍的肩膀,看向了楚修明說道,“將軍,費將軍也算是戴罪立功,將功補過了……”

求情的話竟然也說不下去,林將軍開口道,“將軍,費將軍確實做了糊塗事,卻罪不至死。”

楚修明微微垂眸說道,“費將軍,你想過被發現後的結果嗎?”

“哈哈哈。”費安笑道,“當然想過,老子就想把這些和你們說了,然後也別讓老子死在牢裏了,太窩囊。”

楚修明搖了搖頭,其實費安在放鄭良到邊城的時候,恐怕就想過暴露的事情,可是他沒有選擇逃走或者做別的事情,而是在等著楚修明派人過去,像是在等待一個解脫似得,他看向楚修明說道,“將軍,我用這些消息,就換這樣一個要求,可以嗎?”

“費將軍。”楚修明起身,走向了費安,說道,“我以茶代酒,向費將軍賠罪。”

楚修明的舉動讓費安整個人都愣住了,倒是趙管事和王總管明白了過來,看了楚修遠一眼,楚修遠愣了一下也點了點頭,起身走了過去,“哥,是我該向費將軍賠罪。”

費安被弄糊塗了,林將軍摸了摸胡子沒有說什麽,金將軍和吳將軍對視一眼,心中歎息。

等楚修明剛過來,費安就站了起來,一點也沒有剛到議事廳那時候的瘋魔,隻是說道,“不行嗎?”他不想死在牢裏,他要死也要死在戰場上。

“並非這件事。”楚修明開口道。

費安皺眉,楚修明看向了楚修遠,然後微微後退了一步,楚修遠開口道,“其實是我們一直瞞著費將軍,我生父是太子嫡次子,正是因為這點,所以才牽累了眾人。”

“什麽?”費安看向了楚修遠,滿臉驚訝。

吳將軍說道,“我多少次提醒你,暗示你讓你不要著急,事情需要名正言順才好,隻求一個兩全的方法……”

聽著吳將軍的話,費安想到了不僅是吳將軍、就是楚老將軍、林將軍甚至楚修明都說過類似的話,可是那時候的他根本聽不進去,隻以為眾人是在安撫他的情緒,費安看向楚修遠,許久才說道,“怪不得……”怪不得什麽他卻沒有說,隻是接過楚修遠雙手端著的茶一口飲盡,然後又接了楚修明手中的,連喝了兩杯以後,沉默了許久,“若是你們還信得過我費安,我願意去英王世子那邊當內應。”

“太危險了。”楚修明開口道,“而且對費將軍名聲有礙。”

“哈哈哈。”費安大笑道,“這有什麽關係。”他雖然不如林將軍他們那般和楚修遠關係親近,卻也相信被楚修明一手帶出來的孩子。

楚修明和楚修遠坐回了位置上,楚修明說道,“此事不用再提,是我楚家有負費將軍,費將軍也許久沒有回家享受天倫了。”雖然費安的所作所為眾人能理解,可是說到底還是做錯了事情,因為費安的一時糊塗,到底造成了很多不好的後果,所以費安死罪可免,卻決不能再帶兵了。

可是這般的懲罰,讓連死都不怕的費安臉色都變了,“將軍……”

楚修明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麽,吳將軍害怕費安心中再有怨恨,就說道,“你知道英王世子那個混蛋做了什麽嗎?”

費安看向了吳將軍,吳將軍把楚修曜父子的事情說了,費安是真的不知道這些,聞言說道,“將軍,讓我再做個馬前卒也好啊。”

楚修明搖了搖頭,“我會派人守著費將軍的宅院的,費將軍暫時在家中休養吧。”

費安沒再說什麽,楚修明看向了吳將軍,吳將軍點了點頭,伸手把費安拽了起來說道,“走吧,回去讓我揍你一頓。”

金將軍他們也沒有再多留,跟著一起走了,趙管事說道,“將軍,這兩日安排茹陽公主回京的事情吧。”

“恩。”楚修明應了一聲,“擇丙組四人和茹陽公主一起上京。”

“是。”趙管事恭聲說道。

王總管說道,“夫人上京時候身邊的人選,將軍可有考慮過?”

“選安字組的三人並安寧。”楚修明沉聲說道,安字組是沈錦嫁過來後,楚修明才規整出來的,都是從別的組中選出合適的組成的,為的就是保護沈錦,他們去京城那年才剛剛組建,如今算是獨立在甲乙丙丁四組之外了。

安寧其實也是安字組的人,會定下這個名字,也是因為沈錦給身邊的丫環都起名安平、安寧這類的。

楚修明說道,“這件事不用你們管。”

楚修遠開口道,“哥,嫂子下定決心了嗎?”

