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100章

鄭良的話一出,眾人都皺了眉頭,心中一沉,楚修明倒是問道,“活人也是照顧,屍體也是照顧,你說的是哪一種?”

“自然是活人。”鄭良毫不猶豫地開口道。

楚修明放下了茶杯,麵色平靜地看著鄭良,不知為何鄭良竟然覺得心中一寒,就像是脖子後麵被架了把刀似得,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狠狠掐了一下自己,這才強忍著恐懼開口道,“莫非永寧侯不希望自己的三哥活著?”

聽到鄭良的話,楚修明微微垂眸並沒說話,倒是鄭良隻覺得心中激**,接著開口道,“說來也是,長幼有序,若是楚修曜這位三哥還活著,怕是永寧侯這個爵位也輪不到你坐。”

這話一出,眾人的表情都有些奇怪了,楚修遠冷笑道,“莫非英王世子當初就是這般坐上世子位的?”

趙管事也開口道,“在下倒是聽說,英王還活著的時候,有三子的,現在怎麽沒聽說另外兩位的消息?”

鄭良麵色一變,隻是說道,“兩位公子是被誠帝迫害而死的。”

“在下記得那時候有位公子才三四歲吧?”趙管事像是不敢肯定似得,仔細思索了一下說道,“誠帝放著一個已經年長的世子不動,去動三四歲什麽都不懂的小孩?”

鄭良沉聲說道,“小公子自幼身子弱,若是好好養著自然能平安長大,隻是那時候誠帝追擊的緊,一路奔波,這才不幸早夭了。”

“那另外一位呢?”王總管問道。

鄭良眼睛眯了一下,也反應了過來說道,“幾位倒是對英王的家事很有興趣,若是永寧侯願意和英王合作,到時候幾位親自問英王即可。”

楚修明開口道,“嶽文,把人拖下去。”

鄭良聽見嶽文的名字臉色大變說道,“永寧侯……”

嶽文卻沒有再讓他說出剩下的,直接捂著嘴給拖了下去,等人下去了,林將軍才說道,“將軍,莫要聽信小人所言,恐英王世子另有陰謀。”

楚修遠沉聲說道,“不管是三哥還是三哥的屍首,都必須搶回來。”

金將軍緩緩吐出口氣,說道,“談何容易。”他們現在甚至連楚修曜是死是活都沒辦法確定。

趙管事看著楚修明問道,“將軍有何想法?”

楚修明端著茶杯一口飲盡,就連裏麵的茶葉都嚼了嚼咽下去,說道,“也不差這會功夫。”

不管楚修曜是死是活,既然已經在英王世子手上這麽久,那麽也不急這會的功夫,因為他們再急也沒有用,英王世子就等著他們著急。

趙端雖然在,可是一直沒有開口,畢竟這更多的是將軍府的家事,可是如今楚修明的決定,卻讓他心生佩服,楚修明真的不急嗎?不,他比誰都急,可是他不能急,也不敢急,因為他不能急。

是的,是不能,雖然楚修遠才是太子嫡孫,可是說到底,這一脈中楚修明才是決策者,誰都可以急,誰都可以心亂,隻有楚修明不可以,因為他的每一個決定都不僅僅關係著自己。

若是沒有楚修遠沒有這些責任的話,怕是楚修明早就忍不下去了。

易地而處,換成了他的話,趙端心中一顫,覺得自己恐怕是忍不住的,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的話……就算隻是屍骨他也會想盡一切辦法的。

明白過來的不僅是趙端,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感覺到楚修明的掙紮,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楚修明,才使得他們甘心臣服,楚修遠紅了眼睛,想說什麽卻怎麽也說不出來,誰都有立場說話,就是他沒有,若不是因為他……若是沒有他的話,這一切都不會如此。

楚修遠隻感覺到一個微涼的手輕輕拍了拍他的手背,楚修遠扭頭看去,就看見楚修明的側臉,和眾人不同的是,楚修明的神色很平靜,甚至平靜的讓人覺得恐怖,卻有一種讓人安心的感覺。

楚修明開口道,“既然英王世子把這些一件件拋了出來,意味著他有什麽重要的計劃是繞不開邊城的。”

眾人心中一凜,剛剛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楚修曜的身上,楚修明起身指著山河圖說道,“邊城位處京城西北方,而這邊是……”

隨著楚修明的聲音,幾個人都看向了山河圖,林將軍猛地明白了楚修明的意思,“這就意味著英王世子是有辦法讓蠻夷繞過邊城這邊到天啟,可是這個地方想來很難走或者隻能供少數人通過,人數若是多了的話,就容易被發現或者……”

“根本過不去。”吳將軍也沉聲說道。

金將軍忽然想到,“我好像知道他們是從哪裏通過的了。”

