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09章

安平想說沈錦和表小姐不一樣,可是又不知道怎麽說,就應了下來出去了。

沈錦此時正在院子裏和喜樂她們玩砸沙包,她像是根本沒有注意到安平離開似得,不斷的跳來跳去躲避著沙包,她的笑聲不大卻很好聽,每躲過一次還會得意洋洋地叫道,“笨蛋喜樂,砸不到。”

喜樂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也了解了沈錦的性格,聞言就笑了起來,如果不是不忍心看著沈錦被砸到失望的眼神,她們怎麽可能砸不到人,不過是陪著沈錦玩罷了。

安平去廚房端了剛煮好的紅棗茶來,說道,“夫人,喝點熱茶再玩。”

“好。”沈錦應了下來,她正好也累了,就直接跑了過來,不過安平沒有馬上讓她喝,而是帶著她進了屋,小丫環已經打了溫水伺候著沈錦梳洗,等清洗好了,紅棗茶也正好入口,沈錦捧著棗茶小口小口地喝著。

安平等晚上沈錦用完了飯,才告訴沈錦可以出去的事情,沈錦眼睛一亮,自然喜笑顏開,她趕緊拉著喜樂找出前段時間剛做好的衣服,並不是京城中習慣穿的那種繡花長裙,而是變成這邊的款式,為了方便袖口是收緊的,上麵是小款的上衣,下麵的裙子剛到腳踝,更方便活動,而鞋子也是短靴類的,而不是繡花鞋。

整套衣服最漂亮的就是那足有巴掌寬的腰帶了,那腰帶顏色豔麗,上麵還掛著銀色的裝飾品。

有些事情隻要開了頭就很難再阻止,就像是沈錦,邊城的街上隨處可見正在小攤上選東西的少女,這裏隻要身邊有人陪著,不管是少女還是婦女都可以隨意逛的。

沈錦雖然期待出門,可到底心中有些不安,不過在看見這樣熱鬧後,那些不安也消失了,就像是被放出籠子的兔子,可勁的撒歡。

其實真的說起來,沈錦更喜歡邊城的生活,在京城雖然錦衣玉食,可是她活的很小心,在王府中誰也不敢得罪,王妃和許側妃她一個都不敢得罪,幾個姐妹中,她活的是最累的。

而且沈錦還需要時刻揣摩著王妃的心思,做對王妃有用的人。

可是在邊城,雖然沈錦看出了府中沒有真把她當永寧伯的夫人,可是想來隻要自己不觸碰到底線,他們是不會對她下手的,而且在府中她過的很自在,和永寧伯的弟弟誰也不幹涉誰。

除了永寧伯的弟弟,整個府中就沈錦身份最高,起碼的體麵她是有的,所以她不用再去揣摩別人的心思,去討好誰。

討好真的有用嗎?就像是瑞王爺,難道沈錦真的不如沈梓她們嗎?沈梓她們誰給瑞王做過一次針線,可是……在需要犧牲的時候,瑞王仍然是把沈錦推了出去,瑞王妃也沒有幫著沈錦說過一句話。

沈錦玩得很開心,她的臉頰紅撲撲的,眼睛也是亮晶晶的,等回去的時候,還和安平商量著下一次出來的時間。

在沈錦斷斷續續出去玩了快一個月後,王總管再三詢問暗中跟著的侍衛,很失望的發現永寧伯夫人真的隻是出去玩,別說偷偷給京裏送信了,就是多問一句也沒有,寫的信都直接通過安平送到了王總管這裏。

過年的時候,沈錦再一次看見了永寧伯的弟弟楚修遠,從丫環口中得知,過了年他才八歲,不過看起來很高,楚修遠並不愛笑,見到沈錦也隻是點頭叫了一聲嫂子後就不再說話了。

沈錦和楚修遠也不熟悉,所以就算是在一起吃飯也沒有說話,倒是吃完了楚修遠忽然說道,“嫂子,大哥快回來了。”