楚修明點了下頭,看向了楚修遠說道,“你無需覺得愧疚,她並非為了你。”

楚修遠聞言臉一紅說道,“哥,我沒有這樣想。”

楚修明笑了一下說道,“好了,你這幾日該去軍營了。”

楚修遠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楚修明見沒有事情就離開了。

沈錦這幾日楚修明忙的時候,就抱著東東去找陳側妃,看著東東和晴哥、寶珠他們一起在**玩,自己就陪著陳側妃說話,陳側妃開始倒是沒有察覺到什麽,可是她們到底是母女,在沈錦去的第四日,陳側妃忽然問道,“你可是有什麽事情要與我說?”

“是啊。”沈錦一邊戳著兒子小腳丫,一邊說道,“我還想著怎麽和母親說呢。”

陳側妃抿了抿唇問道,“是什麽事情?”

“我要回京城了,母親有什麽喜歡的嗎?我給母親買了送回來。”沈錦扭頭,笑盈盈地說道。

陳側妃臉色大變說道,“為什麽?”

“啊。”沈錦本想輕輕鬆鬆說出來,也不讓母親這般擔心,可是看見陳側妃的樣子,也不再逗兒子,說道,“因為有些事情啊。”

陳側妃隻是看著沈錦,沈錦把這段時間的事情與陳側妃說了一遍,陳側妃的唇微微顫抖著,“非要你去嗎?”

“是啊。”沈錦走到了陳側妃的身邊,伸手摟著陳側妃,低聲說道,“母親放心吧,夫君很快就會把我接回來的。”

“把瑞王送回去不行嗎?”陳側妃緊緊摟著女兒低聲問道。

沈錦有些難受,吸了吸鼻子說道,“不行啊,還要借著父皇的名頭去打英王世子呢。”

陳側妃並不知道楚修遠的身份,所以有些似懂非懂,可是她卻知道女兒,若不是真的別無他法了,女兒怎麽也不會去冒險的,“女婿同意了?”

“他不同意也沒辦法的。”沈錦蹲了下來,仰頭看著母親,說道,“他聽我的呢。”

陳側妃眼睛紅了,淚水忍不住的落下說道,“那我陪你回去。”

“東東怎麽辦呢?”沈錦問道,“交給夫君我不放心啊,畢竟夫君要帶兵出去呢。”

陳側妃說道,“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回去。”

“不是我一個人呢。”沈錦握著陳側妃的手,“夫君會安排人陪著我,太後和茹陽公主也要護著我的。”

陳側妃搖了搖頭說道,“不行。”

沈錦就知道會如此,才一直猶豫怎麽與陳側妃說,“真的,母親你相信我好不好?”

陳側妃摸著女兒的臉,好像一瞬間女兒就長大了,“你舍得東東嗎?”

“不舍得呢。”沈錦嬌聲說道,“所以才把東東交給母親,別人我都不放心,不過等母妃來了,母親多抱著東東去母妃那邊坐坐,千萬不要讓父王和東東太親近,總覺得父王有點笨啊。”

沈錦有些擔憂地說著,萬一東東和父王呆久了,變得笨笨的就不好了。

陳側妃見女兒的樣子,有些不知道說什麽好,明明她們在很嚴肅的討論去京城的事情好不好,不過女兒說的也是個問題,以後還是多注意點不要讓東東和瑞王親近比較好,那些壞毛病可別傳染給她的乖乖外孫,就是晴哥也要遠著瑞王點,倒是瑞王妃……其實陳側妃是有些害怕瑞王妃的,卻不得不承認,瑞王妃這樣的女人很聰明,若是東東和晴哥能學到七八分,就足夠了。

“母親,我會回來的。”沈錦保證道,“你放心吧。”

陳側妃給女兒整理了一下碎發,就算不放心又能怎麽樣?孩子都長大了,她也幫不到孩子什麽,“我會照顧好東東的。”

沈錦笑著點頭。

楚修明來接沈錦和東東的時候,就發現了沈錦眼睛有些發紅,心中一思量就明白過來了,陳側妃知道這是女兒的決定,也不是楚修明逼著她的,心中對楚修明倒是沒什麽怨恨的情緒,隻是說道,“你會把錦丫頭平安接回來嗎?”

“我發誓。”楚修明開口道,“竭盡全力,若是夫人有個萬一,等東東能獨當一麵後,我就去陪她。”

楚修明並沒有保證沈錦一定會平安無事的,可是他後麵的話卻比再多的保證更讓人安心。

沈錦抱著東東,滿臉笑意地和楚修明並肩而站說道,“母親,你放心吧。”

陳側妃不知為何想起了少年時候讀過的一本詩,其中有兩句正是如此,生當複來歸,死當長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