不僅是金將軍,就是楚修明也猜到了,手指點著一處,那裏山勢險要,還需要通過一處湍急的河流,甚至因為地形的原因,不能造橋,隻能用繩索通過,就算是用繩索,也隻能選擇每個月中旬的時候,河水較平緩的那日。

當初楚修明的祖父就發現了這處地方,最後因為能利用的價值不高,隻是標注了下來,楚修明後來也去看過,確實如此那處地方隻是供給一些山裏的百姓來使用,不過就算如此,楚修明也派人去守著那裏,如果真的是從這裏的話,也就意味著……

“費安背叛了。”金將軍沉聲說道。

王總管開口道,“不僅是費安。”

山裏的百姓,每隔幾個月就要選了身強力壯的青年來背著東西到市集交換所需的生活用品的,邊城這邊雖不讓他們進城,卻也不會拒絕,一直相處的也愉快,若是蠻夷真從哪裏走的,不僅意味著守將費安投靠了英王世子從而欺瞞楚修明,山裏的百姓恐怕也投靠了英王世子。

幾個人麵色都有些難看,吳將軍怒道,“狼心狗肺的東西,將軍屬下去把費安拿下。”就在前段時間,費安還和他們一起喝酒,

楚修明開口道,“金將軍你帶兵去。”

“是。”金將軍恭聲說道。

楚修明抿了抿唇說道,“生死不論,注意封鎖消息。”若是費安沒有背叛,那麽他見到金將軍帶著人過去,並不會反抗,可是若真的背叛,絕對不願意束手就擒的,難免會發生一些摩擦,若是金將軍還估計這想要活抓的話,怕是難免束手束腳的,這樣反而容易屬於下風,增加士兵的傷亡。

金將軍麵色一肅說道,“是。”見楚修明沒有別的吩咐了,就起身出去點兵了。

眾人心中沉甸甸的,費安雖然不如他們幾個關係這麽好,可是說到底也是認識許多年的,也一起經曆過不少戰爭,這樣過命交情的兄弟,可能的背叛讓人格外無法接受。

吳將軍見楚修明讓金將軍去,也沒有說什麽,當初費安是救過吳將軍命的,所以他才格外的憤怒,讓他去難免控製不住情緒。

楚修明接著說道,“林將軍你也準備一下,恐怕那山中還藏著蠻夷和英王世子的人。”

等費安那一夥人抓來,若是能問出一些山裏的消息固然好,也可以減少傷亡,若是問不出……楚修明心中明白,在山中的話,自己的士兵固然能勝利,恐怕會有不少傷亡,畢竟那邊的地形他們不熟悉,還有那個索道。

“到時候封山。”楚修明冷聲說道,“派兵把那給圍著,給他們三日的時間,願意出來的就出來,不出來的話就封山,五日內燒山。”

這樣的話,造成的殺孽太重,有傷天和,楚修明一直不願意如此,可是現在的情況,也容不得他心慈手軟了。

林將軍開口道,“將軍放心吧。”

楚修遠一直沒有說話,此時開口道,“將軍,那徐源的任務……是不是要暫緩一下?”

就怕到時候英王世子損失慘重,狗急跳牆傷害了楚修曜,楚修明開口道,“照舊。”

趙端此時才開口道,“將軍,其實在下也覺得可以稍緩一下。”

楚修明搖了搖頭,“機不可失。”

趙管事和王總管心中有些擔憂,他們幾個是知道將軍的掙紮,可是別人不知道,萬一有點將士知道楚修曜的事情後,覺得楚修明不近人情……楚修曜當初在邊城,和那些將士的關係極佳的。

林將軍也說道,“那軍中要不要先……”

楚修明開口道,“人多口雜。”

一時間眾人都沒有再說什麽,事情商量完了,他們也沒有離開,反而都坐在議事廳中。

沈錦帶人拎著食盒過來的時候,就看見眾人這樣大眼瞪小眼的情況,楚修明早就有吩咐,將軍府所有的地方都不對沈錦設防,就算是議事廳也是如此,所以直到她到了門口才驚動了眾人。

進來後沈錦就笑道,“想來大家也餓了,我就讓人做了些東西送來。”

“嫂子。”楚修遠開口道。

沈錦笑盈盈地點了點頭,讓開了位置,就見身後的小廝開始抬著東西進來擺放了起來,就在議事廳的中間空地上擺了桌椅,除此之外還有小爐子和小鍋,把一隻拎的壺裏乳白色的湯底倒進去後,一盤盤肉片也被擺放了出來,葷菜多素菜少,零零散散擺了一大桌,就是旁邊小桌上還擺著不少牛肉片羊肉片。