“啊?”沈錦一時沒反應過來,還想再問,就見楚修遠已經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安平倒是聽明白了楚修遠的意思,笑著說道,“少爺這是安慰夫人呢。”

“哦。”沈錦微微垂眸,纖長的睫毛閃動,倒是沒說出什麽不希望永寧伯回來的話,隻是像是無限嬌羞說道,“我有些害怕呢。”

“夫人怕什麽?”喜樂扶著沈錦往院子裏走去,問道。

因為永寧伯不在,所以雖然過年,掛上了紅燈籠,府裏也沒什麽喜氣,安安靜靜地除了多了一些豔色的裝飾,和平常也沒別的差別。

“永寧伯那麽厲害,我在京城都聽了不少他的傳聞。”沈錦像是談論自己心中的英雄一樣,咬了咬粉嫩嫩的唇說道,“我笨手笨腳的,怕惹了永寧伯不高興。”

“夫人怎麽還這樣稱呼將軍呢?”安平看著沈錦的樣子,勸道。

沈錦低著頭,穿著粉色繡鞋的腳在地上踢了踢,“不好意思啊。”

喜樂笑著說道,“夫人放心吧,將軍人很好的。”

沈錦期待地看向喜樂,喜樂沒忍住和沈錦說了一些永寧伯的事情,安平猶豫了一下也沒有阻止,連二少爺都告訴夫人將軍的消息了,這是府裏人接納夫人了吧,這也是好事,讓夫人多了解一些,到時候免得太過生疏。

永寧伯要回來的消息使得府裏氣氛好了不少,就連王總管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隻是誰也沒想到,比永寧伯來的更快的是那些蠻族。

邊城可謂全民皆兵,而永寧伯雖然離開了,也留下了人鎮守在這裏,本來應該沒有任何問題的,可是此次蠻族像是很有把握一樣,來勢洶洶的,邊城很多人都已經習慣了戰爭,倒是沒有亂起來。

府中安全是沒有問題的,隻是沈錦不再出門,府裏也儲存的有糧食,下人們也沒有慌亂的情緒,楚修遠並不在府中,而是跟著王總管出去了。

沈錦從來沒有經曆過戰爭,更沒有離戰鬥這麽近過,她不知道外麵的戰況是怎麽樣的,她不懂這些,可是她能看出,安平和喜樂的神色越來越嚴肅,好像情況並不樂觀。

“等將軍回來就好了。”安平咬牙說道,“那些叛徒。”

沈錦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問,而安平也不是和沈錦說的,看了一眼在外麵壓低聲音說話的安平和喜樂,沈錦猶豫了一下,到底沒有開口。

其實沈錦是不安的,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因為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她,這種情況應該怎麽做,想來就是瑞王也沒真正經曆過戰爭,甚至離戰爭這麽近。

而且沈錦第一次認識到,永寧伯在這些人心中的地位,他們都堅信著永寧伯要回來了,然後就安全了,事實上已經半個多月沒有永寧伯的消息了。

“夫人,二少爺受傷了。”喜樂急匆匆跑了進來。

沈錦看著喜樂,她正在繡花,手裏還拿著繡花針,聞言問道,“怎麽回事?”

喜樂說道,“不清楚,隻聽說是中箭了。”

沈錦其實很想問問,告訴她有什麽用?可是她隻是把針別好說道,“去看看吧,你去我的嫁妝那拿了人參來,不管有用沒有用,先備著吧。”

“是。”喜樂聽完,就跑走了。

安平麵上有些猶豫,說道,“夫人……”可是隻叫了一聲,就沒有再開口,是王總管讓她們過來的,所以她不知道怎麽說好。

沈錦勉強笑了笑,她從來都明白人有親疏之分,她不知道為什麽今天會告訴她楚修遠受傷的消息,可是……她覺得他們是需要她做一些什麽的。