他們雖然在議事廳用過飯,每個人麵前都有小火鍋,可以自己選了喜歡的下著吃。

楚修明一直看著沈錦,若是仔細瞧著,還能發現他眼中露出的幾分傷感和無奈,

楚修遠見都準備妥當了,而楚修明一直沉默著,就說道,“正巧也餓了,謝謝嫂子了。”

沈錦笑了一下沒有說什麽。

眾人淨手後,坐了下來,林將軍開口道,“老金倒是少了一頓口福。”

沈錦也沒有問金將軍去哪裏了,因為是個圓桌,眾人都是圍著坐的,而沈錦就坐在楚修明的身邊,雖是武將,可是眾人用飯的時候並不粗魯,隻是也沒那些食不言的習慣。

其實沈錦喜歡吃這種鍋子,而且她習慣在吃之前先用一些湯,所以就盛了碗湯慢慢喝了起來,還時不時從楚修明的小鍋中夾點涮好的肉來沾著趙嬤嬤特質的調料來吃。

幾口熱湯熱菜下去,眾人情緒緩和了許多,一盤盤的肉下去,多虧沈錦提前和廚房打了招呼,早早就開始準備,這才沒出現眾人沒肉吃的情況,等吃過癮了,眾人才開始稍稍動了動素菜,然後等著下麵。

趙管事索性就重提了剛剛的事情,那時候眾人都心緒不寧,所以也沒討論出個什麽,現在都緩和了下來,想來頭腦也清醒了許多。

沈錦正在吃楚修明放在她碗中的白菜,聽著趙端說著擔憂,王總管也說道,“確實如此,這樣容易埋下隱患,那些將軍倒是不會隻因別人的一句話就懷疑將軍,可是心中難免有了疑慮,還不知道英王世子接下來要做什麽,積少成多下來怕容易軍心不穩。”

楚修明並沒有說完,而是用筷子攪了一下鍋中的麵,楚修遠開口道,“不如我們先一步說出這樣的事情?”

沈錦咬著凍豆腐點頭,她覺得自己吃完這塊,等麵條熟了還可以再吃幾口。

趙管事問道,“夫人有什麽想法?”

沈錦有些疑惑地看向了趙管事,嘴裏的東西還沒咽下去,正在努力蠕動著嘴,顯得有些呆呆的,楚修明給沈錦倒了杯水說道,“慢慢吃。”

“恩。”沈錦點了點頭,繼續吃了起來。

楚修明看向了趙管事,眼神中帶著幾許警告,楚修遠低著頭默默地不吭聲,沈錦吃完以後,又喝了一口水這才說道,“趙管事你問的是什麽?”

“在下瞧著剛剛夫人因為少將軍的話點頭了。”趙管事開口道。

沈錦應了一聲,桌子下麵的手輕輕捏了捏楚修明的手指,說道,“因為我覺得修遠說的對啊。”

楚修明把煮好的麵條都給夾了出來,放在自己的碗中,加了點調料,神色緩和了一些,沈錦願意說和別人讓她說,在楚修明心中是兩回事,所以此時楚修明才不開口了。

林將軍其實挺喜歡沈錦這個將軍夫人的,想來老將軍在的話,也會喜歡這麽個兒媳婦的,“夫人為何會讚同?”

沈錦雙手捧著杯子,眼神卻落在楚修明剛拌好的那碗麵上,說道,“英王世子的話和將軍府的話,他們肯定更相信將軍府的話啊。”其實就是這麽簡單,“隻要說當初誠帝和英王世子聯手,然後三哥在英王世子手上,不知情況如何,然後英王世子以此威脅將軍府放蠻夷進天啟。”

其實楚修明想過,隻是擔心那些將士會因為顧忌到楚修曜在英王世子手中,等真遇上了難免有些束手束腳的,而且萬一英王世子得了消息,楚修曜的處境就更危險了幾分,所以難免有些猶豫,眾人也是如此,沈錦真的不知道嗎?

沈錦是知道的,正是因為知道,沈錦才不願意讓楚修明說,這樣對楚修明太過殘忍了,楚修明何嚐不知道沈錦的心思,伸手緊緊握了她的手一下,不再猶豫說道,“隻要讓英王世子有所顧忌,那麽他為了退路,就不會動三哥。”

楚修遠看向楚修明說道,“哥,你盡管吩咐!”

剛剛議事廳是眾人在討論公事,楚修遠自然稱呼楚修明為將軍,而此時大家圍坐在一起吃火鍋,楚修遠對楚修明的稱呼自然改了。

楚修明開口道,“等金將軍回來後,林將軍你馬上帶兵去禹城,給席雲景寫信做好準備,等瑞王一到邊城,那邊就開始行動,以沈軒的名義質問誠帝為何逼迫瑞王離京,然後帶人……”

隨著楚修明的話,眾人都記下了自己的職責,沈錦忽然說道,“我進京。”

“不行。”楚修遠說道,“嫂子你若是進京了……”

沈錦開口道,“總要給誠帝顆定心丸。”

楚修明伸手握著沈錦的手說道,“不用。”

沈錦其實早就想好了,“夫君,你知道的這樣是最好的,因為沈軒一方麵質問誠帝,可是卻帶兵與英王世子發生衝突,誠帝對於父王是不是來邊城了心中也不敢肯定,太後會護著我的。”

楚修遠說道,“嫂子,不該你去冒險。”

沈錦笑了起來,因為臉上的酒窩,使得她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了,她伸手揉了揉楚修遠的頭,“又不是為了你。”

其實沈錦說的是實話,就算楚修遠是太子嫡孫,沈錦會如此選擇也不是為了他,兔子的膽子很小,又很小心狡兔三窟,就像是沈錦在瑞王府中的時候,恨不得把自己藏到所有人的後麵,讓人根本注意不到,所以也無法傷害到她。

如今沈錦願意站出來,為的隻是楚修明,在最開始沈錦聽到鄭良的話後,其實就在猶豫,她也會害怕,沈錦從來不是英雄,那種能以天下先的人,她在乎的是自己的親人,在乎的是自己的小家。

那時候的沈錦猶豫了,心中是在掙紮著,那時候楚修明也看出來了,恐怕陳側妃都不如楚修明了解沈錦,所以楚修明說不讓沈錦再插手,沈錦同意了下來,可是在沈錦親自帶著人來送飯的時候,楚修明就知道沈錦有了決定。

因為英王世子手中有楚修曜父子的緣故,使得楚修明最早的計劃有變,開始的時候楚修明是打算在誠帝和英王世子中間尋求一個平衡的,現在的情況,和英王世子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那麽就不好與誠帝那邊撕破臉,當然也可以選擇把瑞王送回去,可是如此一來對下麵的計劃卻不好進行了。

而現在又不能與誠帝那邊撕破臉,讓沈錦到京城為質是最好的選擇,不僅能讓誠帝相信瑞王不在邊城,而是在英王世子手中,也會讓誠帝產生顧忌,不說和楚修明聯手對付英王世子,起碼不會在楚修明對付英王世子的同時,在背後捅刀子。

好處還不僅這些,英王世子也會顧忌楚修明和誠帝聯手,所以也不敢全部兵力對付楚修明,還要防備著誠帝漁翁得利,那麽楚修明這邊也可以分出大半的兵力來防備蠻夷。

其實這也是眾人開始沒有提起那個辦法的原因,那是最好的選擇,卻也要有善後的份工作,他們誰也不好提出讓沈錦去當人質的事情,更不可能說讓東東去,所以眾人沉默而心中煩悶暴躁。

若是在最早的時候,他們早就提出來了,可是如今雖然沈錦嫁過來隻有短短幾年時間,眾人對沈錦還是有感情的。

所以就算此時沈錦自己提出來,眾人也是沉默。

沈錦何嚐不明白,眾人此時也吃不下去了,這件事最終是要交給楚修明和沈錦自己決定的,楚修明沒再說什麽,隻是牽著沈錦的手先離開了,楚修遠並非第一次看見這般的兄長,那時候在三哥代替他離開後,楚修明醒來後就是這般,眾人都以為楚修明會發怒或者發泄,可是他隻是靜靜地坐著,帶著無奈和痛苦,楚修遠也不知道怎麽形容那一刻的楚修明,那種感覺隻是讓人看著都覺得無法承受。

“夫君背背我吧。”出了院子,沈錦忽然說道。

楚修明咬了咬牙,鬆開了沈錦的手,走到了沈錦的前麵背對著她蹲了下來,沈錦熟練的趴在了楚修明的背上,感歎道,“剛剛吃的有些飽了,都不願意動了呢。”

“那就不動。”楚修明開口道,“我背著你走。”

沈錦眼睛紅了,小聲說道,“不行啊。”她聽出了楚修明話裏麵的意思,“夫君,我等著你來接我。”

楚修明腳步頓了一下,“聽話。”

沈錦鼻子一酸說道,“你聽話才對,東東就交給我母親照顧,你一定要早點去接我。”

楚修明搖了搖頭,沈錦張口咬了下他的耳朵說道,“還有不許再有什麽表妹了!”

“不會。”楚修明的聲音有些黯啞,“就你一個人。”

沈錦這才滿意地說道,“夫君,你如果幫我安排的話,那麽更安全一些,若是我自己偷偷跑的話……”

“不許。”楚修明開口道,“我知道了,在京城等著我。”

沈錦恩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